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地狱料理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地狱料理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地狱料理

“哎呀哎呀~~竟然如此消沉,老实说听到消息以后我还吓了一大跳呢。”

就在我和小幽灵离开没多久,那静悄悄的空地上,突然凭空走出三个人的身影。

阿卡拉,凯恩,还有法拉齐齐从一片虚空之中走了出老。

“的确,能让这臭小子沮丧到这种程度,也只有维拉丝她们行了。”

法拉摸着所剩不多的胡子,眯眼说道。

“喔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半个学生,没有错,就这样一口气让这臭小子的灵魂彻底沉入双子海底去吧。”

法拉不说还忘记了,维拉丝刚刚立志成为佣兵的时候,还是他教导的呢,只不过这老头太不负责任,每次都是草草扔给对方一本心得笔记,随便教导几句,就转身投入自己的实验里面去了。

“不过,还真是令人担忧啊,仅仅是这样几句话,就让吴如此沮丧。”凯恩看着两人远去的方向,不无担忧。

“你在说什么呀?凯恩,这就是爱呀,如果没有爱的话,我们能指望吴肩负起走上这条道路的重担?那才让人担忧不是吗?”

阿卡拉笑眯眯的转身,慢慢离开。

“一个没有爱的人,我可不放心将这样的筹码压在他身上,至于……如果说这些爱是他的最大弱点的话,那么,就由我们这几把老骨头帮他守护吧,他为联盟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我们也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嗯,这样也是,我得回去好好筹划一下,如何才能不着痕迹的给这些女孩们增加一点护卫。”

凯恩跟着阿卡拉的步伐,在后面沉思起。

“喂喂,我也为联盟做出了不少贡献吧,一点儿也不比那臭小子少吧,喂喂,不要无视我的话呀,你们到是也想想看,能为贡献那么大的我,做点什么呀。”

他们身后,传了法拉那喋喋不休的声音。

“大人~~”

回到小帐篷,迎的维拉丝,就给了满满一个温柔美丽的笑容,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漆黑寒冷的夜里走了大半夜之后回到家,打开大门,突然扑面而一股温暖的家的味道般,让人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感动,一股平凡而悠久的感动。

维拉丝就是这样的女孩,向往着平淡的日子,并且在这平凡之中能够处处的带给你温馨和感动。

啊啊,竟然为那几句子虚乌有的话而失落的我,现在看起是多么的可笑呀,竟然一整天弃维拉丝她们的笑容,她们的情意不顾,而自己一个人在那沮丧,如路边明明有许多成熟美味的果实在向你招手,你却握着一枚芝麻,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闻不问独自哀愁着好饿好饿一样。

“多谢你了,爱丽丝,让大人打起了精神。”

大概是见我恢复了正常的样子,维拉丝对着后面跟进的小幽灵充满感激的一笑。

“哼,那是当然,我爱丽丝是谁?”

显然,维拉丝这一句话已经直击小幽灵那份高傲的痒点,她立刻抬头挺胸,变得不可一世起。

“小凡可是呀,没有我照顾,离开我就不行的笨蛋呢。”

“……”

哼,今天就不吐槽你了。

我转过头,背着小幽灵露出一个“切”的表情。

“呵呵,原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

维拉丝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既不会吐槽小幽灵,也不会因为她的话而妒忌,只不过,这样温柔的她额头还是留下了一滴汗水。

那个……今天下午像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似的折腾了她和琳娅和莎拉两个多小时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当然,温柔的维拉丝是不会这样吐槽别人的,所以她只是流了一滴汗水。

“,大人坐下吧,晚饭很快就好了。”

牵着我的手,维拉丝拉着我坐下。

“呃?”

