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零六章

第八百零六章


                第八百零六章

“哟,你们回了。”

对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招手招呼,然后拉着莎尔娜姐姐的小手坐在身旁,彼此倾注温情的目光轻轻对视了一眼。

“除了凡长老自己回以外,三位使者都到齐了,看临时研究出的联络手段还算成功。”

塔巴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烁着研究狂人式的兴奋光芒。

“哈哈,算是是这样吧。”

我擦了擦额头上突然冒出的冷汗,用摇摆的口吻附和了一句。

塔巴所研究出的联络方式,其实也就是一张画有魔法阵图案的符纸,平时贴身放在身上,塔巴这边启动联络魔法阵的话,这张符纸就会震动起,因为是临时研究出的小玩意所以功能如此简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是,当塔巴将装着符纸的精美小盒递到我们的手上,然后神秘兮兮的笑着启动了一下联络魔法阵,让整个精美小木盒高速震动起的时候,着实是把我给囧到了,差点就以为这家伙是打着法师公会会长的名头,暗地里推销各种【哔哔】棒之类的【哔哔】道具的商人。

自然,他神秘兮兮的笑脸在我眼中也变成了淫笑,要不是西雅图克性子急,立刻捏碎盒子拿出里面的符纸,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我差点就没忍得住一拳往他那张老脸揍过去了——这样的东西应该偷偷拿出才对呀混蛋!!

现在回想起,果然……原是自己的思想太污秽么?黄段子【哔】生会什么的不应该看太多才对。

“咳咳,人到齐了,大家就简单开一个小会吧,凡长老意下如何?”

塔巴咳嗽几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到我的身上,请示道。

“哦,那是当然,大家这几天辛苦了,各自交流一下自己的情报吧。”

从神游物外中回过神,我点了点头,环视六人一眼,掌握着西部王国命脉的七个小头头都在这里,要是敌人够聪明的话,搞个什么炸弹袭击将我们一窝端,那乐子可就大了。

当然,这玩笑话,炸弹什么的对我们说太小儿科了,哪怕是没有冒险者力量的加恩,肯定也会有自己的保命手段。

“那我先说说这边的状况吧,这里有几份清单,诸位看一看,想必会比我们说的更加清楚。”

加恩拿出几份单子,一一交到莎尔娜姐姐,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手上。

看着上面一串串数据,卡洛斯的神色凝重起,西雅图克和姐姐则是依旧神色淡漠,自身冷酷嗜杀的性格,让这两个人对上面的数据毫无触动,当然,也不会刻意摆出一副关我什么事的脸色去刺激萨克雷三人。

片刻之后,神色激动的萨克雷站起朝我们鞠了一躬,再次将刚刚和我说过的请求踢出。

“你们怎么看?”

我用征求的目光看了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毕竟这是十分冒险的行为,以自己的血熊之身,都差点葬送在了怪物的群殴之中。

“我们回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吴师弟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就将遗失之城的十多万怪物逼退。”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朝我竖起大拇指,莎尔娜姐姐是带着鼓励的在桌下面将我的手轻轻一捏。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挑战,蛮有趣的。”西雅图克如此答复,那满脸的战意一目了然。

“总觉得要是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等宣扬出去,卡洁儿就要被你这个大英雄给完全拐走了。”

卡洛斯半开玩笑的说道,不愧是女儿控,连思考角度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顺便反驳一句,卡洁儿早就被我完全拐了,你就别再自我安慰自欺欺人了卡洛斯兄。

哼,卡洁儿只是暂时被你这后宫男的外表欺骗罢了,等明白过,迟早会重投我的怀抱。

滋滋滋滋滋

锐利目光传达着彼此的意思,我们两个皮笑肉不笑的对视着,半空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弧在激烈碰撞着——只有这个绝对不能让步,这是属于女儿控之间的战斗。

“姐姐没什么问题吧。”

在塔巴等人咳嗽连连的提示下,我们两个好不容易结束对峙,目光转向一旁的莎尔娜姐姐,我柔声问道。

“这种事情随便弟弟你决定就行了。”

莎尔娜姐姐似乎正在研究着我的侧脸,目光在上面巡视着,见过我的脸庞正对过,立刻就将刚刚的研究付诸于实践,目中无人的用她那微微粗糙的温暖指肚,在我的脸上左右揉捏拉扯起,一边漫不经心或者可以说是傲慢的向其他人随口应道。

“呜呜~~”

虽然不会疼,相反姐姐的很痒很舒服,但是毕竟另外五双眼睛在盯着呀,我可没学到姐姐你的mx级无视技能,不好意思是肯定的,悲鸣也是必须意思意思的,反抗嘛,这个还是算了,反正很舒服,很温柔。

大家似乎都已经十分了解莎尔娜姐姐的个性,见状除了一笑,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见我们四个都同意,均是大喜过望。

“呼……护国……”

