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三十章 好忽悠的小圣女

第八百三十章 好忽悠的小圣女


                第八百三十章 好忽悠的小圣女

“什么,怪物撤退了?”

当天晚上,勉强从莎尔娜姐姐手中捡回一条命的本歌神,奶爸,斗篷男,数学帝,准悲剧帝,迷宫杀手,等等等等,称号太多记不起了总之就是本人就是了。

就在晚上,我还和卡洛斯、西雅图克,莎尔娜姐姐,还有鲁高因的三位负责人,一脸肃然的围坐着一张小桌子,在夜深人静,狂风爆吹,黄沙漫天的夜晚中,昏暗摇曳的魔法灯光下,摆上几碟小菜,一壶……酒还算了,这里有个危险人物,这是连嗜酒如命的西雅图克都这样心惊胆战的拒绝上酒的原话。

大家商量着未的战斗走向,足足叽歪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拍拍屁股回房间睡觉,虽然看似像一群无能的村官们借着商量国家经济gdp走向之我之见并且严正讨论自己在其中努力贡献了多少个百分点乃国家不可缺少之重臣却因为怀才不遇而愤然辞官此隐居田园的事情,而吃喝玩乐一样。

事实上,我们的确想了几个好电子,就等着猥琐明天猥琐怪物大军一把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接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傻了眼,感觉昨晚真的当了一回纯粹的村主任了。

“你确认真的撤退了?”

我一个翻身蹦下床,结果高估了现在自己的身体机能,落地时脚一滑,摔了个狗吃屎,报信的士兵面容扭曲中。

“快,带我出去看看。”

顾不得脸色憋得通红的士兵,我匆忙披上斗篷,刚刚出门,早已经起床,并且手中又抱着一大盆——请允许我用【大盆】形容, 这的确是喂三头猪才有的分量,一大盆花花绿绿,看起味道并不怎么美好的蔬菜肉汤,走过。

擦擦冷汗,我差点没忍住将报信的士兵高高扔起欢呼万岁,是他拯救了我的肚子。

“莎尔娜姐姐,你收到了消息?”

心里暗喜着,我大步上前,在莎尔娜姐姐开口说话之前,神色一震,摆出忧国忧民的急难脸色问道。

点点头,莎尔娜姐姐惋惜的看看手中抱着的【盆子】,再看看旁边的士兵一眼,目光一寒。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士兵双腿颤颤发抖,泪流满面。

“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一起去看看吧。”

我不由分说,将汤盆躲过放在一边,拉着莎尔娜姐姐的小手急急下楼。

“急什么,看看你的样子,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叹一口气,莎尔娜姐姐轻轻用力将我拉回。

“没办法,把这个吃了。”

我心里一颤,见姐姐满脸郁郁的将一片干肉递过,顿时激动的热泪满盈,我亲爱的久违的肉干呀,我爱死你了,让蔬菜肉汤见鬼去了吧。

“明天早上喝双倍的。”姐姐冷哼一声。

“……”

热泪满盈变成了泪流满面。

“吴师弟,等等我们。”

卡洛斯拖着睡眼惺惺的西雅图克,几乎将他直接从床上拖下,然后一路拖过,可怜的西雅图克还在迷糊打着哈欠,没回过神。

“看你也收到了消息。”

我和卡洛斯各自带着一个对消息兴趣缺缺的人,到城墙上面,这里已经围满了冒险者,塔巴三个负责人也在里面协调着什么。

“你们了。”

见我们四个上,塔巴松了一口气,迎面走过。

“战士们都嚷着要追上去呢,我们就快要拦不住了。”

“先让我们看看情况。”

这样说着,人群顿时让开一条路,无数道尊敬的目光看过,一反刚才的骚动,变得安静无比。

到城墙边上,远远瞭望了一眼,外面依然像地毯一样铺着怪物大军,毕竟上百万大军,不是说能撤,一晚上就能走个精光的。

还未离开的怪物骚乱不已,它们的老大——最后几位小boss都已经率先开溜了,察觉到这个事实后,这些怪物顿时傻了眼,然后缺乏主见的左右张望起,似乎想得到其他怪物的好建议。

突然,某怪发现自己的死敌某某怪,就站在旁边,心里就琢磨着:反正老大不管我们了,就算揍死这丫的,应该也没有会说吧,正好,它对面的某某怪心里也是这么想着,然后,两双眼睛同时对上,冒出了凶残之焰。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剩余还未得及走的几十万怪物,像拥挤的沙丁鱼罐头一般互相推挤着,有些尚在观望,两眼茫然,有些拍拍屁股走人,在沙地上留下一串串凌乱脚印,有些互相厮杀在一块,难分难解,有些路过打酱油,围观着厮杀战场指指点点……

简直……该这么说呢?菜市场都完全不足以形容眼前凌乱景象的万分之一。

突然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脱力感,有为战斗结束的松气,也有为这些曾经让我们苦恼不已的怪物竟然变成这副德行而感到失落。

总而言之,战斗……似乎可以结束了。

不过,还有个问题没能解决呢,几万名被憋屈了半个多月的战士,似乎想乘着怪物打乱杀上去样子。

虽说怪物走了一大半,虽说怪物现在闹内乱,不过好歹还有几十万的数量,贸贸然杀上去的话,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怪物可以死得起,但是我们冒险者死一个就是少一个了,因此,塔巴甚至放弃了对那个巨大魔法阵的调查,而匆匆赶过阻止。

这些家伙……都是热血笨蛋吗?