有点诡异的热情,转头一看,三无公主就坐在我对面,一如既往的喝着茶。

这可恶的元凶,竟然还如此悠闲。

不对。

我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不点公主,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坐在这上面,喝着茶的,因为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丝丝生硬。

嗯?锐利的目光。

我猛地抬起头,发现维拉丝、莎拉和琳娅在不远处,突然转过头去,像是为聊天而聊天一样,谈天欢笑起。

重新回过头,看向三无公主,三个女孩的话题立刻打住,那几道锐利目光的感觉重新浮上心头,因为似乎不是对着我的,我只是受到波及,所以也不大清楚源自哪。

只不过,大厅里就这么几个人吧。

我忽地转过头,看向维拉丝她们。

三个女孩继续欢乐的交谈起,似乎根本毫无所觉一般。

转过头再次面对三无公主,大厅立刻又安静了下。

这股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我开始心细心的观察三无公主的一举一动,总觉得这股诡异气氛的源头之一,就是这小不点公主。

至于维拉丝她们三个,也是源头之一,不过观察一个,总比观察三个轻松吧,这是很明智的选择吧。

果然,在我细心的观察下,发现了三无公主捧着茶杯的纤柔小指,正在微微颤抖,额头也冒出了一层冷汗,那娇小躯体时不时别扭的转动一下,好像正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压迫一般。

按照她现在的举动,有着常年观察经验的我估计,如果不是那张三无脸蛋实在无法流露出半点感情,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的脸上,估计已经是一脸惊慌加泪眼汪汪了。

“主人……”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从她那娇小唇口里,微微说出话。

“呃……嗯,有什么事吗?”

大概是三无公主表现出的举动实在太可怜了,我到是一时忘记了原本那股愤愤,有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茶。”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不点公主手上已经捧起了一杯刚倒的茶,向我伸了过。

“好……好的。”我连忙接了过。

三无公主倒的茶,多不容易啊。

咦?

细细的啜着之不易的热茶,我陷入了沉思模式。

话说回,三无公主以前有为我倒过茶吗?

那打满了补丁的回忆里面,似乎并没有搜索到这个字眼。

倒是我帮她倒茶有过几次清晰的回忆。

“……”

虽然已经说了无数次,但是这里请容许我再罗嗦一次,我……真的是她的主人吗?她真的尽过行动上的侍女本分吗?暖床除外,嗯。

“主人……”

还是在我沉思着的时候,三无公主又糯糯的开口了。

“h书。”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上已经托着一本硬皮书籍,向我伸了过。

“……”

我一脸呆滞的伸手接了过,看看封面上一串长长的,充满了诱惑暗示的标题,不禁泪流满面。

某种意义上说,能当着众人面前若无其事的送我h书的三无公主,绝对是和阿琉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话说我接过搞毛呀!!

心灵之中怒吼一声,我恨不得将手中的硬皮书往窗口外面一扔,让它化作流星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

阿琉斯送给我那堆玩意,现在堆积在物品栏的角落里,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呢,这种时候就别再给我添乱子了呀混蛋!!

我将气呼呼的目光转向疑似可疑分子的维拉丝、琳娅和莎拉身上,她们也一脸的无奈,见我的目光落到她们身上,像受惊的小兔子般一惊一乍,连忙哈哈笑着避开了我的视线。

诡异,处处透露着诡异。

“主人……”

又是三无公主出声,我心惊胆战的回过头看着她。

“要捶背吗?”

“……”

咦——?咦咦咦——?!!

我的耳朵出现幻觉了吗?谁能帮我确认一下,这只任性的小公主刚刚说的话,究竟是问我要不要捶背,还是让我替她捶背?后面那种可能性大一些吧。

在我混乱着的时候,三无公主已经从椅子上滑下,我的背后,咚咚的捶了起。

“……”

意外,实在是太意外了,而且还很舒服,就算一点儿都不舒服,我也会感到很舒服,况且真的很舒服,绝对不是生手。

“以前,帮父王捶过。”

背后,三无公主低低的说道,那亮黄色的目光闪烁几下,似乎沉浸在了回忆之中。

呃,三无公主的父王……抱歉,她不说我还真忘记了那家伙,是被变相囚禁在皇宫之中的前鲁高因之王海杰因吧。

看,得抽空带这小公主,去探望一遍了。

我心里这样想着,朝身后的三无公主招了招手。

“,过,小茉莉。”

