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七十四章 齐聚一堂

第八百七十四章 齐聚一堂


                第八百七十四章 齐聚一堂

“对了,老酒鬼呢?怎么不见她的人影?”

我东盼西顾,寻找着老酒鬼的人影。

在营地那里闹出那么大动静,这家伙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吧,应该也一起跟过了吧。

“不知道,我们也没看到。”

西雅图克跟着我转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

“算了,卡夏老师大概是藏在哪里默默观战吧,没有需要也就不出了,如果她存心想隐蔽起,我们是不可能察觉到的。”

卡洛斯在一旁说道。

“是这样么?”

我有点困惑的眯起了眼睛,卡洛斯说的的确没错,身为亚马逊职业的老酒鬼,如果存心想隐匿起的话,估计只有世界之力那种存在才能察觉到她,但是……

但是这不像老酒鬼的作风呀,按照那老无赖的性格,在汗博拉打爆之后,她应该会屁颠屁颠的跑出求分红才对。

难道说……她变性了?!!!

我为自己内心这个大胆的想法深深震惊。

不过怎么样都好,反正汗博拉已经授首,也没她什么事了。

虽说有点对不起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不过我刚刚如此有自信,不顾第一次和领域级交锋就开始哪对方当陪练,而且还不怕她跑掉,有一部分原因当然是因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在,而最重要的是,知道老酒鬼应该就在附近。

大多时候,老酒鬼这家伙都很不靠谱,不过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是下意识的依赖她的存在,这老女人在关键时刻还是蛮可靠的,蛮可靠的……

“蛮可靠的……”

回到罗格营地,看着倒在脚下的【尸体】,我嘴角剧烈抽搐着,喃喃的将还在心里回荡的话,自嘲般说出。

“呃……呃呃……谁救救我……”

横躺在地上的尸体,费力抬起头,颤颤的向空气伸出手,就宛如倒在街头即将饿死的孤苦伶仃的老乞丐一般,发出虚弱而凄凉的求救声。

一头酒红色的齐肩头发,和泥土混合在一块,脏兮兮的如同鸡窝一般,上面还留着清晨露珠的痕迹,让人一眼就判断出这家伙绝对是在凌晨之前……不,可能是昨天开始就一直躺在这里。

“哦,是你们呀。”

转过头,发现我们三个以围观之势,目瞪口呆的站在旁边,老酒鬼抓了抓凌乱头发,将背后那条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的红色披风,抓着往脸上胡抹了一把,才摇摇晃晃的站起。

“有吃的东西吗?拿点过。”

二话不说,她伸出脏兮兮的手朝我们晃了几下。

“……”

虽说早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亲眼目睹堂堂的联盟长老如此落魄,到真是有一股——让我觉得悲哀的畅快呀。

还是卡洛斯好心肠,很快就掏出一片新鲜的熟肉干递过去。

“嘶……、嗯嗯……、嘶……”

食物在手的老酒鬼立刻狼吞虎咽起。

“咕噜噜~~~”

突然,一声如雷鸣般的响亮声音,自老酒鬼的腹中发出,她的动作,也伴随着这一声,保持将肉块塞到嘴里的姿势,像被点穴了一般一动不动起。

然后,那张脸,很戏剧化的,从脖子处开始,一股绿色颜色蔓延而上。

“哦哦~~、呜呜~~~”

抱着肚子,老酒鬼在地上打起了滚。

“混蛋,明知道我肚子不好,还给我吃这种玩意。”

将手里的肉干一扔,她嘴里犹自嚼着半口吞咽下去,然后愤愤的说道。

“……”

将最后那口吃下去的你说出这句话,是多么的没有说服力呀——我们三个同时无语,对老酒鬼的脸皮和迁怒本事又有了新的认识。

接触了这家伙越多,越是能够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人性崩坏,万恶根源。

“老……老师,你不是应该在黑暗森林里观战吗?对……对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比我们早一步回,然后因为肚子不好倒在这里是吧。”

卡洛斯试图为老酒鬼开脱,也顺便给自己挽回一点心目中最后的严师形象。

“喂喂,放弃吧,卡洛斯师兄,你没看到她身上的露水泥土吗?这混蛋分明就是从昨天一直躺在这里呀。”

我在一旁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接受现实吧,这家伙的节操,在她过了酒红色恶魔那个少女年代以后,就已经全部卖光了。

“但是……但是也有可能是在黑暗森林里沾染的吧,你看那里不是很多露水吗?森林的早上。”

卡洛斯犹自试图说服大家,说服自己,不过脸上慌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绝望。

作为一个领域级别的亚马逊,稍微隐藏自己一下能搞的满头满身的露水?这种话谁相信呀。

“什么?你们在说些什么?敢说我坏话的话揍你们哦。”