我含糊不清的插口道,大概是看我有话要说,姐姐很是大发慈悲的停下了手指上的动作,却没有放开,看话说完以后还是逃脱不了一顿【蹂躏】,直到她心满意足为止。

“不是我怀疑你们的实力,只是大家也知道我的血熊变身擅长的领域,这种事情,对其他人说或许会有些难度。”

我犹犹豫豫的说道,之所以血熊能够将十多万怪物大军逼退,那是因为它的炮台属性,强大的火力输出,而其他三人,莎尔娜姐姐还好,无论能不能完成任务,拥有远程攻击手段的她都不会有危险,真正难办的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

“你瞧瞧,我们被吴师弟小看了。”卡洛斯指着自己对西雅图克笑道。

“别把我拖下水,吴师弟担心的只有你一个,只有你一个才对,我的超级龙卷风,很容易做到这一点。”

西雅图克双手抱胸,高傲的说道,巨人一般强壮的身躯,让他看起就宛如希腊神话里走出的力量之身安泰俄斯一样强大和自信。

“哦,对了,我到是差点忘记了西雅图克的超级龙卷风了,这招的话的确是挺管用,这样算下就剩你一个了,卡洛斯老兄。”

我一拍手掌,恍然道,的确,西雅图克的超级龙卷风对怪物的震慑力,绝对比血熊变身的任何招式都还要强大,这样一就不用担心这边了。

西雅图克得意一笑,朝卡洛斯露出“看,我说的没错吧”的了然目光。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被人担心实力。”卡洛斯郁闷的眨了眨他那暗棕色深邃瞳孔。

“没办法,虽然不想承认,但要是因为我而让你壮烈的话,先不说会被安洁丽尔追杀,卡洁儿恐怕都不会再理我了。”

我无奈的叹出一口气。

“安洁丽尔,卡洁儿……”

卡洛斯喃喃的念叨着自己的老相好和宝贝女儿的名字,眼睛温柔似水,最后,无数道绕指温柔变成了一股坚定不移、无坚不摧的气势,用仿佛能将真理撕破的一字一句道。

“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我可不想抛下安洁丽尔和卡洁儿不管。”

虽然我很想吐槽他一句卡洁儿就无所谓了反正还有我在,不过看看卡洛斯的样子,还是算了吧,老酒鬼似乎说过,时不时拿安洁丽尔和卡洁儿的名字出刺激一下,有助于他更早突破领域境界的瓶颈。

“好吧,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那么现在轮到我们这边,你们这趟外出有什么情报收获吗?”

已经摸到了这场战斗的幕后阴谋的一条大腿的本歌神,决定深沉一把,先让其他人发挥发挥一下,boss总是最后才上场的,咳咳。

“没有发现。”卡洛斯这厮很干脆。

“没有。”西雅图克更简洁。

摇了摇头,莎尔娜姐姐干脆专心摆弄我的脸颊了。

“……”

好吧,算我表错情了。

目光落到另外三人身上,萨克雷抓在抓头发,无奈道。

“这些天我动用了佣兵公会的情报网,不过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如果对方是深藏在沙漠深处的话,平时有谁去那里呀。”

“我研究了一下这几千年的历史,并没有发现相似的事件作为参考推论,抱歉,没能帮上忙?”

加恩略微憔悴的摇了摇头,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利用睡觉的时间在研究了,光听到那句【几千年历史】,就可以想象出这几天他究竟翻了多少书。

“情报方面,法师公会这边已经无能为力,光是清点补给品和修复城市魔法阵,我们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塔巴苦笑。

“看大家都没什么收获了,不过没关系,我这收集到了比较有用的情报。”

将众人的努力看在眼里,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不早点说出!!”结果我的行径立刻遭到众人怒目。

赶忙将沙漠深处所见一股脑的倒出,当然,被龙卷风调戏,结果瞎猫撞上死老鼠,恰好到幕后阴谋的舞台这种事,打死我都不会说出,应该说是“英明神武的德鲁伊吴凡长老在风之精灵的指引下终于揭破了魔王们的阴谋并将其击破从而让人们再次过上幸福和平的生活”才对。

六人陷入沉思之中,当然,莎尔娜姐姐还没忘记无意识的揉动着手指……

“十二个伪领域级的沉沦魔巫师吗?看不是什么简单的阴谋呀。”塔巴低吟着,突然抬起头。

“凡长老,你还记得那个魔法阵是什么样子吗?”

“这个,魔法阵太复杂了,光凭眼睛可记不了。”

有一瞬间,我想将那个魔法阵和和世界之石大厅上的辅助传送魔法阵有点类似的推断说出,不过这种自己也无法确定的事情,万一要是误导了塔巴的思考方向,那岂不是很不妙?所以张了张嘴,我还是将这个判断憋在了心里。

“太可惜了,要是能将那个魔法阵画下就好了,哪怕只有片鳞只甲也好,说不定能从中推断出什么线索。”

塔巴眼里满是失望。

“塔巴,你这也太强求了,十二只伪领域级的沉沦魔巫师,凡长老能毁掉魔法阵安然回,就已经相当惊人了。”

加恩不满的瞪了满脑子只有研究的塔巴一眼。

“无妨,我这次回,就是想齐聚我们四人之力亲自走一趟。”

看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已经是满脸的兴奋,挑战十二只伪领域级的沉沦魔巫师,难度似乎比昔日讨伐堕落的衣卒尔还要难上几分呀,对于在第二世界已经难以找到敌手的两个人说,这无疑是一个提升自己的好机会。

“莎尔娜姐姐,你看怎么样?”

