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真的……不一起吗?

第八百三十七章 真的……不一起吗?


                第八百三十七章 真的……不一起吗?

治疗术的运用也有好坏之分,冒失的直接将治疗能量灌入伤者身体上,不但浪费,效果也不佳,这是没有接受过任何教导的菜鸟牧师才会做出的行为。

顺便说一句,在第一世界的西部王国冒充牧师时的我,就是刚才所说的菜鸟牧师,后小幽灵实在对我这种似牛嚼牡丹的粗鲁行径看不下去了,很耐心的教导了我一阵,才让我知道原治疗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往病者身上一扔就行了,也是要讲究技术的。

尤其是被怪物所伤的人,和我曾经救治过的那些普通伤者平民不同,他们身上还残留着怪物的邪恶能量,需要更加细腻操作的治疗术才能完全痊愈。

阿露卡琪带着的这十几名牧师,就是所谓的技术精湛者,只有她们才能深度的治疗这些被邪恶力量入侵的重病伤者。

接下的事情我们帮不上,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可爱,虽然有心帮忙,但是还未转职的她们,虽然能发出微弱的治疗能量,但是也就治治蚊咬的程度,连一楼那些轻伤者也无能为力。

转职前和转职后的实力差距是惊人的,就像婴儿瞬间变成壮年一样,转职之前你只能依靠自己,而转职之后,你却能依靠规则之力为转职者量身定制的各种好处。

所以,我和双胞胎女儿们,只好漫步而出,在大教堂门口的长椅上坐下,一边等着阿露卡琪她们结束工作,一边聊起了近况。

只是这两个小家伙,没有了阿露卡琪在一旁约束以后,完全不将我这个父亲的威严放在眼里,转眼就变得不老实起。

我刚刚在长椅坐下,向左右两边的位置拍拍,示意她们坐下去,没想到两个腻人的小天使相视一眼,竟然欢呼着飞奔过,已经初具少女弹性和圆润触感的香臀,一左一右的坐在我的两条大腿上面,脑袋依偎在怀里,四条纤细的小胳膊更是直接挂在了我脖子上,将我拷的牢牢的。

“嘻嘻~~”

小宝贝们高兴的用着娇嫩脸蛋,在怀里蹭了一蹭,然后仰起下巴,用扑闪扑闪的明媚大眼睛仔细看着我。

“你们呀,太粘人了,都那么大了。”

五指轻轻梳着她们两条乌黑柔顺的马尾,我无奈的说道,看看周围路过的行人,有好一些都对我们这边投以惊异的目光。

我想,这些目光,除了对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可爱的惊艳和喜欢以外,还带着一些其他惊讶吧,毕竟两个宝贝女儿现在的年龄和发育,已经到了足以让别人对我们现在这种依偎在一起的行为产生些微误会的程度了。

现在还好一点点,要是再过多两年,恐怕大部分人就不会想当然的认为我们这是父女感情了,毕竟没见过那么大的女儿还赖着父亲不放的。

“嘻嘻~~”

害羞的西露丝低头傻笑着,艾柯露则是眨了眨乌黑的大眼睛反驳道。

“才没有呢,西露丝和艾柯露以后可是要当爸爸的新娘。”

“……”

没……没有人听到吧。

我慌忙看看左右两边,然后松一口气。

这个话题太危险了,尤其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要是让别人听到,恐怕明天早上酒吧报刊上就会花二分之一的版面登出几个醒目的【教堂门口惊险禽兽父亲,欲花言巧语将天使双胞胎女儿据为己有】大字了。

“对了,你们的维拉丝姐姐怎么样了?历练回了吗?

于是,在西露丝和爱柯露一脸胜利的幸福笑容中,我连忙扯开话题,和她们聊起了其他事情。

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牧师们才接二连三的拖着疲惫身体从里面走出。

片刻之后,阿露卡琪在其他牧师的搀扶下走出。

“阿露卡琪修女,你没事吧。”我吃了一惊,连忙放开西露丝和艾柯露,关心的上前问候道。

“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坐下休息一会就好。”

阿露卡琪带着明显疲惫不堪的笑容,缓缓说道。

“哪里没事,露卡老师,你的精神力都已经透支了。”搀扶着她的一名女牧师叹息道。

“凯蒂,别忘记我们牧师的职责。”

阿露卡琪回过头,温和的看了对方一眼,那名清秀的少女牧师立刻低下头去,不过那尊敬而坚定的目光,显然已经受到了此刻阿露卡琪那高洁的牧师情操所洗礼。

“阿露卡琪修女,我代表整个西部王国冒险者,由衷的感谢您。”

看着阿露卡琪的神圣身姿,我致以最崇高的礼节感激道。

此时此刻,虽然她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最耀眼的。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实在无法担当凡长老的感激。”

阿露卡琪客气的回了一礼,微微笑着,也在为那些病者能及时得到治疗活过,而充满喜悦。

“好了好了,客套话就不要多说了,大家不要在这里站着,回旅馆歇息去吧,我想在那里,阿露卡琪修女肯定会恢复的更快。”