顺从的,在我的召唤下,她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般,将整个上半身趴在我的大腿上,眯着眼睛,享受着我在她脑袋上的轻抚。

“……”

和这小不点公主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点当父亲的感觉,我在她的心目中,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默默抬起头,我的心中一片宁静。

无论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能一直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几个,是时候给我说说原因了吧。”

我回过头,朝蹑手蹑脚正准备离开的维拉丝三人瞪了一眼,自觉全身散发出了一股一家之主的王霸气势。

“咦……咦咦?这个……”

三人一惊,像极了做错事被老师叫过去的小学生一样,小心翼翼走过,在我面前排成一排。

“其实是这样的,因为小茉莉昨天对大人说了不好的话,让大人消沉了一整天, 所以我们就商量着怎么样才能让小茉莉给大人道歉。”

“那这杯茶……”

顿了顿,我充满无奈的扬了扬手中的h书。

“还有这玩意,都是你们的主意罗?”

“不不不……不是的,我我我……我们才不会让小茉莉做这种事,只是让她给她认为合适的东西而已。”

三个女孩连忙否认。

“其实……我们早应该想到,这样和小茉莉说的话,她很有可能会给这样的东西。”

呆了半响,琳娅低着头轻声说道,说完以后,三个女孩都是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

是呀,因为小茉莉她……是h小公主啊。

这个念头,同时在我们四人脑海里面升起。

“是这样吗?小茉莉。”

我继续轻抚着三无公主的脑袋,问道。

感觉到她的脑袋先是轻轻点了点,然后又轻轻摇了摇。

“什么意思?”

我看向维拉丝她们。

“虽然前面两件,是我们商量好的,但是为大人捶背,却是小茉莉自己决定的事情哦。”

三个女孩满脸微笑的这样回答道。

哦哦哦哦,原是这样,我真是太感动了小茉莉!!

热泪满盈的,我将三无公主抱了起,用微微扎人的胡子猛地在她娇嫩的脸蛋上胡乱蹭着,亲了又亲。

“哈……啊哈哈,其实按照原本的计划,还有最后一个……”

说完这里,不知什么,维拉丝她们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犹豫。

“哦,还有什么?我现在可是期待万分呀,哈哈哈~~,快点说出吧。”

我并没有注意到维拉丝她们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竖立了一个死亡的fig。

“这个……”

“你们到是说呀,无论是什么,哪怕是小茉莉的公主踢,我都会心怀感激的接受。”

一边亲昵的蹭着三无公主,我迈出了走向深渊的最后一步。

“竟然大人这样说了……”

维拉丝她们悲哀的捂着俏脸,转身走回厨房,将一个大锅子抬了出。

“请……请问,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看到满满一锅仿佛童话里面的恶毒巫婆搅拌着的粘稠物体,我的笑容顿时僵直起。

“还有……这上面漂浮着的……究竟是什么?”

黑色粘稠的液体突然冒了几个泡,一些不明物体浮了出,随即沉下去,太快了,也太诡异了,以至于我无法确认刚刚突然冒出的那些玩意究竟是什么。

“这……这是小茉莉为了给大人赔罪,精心准备的大餐。”

维拉丝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心翼翼的退后了一步。

别退后呀混蛋,你们要扔下我不管吗?!!

看着这锅地狱料理,我欲哭无泪。

“这是……自信之作。”

偏偏这时候,小茉莉挣开我的怀抱跳出,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那闪亮闪亮的眼睛,将我逼向了悬崖边上。

“叽~~~~~~~~”

不……不要这样盯着我呀混蛋,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吞了一口口水,我将目光转向那锅地狱料理。

喂喂。

看到了吧,你们都看到了吧,刚刚这锅子玩意上,噗噜一声,冒出了人骨头形状的黑色气体!!

没……没关系,以冒险者的体质,应该能挨过去才对,是这样没错吧,而且说不定意外的好吃,不能光看外表对吧,你们回答我呀混蛋,哪怕是撒谎也好呀混蛋,别退后呀混蛋!!

