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三十三章 阿琉斯的兴趣

第八百三十三章 阿琉斯的兴趣


                第八百三十三章 阿琉斯的兴趣

整张桌子呆了半响,好一会儿, 才从周围发出吃力的笑声,然后,包括里肯、汉斯、巴尔、基拉的一群光棍党很有压力的低下头,暗自饮泣起。

“我以前不是说过吗?我已经有妻子了,对了对了,就是在罗格营地的时候,里肯不知道那是情有可原,汉斯当时不是在场吗?还吃了我妻子给我准备的干粮。”

我伸出食指轻摇,提醒他们道,难道这些家伙真的那么健忘,就连我都记得的事情他们竟然会记不得?

“这么一说我也记得起了。”

汉斯擦着光棍男儿的血泪,点起了头。

“就是那几盒咸得要命的菜是吧。”

“……”

虽说这是事实,小狐狸的确是【稍稍】搞错了调料的分量,不过这么说也是天狐圣女殿下傲娇满满的爱心便当。

我能往这家伙脸上打一拳吗?我能要求他将那日吃下去的东西全部给我吐出吗?

“那些菜就是你这位妻子做的?”

里肯再次按下对他们说致命一击的开关。

“不……这么说呢,是另外一位……”

“还不止一个?!!”

几个大男人仰天哀号一声,摔到地上四处打起了滚。

“你们这群可怜的光棍。”

我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干脆给他们一记爽快的吧,果然话刚落音,地上几条【人形状毛虫】抽搐几下,就没了声息。

“格里斯大哥已经结婚了吗?”

我朝一开始就异常淡定的酷哥刺客格里斯问道。

“没有。”

简洁的回答了一句,这位笼罩在黑色斗篷,全身透露着冰冷的锐利气息的刺客,轻轻抽出一把拳刃,用手帕拂拭着,道。

“我的妻子,只有手中的刀。”

“……”

怎么说呢,十分刺客式的回答。

“几位大哥呢,已经结婚了吗?”

我冲两个队伍各四名佣兵继续问道。

“哈,我们都已经有妻子了,这小子还有两个,听信上说孩子都已经进训练营了。”

坐在左边的野蛮人佣兵用手肘狠狠击打了一下旁边的一名满络胡子的沙漠勇士,笑道。

“可……可恶……”

几条丧家之犬从桌底下爬起,一脸怨气的看着在座五个结婚党,那脸上的表情是相当之便秘。

“别开玩笑了,如果我们想结婚的话,也是能立刻结的。”

汉斯一脚踏在椅子上,紧握拳头大声呐喊,那声势,仿佛在他背后涌起了一道拍岸的巨浪。

“只是无法承受分离的痛苦而已是吧,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们,汉斯这家伙感情意外的纯真和脆弱。”

汉斯队伍这边的野蛮人佣兵,将他身为野蛮人的大嘴巴发挥的淋漓尽致,一句话就让汉斯的脸色仿佛中了剧毒一样,变得色彩缤纷起。

“哈哈哈,你这白痴~~”

一旁的里肯抱着肚子大笑起,不料恶有恶报,还未等汉斯爆发,他队伍这边的野蛮人佣兵看不下去了,也小声的向大家补充了一句。

“其实里肯也一样。”

“……”

“……”

里肯和汉斯沉默片刻, 突然像是有默契的双胞胎兄弟一样,彼此对视点一点头,然后怒吼一声“老子跟你拼了”,朝自己队伍的野蛮人佣兵扑了过去。

巫师基拉和圣骑士巴尔发动蓄势已久的明哲保身卡,巫师基拉和圣骑士巴尔继续埋伏下一张路人卡、围观卡和打酱油卡,然后两人直接发动召唤侍女卡,各自要了一杯麦酒,结束本回合战斗。

