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诞生——史上最强!!

第八百四十五章 诞生——史上最强!!


                第八百四十五章 诞生——史上最强!!

“你们这些混蛋,也给我一副呀!!”

让我尤为悲愤的是,这些家伙都在耳朵上面塞了东西,看样子是想让我一个人下地狱了。

“你们不是说一起下地狱吗?有种的话就将耳塞取下,这样还算什么兄弟!!”

我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他们能念至少朋友一场的份上……也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哼,我们上次可是去过一次了,我还在河对岸见到了死去已久的曾祖母在向我招手呀混蛋!!”

汉斯浑身泛着鸡皮疙瘩的说道。

“再说,如果不是一开始你挑起汉娜玩萨克斯手琴,事情至于到这个地步吗?你这个元凶,应该死两次才行。”

平时一副和气老爷爷模样的里肯,现在更是满脸的恶魔阴险裂笑,看以后最毒妇人心这话应该改成最毒上校心才对了。

“巴尔救我~~!”

如果我这句话被不知情的人听去,肯定会吓到一大片,然后将我当成是大魔神巴尔派的间谍钉死在十字架上,这就是圣骑士巴尔取这名字的阴险之处了,给他取这个名字的父母,实在太歹毒了。

“我带着耳塞,什么都听不见。”

巴尔明显是睁眼说瞎话的将两耳里的套子紧了紧,然后若无其事的撇过头去吹口哨。

“德丝德娜,我可以安排你们和莎尔娜姐姐见一面。”

眼睛一转,我又向亚马逊姐妹跑出诱饵。

“这……”

德丝和德娜显然无法无视我这句话的利诱,一时之间犹豫起了。

“你们两个想背叛我们吗?”

顷刻间,另外九人将恶魔一样的猩红目光牢牢盯着两人,恐怕她们只要一有投敌的倾向,就会立刻像我一样,被其他人摁到在地五花大绑起一起加入这趟地狱三涂河死亡列车之旅。

“对……对不起,还是算了,我们不能背叛队友。”

眼看队友们的威胁目光,德丝德娜用心头被割了一块肉似的悲痛表情,拒绝说道。

“好样的。”

其他人一一在两人肩膀上拍了拍,赞许道。

然后瞬间,将刚刚盯着德丝德娜的恶魔目光,转到我身上。

“好小子,到这份上了,竟然还敢诱骗我们的队员,胆子不小嘛。”

他们一个个就像只知道食欲的饥饿丧尸一样,全身散发着黑色死亡的气场,伸手一步步慢慢的朝我逼近。

“没错没错,看两次还不够,得三次四次才行,干脆你就把地狱当成自己的家吧,这样就不用麻烦跑跑去。”

“一点都不好你们这群混蛋!”

我试图挣扎起,可惜这些家伙早有准备,再次扑上,将我连着椅子一起,再次用数十条腰带要要捆绑在一起,甚至嘴巴也塞了一条腰带。

“呜呜~~呜呜~~”

这些混蛋,等我脱困以后,一定要将这些混蛋扔到督瑞尔的肚子里去!!

“很好,阿琉斯,开始吧。”

眼看我被绑的牢牢实实,再无挣扎逃脱的可能性,汉斯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工作般,轻轻将他火红色卷发汉堡头一拨,然后朝台阶上面,站着喷水池旁边的陷入陶醉状的阿琉斯竖起大拇指道。

擦擦~~擦擦~~

阿琉斯暂时清醒过,擦了擦嘴角,目光没有看任何人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将萨克斯手琴往肩上一放。

“……”

这种陷入自我世界的陶醉状态……难怪没有发现前几天她就是用自己的萨克斯手琴让汉斯一行人见到了河对岸死去已久的亲人,也难怪没有发现现在的状况。

“危险!!”