从塔巴口中得知原因之后,我深深无奈的叹道。

“散了,散了,都给我散了,好好回去洗洗睡觉去,都嚷嚷什么,还没杀够吗?奶奶的一群笨蛋,没杀够的话,睡醒以后立刻给老子出去历练,还怕没怪物给你们杀?去去去……”

被吵醒的西雅图克,不耐烦扯着大嗓门,巨大的吼声让整片城墙上下的冒险者都听了个清楚,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些粗鲁的吼声反倒更有作用,许多冒险者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一股疲惫涌上心头。

是呀,还是回去好好睡一觉,都快半个月没怎么休息了,横竖还怕这些怪物跑得了么?

呼啦啦一下,聚集起的庞大数量冒险者,就走了一大半,有些爽直的,干脆就在附近随便打个帐篷,钻进去,片刻之间,就从里面传出沉沉的呼噜声。

“你们,打扰到我了。”

莎尔娜姐姐冰冷的目光看了周围一眼。

“是……是的,我们立刻离开。”

剩余少部分的顽固分子敬了一礼,身影化作脱兔。

原生下的家伙是m呀……

我给那些【幸福】飞奔而去身影下了定论。

看着刚刚还群情激奋,现在已经一走而空的城墙,塔巴他们陷入了无语之中。

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恶人须得恶人磨的意思吧。

“万一那些怪物突然后悔,反攻回怎么办?”

我指着城外依然密集一片的怪物,举目远望。

“……”

所有人沉默……

“喂——!!你们这些混蛋,快点回呀!!”

下一刻,塔巴扯着喉咙,挥舞拐杖,如同追拿调皮学生的愤怒老师一样,戏剧化的向那些远去的身影追了上去。

“醒醒,醒醒,战斗还没结束呢。”加恩则是逐一摇着周围林立的帐篷。

“谁理你呀,我要睡觉,再吵就将你宰了!!”

里面传冒险者的怒骂声。

“看,只好我们多辛苦一点了。”

看着眼前一幕,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回过头,目光落到逐渐散去的怪物大军上。

熬过炎热的中午,一直盯到清爽的黄昏,乱成一团的怪物大军并没有杀回马枪,数量也剩下几万,这样的话,护城魔法阵也能阻拦下了。

到了这里,我们才打着哈欠回去。

终于……结束了。

【什么嘛,没有本圣女出场的机会了吗?】

刚刚睡醒的项链寄生动物抱怨起。

“你给我睡觉去。”

我没好气的将项链提在手里摇晃几下,里面立刻传某只幽灵的悲鸣声。

是的,对于战士说,战斗的确是结束了,不过,对于我们这些负责人说,另外一场战斗才刚刚打起。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笑眯眯的加恩拉到他家里,他让我坐在宽大的书桌椅子上,在我不妙的目光中,抬出一叠厚厚的纸山。

“能……能请问一下,这……这些是……是什么吗?”

看着片刻之间,足足能躺下一个野蛮人的书桌上,已经堆满了雪白晃眼的文件,我的声音不自觉发颤起。

这让我想起了在阿尔托莉雅的书房看到的情景,打量着这些文件的厚度和数量,现在回忆起,我不禁对当时能泰然坐在那里的阿尔托莉雅升起了膜拜之心。

果然,这就是凡人与王的区别呀。

“战士的伤亡报告,家属情况,安排和抚恤批准,五个城市的损毁情况,居民安抚,重建计划,法师公会的消耗品消耗情况,物资援助请求,还有国王那边的文件,等等,等等,等等。”

不要一口气用六个等呀混蛋!!

“我说,该不会是这些都要我一个人处理吧。”我头疼的捂着额头说道。

“正是如此。”加恩点起了头。

“不要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呢?塔巴呢?萨克雷呢?”我顿时青筋暴起。

“塔巴还得调差巨大魔法阵的事情,这个不容有任何迟疑,萨克雷的话……台面上这些资料都是他收集起的,至于我……”

说到这里,加恩顿了一顿,突然大力咳嗽起。

“咳咳……咳咳……我……我已经老了,这些东西,实在是力不从心呀,咳咳……咳咳……”

说着,还“哇”的一声,在掌心上吐出一滩血。

“……”

刚刚这家伙将一叠叠厚实沉重的文件抬过的时候,可是连气都没喘一下。

“那么就这样……”

还没等我反应过,加恩一溜烟的直线向门口处飞奔离去,一张茶几挡在面前,他没有绕开,而是像百米跨栏一样摆出高难度踢腿姿势,跳了过去,身影迅速消失在目瞪口呆的我的眼中。

老个屁呀!!这跑起不是比刘翔还要快吗?!!

