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鸣起的战斗序曲!

第八百一十四章 鸣起的战斗序曲!


                第八百一十四章 鸣起的战斗序曲!

“你确认没有错?最好还是再确认一遍,不然大家又要白跑了。”

于是,现在大家可以理解我这句话里包含着的复杂感情了吧。

“我可不想被带着大家白跑了一个下午的路痴这样说。”

手握指南针走在最前方的卡洛斯,回过头,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

为什么总是能切身感受到,在自己周围的这些家伙,他们的吐槽功力总是会比实力提升的速度还要快一些呢?

在卡洛斯的带领下,四人走过了长达两天的毫无趣味和挑战性和未知性可言的枯燥路程,西雅图克这家伙最先忍耐不住了。

“啊啊,该死的,这路还有多长呀,老是这一片沙子在眼里直晃,沙暴也是吹个不停。”

“快了,快了。”

估量着沙暴强烈程度,和那天所感受到的强度对比了一下,我得出结论。

“要不,干脆活动一下筋骨怎么样?”

西雅图克撇了撇嘴,借着这股无聊劲,将憋在心里足足两天的意图宣布出。

“怎么个活动法?”

我看了他一眼,继续用第七感感应着前方,现在这个方向绝对有问题,等着吧,卡洛斯,竟然妄图用这种浅陋的魔法道具对抗我的第七感。

实在是太肤浅了。

“我想练习一下超级龙卷风。”西雅图克眼皮眨也不眨的厚颜说道。

“……”

三道锐利的目光立刻落到他身上。

“喂,等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练习一下技能也有错吗?”

被盯得毛骨悚然的西雅图克大声抗议起。

“你想练习是没有错,但是连累到我们那就是大错特错。”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是真傻还是装傻,难道他就看不出,在这种地方施展超级龙卷风的话,会演变成一场真正的龙卷沙暴吗?

毫无疑问,龙卷沙暴是整个沙漠王国里连三岁小孩都会闻之色变的最恐怖杀手之一,就连转职者遇上这种灾难,也不敢说能绝对安全逃脱,这不,上一次,我的血熊变身状态也都被那八条可恶的龙卷沙暴狠狠调戏了一顿。

更让我觉得可恨的是,那八条龙卷沙暴,有可能是西雅图克这家伙直接或间接制造出的。

“对了,西雅图克,和我们说说吧,二重击的技巧你掌握了没有。”

我在一旁忽然出声问道,阻止西雅图克那些精力旺盛的念头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他的注意力。

“啧啧啧啧,吴师弟,你这话问错了。”

西雅图克摇着指头,有着硬朗线条的方块脸上,露出自信,骄傲,狂野的表情。

“你应该问二重击的技巧,你究竟掌握了多少这样才对。”

“好吧,就当我这么问,怎么样,说一说吧?”

一旁的卡洛斯,甚至是莎尔娜姐姐,都竖起了耳朵,对于西雅图克这个实力相近的对手,大家都想知道对方进步到了什么程度。

“哼,竟然你这样问了,那么稍微告诉你们一点也无妨。”

顿了顿,从西雅图克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击晕。”

“……”

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让我们三个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野蛮人的三阶技能击晕,本就是一个让对手十分头疼的强攻+控场技能,如果以二重击的技巧施展出,那将是何等恐怖,光想想就觉得头皮发炸。

“还有其他吗?”

充分的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下二重击昏的恐怖威力,我继续问道。

“这个可要保密了,要是所有老底都被你们挖出,那以后的对战岂不是很无趣。”西雅图克大笑起。

“卡洛斯呢。”

看西雅图克性格恶劣的给我们留下一道悬念,我也没有勉强,转而向卡洛斯问道。

“突击。”

卡洛斯微微一笑,似乎要和西雅图克对抗一般,也报了一个圣骑士的三阶技能。

虽然圣骑士三阶作战技能突击的威胁性,比不上野蛮人的击晕,但是别忘记卡洛斯的招牌绝招瞬步是从哪个技能演化出的,没错,就是这个突击技能。

忽然之间,我内心涌起了一股深深寒意。

卡洛斯先完成这招的二重击技巧,是不是有其他目的呢?我们大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他是打算将【突击】、【白热】和【复仇】这三个技能的二重击技巧掌握,然后施展出他的【超级瞬步】+【白热】+【复仇】的技能组合,也就是被我命名为北斗友情破颜斩的卡洛斯的王牌绝招,如果融以二重击技巧,这一招将会达到什么恐怖的程度?

