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爆衣——北斗油饼炸肉拳!!

第八百九十七章 爆衣——北斗油饼炸肉拳!!


                第八百九十七章 爆衣——北斗油饼炸肉拳!!

“对了,卡洛斯师兄,那几个牧师学员你没将他们怎么样吧?”

突然想起离开训练营时听到的惨叫声,我不由捏了一把冷汗,好歹也是祖国的小花苗,要是欺负太惨的话阿卡拉可是会生气的。

“放心吧,他们这辈子绝对不会再打卡洁儿的……不,是打女人的主意了。”

提起这事,刚刚被卡洁儿一拳拍飞从地上爬起的卡洛斯,立刻就变成了黑脸包公,身上散发着让人发寒的黑气。

“总之,这次旅行吴师弟你也要小心点,水晶碎片这边我们可以先顶着,不过如果到时候人手不足,你还是得随时抽身过帮忙才行。”

“嗯,我知道了,还有,给我放手!”

我筷子夹住最后一个炸肉饼,几乎在同时,卡洛斯的一双筷子也夹了上去。

爆炸,往往都是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火花开始的。

“你不认为尊老爱幼是应当的吗?”

卡洛斯紧紧捏着筷子,显然并不打算轻易放弃。

“我可不想被过蹭饭吃的人教自己尊老爱幼的道理。”我丝毫不让。

“你不是已经吃饱了么?卡洁儿喜欢炸肉饼。”卡洛斯老脸一红,但是为了女儿,还是厚着脸皮没有松开筷子。

“西露丝和艾柯露刚刚一直往我的碗里夹,她们几乎没怎么吃呢。”

别以为只有你才有女儿,我也是为了我的宝贝女儿呀混蛋!!

“嘿嘿。”

“哼哼。”

很明显,我和坐在对面的卡洛斯同时熊熊燃烧起了。

没错了,这就是属于男子汉的战斗!!

“那个……厨房里还有很多呢。”

维拉丝看着在餐桌上展开拉锯战的两双筷子,神色变得困扰起。

“别说话,这是属于男人的战争。”

我一把站起,大脚踏在椅子上,目光和卡洛斯紧紧对峙着。

“虽然我不觉得这种事情可以用男人的战争形容,不过我是不会轻易松手的,吴师弟!!”

卡洛斯呼一声也站了起。

为了女儿呀!!!!!

“啊呜~~”

随着这样混合着鼻音的可爱“啊呜~~”一声响起,小幽灵突然将脑袋探上,在餐桌上空左右僵持不下的炸肉饼上咬下一个缺口。

“饱了饱了~~,呼啊~~”

拍拍肚皮,这只起码横扫了餐桌上所有食物的五分之一分量,足足吃下去能塞满两个野蛮人胃袋的食物的小圣女,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发光身体忽悠忽悠的从椅子上飘起,留下瞬间石化掉的我和卡洛斯,往自己的房间飞了回去,看样子又准备展开睡神模式了。

没、没关系,小幽灵只是咬了三分之一!!

往上面的炸肉饼上看了一眼,我和卡洛斯的眼中同时闪过一道犀利目光,继续展开拉锯战。

“爸爸爸爸,加油~~”

西露丝和艾柯露见我如此卖力的为她们争取,不由将充满感情的目光看过,为我打气。

哦哦哦哦!!

玩家【德鲁伊吴凡】,士气+2。

无穷无尽的力量涌上了身体,啊啊啊啊啊!!!爆衣吧,健【哔】郎,看我的无想転生——北斗油饼炸肉拳!!

“没那么容易!!”卡洛斯也劲了。

“我也有我的支援啊!!”

“叽~~叽叽~~~”

卡洁儿展开洁白可爱的天使小翅膀,挥舞着刀叉也加入了拉拉队的行列。

哼哼,卡洛斯,你还太天真了。

看看两边吧,就算有卡洁儿支持你,你最多也不过是能获得:玩家【圣骑士卡洛斯】,士气+1的加成,但是我这边却有两个。

没错!这就是数量的优势,我可是有两个宝贝女儿呀!!!!

再说……

“叽~~”

卡洁儿一边发出稚嫩的声音,一边往我这边飞了过。

“不!卡洁儿,我可是在为你而战斗啊,你怎么能在这时候背叛我。”

卡洛斯绝望的大叫起。

玩家【圣骑士卡洛斯】,士气-mx。

“有破绽!!”

我大声一吼,出招了。

“可恶,别以为我这样就会输给你,吴师弟,我啊,我可是被称为就算被女儿背叛也能坚强的活下去的圣骑士呀!!”

卡洛斯化绝望为力量,瞬间爆发,随手在桌子上操起一个菜盘挡住了我的攻击。

做的不错嘛,卡洛斯师兄。

在那刀光剑影交错的一瞬间,我目光投过去一道赞许。

哼,吴师弟,你也越越阴险了。

卡洛斯酷酷一笑。

但是啊……

我轻轻合上眼睛,这是胜利者的姿态。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句话呢?

什么拳什么的,都是虚招啊!我的杀手锏是!!

“卡洁儿,出击!!”