这样说着,我朝阿露卡琪眨了眨眼,知道我话中有话的她,苍白的脸色顿时红润起。

黄昏的落幕之色,在呼唤着街道行人回家的同时,也为我们一行人染上了一层霞色,在街道上行走着,几十个一身雪白圣洁的牧师多了一分光辉,少了几分显眼。

“仅仅只有我们几个的力量,并不足以在短时间内让伤者得到治疗。”

沐浴在晚霞之中的阿露卡琪,走在隔着一步的身后侧边,温柔目光时不时掠过牵着我双手的西露丝和艾柯露,然后说道。

受伤的士兵数量几近上万,冒险者也有二十三名,仅仅靠着这二十多名牧师,想在一两天之内治好肯定是不现实的,除非是了领域级别的大牧师,直接给教堂里面撒个治疗光雨,或许还能做到。

我理解的点了点头,继续倾听着阿露卡琪的分析。

“不过暂时说,情况还算稳定,那些危急的伤者,都已经得到治疗,我相信只要不出现其他意外,给我们一段时间,我们能保证让所有伤者重新活蹦乱跳。”

说到这里时,阿露卡琪一反之前的谦虚,口吻中充满了对自己,对大家的自信。

“嗯,我相信你,阿露卡琪修女。”

我笑着说道,然后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问道。

“那个……阿露卡琪修女,你做到阿卡拉大长老……让你们出现在世人眼中……背后的意义吗?”

“阿卡拉大长老的智慧,并不是我所能触及的。”

阿露卡琪面带着笑容,充满希望和憧憬的目光瞭望着沙漠夕阳。

“我只知道,这对我们牧师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从今以后,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眼中,为他们治疗和祝福,凡长老你也知道,我们牧师可以用这种方式获得经验,因此我想,在这之后,我们牧师将真正的强大起。”

“的确是这样。”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暗自苦笑。

看阿露卡琪并不知道,她只看到了表象, 诚然,牧师以后能光明正大的为伤者治病,同时也能提升自己,的确是一举两得,但是地狱和天堂势力的反应呢?她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进去。

很快,我们回到旅馆,二十多个牧师的到让旅馆老板好一阵受宠若惊,想想那不是呀,联盟四大使者,莎尔娜女王,全部全部都住在他这里,现在又了一群传说之中的牧师,恐怕光是这样,就足以让旅馆老板的子子孙孙一直炫耀下去了。

秉着牧师清淡的生活习惯,阿露卡琪拒绝了老板的好意,为自己的队员们选择了一般只有平民才住的普通四人房。

至于西露丝和艾柯露,因为现在是以我的女儿而不是她的队员到这里,所以就由我做主,给她们两个要在一间上等房间。

房子定下,我的嘴角一勾,深呼吸一声后就往楼上大吼起。

“卡洛斯师兄,不好了,卡洁儿……”

卡洁儿三个字才刚刚说完,嗖一阵风刮过,卡洛斯已经如同鬼魅般出现在我面前,气急败坏的提着我的衣领将我整个提上半空不断摇起。

“卡洁儿怎么了,我的宝贝女儿究竟是怎么了?你到是说话呀混蛋!!”

“那个……卡洛斯大人,我想先将凡长老放下会比较好。”

阿露卡琪看着某个被勒着衣领吊上半空口吐白沫的自作孽不可活的长老,连忙上前一步劝道。

“咦……阿露卡琪修女。”

闻声的卡洛斯虎躯一震,两手一松,随着某道做自由落体运动的身影咚一声掉落在地的声音响起,他下意识的退后一小步,嘴角一抽,露出一个不像笑容的笑容。

“叫我露卡就行了。”

阿露卡琪抬头看了卡洛斯一眼,复又低下去,就算不看也知道,她眼睛里肯定充满了幽怨之色。

“对了,我的卡洁儿!我的卡洁儿怎么样了?!!”

卡洛斯突然想起正事,不由又抓着我的肩膀摇晃起。

“冷静,冷静,卡洛斯师兄。”

我喘着气说道,真是太失策了,光一心想让卡洛斯突然出现,和阿露卡琪个世纪性的碰面,没想到忽略了这家伙的重度女儿控属性,结果反倒让自己悲剧了。

“我是想说,太可惜了,卡洁儿这次居然没有跟着一起。”

我洋洋得意的指了指自己两个宝贝女儿,说道。

“……”

呆呆的松开双手,卡洛斯神色呆滞,不可置信的退后几步,突然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悲鸣起。

“难道卡洁儿就那么讨厌我,连见我一面都不肯吗?”

“……”

怎么说呢,看着平时一脸冷静酷哥样的卡洛斯,突然做出这种凄凉失落的姿态,真会让人内心情不自禁的朝自己竖起大拇指道一声“gj”呀。

“不是这样的,卡洛斯大人。”

阿露卡琪瞪了我一眼,上前温声劝慰道。

哎呀哎呀,温和的阿露卡琪,居然会为这种事瞪我,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呀,我不由感叹起。

“卡洛斯大人,因为卡洁儿的身份,还有她……嗯,现在实在不方便出现在太多人面前,所以才没有过。”

阿露卡琪好一阵劝说,才让卡洛斯燃起希望。

“原是这样,我就说,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不爱父亲的女儿呢。”

卡洛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点起了头,旁边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唰唰的点起了头,脸上满是小女人的幸福,好在现在没人将注意力放在她们身上,都被平时一副冷酷样子现在却表现出如此大反差模样的卡洛斯吓呆了。

女儿控太可怕了。

“咳咳,阿露卡琪修女,卡洁儿在训练营过的还好吗?”