即使带着耳塞,当阿琉斯做出动作的时候,其他十一人也依然露出慌张失措的表情,犹如面对着下一刻就要爆炸的炸弹般,他们一个个顾不得仪态,以恶狗扑食的姿势扑向旁边的灌木丛,从里面探出一双眼睛,惊恐的望向这边。

“咝咝咝咝咝咝嗡嗡嗡嗡嗡嗡吱吱吱吱吱吱~~~~”

和昨天一样的,无法完全用语言去描述的音波,以阿琉斯为中心震荡开,更加接近,更加清楚的距离,让我眼中看到的情景,就好像在学生物理课本上画着的人造卫星散发电波的彩图般——一圈又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从阿琉斯手中的萨克斯手琴上荡漾而出,似大海海啸般朝自己铺天盖地的淹没过,嘴巴呼呼的震荡着,全身的皮肤都在股声波震荡不断的拉扯抖动起,这已经不是起鸡皮疙瘩的程度了。

难怪以冒险者的体质,里肯汉斯他们也会在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中倒下去,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所能制造出的声音范畴之外,应该归类到神秘文明或者是外星科技的声波攻击之中。

五感完全的麻木了,我已经分不出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看到的,闻到的是不是听到的,舌头上的是不是触摸到的等等之类,也就是说,在这股声波攻击下,支配着自己五感的**神经,已经全部并联到了一块,混淆起,我所能做的,只能呆滞着脸,散失着瞳孔,从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嘟嘟嘟嘟~~”之类的仿佛返回婴儿状态的奇怪叫声。

快点像里肯他们一样倒下去啊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

嘟~

“……”

没有晕过去啊混蛋!到了这种程度都没有晕过去!反而习惯了这种五官的神经混淆在一起的感觉!我该诅咒自己比蟑螂还要顽强的适应能力吗?!!

逐渐的,脑海里产生一种麻麻的感觉,我不大确定这是否像是触电身亡的人在临死前那种麻痹的奇异感受,不过无论如何,总比一开始那种仿佛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要好得多。

甚至习惯以后,竟然产生一股……咦,这样或许也不错的感觉。

仔细听听不是吗?虽然显得杂乱无章,仿佛要用钢琴弹出电子鼓的效果,又仿佛要用吉他弹出小提琴一样的音境,总之是很微妙的感觉,起初一听的时候别扭的就仿佛用砂纸大力摩擦着五感的神经一般,痛不欲生。

但是,就仿佛吃辣椒一样,刚刚吃下去的时候,只觉得舌头发麻,喉咙着火,气喘吁吁,汗流不止,整个大脑轰鸣一片,泪水鼻涕都忍不住留下,但是一开始的反应过,就会有一股直冲脑袋的快感涌上。

是的,就是这样,只要再坚持多一会儿,你会突然发现,阿琉斯发出的这类似200分贝噪音的声波中,其实说不定隐藏了许多了不起的精湛技巧,她可以仅仅用一把萨克斯手琴,弹出吉他、贝斯、电子琴和架子鼓的效果!!

这不是很厉害吗?

也就是说,想组成一个轻音部的话,原本至少需要四个人,现在有阿琉斯一个就够了。

没想到阿琉斯竟然还有这样的才能,她是天才。

这一刻,我深深为自己刚才讲她看成是人形移动核弹而感到羞耻,一般人即使看走了眼没什么,毕竟一开始那种折磨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得了的,但是作为一个歌神,犯下这种错误却是不可饶恕。

再看看阿琉斯,她那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忘然物外的神情,那种陶醉,那种对音乐的热忱和执着,哪怕就是一个毫无天赋的人,哪怕拉的再差,仅仅是这份心情,这份对音乐的喜爱,就无法不让人尊敬。

一个想学音乐的人,远比一个会音乐却厌恶音乐的人可爱。

在这一刻,我被阿琉斯那炙热的精神深深打动了,灵魂之中,为阿琉斯喝彩的同时,也涌出了一股澎湃的暖流。

是的,如此激动人心的音乐,如此让人尊敬的乐手,作为歌神的我,在侧耳倾听的同时,又怎么会满足于侧耳倾听呢?

“啪啦”一声,坚硬的木椅根本无法阻挡自己汹涌澎湃的豪情,轻轻一动便应声而裂,那些捆缚着自己的腰带,也随之一层层松开,掉落在地。

多少年了……

默默的站起,我抬头远视着天空,发出古老而苍凉的呐喊。

如今,是时候了!!

