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汇合!

第七百八十六章 汇合!


                第七百八十六章 汇合!

“对了,说起,你们是怎么一起鲁高因的?”

我突然想起刚刚遇见这两个队伍时,就从心底里冒出的疑问,不由问道。

按道理说,自己走的这一个月左右时间里,安达利尔的分身只能刷一次,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途径,就是去迷雾森林找贝利尔的麻烦,打败贝利尔一样可以获得远程传送站准许。

问题上,上次我的时候,哈加丝也说过,对付贝利尔这种具备精神力攻击的魔王,队伍里至少必须有两个或以上的法师才能行,汉巴格和肯德基队伍里都只有一个法师,明显不符要求。

似乎被我说到点上了,两个小队的队长,都不约而同的双手抱胸,做出一副得意的姿态。

“哼哼,吴凡老弟,我就知道你会只有问,想不通是吧。”

“好吧,以我凡人级的智慧,的确是无法想象,你们连个就别在那卖关子了。”

“这个说话长了。”

汉斯里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让后一股脑的说了出。

原,在我回去的半个多月以后,安达利尔的分身刷新,两个队伍都不约而同的打上了她主意,以汉巴格和肯德基两个顶尖冒险者小队的实力,想要打败安达利尔自然是难度不大,问题是,偏偏两个队伍谁也不愿意让谁,差点在墓穴四层,安达利尔的王殿大门前自个打了起。

后,还是脑子机灵的汉斯先想到办法,安达利尔只有一个,但是迷雾森林那不是还有一个贝利尔嘛,听说和安达利尔一样,是这两天才刚刚刷出的(上一次是被我干掉了)。

但是,讨伐贝利尔需要两个法师才行,这并不是联盟在危言耸听,以里肯汉斯他们的顶尖队伍实力,也没有把握在一个法师的情况下可以保证对付得了贝利尔,于是原本是敌对关系的两家队伍坐下一合计,刚刚好,肯德基小队这边的法师基拉,借给汉巴格小队,而汉巴格小队的圣骑士巴尔,则是借给肯德基小队。

这样一刚刚好,汉斯那边凑齐了两个法师,可以去找贝利尔的麻烦,而肯德基小队这边,对付安达利尔,因为有两个远程的亚马逊弓箭手,其中一个拿着暗金巨战长弓,输出力惊人,多一个圣骑士在前面顶着,让亚马逊发挥作用,自然是要比法师好一些,于是两个队伍一拍即合,狼狈为奸的做出这等疯狂行为。

我在一边听的那叫一个汗呀,竟然这样也行?!!

要知道,一个冒险者小队里面,成员的默契度是十分重要的,随便让其他冒险者加入,不单无法为队伍增加实力,甚至连原有的实力都未必能发挥出,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能了解这两个小队互相换人这种行为,是多么的胡闹。

不过,如果了解两个小队的历史的话,或许这种也不是单纯的胡闹,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在里面,毕竟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是从第一世界的粉嫩新人冒险小队开始,就在不断的敌对,有句话说的好,最了解自己的往往是敌人,所以他们才敢做出将死对头队伍的成员直接拉过打boss这种行为。

朝这时候,又像多年的好友一般勾肩搭背的哈哈得意大笑起的里肯和汉斯,翻了一个白眼。

“对了,你们干掉安达利尔和贝利尔,都爆了什么东西,快点拿出开开眼。”

两人人相视一眼,汉斯沮丧的拉耸下了脑袋,里肯则是继续得意起,两个队伍的爆率情况,被他们的表情透露的直白无比。

“我们是一顶轻便头盔,金色的。属性还可以。”

里肯将泛着金属冷质的金色轻便头盔取出,在手上遛几圈,道。

轻便头盔,是骷髅帽的扩展级别,形状如同一个对半切开的椭圆,带上去以后脑袋就像个圆溜溜的大钻头。

“汉斯老哥,你们这边呢?”

虽然看汉斯沮丧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从贝利尔身上爆出的东西,铁定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唉,别说了,那只臭鸟,也不知道之前被哪帮混蛋大爆过,干掉以后只爆了几件垃圾宝石。”

汉斯愤愤一跺脚,嘴里嘀咕着什么,听起像是在诅咒之前爆过贝利尔的那个队伍。

不好意思了,汉斯,你口中所说的那帮混蛋,其实就是我。

很快,在我们的催促下,汉斯扭扭捏捏的拿出了贝利尔爆落的东西,好歹也有件金色装备嘛,我看看,是一把金色的罗佳伯斧,也就是大砍刀的扩展级别装备,这武器比较冷门,再看看属性,啧啧,难怪汉斯崔头丧气了,这把金色罗佳伯斧,拿出去换一件极品蓝色装备,也未必能顺利换到。

“就没件暗金装备之类的吗?”

