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嘴馋的爱丽丝

第七百六十七章 嘴馋的爱丽丝


                第七百六十三章-第七百六十七章 嘴馋的爱丽丝

虽然成功的送了大嘴巴马拉格比成佛,不过最重要的事情,找小幽灵那家伙,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望了望红火的天边,看看头顶上茂密的丛林,我不得不承认,这次寻找小幽灵的行动十分失败,而且顺带迷路者一名。

好在不久以后,遇到了几个热心的精灵,将我送到能认得路的地方,才避免了在结婚第三天就爆出原精灵族亲王是路痴的事实。

该不会那只笨幽灵,已经回到了家,正在家里等着自己吧。

抱着这种连自己都无法骗过的疑问,我向着水晶之树广场快步前进,至于为什么说连自己都骗不了,那是因为普通说,一旦寻找者心里冒出这句话,百分之百要找的人都不可能乖乖在家里等着你回小说动漫里是这样说的。

当然,笨幽灵的安全我到不担心,通过灵魂联锁,我能感觉到她现在安全得很,而且似乎还还很饱?

不怎么能确定的感受到这股让人哭笑不得的感觉,我不由将整张脸勉强凑成一个囧字,然后加快步伐,不一会儿就到水晶之树,也懒得绕那些盘盘根根走上去,直接一跃而起,几个跳跃就到了家门口附近。

“小凡,太慢了!!”

乖乖打开家门,一道洁白身影就野蛮的朝我直冲过,话说,她就一点儿也不担心我突然心血潮,往旁边那么一闪吗?想必门外百米多的高度,会让这种恶作剧充满喜剧感吧。

想归想,我始终是舍不得让这个小笨蛋收到一点儿的伤害,伸出双手,一把就将脑袋直往自己怀里转的小幽灵搂了起。

“小笨蛋,今天跑哪去了,让我一顿好找。”

在那柔软滑腻的脸蛋上捏了一把,我又气又狠不下心惩罚,不由为自己的宠溺行为气得直瞪眼。

“没有啊。”

从怀里仰起头,小幽灵的眼睛里满是困惑。

“我今天一整天都呆在水晶之树附近呀。”

水晶之树附近?

我心里一愣,然后惊呼大意。

自以为小幽灵如果出是玩的话,怎么说也会走远一点,所以哪都找遍了,就没想到这只神出鬼没的发光体,竟然会在家附近里混。

革命前辈的名言诚不欺我,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呀,这样说到了第三世界以后,我干脆就在混沌避难所或者毁灭王座里面弄个小窝算了。

“……”

好吧,我就知道,刚刚绝对有某些家伙心里在想”别把三魔神的智慧和你这种笨蛋相比”,绝对是这样没错吧混蛋!!

“你在附近干什么?”

听到小幽灵就在水晶之树附近,我不由大松了一口气,在水晶之树上,除了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家以外,就只有雅兰德兰大长老了。

量这只发光体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敢去惹雅兰德兰那种可怕的家伙吧,虽然小幽灵的岁数的确要比雅兰德兰大上近十倍,但是我可以肯定,雅兰德兰的智慧却也绝对要比小幽灵现在的“表”一面,要高上十倍不止。

所以,就算她跑雅兰德兰那里去,也肯定掀不起什么大浪,想到这里,我不由安心的松了一口气,没有惹事就好,没有惹事就好。

“没,没干什么,就是四处逛逛而已。”

小幽灵银色的眸子骨碌骨碌转了几圈,平时一钻到我怀里,就像打着哈欠的人找到枕头般。说什么也腻着不肯离开,现在,她却主动从我怀里跳了出,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淡定的倒一杯茶,眼观鼻鼻观心的啜了起。

有问题,她这副做作至极的淡定模样,绝对有问题,一瞬间,我刚刚放下去的心又重新吊了起,正要继续追问下去,突然门外传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对话。

随后,从外面走入一名英姿俏丽的精灵女魔弓手,她那双平素总是带着精灵族特有的冷静和高傲神色的眼睛,流出淡淡的困惑之色,向我恭谨的行了一礼后,便匆匆进入阿尔托莉雅的书房。

出什么事了?

带着好奇,我不由一起进入了阿尔托莉雅的书房,正好那名女魔弓手在想向阿尔托莉雅禀报。

“女王殿下,不好了。”

上前一步,半跪于地,女精灵仰起头,尊敬无比的目光投向书桌后面她所崇拜和仰望的精灵族之王——阿尔托莉雅身上。

“出什么事了,坦妮?”

