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布偶熊讨伐战

第八百五十六章 布偶熊讨伐战


                第八百五十六章 布偶熊讨伐战

“ 啊啊——!!”

“我们输了,可恶!输给一头布偶熊了!!”

让人无法目视的炽热太阳,已经被染上几分夕红,我和女儿们还没走多远,就发现了这么戏剧性的一幕——四五个一身便衣的高大结实的冒险者,像是干草败絮一般从街道另外一边高速飞过,狠狠在地上擦几次,打了几十个滚之后才停下,然后就这么趴伏在地上,一边懊悔的用自己的额头拼命磕着石地面,一边痛哭流涕不止。

输给了……一头熊?我心里冒出数个问号。

“大……大哥,还有一头!!”

其中一名冒险者眼睛尖一点,老远就发现我从另外一边走过,不禁拍了拍旁边一位德鲁伊的肩膀,目光中闪过一道恐惧。

“可……可恶,这难道是一个阴谋,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吗?!”

那位被称为老大,看似是这个队伍里面的队长的德鲁伊,用力的咳出几口鲜血。

“老大,我们跟它们拼了。”

另外四位冒险者热泪满盈,目光中透露出决然。

“好兄弟!!”

德鲁伊老大的眼睛也不禁红了,只有到了这种时刻,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呀,自己几个兄弟,都是好样的。

“……”

喂,我说,你们想干什么,就快点说吧,别在我这里上演好似一幕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下往身上绑**包燃烧瓶时的兄弟情深,我电视里看多了。

我根本无为所动的用默然眼神看着眼前一幕,到是西露丝和艾柯露,心底善良纯洁,不知人心险恶,江湖骗术,一瞬间就被感动了。

“兄弟们,站起,我们跟它拼了,也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哔哔哔哔】小队不是好惹的。”那名德鲁伊站起,大声吼道。

耳朵自动过滤了他们的队名,反正只是一群龙套而已。

“你看,老大,那头熊竟然拐骗小孩!!”

这时候,队伍其中一人,大概又是那位眼尖的仁兄,发现了我肩膀上坐着的双胞胎,不禁大声惊叫道。

“可恶呀,有我们【哔哔哔哔】小队在,岂容你这奸人……不,是奸熊为非作歹!”

刹那间,对面的那五名尚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当成是龙套,两次威风凛凛的喊出自己的队伍名字都被过滤掉的冒险者,就如同萝莉保护协会的资深萝莉控会员,看到大街上有怪蜀黍正在用棒棒糖诱拐小萝莉一般,愤怒的熊熊燃烧起。

心中的怒火,依然成为他们最大的理由和动力,五人挥舞着拳头,怒吼着排成一排,从对面朝我冲了上。

“……”

本是想无视掉这几个笨蛋,用速度绕过去就好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

五个家伙排成一排,微妙的把所有位置都堵住了。

上空?上空不行,颠簸到了我可爱的西露丝和艾柯露该怎么办?

你们啊……这是在自寻死路。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面对着气势汹汹朝自己冲过的冒险者,我摸了摸女儿们的脑袋,从动作中领会到我意思的两个小天使,似乎对我充满了信心,面对五个似坦克一般气势浩大的冒险者,一点也不怵的紧抱着我的脑袋,轻轻合上她们那一双星辰美目。

很好……

“啊啊啊啊啊——!!”

鲁高因城某条街道上,红光一闪,随之五声壮烈的惨叫高高在上空回荡起。

路障清理完毕,我拍了拍西露丝和艾柯露,示意她们睁开眼睛,继续大步向前面的街道走去。

街道末端,五个脑袋陷入墙壁里面的冒险者,脖子以下的部分在半墙高处整齐一排的吊着,看上去就像古时候被处以绞刑然后将尸体吊在城门口向路人示威的敌国奸细。

“老……老大,你还活着吗?”

甩了片刻之后,其中一个冒险者总算将脑袋从墙里面拔出,向旁边的冒险者问道。

“我……没事。”

啪啦一声,带出碎石泥土,那名德鲁伊也随之将脑袋拔了出。

“不好,这头布偶熊似乎比第一头更生猛。”

想到自己连对方怎么出招,发生了什么状况都还没弄清楚,胸口一疼,就莫名其妙的飞起,身体不受控制的倒插在这里,德鲁伊心里细细品味着第一次被虐和第二次被虐的区别,然后惊觉道。

“这头熊似乎是刚刚出现的,其他冒险者似乎还没得到消息,我们得赶快去通知他们!!”

突然感到责任重大的德鲁伊队长一跃而下,和另外四名兄弟一起向酒吧据点奔去。

还没跑几步,他们前面就出现一个遍体鳞伤,脚步踉跄的身影。

“兄弟,你怎么了?”