想象不出,但是我可以肯定,这招的威力绝对不会逊色于传奇圣骑士所施展出的完全版的【天堂的丧钟】,恐怕到时候我再以血熊变身去面对这一招,就不是大出血,而是直接被秒杀了。

当然,威力意味着难度,卡洛斯现在的超级瞬步尚且未完全掌握,命中率不高,可想而知建立在超级瞬步技巧上的北斗友情破颜斩,肯定也还未完全完善,就更别说在这个基础上叠加二重击技巧了。

想要真正完成这一式,我估计,至少和完全版的【天堂的丧钟】一样,卡洛斯得先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世界之力,也就是准四翼,或者说是魔王等级,才能去实践。

路途虽然遥远,但是从这一丁点端倪,我们就可以看出卡洛斯的长远野望,和对自己能领悟世界之力境界的绝对信心,让人忍不住震惊,震撼,钦佩。

“至于其他技能,请允许我和西雅图克一样,卖个关子,在以后的练习对战中说不定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卡洛斯淡淡一笑,然后便将自己的嘴巴紧紧合上。

“切,故弄玄虚。”

西雅图克不满的呸了一声,他也不想想是谁第一个卖弄玄虚。

“闪电球。”

莎尔娜姐姐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即使在炙热的沙漠中也能感受到她那股冷漠的扑面寒意,同样是一个三阶技能,既不落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也不屑于卖弄或是暴露自己的实力,这就是属于她的女王式骄傲。

莎尔娜姐姐的二重闪电球我是见识过了,不过我始终认为,她的弓箭才是最可怕的存在,大概是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弓箭苦手的关系,才会如此追崇莎尔娜姐姐的弓术吧。

唉,好不容易在领悟了月狼变身下的伪领域后,才和这三人拉开一点点实力差距,现在看,已经完全被追上了,我已经没有那份在月狼变身状态下能够稳胜他们的自信了。

“说了别人,你还没说说自己呢,吴师弟,你这个一直能够给我们带惊喜的神奇家伙。”

西雅图克用斗箕一样的粗大掌心,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一记,差点就把我一双大腿硬生生给钉入脚下松软的沙子里面去了。

回过头,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报复,这绝对是蓄意的报复,不就是在练习对战中多输给了我几场,用得着如此小心眼么?

“也没什么,我可比不上你们这些天才,血熊变身的话,也就多领悟了一个火焰能量斩的二重击技巧,还不完善,至于月狼变身……这个不大好说,我对精神力的技巧比较没则。”

耸了耸肩膀,我给了两个虎视眈眈的家伙一个暧昧回答,去去去,瞪什么瞪,我也不一样透露了自己一个二重击技能么,凭什么我要被你们用“你这家伙给我再多透露一点”的目光看着。

“他绝对在隐藏实力。”

卡洛斯附耳西雅图克,用谁都能听到的声音【私语】道。

“没错没错,吴师弟表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最喜欢藏起实力阴人,比任何人都要狡猾奸诈,不小心不行。”

西雅图克这个诽谤者,大咧咧的在受害人面前说着一些十分失礼的话。

“你们两个混蛋……”

握着拳头,额头上面不断冒出一个个十字青筋,若不是任务在身,我非得立刻和他们pk上一场不可。

不过,多亏了这场讨论,让西雅图克蠢蠢欲动的心情冷却下,也没再提出要在这里练习他的超级龙卷风了。

“闻到气味了。”

走在后侧的莎尔娜姐姐,突然突兀的停下脚步,海蓝色的瞳孔,带着一种深深的警惕,往那风暴肆虐的深不见底沙海深处望去。

“有什么情况吗?”

对于莎尔娜姐姐的反应,大家丝毫不敢放松,眼前这个亚马逊,恐怕是继七英雄之一的亚马逊一族女武神马维娜之后最优秀的亚马逊猎人,能比我们早上一步……不,可能是早上几百几千步发现隐藏着的敌人气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离着很远……但是很强烈……这究竟是……”

莎尔娜愣愣的看着黄沙深处,说着一些让我们迷糊,但是心中那份警惕感却越发强烈的喃喃自语。

“弟弟,你真的确认那是十二只沉沦魔巫师吗?伪领域级的。”

忽然,那双看向沙漠深处的如同猛兽一般冷静和幽森的海蓝瞳孔,转到我的身上,没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我一边疑惑,一边点起头。

“没错,绝对是十二只实体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伪领域级别的,要是再强大一点,我就回不了。”

总是抱着十二分信任,甚至是溺爱自己的莎尔娜姐姐,究竟在前方感应到了什么危险,才会用这种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

“不对。”

莎尔娜姐姐摇了摇头凝重的目光重新看向深处。

“大量的,庞大的气息,混杂在一起,绝对不止十二这个数量……”

“会不会是吴师弟说的那个巨型魔法阵在作怪。”头脑冷静的卡洛斯分析道。

“嗯,有可能,这几天过去了,说不定它们又重新做起了一个……对了!!”

脑海闪过一道模糊线索,我突然狠狠一拍掌心。

莎尔娜姐姐刚刚说的有很多强大的存在,绝对不止十二只,如果将其和我那日所察觉到的,那个巨型魔法阵和世界之石传送阵有点相似的不确定信息,结合在一起,是不是就能解释这一切了呢?