我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有点失望道,本想着若是他们爆出点好装备,队伍又用不上的,自己和他们买下呢。

“你以为魔王是你家养的狗呀,随随便便就出暗金装备。”

汉斯和里肯不约而同的甩给自己一记鄙视目光。

“那到是,我想了想,就算是自己,也不是每一次干掉魔王魔神,都会爆落暗金装备的说。

比如说第一个干掉的魔王贝利尔,就是件低级绿装,然后是督瑞尔,爆了两件绿装,接着是巴尔,恩,巴尔给了两件暗金装备,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接着是第二世界的贝利尔分身,也是给了两件绿色装备,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其中一件是【娜吉的古代遗迹】套装里的部件之一——娜吉的小环,纯洁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很自然会想到上面,yd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则是非常容易往下面想。

这件绿色头饰,现在还放在我身上,看能不能用换点别的东西。

至于另外一件,则是【孤儿的呼唤】系列部件之一——惠斯坦的武装轻圆盾,这玩意我给了卡洛斯,他貌似很喜欢的样子。

“吴凡老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想揍你一顿的冲动。”

回过神,汉斯和里肯两个正通红着眼睛,摩拳擦掌的逼近。

等等,我刚刚只是在心里回忆吧,并没有说出吧,你们两个是怎么知道的?!!

过了大概半小时左右,阿拉丁那边叮叮当当的声音至于停下,拿着已经修理一新的实战铠甲走了过。

“好了,好久没有修理过这么好的货色了,痛快。”

大喝了一口从我这里弄到的上等朗姆酒,呼出一口酒气,阿拉丁的样子看起真是痛快之极。

“该买的也买了,该修理的也修理了,我们先走了。”

我收起铠甲,和汉斯他们一同站起,往店铺外面走去,突然,一股力道从披风处传。

回过头,阿拉丁正扯着自己的斗篷。

喂喂,放手啦你这矮子,你以为你是阿琉斯吗?卖萌之前麻烦先照照镜子看一下自己的那张老脸。

“该买的买了,该修的修了,但是该付的却还没付呀。”

阿拉丁扯着斗篷,皮笑肉不笑的道。

“我终于百分之一百二十能确定,你的确是和穆拉丁大伯那家伙是朋友了。”

“别,你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要是传到外面,让别人误以为我是那老货的朋友,我这辈子都不敢外出了。”

我无奈的转过身,切了一声,这些矮子还真不好忽悠啊。

“修理费多少?”

“不多不多,大概回复活力药剂的价格吧,你随便给几瓶就是了。”阿拉丁摆出一副极度无耻的嘴脸,胡子颤抖的伸出他那黑乎乎长满老茧的粗手。

“我现在也终于百分之一百二十能确认,你的确是有着那老货的血统了。”面对阿拉丁的无耻报价,我不甘示弱的回道。

用了三颗完整宝石,终于打发掉漫天要价的阿拉丁之后,一行人走在大街上,看着因为怪物暴动而显得异常萧条的街道,都不由叹了一口气。

“我们刚刚到时,这里几乎是人挤人的。”

巴尔指着自己站着的地方叹道。

“嗯,这场战斗不能拖太久,不然就算胜了,也是一场惨胜。”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家家户户紧闭的窗门,仿佛看到了里面一家人,正心情沉重的围着一张点蜡烛的昏暗桌子,默默期待着怪物不要攻入,作为平民,他们所能做到的,也仅只有这样,彷徨无助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作为珠宝王国,这样的情形多持续一天,就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财富,僵持太久的话,哪怕最后对战怪物是一场大胜,但整个西部王国恐怕也会陷入瘫痪状态。

“对了,吴凡老弟,你现在是在找你的那些队友吗?”

正当我低头思索的时候,汉斯突然开口问道。

“没错。”我点点头。

“真想看看能够和吴凡老弟同一个队伍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该不会全都是怪物吧。”

里肯在一旁揶揄起。

“……”

这个,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才好。

“咦,难道真的是都是一些怪物?!!”

本只是想开个玩笑的里肯,见我突然沉默,不由笑意一凝,僵硬起。

“不,当然不是”

我连忙否认道,再让这几个人说下去的话,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恐怕就真的要变成哥斯拉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恩,一个圣骑士,一个野蛮人,一个亚马逊,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吧。”

我无奈的苦笑一声。

“就是你这样说我们才更加好奇呀,大伙们加紧点脚步,看看吴凡老弟的队伍,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里肯一声高呼,其他人顿时响应,走的比我还快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几个小时过后

“我说吴凡老弟,我们似乎已经绕了这里好几圈了吧。”

回到某个似曾相识的路口,众人停下脚步,十二双犀利的目光齐齐投射过。

“难道你们没约好聚合的地点?”

