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零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九百零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九百零三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呼呼,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凑到了一块,还以为可以立刻回家吃到维拉丝的手艺了呢。

想到这里,我瞪过去的目光变得神色不善起。

“噢噢,看吴师弟的战意也燃烧起了嘛,这样才有意思。”

发现这一点的西雅图克兴奋的鬼叫起,幸好维拉丝将卡洁儿搂在怀里,不然他这副狰狞模样,肯定能把卡洁儿吓坏,如果卡洁儿吓哭了,那么卡洛斯会不会倒戈又是一个问题……

虽然这样的想法对卡洁儿很抱歉,但是没有发生那么有趣的事情,还真是太遗憾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格斗地狱领域——发动!!

与此同时,早有过无数次对战经验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极有默契的开启了那已经带上微微颜色的巅峰级伪领域。

“已经带上了颜色……看就算整个小队一起了,也依然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看到西雅图克那已经带上一丝淡淡鲜红色狂暴气息的伪领域,卡丽娜一脸惊讶和低沉的喃喃道。

本以为这些年自己的队伍进步已经够大,但是西雅图克的进步,却比她们还要大上好几倍,大到无论怎么去努力追赶,也只会绝望的发现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直到从自己的眼前,从自己所处的世界中消失,出现在另外一个自己永远也触及不到的世界。

更令高特夫妇惊讶的是场上那张狂的暗红色领域,尽管西雅图克的伪领域,已经强大到了一个让他们绝望的地步,但是此时此时,却和另外一个丝毫不逊色于他的淡青色伪领域联手在一起,也被那暗红色的领域死死压制住,勉强只能自保……不,看上去风雨飘摇,似乎连自保都难。

这就是领域境界,他们梦寐以求,却遥不可及的领域境界,真的如同书中描述的那样,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震撼!!

一时之间,高特夫妇内心的失望,甚至被震撼和惊喜所代替,能在这时候就看到领域境界的威势,对他们说已经是一种巨大的满足。

三个领域在训练场内互相碰撞摩擦,激烈的掀起了大块大块的泥土,战斗还未开始,场上就刮起了让冒险者也为之心悸的狂风沙石,四周的防御魔法阵感受到这股能量,立刻闪烁起了炫目的光芒,一个乳白色的巨大半透明防御阵,若隐若现的将整个训练场包围起,让场外的维拉丝她们压力顿减。

“不枉我们花上几年的工夫制造出这个领域级的防御阵,当初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要不营地还不非得被这些混蛋给搅的七零八落不可。”

法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故意放大的音量证明了这老头的这番貌似喃喃自语的话,其实是带着十分得意的心情说给其他人听的。

不过,他却忘记了,如果说到这些年谁将营地搞的七零八落,排名的话,他这个爆炸法师,营地最大的混乱制造者之一,只会排在卡夏后面,或者前面也说不定——站在阴森的实验室里,一边发出尖锐悚然的笑声,一边不断用骷髅法杖搅拌着中央那个冒着绿泡的半人高大锅,上面隐约浮现着各种动物悲惨的尸体头颅的恶毒巫师形象,已经深入到了营地每一个孩子心中。

再看看场内,三道身影已经交织在了一起,那随意一击就卷起千重气浪,地动山摇的激烈碰撞,让训练场外除了法拉的所有人都麻木起,甚至包括已经达到伪领域中级的高特夫妇。

这场战斗的高度和强度,已经不是这些人所能体会得到,以她们现在的实力境界,就如同管中窥豹一般,只能感受那股深深的震撼,和领悟到自身的渺小。

“哎呀哎呀,已经打了起吗?”