他们连忙上前搀扶住对方,虽然一时叫不出名字,但是五人知道,眼前这名受伤的冒险者是参与了这场围剿布偶熊之战的战友之一。

“坚持住,别倒下,我们这里还有重要的情报,一起去酒吧告知大家吧。”

德鲁伊队长希望能用这个消息,让精神颓废的受伤战友重新振奋起。

“情报……呵呵……已经……不需要……那样的玩意了……”

抬起眼皮看了众人一眼,那名冒险者断断续续的说道,突然哭了出。

“所有人……所有兄弟……都已经全军覆没了……被那头可恶的布偶熊!!呜呜~~”

“怎么会这样?”

五人脸色一愣,无力的瘫坐在街道上,西沉的火红夕阳,将他们那身为战败者的没落背影,照得血红一片。

……

哦哦,还真是精彩呀。

一路上看到横七竖八的冒险者倒在地上,呻吟不止,当然,也有一些【激情】未褪,或者说是不怕死的冒险者,继续从地上爬起,身上散发着狼牙山五壮士一般的壮烈气势,朝我直冲上,嘴里还大喊着“啊啊啊!!这次我绝对不会输的混蛋”之类的龙套常用台词,看得旁边已经无力站起的冒险者,那叫一个热泪满盈。

勇气虽然可嘉,但是想让我就这么乖乖的站着被揍,那可做不到,很自然的,这些家伙都步入了第一个冒险小队的后尘。

“爸爸爸爸——!!”

越向前走,倒在地上,全身散发着丧家之犬一般气息的冒险者,数量越越少,最后直至消失,突然,可爱的女儿们指着前面喊了起。

顺着晃目的夕阳,抬头望前面一看,一道被夕阳拖得长长的影子,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对方似乎也听到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声音,回过头,恰时,透过火红色的光照,我也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是莎尔娜阿姨。”

两个小天使带着点崇拜,又有点畏惧的在我耳旁轻轻说道。

点头,点头,的确是莎尔娜姐姐没错。

见是我们,莎尔娜姐姐的脚步停了下,我则是大步赶了上去,接近姐姐一看,顿时被她的模样吓了一条。

她那原本和我一模一样的棕色毛绒布偶装,上面已经布满了斑斓血迹,让人一看之下,就恍如联想到了对方在喋血的战场上奋战的身影。

虽然从遇到那第一队自寻死路的冒险小队之后,我就隐约猜出应该是莎尔娜姐姐做的,毕竟怎么说呢?这布偶熊装太具有迷惑性了,导致莎尔娜姐姐不说话的话,就连西雅图克也没有认出她,更何况是其他冒险者,所以发生一些这样那样的自寻死路事件,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只不过,这等规模,这等惨烈度,却是我没有预料到的,通过刚才经过的街道粗略一算,就有接近百名冒险者,算上其他地方,恐怕真正参与到这场在后被命名为布偶熊讨伐战的战斗之中的冒险者,达到200-500个冒险者。

对此,我只能表示,这些家伙在守城战之后,全都变成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的闲人。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在姐姐身上打量起,沐浴在金色夕阳之中,浑身染血的莎尔娜姐姐,即使是穿着可爱的布偶熊套装,那身姿给我一股夕阳战神般的威武,不过,布偶套装始终是布偶套装,经历过这么一场恶战以后,上面的缝口处已经出现了多处裂缝,看到里面填充着的雪白棉花状物体。

那些冒险者也不是好惹的货色,这套布偶装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真不是知道是哪个闲着蛋疼的家伙做的,无聊程度都快要堪比法拉老头了。

回去吧

我默默的在地上写道。

虽然西雅图克那家伙不厚道,这些事情多半可能是他搞出的,不过,从那布偶装之中,我却能感受到莎尔娜姐姐散发出的愉悦。

虽然很想问问她是不是玩的很开心,不过想到那些那些让人痛不欲生的女王惩罚体技,我还是乖乖的收起了爪子。

“嘎姆~~”

点头,点头,莎尔娜姐姐很认真,很努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就连地狱格斗熊的叫声和无法说话的属性,也模仿了个足,我们两个站在一起,普通人估计真的很难分辨出谁是谁。

于是,两头一模一样的棕色泰迪熊,带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天使,沐浴在夕阳之中,走向了回家之路。

“哟,卡洛斯师兄,西雅图克那混蛋呢?”