“抱歉,还真没有”

在十二道目光的强势围观下,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缩小。

里肯他们相视一眼,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吴凡老弟,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能确认你那些伙伴,是在西部王国,是在鲁高因城这里吗?”

“这个嘛大概在吧。”

“大概?!”

十二双变得更加火辣。

没办法,虽然阿卡利说已经通知三人在鲁高因汇合,但谁又知道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什么时候能到呢?莎尔娜姐姐我到是可以确认没有,至少不在鲁高因,如果在的话,灵魂彼此连接着的我们,仔细去感应对方的话,应该能够感应得到。

“难道说你们平时都不是在一起的?”

无语远目了片刻,汉斯几近脱力的问道。

“恩,应该说大多时候都不在一起,而是单独行动。”

“这叫毛队伍呀!!”

如果前面有茶桌的话,肯定会给此刻怒吼出的里肯一把掀飞。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以吴凡老弟他们的实力,不是讨伐魔王魔神的话,的确是没有在一起的必要。”

汉斯脑子到是转得快些,立刻就帮着自己解释起,然后回过头。

“不过,难道你们互相之间,一点联系的办法都没有?”

“没呃,也不能说没有吧。”

我歪头一想,还真想出了那么个土办法,不过这办法和我低调做人的性格不符,所以从没想到过要用。

“那还不快点联络!!”

十一人异口同声道,阿琉斯因为四字真言的属性而保持沉默,舌头还在隐隐发疼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的,你们着急个什么劲。”

这样盲目的找下去的确不是个办法,我连声应着,顺便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你们激动个什么劲呀,就那么急着让我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叫过,体验一把震撼感吗?

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种办法,不过理论上说,应该能行得通吧,深呼吸一口气,我缓缓合上眼睛,在保持不变身的状况下,将埋藏的灵魂深处的血熊那股气息,逐渐引发出。

“咦——?!!!”

下一刹那,汉巴格队伍和里肯队伍,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

街道,还是那条空无一人,沙尘弥漫的街道。

但是在他们的精神层次中,却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象。

前面那个原本平淡无奇,看上去和普通人一般无二的德鲁伊,身上毫无预兆的爆发出了强大的风暴,顿时沙尘四起,狂风呼啸,原本寂静的街道突然笼罩在了无边无际的沙尘暴之中,脚下的地面在颤抖,头顶的光线被沙尘所遮,狂风如剑,沙尘似刀。

在黑暗之中,一股让人发自灵魂颤抖恐怖气息蔓延开,仿佛有一股尖锐的声音,让他们的耳朵嗡鸣作响,头疼欲裂,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片咆哮着血红色火焰的地狱景象。

猛地,十二人眼睛怒睁,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出,眼中狂风沙暴,耳边的嗡鸣作响,一切都如同潮水般退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还是那条寂静的街道。

但是,那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却依然压在他们心头,让他们不得不聚集起全身力量与之对抗者,才能让自己不再陷入那种环境之中。

此时此刻,十二人已经是脸色苍白,汗如雨下,脚步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就连阿琉斯,也惊恐的放开了原本紧抓着的斗篷,退后几步,目光愣愣的看着前面。

站在他们前面的那道身影,似乎和刚才没什么两样,脸上依然带着那总是能让人感到他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呐喊着【快点搞定回家睡觉】的懒洋洋无奈表情,微微仰着头,眯着的眼睛落在远处天空。

但是在这十二人眼中,对方却变得陌生起,那股恐怖之极的气息,就是从他的身上发出,他们仿佛看到了眼前那副人畜无害的面孔,突然被一层墨黑所笼罩,然后从这黑色之中裂开一道狰狞大嘴,身形也越发庞大,逐渐变成一个让他们不得不仰视的巨大恶魔。

就在他们惊骇欲绝的时候,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在不远处的另外几个点,突然同样两道庞大的气息冲天而起,遥遥呼应,就宛如天空出现千军万马,在不断对碰着一般。

三股力量激烈碰撞,顿时将恐怖的气息散播在鲁高因城每一个角落,片刻之间,城里的上万战士都不约而同的呆滞起,抬头惊骇的看向天空,就仿佛上面有什么恐怖的恶魔降临一般。

反倒是那些平民,一脸不解的看着旁边突然抬头惊愕的看着天空做呆滞状的士兵和冒险者,他们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一点,天空似乎暗了一点。

说时迟那时快,实际上,三股气息只是碰撞了不到两秒,就各自收了回去。

然后,两道肉眼难辨的身影从天空急速俯冲下,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哈哈哈~~,吴师弟,你这次可是迟到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