“咚!!”

不知道什么时候潜伏到了卡洛斯身边的卡洁儿,挥舞着娇气柔弱的小拳头,重重一拳将卡洛斯击上高空。

ko!

perfect!!

玩家【德鲁伊吴凡】完胜【圣骑士卡洛斯】。

“卡洁儿乖乖~~”

拥抱着立了大功扑到我怀里寻求撒娇的卡洁儿,我将剩下的三分之二个炸肉饼分成三份,考虑到我的分量,维拉丝她们将炸肉饼的个头做的比较大,因此就算把这三分之二再分成三份,每一份对于小小的西露丝她们说也不会显得太少。

这时候,维拉丝从厨房里面走出,两手托着一个足有脸盆大小的碟子,碟子上面装着的炸肉饼一层堆着一层,足足堆了半米高!!

“大人,不要争了,我将炸肉饼全都端出了,你看,有那么多……哦?”

她的最后一个字,已经变成疑惑……或许应该说僵硬。

映入维拉丝眼中的,是狼藉满地的餐桌和菜碟,和早已经闪到一旁的琳娅和莎拉她们的苦笑。

当然,还有一头栽倒在地,因为内心布满了绝望而显得奄奄一息的卡洛斯,和被一团粉红色的温馨气息所包围着,共享着一块炸肉饼的萝莉天使双子公主的父女四人组合。

喀啦——

如果仔细倾听的话,或许能听到维拉丝那变得僵硬无比的笑容后面,发出的这道响声,仿佛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断掉了一般。

僵硬了片刻,维拉丝端着装满炸肉饼的盘子,转了一个弯,向门口走去,虽然脸上的笑容温柔依旧,但是莎拉她们却开始瑟瑟发抖的,同时蹑手蹑脚的回房间了。

“蕾奥娜,这些全部都给你哦。”

轻轻蹲下,抚摸着刚刚从外面回的金色小狗的脑袋,看着她乐呵乐呵的用嘴巴咬起分量不轻的碟子,撒腿离去,最后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时候,维拉丝才转过身,重新面对着狼藉不堪的屋内,空空的两手上不知何时抱着一个平底锅,低着头,半张俏脸笼罩在低垂下的刘海的阴影之中,肩膀不断颤抖。

“浪费食物的人,天诛!!”

“啊~~~~~~~~~~”

罗格草原明亮的星空下,从某处传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悲鸣声。

…………………………

“亲爱的吴,你看起精神不怎么好的样子。”

第二天,阿卡拉的小黑店里头,见我拉耸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阿卡拉不由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就像被平底锅以每秒九次的速度敲过一样,完全没事。”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头。

“听上去似乎不可能没事的样子。”阿卡拉不由擦了擦脑门上流下的汗水。

“相信你已经听说了,自第二世界的助力今天就要了,大老远的麻烦对方跑过一趟,我想亲自去迎接一下,也是有必要的,你说是吗?”

“嗯,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我无力的耸了耸肩膀。

然后,在阿卡拉的带领下,我们到传送站,站在台上等了一会,阿卡拉看看时间。

“差不多该了。”

话刚落音,传送阵上就闪烁起了白光。

“……”

如果能回到原世界,说什么我也要将阿卡拉绑过去,这彪悍的预测能力,不让她去买彩票实在太可惜了。

接着,从白光里面走出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高大的身影是一名健壮大汉,身穿着较为朴素的铠甲,但是给人的气势却十分不凡,站在他面前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仿佛面对着一堵铜墙铁屁……不,是铜墙铁壁才对。

四四方方的国字脸,下巴留着一摞浓密的胡子,因为没有戴头盔,所以能轻易看到他那向后竖直的短发,沉默起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很沉稳,威严,每向这边踏过一步,都像一座山朝自己逼近似的。

站在她旁边的,是一名身穿连衣便袍的巫师,没有太多的冒险者装饰,双手也没有法杖紧握,看上去如同二十多岁少妇的成熟姣好面容,足以和牧师训练营里面的美女牧师阿露卡琪堪堪一比。

看上去,这个青春漂亮的大姐姐或是阿姨——当然,如果按照正式岁数的话,或许我叫她一声老奶奶也不为过,在暗黑世界里面你可不能按照年龄喊,否则会被拒的。

她似乎没什么突出实力的样子,和旁边那气势凛然的圣骑士壮汉相比,就像一座大山旁边的一条不起眼的小溪,但是,只有达到一定实力的人才能感觉得到,围绕在这位看似纤细的美女周围的,那浓烈的火焰和冰冻元素,几乎都到了让人呛鼻的态度,如果说她像一条小溪,那就是水底下藏着一头冰火巨龙的小溪。

冰火系的巫师吗?比较少见,因为冰火难以融合,如果不是有着相当的天赋和自信,并且还要有吃得了苦,挨得了爆炸(不解释)的精神,一般不会有巫师会选择这条道路。

“欢迎到罗格营地,不辞万里回满足我这个老婆子的一点任性要求,真是辛苦了。”

“哪里哪里,能够得到阿卡拉大长老的钦点,是我们两个的荣幸才对。”

女巫师嫣然一笑,恭敬的低着头回答道。

“是呀,阿卡拉大长老,我们可是当放假着的,啊哈哈~~呃!!”