在旅馆附近的小巷,我取消了地狱格斗熊变身,回到酒店门口,朝站在外面的卡洛斯打招呼道。

“他自觉罪孽深重,已经逃匿了。”

卡洛斯轻轻一笑,说出了一句让我摸不着脑袋的话。

“嘶啦”一声,后面的拉链拉了开,开口处,莎尔娜姐姐冷傲的身姿从里面露了出,将脱下的布偶熊套装收起之后,她张望了四周一眼,说出了今天第一句人话。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冒险者都是西雅图克煽动起的,让他以后走夜路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说完,姐姐大步踏入了旅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生气了?”

看着莎尔娜消失的背影,卡洛斯目光有点困惑——按道理说,以莎尔娜的性格,她绝对应该是生气了,而她刚刚那番话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为什么自己的直觉,却感受到对方并没有在真正生气呢?这一刻的卡洛斯百思不得其解。

“天知道。”

我耸了耸肩膀,虽然心里知道答案,但是打死我也不敢说出。

“对了,莎尔娜姐姐刚才说的话,让西雅图克走夜路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发生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们的队伍减员就不好了,这句话也请你帮我转达给西雅图克那混蛋吧。”

说完,我牵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小手,跟在莎尔娜姐姐后面上了楼梯。

“吴师弟到是能感觉到真的生气了,的确是会做出什么的样子。”

卡洛斯回头看着,若有所失的想到。

西雅图克,你自求多福吧。

第二天上午,刚刚吃完早饭,正想外出,去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的窝点探望一下,看看里肯和汉斯这两个家伙是否存活。

前脚才刚刚踏出,身体就猛地僵硬起。

身后两道雪亮的目光,正以仿佛能发出“叽~~~~~~”一般声音的程度,紧紧盯过。

“早……早啊,西露丝和艾柯露。”

叼在嘴边的牙签轻轻一颤,我僵硬的回过头,朝一身朴素便装,但是依然掩饰不了那股天使一般圣洁美丽气息的女儿们打招呼道。

“爸爸爸爸——!!”

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被注意到,两个可爱的小天使飞扑到了我的怀里撒娇起。

“爸爸要出去?”

艾柯露抬起头,清澈纯净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

“嗯……是……是呀。”

嘴角微微一抽,感觉到这道纯洁无垢的目光给自己带的压力,我的声音顿时颤抖起。

“一定是去广场吧。”

西露丝用天真灿烂的笑颜,给予了我十倍的致命打击。

“一定是去履行约定吧。”

艾柯露接连追加一击百倍致命打击。

“那是当然,笨蛋艾柯露,干嘛要多此一问,爸爸绝对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

西露丝鼓起可爱的小脸,明着朝自己的妹妹抱怨,但是在那看不到的残酷的里世界里,却是如同一记致命攻击之后的剑刃风暴,在顷刻之间就取下了只剩下一层血皮的某人的人头。

“那……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说话不算数呢,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嘴里维持着身为父亲的形象,我的心里却在趟着血泪。

悲剧……果然才刚刚开始。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剐了宛如犯人一般窝在角落里头,就着一碗清粥和咸菜当早餐的无精打采的西雅图克。

在一旁静静坐着的莎尔娜姐姐,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微妙,我无法读懂,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海蓝色的冰冷双眸,一直目送着我离去。

“大熊,大熊又了……”

才刚刚到广场,昨天那群小屁孩就立刻拥了上,似乎还新增了几个,我勒个去的!!

年纪小小就玩起了增员吗?!

西露丝和艾柯露远远的站在一边,虽然很想加入过,不过她们的年纪毕竟要比这些小屁孩大上许多,有点放不开。

是呀是呀,都快15岁了,拜托平时就别像小时候一样,做出让我为难的过于亲昵举动了,至少在人多的时候别这样。

我有些悲哀的想到。

不让她们过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们的美丽和气质。

两个小天使,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两个西部王国小村落的平凡女孩,身为候补牧师,身为我的女儿,过着幸福的衣食无忧的日子,她们身上自然而然多了一股普通小孩所没有的气质,还有她们的美丽,和这些普通小完全就是两个不同阶级和不同世界的人,自然而然会有一股阶级隔膜。

当然,等她们进阶到牧师以后,或许能摆脱这样的困境,这也是为什么我心甘情愿过让她们在一旁围观自己丢脸的样子的原因。

为了女儿们的未,为了她们的伟大牧师梦想,我这个做父亲的,受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话说回……

我可是领域高手呀吼吼,我可是联盟长老呀!!我可是比西露丝和艾柯露气势更强大,地位更崇高的人呀!!和你们更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呀!!你们也给我产生一点隔膜行不!!别用什么没有高手气势或是凡人等级之类的理由随随便便就无视掉我的地位和实力呀混蛋!!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