“那家伙怎么还不晕过去,该不会有事吧。”

灌木丛里,即使带着耳塞依然感到天昏地旋的圣骑士巴尔,朝旁边的汉斯打出手势。

“放心吧,没事,我们要相信吴老弟,不过话说回,啧啧,领域级的高手就是不同呀,竟然在那种距离下支持如此之久。”

全身发抖,额头冒汗的汉斯啧啧有声的惊叹道。

几个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横着一割,传递着“这次一定要将这个罪魁祸首送到地狱里去”的果决毒辣目光。

“不好,老大,那小子挣脱束缚站起了!!”

突然,基拉大声惊呼道。

“可恶,是谁提议绑在椅子上的,直接绑起扔在地上不就行了吗?”

里肯看着那把不经用的椅子,狠狠的一拍大腿。

“不是你说绑在椅子上更好一些吗?”众人反过怒视着里肯。

“可恶,至少也给我找把经用点的椅子呀!!”

里肯再次狠狠一拍大腿,仿佛他完全没有说过刚才那句话似地。

“你的脸皮,就跟你那些腐肉鸡腿外面那层炸面皮一样厚。”汉斯忍不住脱口讽刺道。

“你这混蛋才是呢,你的脸皮就跟你那连苍蝇闻了也会中毒的汉堡包上下两层面包一样厚!!”里肯顿时大怒。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巴尔和基拉连忙拉着正欲大打出手的两位队长。

“吴老弟挣脱捆缚以后,肯定要逃了,我们还是快去将他逮住吧。”

大家点点头,回过神作势欲扑出去,结果回头一看,却不由呆了呆。

在他们预料之中本该在挣脱捆绑之后拔腿而逃的人,现在却依然占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仰视着天空,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貌似高手的感觉。

“老大,情况有点不妥。”

基拉艰难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他们看到对方缓缓取出一个魔法扩音器,放在手心摩挲起。

“老大,我有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我们还是快逃吧。”

总是在最微妙的地方,第六感微妙的强烈的圣骑士巴尔,内心强烈的危机感冲击下,用着一股哭腔的语调,这样说道。

“怕什么?你这胆小鬼,连汉娜的萨克斯手琴我们都挺过,这个世上还有值得我们恐惧的东西吗?”

众人纷纷回过头,怒斥着巴尔的胆小。

然而,就在他们回过头去的一刹那,死神……不,是天使,降临了。

那是宛如火与水的交融。

雷霆与陨石的碰撞。

天空与大地相并。

太阳从大海沉没。

光明与黑暗的亲吻。

堂堂与地狱结合。

世界的末日。

又或者是万物的新生。

……

在那圣洁的晨曦之光照耀中,地上再次多了十一具尸体。

啪啦一声,塞子从他们耳朵上掉落下,裂成碎片。

七孔里面流出不明的鲜红色液体。

他们……这些敢于在经历过地狱之旅之后,再次挑战地狱二重奏的伟大战士,永远的倒下去了。

“呼,真是痛快,很久没有那么痛快的唱过了,咦——?!”

我擦了擦额头上汗水,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貌似……自己这个歌神,自到暗黑大陆以,还没有经过一场如此痛快的演唱呢,每次到刚刚开唱,甚至是刚刚拿出魔法扩音器,就会被打断,比如说眼前一黑,又比如说眼前一黑,再比如说眼前一黑什么的。

算了,这些先放在一边把。

我回过头,我的炯炯目光,迎向阿琉斯同样的炯炯目光。

“阿琉斯!!”

“老师!!”

迎风飞奔过去,顺风飞奔过,我们两个就像分隔了数十年的革命战友般,紧紧拥抱在一起。

“阿琉斯,太美妙了。”

十指紧握只有一起,互相交缠着,我的眼角闪烁着感动的泪光。

“老师……的歌……阿琉斯……十分十分……喜欢。”

“是……是吗?”