仿佛早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丝毫没有意外的声音,自维拉丝她们耳中响起,回过头一看,还不是红发卡夏,正含糊不清的,将从嘴里露出的最后一截鱼尾巴,咻的一下,卷入嘴里,嚼嚼嚼嚼嚼,心满意足的嗯嗯作响,然后咕噜一声,吞了下去,摸摸撑起的肚皮,抹干净嘴角的油迹,长长的呼出一口充满食物味道的气息。

“卡夏大人……你怎么……”

维拉丝下意识的点头行礼,然后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卡夏嘴里露出的那半截鱼尾巴,不由惊呼一声,抬起头,看着卡夏的目光,变得困扰和不善起。

“卡夏大人,你该不会是……把厨房里面做好的食物全部吃掉了吧。”

难怪……在离开家的时候有一种忘记了什么的感觉。

微微颤抖着淡色的樱唇,维拉丝用仅余一丝希望的目光看着卡夏,希望从对方嘴里说出一个不字。

“当然不可能。”

卡夏眉头一扭,正气凛然的拍了拍维拉丝的肩膀。

“呼哈~~,那样就好,不然重新准备的话又得花上半个小时的工夫,要是把大人饿着了,那我……”

维拉丝如同一只成功度过寒冬的小松鼠,轻轻拍着自己的酥胸,着实的从慌乱中平静了下。

但是显然,她太高估卡夏的节操了,应该说本对这种家伙怀有一丝希望,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只见卡夏脸上的大义表情,只保持了三秒钟不到,就垮了下,目光游离的看着维拉丝松气的样子,下意识的微微退后了一步。

“呃,维拉丝,我是想说……那些煮到一半的食物,我也吃光了。”

“……”

保持着拍胸松气微笑的动作,维拉丝陷入了石化之中,仿佛瞬间变成了黑白色调的身体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随时都要整个碎裂开一样。

“卡夏大人的份,以后不会加调料了,绝对不会。”

伤心而又气呼呼的转身回过头去,维拉丝半捂着脸,说出了对于卡夏说十分残酷的话。

“不——!!”

石化状态,瞬间就由维拉丝身上传染到了卡夏身上,片刻之后,她发出凄厉的悲鸣,身体呈otz姿势的跪倒在地,深刻向其他围观观众阐述了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

将可怜兮兮的目光落到莎拉,琳娅,茉莉沙和西露丝艾柯露身上,这些都是可以影响维拉丝的决定的人,但是这些人,很明显都避开了卡夏的目光。

先不论是卡夏自己不对,在这种时候,谁愿意去劝生气的维拉丝呢?这些人可是知道,维拉丝向是将侍奉她的大人——同时也是她们心爱的丈夫,作为人生的首要目的,甚至是活下去的最大乐趣和唯一动力,维拉丝温驯而善良,很少生气,但唯独这一点是她的禁忌,不能触犯,卡夏这种行为可算是自寻死路了。

“噢噢噢噢——!!天啊!!”

卡夏抱头悲鸣起,就连法拉也投过去鄙夷的目光——这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老女人,真是太丢长老的颜面了,要是他的话,他最多只会偷吃掉一半而已。

怎么说,维拉丝也是他的学生,法拉觉得还是要保留剩下一半的尊严……

这时候,训练场上的战斗似乎愈演愈烈,已经由刚刚开始的近战,转为各种近战远战能量爆炸百花绽放,看上去,就如同正观看着一场十分逼真的世界末日的立体电影般,震撼人心。

维拉丝的小手紧紧握在胸口处,手心上已经渗出汗水,虽然知道这只是一场普通比试,虽然知道就算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联手也未必能赢得了,但是无法掌握节奏的她,只能看到一团团地动山摇的爆炸的她,还是为自己的大人担忧起,一旁化作一滩软泥倒在地上的卡夏,已经完全被她遗忘了。

但是,她无视掉了卡夏,并不等于卡夏无视了她,虽然一副死去活的样子,但是卡夏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她在找将功折过的机会,脑海中不断掠过各种各样的办法,甚至包括绑架某人以威胁维拉丝的念头都曾想过。

眼睛余光看到维拉丝的担忧表情之后,卡夏灵光一闪,机会了。

“咳咳,维拉丝,怎么样?很担心吴是吧。”

一瞬间,卡夏就从一团瘫软在地,身上散发着腐烂气味的烂泥兽,变成了一个闪烁着熠熠光辉的慈蔼长者,看得高特夫妇那是目瞪口呆,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也就法拉这样早就对卡夏的恶劣性格一清二楚的人,还能保持镇定自如。