似乎还没有从我们的对话中反应过,老酒鬼将耳朵凑前,瞪着眼看着我们。

任何的坏话都已经无力形容你了。

我用怜悯的目光看了这家伙一眼,心里暗暗想到。

“我知道了,你们是在说早上的事情吧,那个轰一声,一道黑光闪过,然后啪咻啪咻的,又一道白光闪过,后噼里啪啦的,从买哈拉斯山脉那边,传爆炸声和余震。”

老酒鬼用了一大堆充满了文盲气息的声词,将早上的状况形容了一通。

“总体说是这样没错。”

瞪了眼睛片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吐槽这家伙的我,无奈肯定道。

“应该已经解决了吧,事件!我可不记得教出过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的学生。”

瞬间,她好像变成了威风凛凛的教练,对我们摆出了一张冷酷的脸孔。

“呃,解决了。”

“那就好,你们啊,还太稚嫩,就是应该乘着这个机会,好好锻炼一下。”

进入教练模式的老酒鬼,似乎是当我们刚刚只是捏死了一只虫子般,用语重心长的口吻教训着我们。

那副严肃的表情,就好像在教训好不容易拿到天下第一武道大会冠军的弟子,往上还有一排的敌人如短【哔哔】魔王、贝【哔】塔、弗【哔哔】萨,人造人【哔哔】、沙【哔】,魔人【哔哔】等着要挑战,要走的路还很漫长一样。

“那个,请问一下,当时你在干什么?”

忍住内心的强烈吐槽**,我将刚才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问了出。

“我,这个嘛,嗯……”

很明显的思考了一会,老酒鬼抬起头,神色突而变得睿智起。

“我?难道你们不知道诱敌深入这个词吗?”

诱敌深入?

我们三人头上冒着问号,知道是知道,可是有什么关系吗?

“哼,我真是教了一群蠢学生呀,连这种简单的都想不到,听好了!!如果今天早上的敌人只是诱饵,真正的敌人隐藏在背后,等你们全走光以后,就会伸出魔爪,对付实力空虚的营地,没错,我就是为了防止敌人这一手,所以坚定的守卫在这里!!”

老酒鬼激昂铿锵的语调,一字一句的震撼着我们的内心。

原……原是这样,我们还真没想到。

“……”

诱敌深入你妹呀!!是声东击西吧,是声东击西才对吧你白痴!!

大感上当的我们,出离愤怒起。

“总觉得现在将这家伙干掉的话,能连升十级也说不定。”

指着因为想到好的接口而得意洋洋起的老酒鬼,我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耳边附声嘀咕道,他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卡夏长老,凡长老,还有卡洛斯大人和西雅图克大人,原你们在这里。”

正当我们想给这花言巧语,利舌狡辩的老女人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对面走几个士兵,气喘吁吁的朝我们招起了手。

“阿卡拉大长老正找你们呢,让你们回以后立刻去她那里一趟。”

站在我们面前,他们恭敬行了一礼,这样说道。

果然了,这件事的确是不容刻缓,一个处理不好的话,不知道要有多少平民和冒险者遭受到灾难。

我朝士兵点了点头,向其他三人示意了一眼,率先迈开脚步。

“咕噜噜~~~”

老酒鬼再次抱着肚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上去一副时日无多的样子。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留下这么一句话以后,她人影一闪,不用说,肯定是找厕所去了。

真是恶人有恶报呀。

对此我快意的朝她的背影冷笑一声,和卡洛斯西雅图克一起,片刻之后就到了阿卡拉的黑店门前。

“小凡~~~!!”

才刚刚看到阿卡拉的小帐篷,对面就传了熟悉的呼唤声,一道白光闪过,小帐篷的帐门很惨烈的被掀了个开,然后是小幽灵那可爱的身影飞扑过。

所幸距离不是很长,不足以让这只人间凶器圣女产生足够的冲力,施展她那恐怖的必杀技幽灵体炮弹(对吴凡专用)。

一把将扑过的小幽灵搂在怀里,我踉跄的不断后退出十多米,总算稳住了脚步,然后转过头,背着小幽灵抹了一把安心的泪水。

话说,后面那段意义不明的注解是什么?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吗混蛋?还是想嘲笑我的悲剧光环呀混蛋?!!

“小凡你这笨蛋笨蛋笨蛋,竟然敢抛下本圣女不管。”

咋一扑到我怀里,这只不安分的小圣女就拳打脚踢起,嘴里一边抱怨。

“抱歉抱歉,当时情况太紧急了。”

我温柔的轻抚着目露担忧和委屈的小幽灵,心下微微感动的安慰着说道。

打吧打吧,只要能将心中的感情发泄出就好,只要不用咬的就……

“啊呜~~”

只要不用咬的……咦?

“咔嚓————!!(我咬)”

“嗷嗷嗷嗷嗷嗷——————!!!”