里肯自动战斗中。

汉斯自动战斗中。

里肯获得胜利。

汉斯被击败。

巴尔发动群嘲卡。

基拉继续用明哲保身卡防御。

巴尔群嘲卡发挥效力,遭四人围攻。

里肯发动白色恶魔卡,受群嘲卡效果影响,等级提升至mx级。

汉斯发动暗黑死神卡,受夫妻卡白色恶魔卡效果影响,等级提升至mx级。

野蛮人佣兵发动青眼白龙卡(打杂)。

野蛮人佣兵b发动红眼黑龙卡(打杂)。

路人卡,围观卡和打酱油卡纷纷被强力击破,巴尔直面攻击。

巴尔战败,生命值负444444,尸体已打马赛克处理。

以上,讲解完毕。

“真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呀。”我不禁泪流满面。

“话说回,如果这是原因的话,你们队伍不是还有未婚女性吗?”

我指了指在旁边一直看戏的徳丝和德娜一对亚马逊姐妹。

“不行不行。”

里肯和汉斯立刻摇起了手,然后凑到我的耳朵两旁,小声窃窃私语。

“这两个家伙,女人的优点一个都没继承,亚马逊的恶劣性格到是全都学会了。”

“咚咚——”

两声重击,这对难兄难弟屁股高高翘起的趴倒在地,菊门上各插着一根冒烟的长枪。

代替里肯和汉斯坐在我左右两边的位置,是两道高挑丰满火辣的身影。

“别听这两个可悲男人的哀号。”

徳丝凑上,一手勾在肩膀上,另外一手轻轻在脸颊抚摸着,充满野性的漂亮脸蛋凑上,在我的耳朵上轻轻吐着香气。

“如果是吴凡长老这种男人,我们不是不可以考虑哦。”

在我的耳朵里面呵一口气,用着诱惑无比的性感语气,徳丝这样说道。

“是啊,吴凡长老是莎尔娜大人的弟弟是吧,这样一……”

德娜一手搂着我的另一边的胳膊,将丰满的胸部紧紧贴上,另外一只手用食指轻轻在我的胸膛上打转,用迷离的目光说道,那陶醉的样子,分明就已经神游物外,想入非非了……

我说,其实你们两个真正的目的是莎尔娜姐姐吧……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对百合女亚马逊的纠缠,我心有余悸的和刚刚将屁股上的长枪拔出,正趴在旁边的长椅上哀号的里肯和汉斯对视一眼,心中甚有戚戚然。

这对女亚马逊姐妹,果然不是普通男人的选择。

“好吧,徳丝和德娜……咳咳,这样的美女当然不是你们这些光棍男能配得起的。”

本想说这对姐妹根本就不是男人要得起的,不过回忆里肯和汉斯刚刚被爆菊的一幕,我顿时菊门一紧,连忙改口。

话说回,我见过的亚马逊似乎都有爆菊嗜好,不愧是一个强s的母系种族。

“不过,不是还有阿琉斯吗?汉娜呀,汉娜,多漂亮的一个女孩,至少你们可以争取一下吧。”

上前两步,我将大手放在似乎有点消沉的一直沉默低头捣鼓着手中羽毛笔的阿琉斯肩上,下一刻,压在那娇小肩膀上的那只大手,指头所传的巨疼让我发出震天哀号。

“嗷嗷嗷————!!疼疼疼疼疼疼!!!!刺穿了!被刺穿了!!!”

十指连心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我闪电般缩回手,抱着手指头悲鸣起。

阿琉斯手里握着的羽毛笔,笔尖上还在潺潺的流着鲜血,似乎在诉说着这场凶杀案的残忍。

低着头,半张娇小的脸蛋笼罩在笔直垂下的火红色刘海后面,紧紧握着那赶流血的羽毛笔,在酒吧昏暗灯光的衬托下,她就像手握着染血柴刀站在一堆碎肉上双眼血红的柴刀少女。

“老……老师……”颤抖的语音。

哈?

“是……是……”

嗯?

“笨蛋!!!!”