“嗯,卡洁儿很受欢迎,不过还有些许怕生,不大愿意亲近人,不过和西露丝艾柯露相处的很好,天天玩闹在一起呢。”

阿露卡琪微笑着说道。

那是,拥有半天使血统,同时集成了卡洛斯和安洁丽尔的优秀基因的卡洁儿,是那么的漂亮圣洁可爱,背后那双毛茸茸的小天使翅膀也让人怜爱不已,怎么会不受欢迎呢?

我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到两个女儿身上,发现她们正在阿露卡琪背后挥着秀气的小拳头,就是平时温柔害羞的西露丝,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顿时一脸的黑线。

她们和卡洁儿……恐怕并不是如阿露卡琪所说的相处很好,不是天天【玩闹】在一起,而是天天【闹】在一起吧,不过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可以说是关系十分好的证明……大概吧。

两个宝贝女儿和卡洁儿之间,不知道为什么的,关系就是不大感冒,好像对方阻碍了自己什么似地,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让我和维拉丝头疼不已。

“是这样么,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卡洛斯满意的点着头,激动地踱踱去,表现一如听到孩子考了第一名的慈爱父亲一般。

真想让他看到卡洁儿和双胞胎大打出手时的情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会那么高兴?

我一脸的无奈想到,这家伙,心安理得的为卡洁儿高兴,我却要像保姆一样为不对头的双方烦恼,心里不大平衡呀。

“学习还好吗?还听话吗?有没有闹别扭?”

踱了几步,卡洛斯一拍手心,继续追问道。

“没有,卡洁儿乖巧的很呢。”

阿露卡琪笑着,心里却失落的很——貌似自己和卡洛斯之间能够说的话题,就只有卡洁儿了。

“只不过时不时会闹别扭,想要见人呢。”

“卡洁儿那么想要……想要见谁?”

卡洛斯脸上充满了希冀,眼睛甚至冒出了哀求之光——就算是说谎也好,你给我说出想要的答案吧。

“这个……”

阿露卡琪苦笑,下意识的瞟了我一眼,让卡洛斯的脑袋如受万斤巨锤敲击一样,再次otz的跪倒下去。

“别……别灰心,卡洛斯大人,时间还有的是,而且……”

阿露卡琪努力思考着让卡洛斯振作起的办法,突然一拍手心,高兴的说道。

“卡洛斯大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卡洛斯瞬间原地复活。

“卡洁儿呀,虽然平时表现的很讨厌你,不过在孤单一个人的时候,我发现她经常对着天空,默默念着【pp~~pp~~】哦,一定是在说【爸爸】吧,这不是在想念着您……呃,卡洛斯大人,你怎么了?”

阿露卡琪话还没说完,突然见到卡洛斯泪流满面的重新跪倒下去,而且背影前所未有的灰暗和渺小,不由的大惊失色——奇怪了,这明明应该是能让卡洛斯大人振作起的消息呀。

“……”

咳咳,这个……抱歉了抱歉了阿露卡琪修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卡洁儿口中的【pp】,应该指的是我,这一点卡洛斯是知道的……

看着一片好心的阿露卡琪,给予了卡洛斯有史以最沉重的打击,我不由为卡洛斯默哀片刻,带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率先坐在了角落的椅子上。

宝贝女儿走了一天了,也该饿坏了吧,我心疼的想到。

“哟,卡洛斯这是怎么了?”

背后传嘹亮的声音,回头一看,是西雅图克这大个头。

“卡洛斯刚刚驼着背从过道上经过,连我叫他一起吃饭都没有回应。”

“人总会有失意的时候。”

我向西雅图克罢了罢手,忍着笑说道。

“西雅图克叔叔~~”

两个小天使,嘴里塞的鼓鼓的,抬起头和西雅图克打招呼道。

“哦,是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呀,是跟那些牧师一起吗?”

面对西露丝和艾柯露这两个惹人喜爱的小家伙,就连总是一脸残酷面容,能小孩晚上做噩梦的西雅图克,也不由的挤出生硬笑容,打招呼道。

“好了,别撑着了,等会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

眼看女儿们吃的差不多了,我摸摸她们的头,柔声说道。

“嗯~~!”

元气满满的点头应了一声,西露丝和艾柯露站起,打算先回房间收拾一下行旅,将洗澡要用到的小裤裤之类的替换衣物整理出,走了几步,她们突然回过头,一脸害羞和期盼的小声说道。

“爸爸……真的不要和我们一起洗吗?”

“……”

我一头栽倒在菜盘上,旁边响起西雅图克的哈哈笑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