我发现自己似乎只有不断的说话,才能够暂时摆脱姐姐的手指摆弄,真不明白,又不是小幽灵那张手感好得不像话的雪腻脸蛋,姐姐为什么就能捏的这么开心呢?

“没是没什么问题。”

优美的唇角,露出女王式的冷酷笑意,莎尔娜姐姐像是喝茶一般,不疾不徐的优雅吐言道。

“只是……方向,弟弟你还记得吗?”

一阵卷着叶子的冷风,从已经灰白化的另外六人身上吹过。

“差点忘记了,吴师弟是路痴呢。”

卡洛斯下意识的一拍额头,露出失算的表情。

“是呀是呀。”西雅图克对于落井下石的事情是从都不会放过的。

“喂喂,你们两个,不要当着别人的面说出这种失礼话呀混蛋。”

我自然是怒目而视,自己才不是什么路痴呢,只是男人的第七感偶尔也是需要休息一下的。

“这个没什么问题。”

正当我们陷入纠结的时候,一旁的塔巴突然开口,然后略为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们一眼。

“其实我给你们的那张联络魔法纸里面,设了一个小小的跟踪魔法……”

塔巴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发现没有人暴走之后,才松一口气,毕竟这种做法很容易触犯冒险者的忌讳,当初他没有说出,就是怕这四个人不肯接受。

“嗯,塔巴会长的好意我们明白,这次也是迫不得已,下不为例吧。”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很是通情达理的点点头。

我偷偷的瞄了莎尔娜姐姐一眼,虽然这样说对姐姐有点失礼,不过四个人里面就属她最蛮横和不讲理了,咳咳……

“怎么,奇怪我没有生气?”

顺着我的目光,莎尔娜姐姐展露出美的如同妖孽一般的微笑,放在我的脸颊两边的两手手指,用力的向外拉扯起。

“是很生气没错,不过有用吗?反正弟弟一定会给这老头说好话对吧。”手指上的力道加大一份。

“……”

绝对在生气,姐姐绝对是在生气,脸颊已经变形的无法发出声音的我暗暗想到。

看到这一幕的塔巴打了个哈哈,向某人投过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兔死狐悲目光,其实他也是一片好心,沙漠深处危险重重,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再万一回程卷轴使用不了,跟踪魔法的作用这时候也就有价值了。

除此之外,就是现在的导航功能了,这不,如果没有跟踪魔法的话,难道我要再去找几道龙卷风,看能不能将自己重新送到那里?

大家也都是了解这一点,所以就连莎尔娜姐姐也出奇的没有发难,要是塔巴真有其他意图的话,我能不能拦住莎尔娜姐姐发飙,那还是个未知之数呢。

“这样的话,那我现在立刻回去制作魔法指南针,大概在明天之前能够完成,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大概是害怕莎尔娜姐姐的喜怒无常性格,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发飙,塔巴匆匆留下这句话之后,一个瞬移就跑了。

“事不宜迟,还有四个城市,我们刚好四人,就每人照应一个城市吧。”

西雅图克迫不及待的舔了着因兴奋而发干的嘴唇道。

“这样不妥。”

我立刻摇起头。

“两人一组,一人出手,另外一个也好照应。”

“也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卡洛斯肯定道,莎尔娜姐姐向是站在我这边的,这样一我的策略也就定下了。

“真是的,卡洛斯,最近你是不是变胆小了。”

西雅图克不满的念碎碎起。

“也罢,事先说明,鲁高因城是我的。”

“随你便。”卡洛斯酷酷一笑。

“干脆第荒地之城也让给我了。”

“不行。”

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在卡洁儿面前竖立英雄形象的卡洛斯立刻拒绝。

“切,那不如我们赌赌看谁能用更短的时间完成任务,赌一个年份的酒钱怎么样?”

“不干。”

卡洛斯平时不怎么喝酒,西雅图克是个大酒鬼,这个不公平赌注,要是他会答应才叫奇怪。

“那不如这样……”

西雅图克的大嗓门,还有卡洛斯不疾不徐的淡然声音,逐渐的消失在了远处。

“我们也出发吧。”

两道影子窜起,向传送站方向掠去,刚刚已经和西雅图克他们分配好了任务,我和莎尔娜姐姐负责绿洲之城和高地之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则是负责鲁高因和荒地之城。

“先去绿洲之城看看吧,那里的怪物比较强大。”

白光闪过,我和莎尔娜姐姐已经再临绿洲之城,只不过以前是视察战斗,而这次,却是挑战十万怪物大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