然后,她终于将身为刺客的灵敏发挥得淋漓尽致,眼睛一晃,身上传一阵巨力,我已经倒了下去,赫然发现阿琉斯正坐在我的腰上,将她手中的笔记高高举起。

喂喂,等……等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雨滴一般的击打声响起,阿琉斯手中的笔记已经化作了光与影在交错,不断在某悲剧男脸颊两边划过。

“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猛地坐起身,我发现自己身处于酒吧里,看看周围的里肯汉斯他们,似乎响起了什么,然后这样喃喃道。

“记得好像是说到徳丝和德娜吧,我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回忆起睡着前发生的事情,我困惑的看向二人。

“放心吧,吴老弟。”

汉斯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眼角里突然挤出了一滴泪水。

“是呀,现在不要勉强自己,一切都会好起的。”

里肯也悲戚的点起了头。

“去去去,怎么说的我好像失忆了一样。”我不耐烦的将他们的手拍开。

呃,脸颊好像有点火辣辣的,是错觉吗?手指头有点疼,是哪个家伙乘我睡着了恶作剧吗?

我恶狠狠的将目光巡视了一眼,没有发现明确目标,只好悻悻然的站起,重新坐在椅子上。回头一看,阿琉斯这死腐女依然是一副目无表情的呆样,手中的羽毛笔奋笔疾书,仿佛在跟笔记过不去似地。

不行,我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让阿琉斯宅下去,腐下去。

“阿琉斯哟……”

嘴角一扯,我勾起自认为最具有亲和力的笑容,然后将手朝对方纤细的肩膀落去。

在碰触的一刹那间,突然从灵魂里传的一种……该怎么形容呢?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感觉吧,大概……

只是,为什么我会对阿琉斯产生这种错觉呢?

总之,姑且顺应男人的第六感将手缩回去,我咳嗽几声。

“咳咳,阿琉斯,除了写作之外,还有其他兴趣吗?”

无视……无视……

“咳咳咳,那个……阿琉斯,你在听吗?我是问你,除了这些事情以外,还有什么其他感兴趣的吗?”

被阿琉斯华丽的无视掉,我感觉面子有点落不下,不由凑前再次大声问道。

“吱吱——”

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脸上一凉,等睁开眼睛,往粘在脸上的液体一抹,一看,整个手掌已经变成了墨黑色。

“手滑……”

阿琉斯把玩着滴着墨汁的羽毛笔,冷漠说道。

“我得罪了这小家伙吗?”

抹着像是被章鱼招呼过一般的墨汁脸孔,我傻着看向其他人。

“这个……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老实的里肯,十分微妙的回答道,至于汉斯巴尔他们,早就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吹着口哨避开了我的询问目光。

总感觉这些家伙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不过没关系,就像那啥,无论是系统崩溃,还是中病毒什么的,有一招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

格式化硬盘。

“啪”一声,卷纸筒落在这小腐女头上,一如既往的,她委屈抱着脑袋,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般瑟瑟发抖的悲鸣起。

“,小家伙,告诉我,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

抬起头,在一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小动物泪光闪烁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道……呃,黯然?!!

错觉吧,一定是。

“没有……没有了……”

做出一刻思考动作,片刻之后,呆头呆脑的阿琉斯嗦嗦摇起了头。

“不可能吧,难道你就没有其他一点梦想之类的东西?是人都有不止一个梦想,比如说你哥哥汉斯,他的目标除了称为世界第一的厨师以外,还想娶一个能接受他那可笑汉堡头的妻子,不是吗?”

“混蛋,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可悲的梦想了。”

自觉躺着也能中枪的汉斯将一口麦酒喷到我头上。

“哈哈哈,吴老弟说的真好。”里肯在一旁鼓起了掌。

“再比如说里肯,除了想当世界第一厨师以外,不是还一直梦想着有一天他那头苍老的白发白胡子能重新焕发出黑色的青春吗?!!”

“混蛋,白发白胡子是天生的!!”里肯顿时怒目。

经过我生动的举例,阿琉斯似乎终于觉悟了点什么,再次陷入沉思模式,然后嗦嗦的又点起了头。

“这不就对了,告诉我,你还有什么梦想?”