轻轻将手中羽毛笔放下,透彻着威严的冷静气息从阿尔托莉雅身上散发,所具备的强大感染力让那名半跪于地,名为坦妮的女精灵弓手,也逐渐的冷静下,身体一震,大声回答道。

“是的,女王陛下,刚刚在水晶之树上巡逻的时候,我和我的小队,发现了有一根水晶之树树枝被截断,初步怀疑是被人窃取。”

说到这里,坦妮皱了皱眉头,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所有的精灵都视水晶之树为圣物,根本没有人会做出这种亵渎行为。

不过现在不同了,因为婚礼关系,精灵王城混杂了不少其他种族,面对精灵一族的圣物,这些家伙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你确定是非自然折断,不是水晶之树自己脱落?”阿尔托莉雅闻言,英气的眉头也不由轻轻一皱。

和普通树木相似,每年到了固定时候,水晶之树也会自己脱落一些老的树枝,以便让新的枝叶能够顺利生长,而脱落下的树枝枝叶,就会被精灵族利用,比如说阿蒂丝女王送给阿尔托莉雅的,用水晶之树的木材雕刻出的雕像,所用的就是脱落下的水晶之树树枝。

不过,水晶之树上面的能量十分稳定,寿命也十分漫长,所以每年自动脱落下的部分十分少,虽然水晶之树实在是太大了,哪怕只是十分少的分量,都是大象一样粗,重量以吨计算,但也禁不住数亿的精灵都想要啊,所以,大一点的树枝往往都被那些长老贵族和有威望的艺术大师们分去,平民只能获得零散部分,比如说一片叶子。

但就算是这样,数万年,也没有哪个精灵因此而胆子生毛的去打水晶之树的主意。

“是的,女王殿下,我可以以性命担保,绝对是人为的。”

坦妮坚定无比的应道,但是目光却有一道困惑之色飞快闪过。

“被偷了多少,有什么线索吗?”

阿尔托莉雅细心的将对方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困惑放在心里,然后继续问道,偷取水晶之树这种行为,说小也小,毕竟水晶之树的体积摆在那里,就是一头巨龙了,至多也只能弄根大一点的树枝背回去,对于整颗水晶之树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说大,那也大,因为水晶之树可是精灵族的圣物,哪怕微不足道的一点,也不能容许他人玷污。

“分量到是不多,只有大腿那么粗的一小截,只是只是”

坦妮的神色越发困惑,似乎有什么弄不明白的地方,或者是让她无法相信的事情,不敢轻易向阿尔托莉雅禀报。

“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尽管说吧。”

察觉到了坦妮的踌躇,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让人温暖并且无法抗拒的柔和与威严。

“是的,女王殿下,是这样的,从断面的痕迹上,我找到了一丝线索,但是但是,唉,断面上带着牙痕,经过初步判断,应该是被咬断的。”

坦妮轻叹一声,娓娓到,这一下就连我也知道她刚刚为什么要迟疑不说了。

好好的放着武器不用,却硬生生的凭着牙齿咬断,你说偷树枝的人是不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还是说为了磨牙?

咦?

牙齿?咬?水晶之树?

这几词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就仿佛打开了一个小孔,让我从里面窥到了一丝真实彼岸的风景。

该不会是

汗水梭梭的冒出,将我的背部打了个湿透,风一吹,冰凉透心。

然后,我机械的回过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幽灵。

“嗝~~”

一个满足的饱嗝,传了出,然后小幽灵慌忙的用两只小手捂住嘴巴,回过头冲我一笑。

“喝太多茶了。”

然后心虚的回过头,以长虹贯日之势将一杯茶喝了个底朝天,再次打了一个饱嗝。

突然,有一块拇指大小的发光物体从她的牧师袍宽大的袖子里面带出,掉落在桌子上,小幽灵连忙用手指捏起,像吃炒花生一样,下意识的潇洒的往嘴里一抛,像小松鼠吃松果一样发出窸窸窣窣的嚼动声,然后喉咙发出咕噜一声,吞了下去,续而打出第三个饱嗝,摸摸纤细平坦的小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

小幽灵:“……”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立刻将这只笨蛋圣女塞回项链里面,个畏罪潜逃好呢?

阿尔托莉雅和坦妮依然在就此事讨论着,看并不打算放过窃取者准确说,应该是头吃着才对,看了看她们两个,再看了看一脸强装镇定的小幽灵,我脱力的叹了一口气。

“那个坦妮队长,能否回避一下,我和阿尔托莉雅商量点事。”

狠狠瞪了小幽灵一眼,我上前一步,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坦妮一愣,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

“这件事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头绪,坦妮,你再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线索,水晶之树的巡逻,从现在开始也增加五个隐藏巡逻小队,秘密监视水晶之树附近的一举一动,看能不能将作案者抓住。”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做出了最后总结。

“是的,女王殿下!”

笔直站起,行了一礼,坦妮回过头,再次对我恭谨的行了一礼,大步离去。

“凡,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吗?”

