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零二章 魔王们的阴谋

第八百零二章 魔王们的阴谋


                第八百零二章 魔王们的阴谋

滚烫的熔浆湖面上,突然,一个圆溜溜的狰狞熊头冒了出。

很好,一切顺利。

看了看周围的满目疮痍,我十分满意,心中的一口恶气也出了不少。

不过,那十二个沉沦魔巫师呢?

我可不认为这一撞击能对它们造成巨大伤害,伪领域级的强悍实力,再加上沉沦魔一族本身对火焰的极强抗性,都足以让这些沉沦魔巫师有硬抗这一击的资本。

一股冰寒的危机感突然涌上心头,那是即使是身处炙热的熔浆之中亦未能掩盖的,突然侵入骨髓灵魂里的强烈死亡恐惧。

猛地睁大眼睛,相似,十分的相似。

和开展前几天,几百名法师在城墙上散发出的魔法元素气息逐渐凝聚在一起所形成的那股【势】,感觉很相似。

那几天,光是从侧面感受到数百名法师凝聚在一起的庞大元素气息所产生的压力,就有一种让自己窒息的感觉了,而此时肆无忌惮的冲向自己,紧紧将自己包围起的那股类似的压力,却似乎并数百名法师集结起的还要凝聚和紧密一些。

大概,就是这股气势,让自己产生一种神乎其神的死亡感吧。

窒息思绪只是一刹那间在脑海里划过,下一刻,在这股危险直觉的逼迫下,我已经如炮弹般从熔浆里面跃起,带起冲天的熔浆柱笔直向上空飞去,我敢保证,这绝对是自己背后那双火焰之翼扇动的最卖力的一次。

直到千米高空,那股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死亡寒冷感才逐渐被驱赶出四肢百髓,仿佛从冰天雪地的南极回到赤道一般,身体迅速被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所取代,不由自主的舒服呻吟了一声。

这究竟是什么压力,竟然会让自己身处炙热的沙漠之中,甚至是浸泡在能将钢铁融化掉的熔浆之中,亦能感受到那股冰寒刺骨感,就仿佛被一头残暴的冰龙的目光紧紧凝视着一样。

轻呼出一口气,但是那股突兀的感觉让我丝毫不敢大意,依然一直往上,一直往上的飞,直至好几千米的高空,确定那股感觉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才停下,刚刚处于紧急逃生状态的大脑,重新开始转动。

该不会是自己破坏掉那个巨大魔法阵,而导致了不可预测的结果吧,比如说将某个凶恶强大的恶魔释放出,小说动漫里不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吗?这样一也可以解释自己刚刚突然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感了。

不过很快,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想想,那十二只沉沦魔巫师会那么好心,将恶魔封印,帮第二世界一个大忙?如果那里真的封印着一头恐怖恶魔的话,恐怕它们会第一时间打破封印,放出那头恶魔作乱,而不用等到我了。

话说回,那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魔法阵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虽然我对魔法理论这些需要几十年研究才能登堂入室的玩意,可谓是一窍不通,不过和法拉这些老怪物接触多了,当然,最主要是远程传送魔法阵坐多了,对限定的一些魔法和魔法阵,印象还是有的。

在巨型魔法阵被毁之前,我看了很多言,大致上对这个魔法阵很复杂,恩,很复杂,完全看不懂,就好像小学生看高数一样。

不过,这个繁杂的魔法阵却产生了一种似是而非的模糊印象感。

初时想不起,现在冷静下,努力在大脑里回忆了一下,终于找到了那股朦胧感的根源——这不是和世界之石大殿里的魔法阵有些相像吗?

世界之石大殿那里的辅助魔法阵,可谓是我在暗黑世界所看到过的最繁杂和透露着神秘气息的魔法阵了,刚刚那个巨大魔法阵也给我类似感觉,只不过我现在还无法确认,这两者带给我的相似感,究竟是因为繁杂程度相似,还是因为上面的魔法纹路相似,要是法拉或是塔巴这些老家伙在就好了,肯定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失望的得出最后结论,我在半空扇了扇翅膀,看看周围。

这里……应该还在城镇传送书的使用范围吧,听说这几年联盟冒险者的少儿多动症频繁爆发,活动范围逐渐变广,以至于法师公会不得不将许多精力投入到扩大回程卷轴的使用范围上。

当然,临走之前法拉塞给我的那十几张新星回程卷轴,也是这项研究其中一项重要成果。

应该没问题吧。

掏出其中一张【新】回程卷轴,怎么看怎么都像散发着可疑气息,我甚至用鼻子在上面嗅了嗅,最后才无奈的展开。

算了,迟痛不如早痛,现在试试吧。

随着一道白光闪起,大概十秒钟之后,熟悉的白色白色传送光柱出现在半空,我不再犹豫,翅膀轻轻扇动,落入传送光柱,同时取消血熊变身。

下一瞬,白色光柱和人影一起消失在几千米高空。

片刻之后,从只剩下篮球场那么大的熔浆湖里,相继露出十二个脑袋,正是刚刚那十二只沉沦魔巫师。

熔浆虽然滚烫,不过在被熔浆之海占据三分之一面积的地狱,这些沉沦魔巫师早就已经习惯了熔浆的温度,泡在里面,就如同温泉一般,并不急于出。

“可惜,就差一点点,被它逃走了。”

其中一个沉沦魔巫师的脑袋,缓缓吐出幽深而苍老的语调。

“魔法阵也被毁了。”

“三位魔王大人好不容易才将我们送到这里,要是将事情办砸的话,那我们几个恐怕会生不如死。”

“三位魔王大人的怒火,我们无法承受。”

“但是……”

“这次的事情,必须如实汇报。”

“玩意安达利尔大人怪罪下……”

“难道你认为能够瞒得住贝利尔大人吗?”