“呜呜~~”

被说中心事的维拉丝,悲鸣一声,脸上的担忧更加浓重一分。

“是啊,这样激烈的战斗,就算是普通比试,万一收不了手的话……”

卡夏的脸上,也闪烁起了担忧之色,仿佛真的在为她的三个学生而提心吊胆一样。

“没……没关系,大家不是都说过,即即即……即使是西雅图克大人和卡洛斯大人联手,也不是大人的对手吗?连……连连连西雅图克大人和卡洛斯大人都这样……这样承认了,我想……我想没没没……没事的。”

维拉丝一番故作镇定,却连聋子也能看出是在结结巴巴的话,与其在阐述事实,不如说在安慰和暗示自己。

“是呀,话虽然是这样说,但那只是普通的练习战吧,你也知道西雅图克那种家伙,可是随时都能发狂的野兽,说不定这一次,就会由练习战变成生死战,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看到维拉丝惊慌失措,眼睛团团转的可爱模样,卡夏偷笑,随即把脸一板,故作严肃的这样说道。

“当然,吴的实力的确要比另外两人强上一分,就算真的演变成生死战,输的也未必是他,但是啊,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死掉,对你说就无所谓了吗?”

“当当当……当然不是了!!”

维拉丝转过头,气呼呼的瞪了卡夏一眼,随即目光软弱下,变得楚楚动人,里面闪烁起了泪花。

“呜呜,那……那该怎么办才好?大人……大人不会真的有事吧,大人他……”

“哼。”

见鱼儿终于上钩,卡夏不由得意的低低轻哼一声,站在维拉丝面前,突然把胸一挺,就差没立刻将胸口一扯,露出里面印着大大的s字样的蓝色内套。

“对了,卡夏大人一定又办法是吧。”

乖巧而又单纯的维拉丝,很轻易就上了卡夏的当,团团转的着急了一会,目光落到抬头挺胸,做状超人的卡夏,显然接受了她特意散发出的“我很牛x”的脑电波所暗示,顿时一喜。

这也是维拉丝关心则乱,事关她心爱的大人,连最基本的道理都忘记了——如果这场战斗真的有那么危险,卡夏早就去阻止了,哪还会站在这里和她东拉西扯。

别说维拉丝,莎拉,就连琳娅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听到她的吴大哥可能会出事,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大家都没想到这一点,所以才被卡夏的阴谋得逞。

“是呀,如果我出手的话,应该能阻止下吧。”

卡夏深沉的看了训练场一眼,用沧桑的口气说道。

“但是,维拉丝刚刚说过不再给我做吃的这样的话,突然让我觉得,活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思了,倒不如我们师生四人,在这里一起倒下去算了。”

说完,还悲情的抹了一把泪水。

“愿意,无论做多少我都愿意,只要卡夏大人能够阻止这场比赛,我就把刚才的话撤回。”

维拉丝着急的冲口说道。

“很好,成交。”

卡夏吹了一记口哨,兴奋的打了个响指。

“但是啊,今天晚上我就要饿肚子了呢,你看……”

如果以为她的无耻就是到这种程度,那就大错特错了,顿了顿,只见她提出一个篮子,正是的时候手中提的那个,在维拉丝面前晃了晃。

“好的,我一定会装的满满的,绝对不会让卡夏大人晚上饿着的。”

维拉丝毫不犹豫的接过篮子,为了大人!!维拉丝的脑子里已经被“为了大人”这四个字所填满,哪怕现在让她跳到沉沦魔的锅里面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做。

“哈哈……咳咳,那……哈……那我现在就立刻去了。”

见维拉丝一脸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决然的傻傻样子,卡夏再也忍不住笑声,连忙转过身去,长枪一挥,大步朝训练场里面走去。