咚的一声,壮汉圣骑士被美女巫师一记沉重肘击击在腰间,瞬间就黑着脸弯下腰去,无声的悲鸣起。

女巫师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温和模样,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般,是欺负阿卡拉瞎眼吗?也认为我看不清楚她的动作吗?

看,又是位彪悍的少妇。

我抓了抓头,貌似自己认识的夫妻中,大多都有妻管严的毛病,比如说拉尔,卡洛斯,似乎只有冒险初期遇到的德鲁夫夫妇比较正常一点,话说妻管严是暗黑大陆的风俗吗?

“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接下的数个月里要和你们在一起的伙伴,也是那个孩子的丈夫,德鲁伊吴凡。”

阿卡拉笑呵呵的为我们介绍起。

“吴,这两位,就是自第二世界的助力,巫师卡丽娜,圣骑士高特。”

“你们好,能够不辞万里前,为我的妻子爱丽丝提供帮助,我代表我们夫妻,向二位表示由衷的感激。”

我单手护胸,轻轻弯了一腰,冲眼前两名高手友好的笑道。

“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大陆双子星,联盟史上最年轻的长老,同时号称已经达到了领域实力的德鲁伊吴凡。”

巫师卡丽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里面充满了好奇。

我困惑的看了阿卡拉一眼,貌似我的名声,还没有夸张的传到第二世界哈洛加斯那里,而且是到如此详细的地步吧。

“抱歉,未经你的同意,我已经将你的一些资料,在发出邀请的时候同时传了过去,接下你们三个要共同相处一段日子,保护爱丽丝升级,我想彼此知道对方一些资料,不是会更好些吗?”

阿卡拉朝我露出歉意的表情。

“当然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这样最好不过了,省得还要我花费口舌去说明,而且我也相信,阿卡拉给他们的只是我一些外层资料,比较机密的肯定是不会给的。

话说回,我真的有所谓的机密资料吗?这是个问题。

“看不出呀,真的有说得那么夸张?”

圣骑士高特似乎是个自熟,这样说着就上前了几步,比我足足高出一个半头的结实身体,站在我旁边拍起了肩膀。

“咚——咚——咚——”

每一次落下,都有如铁匠铺里传出的打铁的沉闷声音,我觉得如果现在不是站在坚硬的传送阵高台,而是松软的泥地上,说不定我现在膝盖都已经被拍的没入泥地里面了。

“……”

为什么这些大个头,都那么喜欢【钉人】呢?野蛮人也是,圣骑士也是,难道就没有温柔一点的打招呼方法?

“咚——!!?”

这次轮到圣骑士高特的身体发出沉闷响声了,只见他脸色一黑,捂着屁股呲牙咧嘴的一蹦三尺高。

怎么说呢?这个圣骑士高特,突然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既视感——板着脸看起十分的沉稳和威严,目光仿佛武士一样犀利,但总是在关键时刻暴露出白痴本性的模板,像极了某只从真选组跑出的大猩猩。

“抱歉,我家的高特比较不会说话,请长老大人不要见怪。”

卡丽娜眨了眨眼睛,目光蕴含着浓浓笑意,嘴里长老叫的好听,但似乎并没有真正的认同我。

所以我才说这些高手不大好处。

“别站在这里,我们边走边说吧。”

阿卡拉似乎没有注意到状况,拐杖轻轻一点,率先的转身走下了传送阵。

很快,我们到阿卡拉的小帐篷里面。

“吴,是否能将爱丽丝带过,让二位见上一见呢?”

坐下以后,阿卡拉回过头,先这样对我说道。

“我……试试看吧。”

不怎么有把握的迟疑着回答,我微微低头,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对着宝石链坠喊了起。

“喂~~,小幽灵,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了~~”

阿卡拉见怪不怪的笑着,卡丽娜和高特夫妇用一副惊讶的目光看着我的举动。

如是喊了几次以后,链坠没有一点动静。

很好,本想在客人面前给你留几分圣女的威严。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抓着项链,一抖,二抖,三抖……

“噗通”的一声,一道白色不明物体,在高特夫妇张大嘴巴的呆滞目光中,从小小的链坠里面突然掉了下,还未落地,我就一把抄起,将这具娇小柔软的身体,搂在了怀里。

“呜~~”

感受到陌生人的磁场,不用我叫,小幽灵就猛地睁大眼睛,像滑溜的泥鳅般哧溜一声从我手中滑脱,轻飘飘的身子一个晃悠钻到了我身后,以我的身体为盾牌,从肩膀上透出一双充满了冰冷和警惕的银色眼眸,打量着对面的卡丽娜和高特。

“好可爱的女孩。”

卡丽娜看着对自己投过史泰兽一般目光的小幽灵,不由惊呼一声,更令她震惊的是从那娇小的身体里面,散发出的将整个帐篷都微微照亮的圣洁光芒,明明没什么威力,但是那股至纯的圣洁气息,却让两个人产生了一种天使降临的窒息压迫感。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