这样催眠着自己,我颤抖的握起调羹,往那锅粘稠的液体里面一插。

顿时,伸进里面去的调羹发出“咝咝”的惨叫声,随后是一阵青烟冒出。

“……”

吾命休矣。

抱着必死的决心,我勺了满调羹的黑色液体,闭着眼睛送入嘴里。

呃?

“味道……还不错。”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舌头下意识的转动几下,我发现嘴里含着的味道,似乎……微妙的还可以,算不上维拉丝做的那么好吃,但是如果和本的期望值对比,那简直就是用山珍海味形容都很过分。

“大……大人,不用勉强自己也行。”

维拉丝她们的眼睛里已经闪烁起了泪光。

“我……我现在就去找牧师。”

琳娅调头就朝外面奔去。

“我去装备热毛巾。”

莎拉转身向浴室方向走去。

整个家顿时乱成了一片。

“都说我没事了。”

将一个个女孩拉了过,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没有骗你们,虽然有过许多前科,而且外观的确很吓人,但是味道并没有那么差。”

“真……真的?”

三个女孩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用手指轻轻沾了一点,含在口中。

“是真的呢,小茉莉可真厉害,明明看上去那么的……哈……哈哈,味道却不错,原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料理,我真是受教了,嗯嗯。”

维拉丝一边品尝着,一边嗯嗯的点起了头,家庭主妇模式全力全开,眼睛冒起了星星。

“……”

我说……小维拉丝啊,不是我不相信你的手艺,但是这种事情没必要特地去尝试吧,没必要特地让美味的食物外表难看吧!!

“还有,今天谢谢大家了,那么努力的为我着想,我自己却一个人在那沮丧,没有察觉到大家的好意,你们是天底下最棒的妻子。”

张开大手,将莎拉、琳娅和维拉丝,三个温柔可人的女孩统统抱在怀里,在她们脸上亲了一口,我动情的说道。

顿时,被拥在怀里的三个女孩,眯着眼睛,羞涩而幸福的笑了起。

“呜呜~~你们在干什么?我也要,我也要~~~”

因为粘了一身的草屑,回以后就直接飞去浴室洗澡的小幽灵,从里面出,恰好见到这一幕,爱凑热闹的她立刻就嚷嚷起了。

“咳咳,小幽灵,今天的晚餐就吃这些了。”

我对维拉丝她们眨了眨眼睛,指着那锅看似恐怖其实味道还可以的黑色粘稠料理说道。

“咦咦咦————?!!”

果然,草原的上空高高想起了小幽灵的惊叫悲鸣声。

……

“今天把大家叫上,是有些小事想说一说。”

第二天早上,阿卡拉的小黑店里头,一干人等再次聚集在里面,和上一次会议相比,少了一个法拉,多了一个老酒鬼。

切,走了一个讨厌的,了一个更讨厌的。

对于这种情况,我暗暗啧了一口,心里想到。

“卡夏,上次会议的内容,已经有人告知你了吧。”

阿卡拉先是将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到百无聊赖的将整个上半身趴在桌子上的卡夏上面,如是问道。

“咳咳,当然,为联盟效力是我的荣幸。”

在阿卡拉那让人寒颤的目光注视下,卡夏连忙正襟危坐,信誓旦旦的握着拳头说道。

“……”

得了吧,现在就算是卡洛斯也不会再相信你这样的屁话了。

众人不屑的看了老酒鬼一眼,回头等待阿卡拉接下的发言。

“很好,上次会议以后,大家也看到了,最近一段时间并没有出现异常,那些碎片似乎十分的安分,不过这只是暂时现象。”

“阿卡拉大人。”

这时候,卡洛斯站了起。

“哦,卡洛斯,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是一本正经的卡洛斯,而不是那种十句话有九句半是捣乱的老酒鬼,大家都凝神听了起。

“我想问个问题,既然其余的碎片那么稳定,那么在上次会议之后的骚动,丑陋怪汗博拉的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问的好。”阿卡拉点点头,示意卡洛斯坐下。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正想和大家说说。”