迟则生变,她话里的漏洞实在太多了,得赶在维拉丝她们醒悟过,反悔之前,先将生米煮成熟饭。

而且,按照她的判断,这场战斗也快结束了,再不快点去插一脚的话,她就没出场戏份了。

可是,千算万算,卡夏也没想到,因为一个小小的变动——西雅图克的一次冒失进攻,导致了这场战斗比她预料之中的还要早上一分结束。

就算强如卡夏,也不可能将这些小小的意外因素算进去,将如此高强度和激烈的战斗的结束时间,精确到分秒。

只见场上的战势一变,由原本的模糊一团,突然变得清晰无比,就像在放着慢动作一般,这是能量交织浓缩到了极端所导致的异常现象。

只见地狱格斗熊呼啸一声,两只毛绒熊掌向前一拍,竟然硬生生的将西雅图克两把大斧头给震开,这时候,因为西雅图克的冒进,卡洛斯尚且离二者还有一段距离,足够地狱格斗熊做点什么了。

时间仿佛放慢了百倍千倍,可以明显看到西雅图克那张如同不小心一脚踩到了大便的郁郁表情。

这时候,卡洛斯无声无息的从西雅图克后面瞬步冲了上去,手中做出拔剑的动作。

反正西雅图克已经难逃一劫了,他这也算是废物利用,利用西雅图克的身体阻隔地狱格斗熊的视线,在西雅图克被无限连环腿踹飞出去的一瞬间,瞬间使出他的二爷打脸斩,或许还有一丝赢的机会。

当然,如果失败的话,仅剩他一人面对地狱格斗熊,这场战斗也算是结束了。

不过,他明显有些低估了地狱格斗熊的战斗智商,就在他打着这样的算盘时,出乎意料的,地狱格斗熊却没有如他预料的般,立刻对西雅图克展开攻击,利用西雅图克的一愣间隙里,地狱格斗熊一个瞬移消失。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西雅图克的身后,正面对着卡洛斯。

二爷打脸斩的冲势实在太快,就算是卡洛斯也无法控制变招了,这种时候,他只能带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情面孔,身影电光一闪。

北斗友情破颜斩!!

“锵——!!”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卡洛斯的剑被地狱格斗熊的双掌牢牢架住。

这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这时候,地狱格斗熊的身后响起风声。

是西雅图克。

虽然地狱格斗熊瞬移到了他背后,而且是背对着他,看上去像是将整个后背都让了出,空门大露一样,这种时候,不明真相的龙套往往会很开心(卡夏捂住胸口),但是,西雅图克却知道,他现在的状况,比卡洛斯更加危险。

不是攻击,西雅图克做出的第一反应是闪,闪的越快越好。

但是太迟了。

保持着架住卡洛斯长剑的姿势,地狱格斗熊的身体宛如龙卷风般转过。

地狱格斗熊——返身踢!!

“轰——!!”

西雅图克闪的快,地狱格斗熊的腿更快,转身的一瞬间,谁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西雅图克的身体已经化作一枚炮弹坠落在地,像一把大犁似的在地面上耕出一条长达千米的大沟。

顺势的,地狱格斗熊的大掌一探,给卡洛斯了个过肩摔,笔直扔向了西雅图克倒下去的地方。

然后,一记地狱破坏炮,虽然有点失准,不过这么近的距离总是还能给两人喝上一壶的。

战斗,结束。

“不好!!”

就在这时,卡夏突然惊叫一声。

“吴这小子发狂了,想要干掉两个人,没办法,既然答应了维拉丝,我说什么也要去阻止他。”

“咦咦咦——?!!”

看到战斗结束,刚刚如释重负的松一口气的维拉丝, 惊讶的捂着小脸。

这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上当了。

“吴小子手下留人,我会你!!”

身穿战甲,手持长枪,宛如女武神降临的卡夏冲了上去。

“嘎姆!!”

地狱格斗熊不甘示弱的大吼一声。

噼里啪啦一阵打斗过后……

“哟,维拉丝,我总算没有辜负你的信任,完成任务回了。”

将长枪抗在肩上,枪头挂着一头眼睛转着圈圈晕过去的布偶熊,卡夏如同打猎满载归的猎人一般,在远处朝维拉丝招了招手。

“呜~~!!”

今天……大概是维拉丝悲鸣和生气次数最多的一天……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