“召唤阿尔托莉雅!!!”

呆了一会儿,我突然高举双手大喊,片刻之后,重新颓废的坐下去。

召唤个呆毛呀你妹的!

“听说你一大早就被加恩拉走,我想着可能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过看看。”

卡洛斯的脑袋从外面探进,看看几近被书桌上的文件埋没的我,说道。

“师兄救我!!”

正直古板的圣骑士出现,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曙光,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悲情大声嚎道。

犹豫了一回,最后目光落到文件山上,卡洛斯讪讪一笑。

“我只是路过的。”

然后,身影消失在门口。

等等,等等呀混蛋,你不是正直的圣骑士吗?你不是爱护大家的大师兄吗?!!

片刻之后,西雅图克的大脑袋探了进。

“你是看热闹的吧。”

我冷淡的抬起头瞄了他一眼,便继续埋头在文件上奋笔疾书。

“还是吴师弟了解我。”

西雅图克咧着嘴,洁白牙齿一闪,并爽朗的竖起了大拇指。

“……”

我可以将他脑袋后面那条辫子拔掉吗?变成大光头也没关系吧。

“要帮忙吗?”

我重新抬起头,不抱什么希望的指了指如众星捧月般将自己包围的文件山。

“没问题,别看我这样,其实还是学过写字的。”

西雅图克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抽出把一人高的大斧头。

“我学过怎么用斧头写字。”

“给我出去。”

我毫不犹豫的往门上那张四四方方的猥琐笑脸上扔去一瓶恶臭瓦斯药剂。

片刻之后,门再次被推开,莎尔娜姐姐走了进,我顿时大喜。

救星了!!

别以为莎尔娜姐姐似乎除了打打杀杀之外,什么都不懂,其实在老酒鬼的逼迫下,她学了不少其他知识,在这个文明普及度极低的暗黑世界,就算称之为才女也不为过。

但是,当看到她一手托着一个大盆走过的时候,我的笑容僵硬起。

明天喝双倍的!!

昨天早上那句话,再次在脑海中回荡。

再次申明,姐姐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不幸啊!!

结果最后,一整天的时间,依然只有我一个人奋战,加恩那老匹夫晚上哼着小调回,身上还带着酒味,差点没让我忍住将他沉到双子海底去。

第二天,和文件山的奋斗仍然在继续,地点已经搬到我的旅馆房间里,连着那张宽大书桌一起,将整个狭小的房间挤成罐头。

按照加恩老匹夫的意思,是为了让我有个【家一样舒适】的环境里工作。

对了。

我怎么给忘记了。

突然站起,我到床边,将怀里的项链取下,然后晃呀晃,晃呀晃,一本本书从里面掉出,一粒粒钻石从里面调出,一颗颗水晶之树树枝从里面掉出,然后,一只白色发光物体掉了出。

很好,正主出现了。

掉在床上的小幽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抖出,犹自般蜷着身体睡得稀里糊涂,而且睡没睡样,那单薄的牧师袍子都卷到腰部上面,甚至能隐隐窥到小半边丰满圆润的胸脯了。

而且又没穿内衣。

大大概是察觉到了凉飕飕的风,这小圣女打了个颤,最终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春光外泄,春色无边的的下身。

“哇!!”

她连忙将袍子放下,站起,啪啪整理几下,然后擦擦嘴角的口水痕迹,义正言辞的用手指指着我道。

“色狼小凡,你要乘着人家睡觉的时候干什么?”

“……”

其实我更想说,你这只睡没睡样又不穿内衣的好色圣女,究竟想用自己春光外泄的睡相干什么才对。

总之,在小幽灵木然的目光中,我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下,然后爽朗的竖起大拇指。

“就这样说好了,交给你罗。”

“说好了什么?交给我什么?你想乘乱忽悠本圣女吗?”

结果,小幽灵将牙齿一亮,咬上了我的脑袋。

……

“不干,不干就是不干,为什么小凡的工作,非得我帮忙不可?”

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之后,小幽灵双手抱胸,撇着头一副完全没有商量的模样。

“别这样说嘛,你也知道我不擅长做这些。”

我上前几步,蹭着小幽灵的脸蛋道。

“哼,不干就是不干。”小幽灵气呼呼将我推开。

“如果你不帮我的话,这个世界就没人能帮上我了。”我继续死皮赖脸的贴上去。

“哼……哼哼,你也知道吧,你这个笨蛋,离开本圣女的话,你根本连零点零零零零零一秒都活不下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