我顾不得真假,连忙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

“这种消息你怎么不早说呢?”卡洛斯责备的看了我一眼。

“我当时也不怎么肯定,怕误导了塔巴他们嘛。”我讪讪笑着,低下头去。

“这种模糊的信息,说出也只会更加麻烦,怎么能怪到我弟弟头上?!”莎尔娜姐姐在一旁神色冰冷的瞪了卡洛斯一眼。

“好了,大家别吵了,与其在这里讨论,不如去看一看实际情况再说吧。”西雅图克难得的在一旁打起了圆场。

放慢脚步走了片刻,我们另外三人,也开始慢慢感应到了莎尔娜姐姐刚才那股感觉,神色变得越发难看起。

距离……尚且遥远,但是却已经能穿透层层厚实的风沙,感受到那浓如墨汁一般的强大气息。

天空,依然是充斥着沙子颜色的土黄一片,但是在我们四个看,沙漠深处天空上,仿佛已经被那股强大气息染上了一层黑色。

“吴师弟,你真的确认只是十二只沉沦魔巫师?”

就连好战如狂的西雅图克,脸色也不禁难看起,再也没有前面那股激情亢奋的战斗冲动。

这股气势,俨然就像魔王降临一般,狂风暴沙也掩盖不足那股浩大凛然的强大邪恶气息,还有让人心惊胆战的杀伐气势,西雅图克虽然好战,但还是能分得清自己和魔王级高手之间的巨大差距。

“噢,该死的,西雅图克,不要让我回答第三遍,我说过,我那时候见到的的确只有十二只沉沦魔巫师。”

我不满的抱怨起,怎么一个二个说的感觉都像是自己的错似地,这种突兀的事件,最应该震惊和不信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嘿嘿,我也只是问问而已,对了,你说该不会是督瑞尔的真身降临吧,这股气势。”

西雅图克也发现了自己的语气问题,不由低笑几声,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莎尔娜。

眼前这位光彩夺目的女亚马逊,可是干掉对方分身的正主呀,就算是实体杀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是谁并不重要,即使是督瑞尔的实体了,联盟也有足够的能力让它又无回,最大的问题是,它是用什么方法过的,那些地狱大军,甚至是其他的三大魔王,魔神,会不会也用这种办法过,这才是关键!!”

老持沉稳的卡洛斯斩钉截铁分析道,那双总是充满沉稳和自信的眼睛,此刻也布满了担忧和恐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如果那个巨大魔法阵,真的有着类似世界之石的作用,并且足以让魔王真身莅临的话,那整个暗黑大陆危矣,恐怕联盟这万年以的努力抵抗,都会在此刻化作一堆泡沫。

“快点去看看吧。”

卡洛斯的话,让我猛地感受到了肩膀似乎有几十万斤的重担压下一般,喉咙发干,沙哑着声线,一挥手,隐藏气息,带头朝那股气息的位置急速奔去。

身后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也满是凝重,一声不吭的跟了上去。

空气渐渐沉重,那种感觉就像周围的重力在逐渐增加一般,每上前一步,身上似乎都多了一块沉重的石头。

但是,相比之下,这股沉重感尚且算不了什么,带给我们最多震撼的,还是发自灵魂的震撼和寒冷,那滔天气势,就仿佛在天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恶魔头像,在朝我们狰狞讥笑。

冒险者的敏锐直觉,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灵魂,发出急切提示——再向前走的话,会死!!

在**和心灵的沉重压力下,我们简直就像经历着一场生死挑战般,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全身却已经浸泡在汗水里面,气息也不知不觉急促起。

终于,那股气息浓郁的几近于实质,似乎在化作一张大手掐住我们的脖子,让呼吸都觉得困难的时候,身子一矮,我朝身后极力掩藏气息的三人轻轻打了一个手势。

露出心领神会的目光,四分先后将身子趴伏在沙地上,顾不得被太阳烤成红铁板一般的沙地上传的炙热感,一点一点的,斜斜的沙坡,对于我们说就好像在攀爬垂直九十度的光滑绝壁般,每向前挪移一份,都要用上好几个呼吸的时间。

只有几百米高的沙丘,平时只要一眨眼就能越过,现在足足花了我们半个多小时,才爬到顶端,屏住呼吸,将沙子盖住脑袋,只透出一双细眯眼睛,目光隔着一层薄薄的沙子,向沙丘对面看去。

那是震惊的景象,即使早有心理准备,我们也为之惊骇,心中泛起滔天大浪。

和我们原先料想的不同,并非魔王真身降临。

但是目光所及的下方覆盖一整片沙漠的那条【猩红地毯】,却足以抗衡魔王真身降临带给我们的震撼……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