这样说着,阿卡拉从修女袍里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张开,目光所及,在她的掌心上面正躺着一枚水晶碎片。

我立刻噌一声站了起。

卡洛斯他们或许不知道,但是阿卡拉手中这枚碎片,正是小幽灵留下那枚,也是将丑陋怪汗博拉召唤过的元凶。

“阿卡拉奶奶,这玩意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嗯,派了不少人在黑暗森林那里寻找,可算是找到了,可真不容易呢,我差点就放弃了。”

“哦,原并没有消失呀。”

我释然的坐了回去,那日将汗博拉干掉以后,我也曾经留意了一下,可是偌大的战场想要找一枚水晶碎片,和大海捞针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发动五只乌鸦绕了战场好几圈没有找到,我就放弃了,没想到到是阿卡拉派人去找给找到,果然是人多力量大呀。

“引发事件的就是这么丁点玩意吗?”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均是好奇的看着阿卡拉手中那块碎片,虽然曾经和他们说过,不过却是第一次见。

“没错,就是这块水晶,而且在第二世界,还有不知多少块这样的水晶潜藏着,让人担忧啊。”

阿卡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几年是联盟发展最快的几年,也是最忙碌的几年,几乎是年年都有点突发事件或是重要事件,可把她忙坏了。

“那我先解释一下上次骚乱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因为法拉研究不当,所以导致这块水晶提前出现波动,而引发了里面潜藏着的隐患。”

说到这里,阿卡拉的脸色稍霁:“虽说那老家伙太乱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误打误撞,让我们提前发现了贝利尔的阴谋,不然的话,在没有完全准备的情况下,这些水晶碎片一一爆发,那时肯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想到汗博拉的强大,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如果是处理不及时,让像汗博拉那种等级的怪物四处作乱,以第二世界冒险者的力量肯定无法阻止,等待的将是一场大屠杀。

“现在,我们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只要那些怪物一出现,联盟定能立即发现,将这些恶魔抹杀于摇篮之中!”

狠狠一顿拐杖,阿卡拉露出了铁血的一面,斩钉截铁道。

“而你们,将是联盟最大的依仗。”

泛白的眼睛从我们几个身上一一划过,阿卡拉的脸色逐渐柔和起,只有到一副漫不经心模样的老酒鬼身上时,才轻微叹了一口气。

这个人,已经完全没救了。

“据法拉的再次研究,我们也从这颗水晶碎片上得到一丝线索。”

顿了顿,阿卡拉继续说道。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其余的水晶碎片,大概还会再过上一段时间才会爆发,不过也不排除像这颗水晶碎片一样,被什么人捡到,提前引发的可能性。”

“……”

谁捡到这种水晶碎片,以为发财了,那可就真是悲剧了,听着阿卡拉的话,我们默默的想道。

但这种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尽量在各个城市和村落之间发布檄文,无论是用什么办法,也要将这些被发现的碎片收集起。

剩余的碎片,就只有各安天命了,每个碎片爆发,或多或少可能都会牺牲一些无辜的人,但是在这个残酷的暗黑世界,每天本就有许多的生命在生死之间挣扎痛苦着,哭泣着,诅咒着,联盟也是鞭长莫及。

“除了告诉大家这件事以外,我还有一个请求。”

沉默片刻,阿卡拉捏着手中的水晶碎片向大家示意了一下。

“每解决掉一次事件,请大家尽可能的将这块水晶碎片收集起。”

说到这里,阿卡拉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补充道。

“如果实在找不到或有其他急事,也请通知一声联盟战斗的地点,联盟自然会派出人手去寻找。”

“……”

刚刚那一眼是怎么回事?阿卡拉,你其实是想说像我这样的路痴加笨蛋,肯定是找不到了,然后才有接下的补充,是这样没错吧,没错吧混蛋!!

感觉自己被小看了,这一刻,我出离愤怒。

虽然只是凡人等级的智商,比不上在座任何一个人,但是唯独呀,我的男人第七感,小看的话你们绝对会后悔的!!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