目送着坦妮离去,回过头,阿尔托莉雅正用她那双仿佛能透彻人心的吗美丽眸子看着我。

“呃这个嘛,其实关于这件事”

我支支吾吾的看着阿尔托莉雅,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无论怎么开口都十分尴尬呀。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吗?就是我不小心拿出你送给我的雕像那会,爱丽丝看到雕像之后的举动。”

想了想,我决定用迂回政策,怎么说也能少一点点尴尬。

记忆力超群的阿尔托莉雅,在我话刚刚落音,就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愣,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我的目光带着一丝惊讶。

“凡,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如果真是牙咬的话,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了。”

苦笑一声,我回过头,朝正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打算畏罪潜逃的小幽灵大喝一声。

“呔,好贼子,往哪里跑!”

小幽灵闻言,娇躯一震,随即回过头朝我扮了一个调皮的鬼脸,娇俏的脆声应道。

“你这官府走狗,洒家要走便走,天大地大,难道还藏不下洒家一个大活人?”

我了个靠,这家伙还将话给对上了?!

我顿时瞪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小幽灵的身影一溜烟从门口溜走。

看的确不能给这只小圣女灌输太多无用的知识,这样只会提升她的吐槽等级而已。

片刻之后,嫌疑犯不,应该已经可以说是犯人,犯人爱丽丝,于潜逃一分钟之后重新抓捕归案。

哼哼,太天真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职业,而且整一个人形发光体,到哪哪显眼,能逃脱得了身为德鲁伊的我的掌心吗?

“笨蛋,还不快点认错,争取宽大处理。”

在阿尔托莉雅面前,我按着小家伙的脑袋,强行让她低下头。

“对不起,小阿尔托莉雅。”

感觉在劫难逃的小幽灵,不得不乖乖认罪,不错不错,就是这样,只要认错态度良好的话,我还能拼着自己哪一点薄面为你开脱。

“我不该吃那么多,不小心撑着了。”

说着,爱丽丝摸了摸纤细的小腹,露出委屈的模样。

“你是存心在找茬么笨蛋?!!”

下一刻,千佛手六式瞄准小幽灵弹性极佳的脸蛋揉了起。

“算了,凡,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一旁的阿尔托莉雅看不过去,终于发话了。

“可是水晶之树可是你们的圣物”

“恩,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爱丽丝并不存在恶意,只是为了果腹唉”

说着说着,阿尔托莉雅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了,没有见识过小幽灵的人,是永远也无法想象这小家伙竟然拿钻石当零食吃,如今又瞄上了水晶之树。

还真是这么说呢,该说是好胃口吗?

“这一次就算了,只不过”

用着温暖的目光看了小幽灵一眼,阿尔托莉雅微笑道。

“只不过,以后可不能再犯了。”

“哇!!”

小幽灵发出她那标志性的短促惊呼,俏脸上满是困扰之色。

“你【哇!!】个头呀,难道还想有下次?!!”

我立刻赏了她一记手刀,然后回过头。

“放心吧,阿尔托莉雅,这几天我会将这家伙看好,绝对不会再让她得逞了。”

“呜呜~~小凡~~”

哼,就算你悲鸣撒娇也没有用。

“哈呜~~我咬~~”

哼,就算你咬我也没有。

“……”

出血了!真的出血了!生命值在往下掉啊混蛋!!竟然是这样的话,就让你尝尝我的【真千佛手无式】的厉害吧!!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看着我和小幽灵打闹,一旁的阿尔托莉雅突然再次出声,然后我们的动作僵硬在半空,愣愣的看着她。

“呃什么意思?”

我大脑不能理解的傻傻反问了一句。

“也就是说,也不是没有办法让爱丽丝可以随意吃。”

阿尔托莉雅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解释道。

“真真的可以?但是但是水晶之树不是你们的圣物吗?你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用不可置信目光看着阿尔托莉雅的问道——相信任谁也不会把自己一族的圣物,让别人当成零食随意吃吧。

“反正也吃不了多少,如果能让爱丽丝开心的话,我想水晶之树也会很开心才对。”

阿尔托莉雅淡然笑着说出了她的答案。

“不过,如果要获得同意的话,这还得得到负责守护水晶之树的雅兰德兰奶奶的允许才行。”

“小凡~~小凡~~”

小幽灵用迫切的目光,不断拉着我的袖子,央求着道。

“你呀,钻石还不够吗?”

拒绝不了小幽灵那楚楚可怜的哀求目光,我头疼的捂着额头,无奈说道。

“钻石是钻石,水晶之树是水晶之树,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小幽灵理所当然的说道。

“……”

天啊~~,感情就算有了水晶之树,钻石也得照样吃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