听阿琉斯这么一说,我更是泪流满面,不容易呀,在暗黑孤独徘徊流浪了**年,总算找到一个知音了。

“对不起,阿琉斯,我以前一直在欺负你,真是太对不起了。”

我深深的为自己以前的行为后悔着,所谓宅男和腐女是天敌,那又怎么样呢?在音乐面前,这点小小的敌对关系,正的是太渺小和肤浅了。

是的,音乐无国界,音乐可以带和平,音乐可以让敌人变成朋友,哪怕是语言不通的彼此,也能通过音乐交流,哪怕是信仰冲突的种族,也能在音乐中找到相同的爱好。

如果不是深信着这一点,又这么能贯彻自己一直以坚信着的用歌声拯救宇宙的理念呢?

“阿琉斯,我们组个乐队吧。”

轻轻将阿琉斯娇小的身体拥在怀里,一手紧紧和她那双能创造出奇迹乐色的柔软修长的小手交握着,我侧过身,指着缓缓从东边升起的太阳,神色激昂道。

“乐队的主旨是:用音乐拯救世界!!”

“音乐……拯救……世界?”

阿琉斯喃喃的念了一遍,目光看看怀里抱着的萨克斯手琴,再仰起头,看看我,然后追寻着我的目光,落到东方升起的火红色晨曦之日上,突然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光芒。

那是她即使看到几个英俊美型的精灵男性拥抱在一起,也不曾露出过的炙热目光。

“阿琉斯……誓死追随……老师!!”

无比坚定的誓言,从阿琉斯那小小的唇瓣中道出。

“很好,乐队名字就叫轻音部吧。”

我满意的点点头。

“轻……音部?”

阿琉斯重复叨念着这个名字,脸蛋像是喝醉了一般,越发的酡红兴奋。

“名字什么的并不重要,轻音部什么的,现研社什么的,nhk什么的,都只是代号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们。”

我重新将大手指向太阳,激昂的说道。

“阿琉斯,你要记住了,并不是乐队的名字拯救世界,拯救世界的,是我们,是我们的音乐,我们才是灵魂!”

“是……是的!阿琉斯……记得!!嗯嗯!!”

阿琉斯宛如最优秀的士兵一样,庄严的朝我敬了一礼。

“很好……”

突然,远处的一阵急促脚步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最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还是阿露卡琪她们的牧师医疗小队。

“长老大人,又发生什么了?”

从阿露卡琪的一个又字,就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无奈,在几天前,同一个地点,同样的十一人,再次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没什么。”

上前几步,我用仿佛神父一般的深沉嗓调,缓缓说道。

“只是他们听到了太过于美妙的音乐,所以幸福的昏倒过去罢了。”

阿露卡琪:“……”

“因为过于美妙了,这本就不是人类可以解除的。”

阿露卡琪:“……”

“是的,就像那神之领域一样,区区见识浅薄的凡人,又如何能够能理解呢?一旦忍受不住好奇心,去窥探,去解除,必然会受到那浩大圣洁的神力反噬。”

阿露卡琪:“……”

“但是,这或许也是一种幸福,比起像蚂蚁一样,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哪怕窥视到一点点这样的境界,他们也和普通的凡人有了区分,哪怕遭到反噬,这一辈子,他们活的也值了。”

轻轻到这些倒下去的凡人面前,我蹲下去,手指扯住里肯的嘴角,往两边一拉,继续用悲天悯人的口吻说道。

“你看,这些孩子死而无憾的满足微笑。”

“很…………很抱歉,长老大人,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阿露卡琪一脸的黑线。

“不必抱歉,也勿须知道,更不要去碰触,你们只要微笑就好了。”

我背过身,背着双手,仰头远目。

“好……好吧,长老大人,我们先将这些人带回去医疗,他们看起似乎要比前几天那次还要严重上数倍的样子。”

阿露卡琪熟练的一招手,顿时有人抬过担架,将十一个口吐白沫的可怜家伙抬走。

“那个……长老大人……”

离开的时候,阿露卡琪还是忍不住回过头。

”教堂的病人还没有完全康复,可以的话,能否麻烦您制止一下最近这几天城里突然出现的噪音?”

“……”

这女人,说了非常失礼的话呢,看着阿露卡琪离去的背影,我无奈想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