“……”

提起贝利尔,十二只沉沦魔巫师都不由发自灵魂的打了一个战栗,安达利尔是它们的主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是如果说它们最恐惧谁的话,那却不是自己的主子,而是那位三番几次将地狱界闹的天翻地覆,甚至敢于调戏三魔神的虚幻与阴谋之魔王贝利尔。

……

督瑞尔的老巢,散发着永冻之息的冰冻里面,一面巨大的冰壁,正投影着数万公里外的恶魔与天使的战场,无数狰狞怒吼,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恶魔,和无数圣光环绕,高唱战歌的天使混战在一起,地上,空中,均是激烈的战场,从天而降的尸体就像下雨一般,地面已经堆起了厚厚一层尸体,将原本裸露着的土表掩饰覆盖。

三位魔王正聚集在冰冻里面,其中两个目光随意看着冰壁上投影出的惨烈战争,那淡漠的目光,就像看到无数蚂蚁被大水冲走一般,连一丝感情都奉缺。

“哦~~?”

突然,面无表情的贝利尔,突然发出一声像是找到什么好玩东西时的感叹。

“发生什么事了吗?姐姐。”

安达利尔将目光从冰壁上的无聊战斗中挪开,看向贝利尔。

“呼呼,告诉你你可别吃惊哦,小安儿你那些部下,可是带回有趣的信息呢。”

萝莉形态的贝利尔轻轻在安达利尔面前摇着稚嫩食指,状似神秘的说道。

“哦,这些不中用的家伙,难道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安达利尔口吻里没有一丝感情,十二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对她说就像街边随处可见的野狗一般,早在贝利尔开口向她要的时候,她就将这十二个可有可无的家伙的命运交给贝利尔全权掌控。

“哼呜~,大致上是这样,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是这么回事。”贝利尔的回答有点微妙,顿了顿才解释道。

“本魔法阵是要成功了,可惜中途出现了一个捣乱者,把魔法阵给破坏了。”

“虽然那十二个笨蛋的确不怎么中用,不过我不认为第二世界有谁能独自一个人在那些家伙手中将魔法阵摧毁。”

“啧啧啧,的确是这样,不过小安儿呀,这次的捣乱者可不同哦,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冒险者吗?”

贝利尔扇着她那双美丽的蝴蝶翅膀,高兴的在安达利尔面前飞飞去。

“看贝利尔姐姐又找到新的玩具了。”

安达利尔淡淡一笑,冰冷的内心也不禁对贝利尔口中所说的那个联盟冒险者产生了一丝怜悯。

真是个倒霉的家伙,竟然让贝利尔姐姐如此感兴趣,那可不是灵魂堕落到炼狱之中就能了事的痛苦。

“竟然被发现了,那要转移吗?”

“不用不用。”

贝利尔摇着头,微微嘟起的殷红小嘴咬着指头轻笑。

“不转移的话,那些人类可是会立刻集结伙伴,十二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虽然在第二时世界算是强大存在,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

“哼,人越多越好,到时候魔法阵也完成了,哼哼。”

贝利尔那张纯真无暇的脸蛋,嘴角边微微勾起了极为违和的阴冷和残忍的弧度,嫩白的小手轻轻一翻,一枚闪烁着光辉的菱柱体水晶。

如果是有冒险者在场,非得大声惊叫起,贝利尔手中这枚水晶,完全就是一枚世界之石的迷你缩小版,甚至散发出的气息都极为相似。

“这就是姐姐这几百年收集材料制成的成品?”

安达利尔瞳孔微微缩,目不转睛的看着贝利尔手中的菱柱水晶,心中由衷为对方的能力感到惊叹——这种东西,贝利尔姐姐竟然也能够仿制出!!

只可惜不能材料过于珍贵,不然的话……

“先不说这个,阿兹莫丹那个笨蛋呢,该不会真的傻呼呼跑去前线了吧。”

将手中的水晶一把收起,贝利尔的目光开始在四周巡视起。

“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的性格……”安达利尔头疼的捂上了额头,两魔王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另外一个魔王身上。

蹲在湖边,依旧用那堆让人怜悯的小篝火烤着蘑菇的少女身影。

“阿兹莫丹那笨蛋究竟给小沙带多少蘑菇,还没有吃完吗?”飞飞去的贝利尔做出一副摇摇欲坠模样。

“不,已经吃完了,不过那笨蛋昨天又带回一些,听说是在库拉斯特森林那里的什么迷幻蘑菇。”

安达利尔远目。

“迷……迷幻蘑菇?!”贝利尔瞪大可爱双眼,目光往烤蘑菇的少女那边看去,正好看见她一口将貌似烤好的蘑菇吃下去。

然后,就如同在大热天里将一勺冰冷透心的冰沙吞入口中,漠无表情的少女眯上眼睛,双拳紧握,全身绷得紧紧的,然后一股电流从脚下窜起,一直延上到她脑袋两边如同猫耳形状的两束发束上。

最后,轻轻呼出一口冰气,重新睁开那双寒冰一般的双眼,心满意足的站起,扯了扯起了皱褶的单薄连衣裙,钻进湖中心那张冰之床去了。

安达利尔:“……”

贝利尔:“……”

遗失之城的传送阵里,一道白光闪过,睁开眼睛,看看出现在如自己想象一般的环境,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法拉老头给的东西,偶尔还是能用一用的。

还没等得及在心里夸上法拉两句,城墙那边传的惨烈厮杀声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离开好几天了,也不知道现在的战况如何,不过既然塔巴和加恩没有发出求援信号,想必应该还没有到极限状态吧。

想了想,我还是连忙往打斗声和爆炸声最激烈的方向掠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