“真欢乐呀,吴师弟两个。”

见死不救的二人组合,看着我像是被扔上岸的鱼一样,在小幽灵口中无力抽搐着身体,目不斜视的从两边经过,完全无视我的凄厉嚎叫的在一旁对起了话。

“卡洛斯,我……”

西雅图克犹豫片刻。

“我还是不结婚算了,总觉得……很恐怖。”

卡洛斯:“合适的对象很重要啊。”

西雅图克:“总觉得结婚和受伤可以等同起。”

卡洛斯:“也不一定,不要灰心,西雅图克,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不咬人的女孩的……”

应该说这个世上除了小幽灵以外没有其他女孩会这样咬人吧混蛋!!

救救我呀混蛋!!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帐篷里面,我伸出去的求救之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咦,吴呢?卡夏呢?不是说你们在一起吗?”

阿卡拉见只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人进,不由好奇问道。

“卡夏老师肚子不舒服,可能要待会才能到。”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面面相窥,声音吞吐起。

“大长老……”

“吴师弟他……”

“吴师弟他刚刚已经到了外面,但或许再不了了。”

说完以后,两人一脸的惋惜。

“妻子这玩意果然太危险了。”西雅图克喃喃道。

“不,西雅图克,我相信吴师弟走的时候,一定是面带微笑的。”卡洛斯仰起头,仿佛看到了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中的天堂上某人的灿烂笑脸。

“你们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饶是老狐狸阿卡拉也给两人的对话,绕的一头雾水。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了。

帐门打开,一直散发着洁白圣光的美丽女孩,手中拖着一具【尸体】,走了进。

“爱丽丝殿下依然是那么的……粘着吴呀。”

阿卡拉在的字上面顿了许久,才找到一个貌似可以用得上的词语形容眼前一幕。

“哼,谁让这个笨蛋扔下我不管,和糟老头待在一个帐篷里多无趣有谁能够明白?!!”

小幽灵气呼呼的将【尸体】拎在手中甩甩去。

“咦?糟……糟老头?”

顿感躺着也能中枪的法拉,捂着仿佛被万箭穿心的胸口,老脸一脸的悲戚和委屈。

“为什么只有糟老头?明明当时阿卡拉也在场,明明她也在啊,为什么只有我,只说我一个人……”

“咳咳,爱丽丝殿下,我十分明白你的感受,好了,不等卡夏那家伙了,大家坐下,我先将事情说一说。”

眼看法拉想将自己也拖下水,阿卡拉连忙咳嗽几声,落井下石的往法拉心口处再撒了一把盐水,顿时让这可怜的吝啬鬼老头身体苍白化,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

示意大家坐好之后,阿卡拉温吞吞的坐在她的位置上,看了大家一眼,除了我,卡洛斯,西雅图克,法拉,还有乱入的小幽灵以外,凯恩也在场,五大长老唯独缺了一个老酒鬼。

“巨大魔法阵引发的事件,你们身为当事人,我就不再多说了。”

朝我们这边点点头,阿卡拉的发言,引向了今天早上发生的时间,言简意赅的将现在要名对的问题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虽然不用担心贝利尔会用那个传送魔法阵祸乱暗黑大陆,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们必须去解决那些随时都有可能将第三世界的怪物召唤过的四散碎片是吧。”

卡洛斯总结了一遍,让阿卡拉频频点头。

“抱歉,都是因为这笨蛋。”

像懒洋洋的小猫一般,蜷在自己怀里打着盹的小幽灵,我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讨厌,区区佣人竟然敢以下犯上,咬你哦。”

小幽灵微微颤着眼皮,从那修长的睫毛缝隙里露出一道银色光彩,对我恐吓道。

“做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我立刻松手做大义凛然状。

“主……主人做错事,不是……不是应该由佣人承担吗?啊呜呼~~”

朦朦胧胧的和睡魔抗争着,小幽灵最后还是华丽的输掉了,最后几个字已经轻微的如同梦呓一般。

咦?

暗黑大陆竟然有这种设定?主人做错了得佣人去但当?

咦咦?

话说回,我是什么时候承认了这种主从关系?没有吧,从没有吧,给我醒过,给我纠正过呀混蛋!!

我摇了摇小幽灵的肩膀,只是哪里还有用,她梦呓几声,似乎有点不舍的用着脸蛋在我怀里蹭了起,又感觉到了周围有数道陌生的,让她无法安心的气息,犹豫了片刻之后,睡得香甜的脸蛋终于是依依不舍的一蹙,然后白光一闪,躲回项链里睡觉去了。

“抱歉,管教不严,让大家见笑了。”

面对五道揶揄的目光,我讪讪笑了起。

“这件事怪不了爱丽丝殿下,贝利尔不可能忽略这种细节,就算她不一口咬下去,那枚核心也会以其他方式碎裂四散,只是时间早晚和地点的问题而已。”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