我立刻眉开眼笑起,这可是宅男的一次伟大胜利,说不定从此就能让阿琉斯改邪归正,和腐女之路说一声拜拜。

“这个……这个……”

阿琉斯困惑的眨着眼睛,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般,然后做出了几个怪异别扭的动作,停顿片刻,她的神色呆呆,回味着什么的样子,然后重复着刚才那几个动作,越发纯熟也圆润,越发的赏心悦目,而不是之前的生疏别扭。

渐渐的,不断重复着动作的阿琉斯,目光闪闪发亮起,埋藏是内心深处的早已被遗忘掉的兴趣,在这一刻终于重新被我挖掘出。

这一刻,阿琉斯燃烧起了。

“这是……”

我瞪大眼睛,看着阿琉斯一手握着什么虚拟出的东西,似乎将其顶在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握着什么在上面回拉动,并且越发纯熟和标准的姿势和动作。

这个姿势,似乎……是在拉小提琴没错吧。

我记得了,暗黑大陆是有类似小提琴这种乐器,不过名字不叫小提琴,而是叫……什么着?

“萨克斯手琴!!”

一旁的汉斯,同样呆呆看着阿琉斯的动作,然后一拍掌心,说出了困惑着我的答案。

对了,没错,类似小提琴一样的乐器,在暗黑大陆这边的确是叫萨克斯手琴没错,我也同时恍然的一拍掌心。

“奇怪了,我怎么会忘记呢?我怎么会忘记这种事情呢?”

汉斯原地转着圈圈,不断焦急而自责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道。

“我记起了,阿琉斯小时候,除了一个人发呆以外,的确还十分十分的喜欢拉萨克斯手琴。”

汉斯兴奋的对我们说到,似乎也终于找到了可以治疗妹妹家里蹲的办法了。

“只是,为什么我会忘记呢?明明连里肯七岁还尿床这种事情都还记得,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事情,我会忘记掉呢?”

“混蛋,我杀了你。”

脸色羞愤的圣骑士一脸决然的扑向巫师。

“好了,你们两个先别闹了,汉斯老哥,现在回忆起了吧,那时候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拉得怎么样?”

我看了阿琉斯一眼,怎么说呢?虽然这家伙看起呆头呆脑的,但是却意外的和三无公主一样,散发出一种高智商儿童的奇特气质,让人觉得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她。

应该拉的不错吧。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拍拍衣服冲地上站起的汉斯,用力的摁着太阳穴,回忆起。

“呜~~!!”

突然,他痛苦的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怎么了?”

里肯大惊失色:“难道是多年的隐疾终于爆发,已经时日无多了?”

“你才时日无多!!”

汉斯站起,瞪了他一眼,然后摇摇晃晃的坐在椅子上,将杯子里的麦酒一口灌下,似乎终于冷静了下,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痛苦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什么被强行封印了似地,就回忆不起这段了。”

“肯定是你家做的汉堡太难吃,被某个路过的法师诅咒了。”

里肯再次调戏道,结果汉斯大吼一声,两人又扭打起。

真是的,怎么今天一个两个都玩失忆呀,我头疼的捂着额头,摇了起。

“算了,改天我给你找把好一点的萨克斯手琴,到时候一定要记得弹给我听。”

叹口气,我揉了揉阿琉斯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嗯嗯~~”

阿琉斯立刻小动物似地,高兴的嗦嗦点起了头。

突然,一股莫名的心悸猛地涌上心头,就好像心脏突然被一张大手紧紧箍住一般,连呼吸都苦难起。

从未有过的强烈危机感,遍布全身每一处神经,让身体极度麻痹,几乎连坐都坐不稳,大脑嗡鸣,脑海里面似乎不断的重复回荡着仿佛灵魂审判一样的威严巨响。

你这是自寻死路……

你已经死了……

真相只有一个……

我已经看到了结局……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说……自己在无意间……不知道在哪里……按下了核弹发射装置?!!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