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短会

第七百二十六章 短会


                第七百二十六章 短会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笨蛋色狼,完全呆掉了。”

在石化的某人眼前,拼命摇着手,见对方不为所动之后,贝雅立刻愤愤的大声嘀咕起。

“不,我想原因出现自己身上。”阿尔托莉雅想了想,神色肃然道。

“的确是因为阿尔托莉雅姐姐太漂亮,形象太高大了,这家伙完全就是一副被镇住了的样子……”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所指的是自己这身装扮,身为未的妻子,第一次正面相遇却身着铠甲,手持武器,想必在对方心目中,这是相当失礼的举动,而且……”

看了看自己身上,铠甲上,蓝色战裙上,甚至能从盘起的金色长发上摸到一些草屑,还有被露水打湿的痕迹,阿尔托莉雅深深的闭上眼睛,露出了反省的神色。

“这次是我顾虑不周所犯下的错误,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我将背负起,请你原谅。”

阿尔托莉雅轻轻将白银金属护手套着的手臂,放在胸前,微微行了一礼。

“那么,请允许我先行告退,下一次拜访,我会以更加自然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

“不,阿尔托莉雅姐姐,我想你误会了,这家伙分明就是……”

贝雅的表情颇有些哭笑不得,女王殿下有时候就是率直过头了,或者说欠缺那么一点点的常识,以至于误解对方的行为。

“走吧,贝雅。”

当贝雅朝某座仿佛存在了万年的化石雕像,做出呲牙咧嘴的可爱状时,阿尔托莉雅已经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诶,我知道了,阿尔托莉雅姐姐,等等我。”

狠狠的一跺脚,贝雅回过头,目光复杂的看着某人。

“真是个笨蛋,不识好歹的家伙,还让不惜千里赶回,就匆匆赶道歉的女王殿下反省,还露出这种色迷迷(?)的模样。”

越想越生气的贝雅,突然飞起一横脚,将某块石化高高踢飞,然后哼一声,转身的美丽身姿,带起她那美丽长发的漫天飞舞,身影一闪,已经跟着消失在拐角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夜色渐深,黑色星空中出现的光点越发繁多的璀璨,相应了,高大的水晶之树吸收了这些星之光芒,也散发出更加柔和和洁白的光芒,置身于那庞大的树冠地下,从上面如同雪花般一片片不断飘落下的光点,如梦似幻。

不知躺了多久,身上已经被露水打了个湿透的某人,终于从石化状态中解除。

“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

回忆起,记忆有点模糊,梦境里,似乎出现了某个十分眼熟的家伙,盘着的金发,银白色的铠甲,翠绿色的眼眸,以蓝色为主调的蓝白色战裙,站在自己面前,那是何等让人敬仰的英姿。

然后……呜~~,话说回,为什么我会躺在草丛里,而且身上已经被露水打湿,自己究竟躺了多久?脑袋似乎被驴踹了一脚似的,疼得要命。

“哈欠~~!!”

换上了可爱睡衣,正要入睡的贝雅,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寒意。

“一定是那个笨蛋吴又在背后说我坏话,明天找他算账去。”

这样小声嘀咕着的贝雅,身子嗖一下钻到了被窝里头,没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可爱的呼吸声。

看最近吐槽消耗太多,以至于出现幻境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拍拍身上的草屑,我如是想到。

“这里就是精灵族吗?”

就在打算回房间躺下,以将现在如置梦中的虚幻感打碎的时候,圣洁白色的光芒从胸口位置的宝石项链里照射出,最后,这些四溢的洁白色的光芒,逐渐的凝结成一道,形成了小幽灵的身影。

浮空中,她那美丽的身姿轻轻打了一个圈,及臀的月色长发跟着她的身形甩动起,反射出的美丽光泽,就如同一道流光四溢的银河。

这一刻,散发着淡淡圣洁光芒的小幽灵,她所拥有的光芒,似乎没有因为那颗参天耸立的水晶之树而出现丝毫的暗淡,说简单点,就好像在灯光底下也能闪烁着自己独特光芒的萤火虫,那乳白色的圣光,竟然隐隐的和水晶之树抗衡……不,是呼应着,彼此的光芒正在呼应着,看上去,就好像这个小家伙,是刚刚从水晶之树里诞生出的一般。

“哦?”

水晶之树内部,疲惫的半躺在椅子上的雅兰德兰大长老,突然猛地睁大她那双眼睛。

“大长老,有什么吩咐吗?”细心的侍女连忙赶过,轻声问道。

“没有,你先下去吧。”

雅兰德兰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朝侍女罢了罢手,从自己的位置,目光穿过树洞,摇摇的望着那散落无数光点的庞大的水晶之树树冠。

“水晶之树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吗?可惜……力量今天上午的时候已经用光了,不过,料想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雅兰德兰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

异动频现,看,离最后的时刻已经不远了,暗黑大陆的未究竟将会掌握在谁的手中,自己这把老骨头,还能坚持到那一天的到吗?

仿佛在询问着水晶之树般,雅兰德兰的目光,愣愣的注视着那晶莹剔透的遮天树冠,但是回应她的,依然只有那如梦似幻的无数光点。

每次小幽灵的出场方式,都是如此的震撼人心,纵使看了一遍又一遍,也依然能清晰的再次体会到那一抹美丽的震撼。

“怎么样,为本圣女大人的美丽身姿所倾倒了吧。”

回过神,小幽灵正飘浮在自己面前,小手在自己眼前摆着,高挺着洁白丰满的胸膛,一副得意到不得了的样子。

“不,我心里在想呀,太可怜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心里暗道不能让这只小圣女得意,我强行将点头的**忍住,然后抹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在水晶之树的光辉下,我们的小圣女,就像靠在太阳附近的星星一样,实在是太渺小了。”

“什么~~?!!你这个笨蛋小凡~~!!”

“啊,别咬,说过多少次了,要改掉这种坏毛病,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罗嗦罗嗦罗嗦,认命吧,你的存在价值就是为了被本圣女咬,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小凡你就没有存在价值了,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了,我……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笨蛋!!”

“别用一副【我也不想但这是情势所逼我是为了救你才这样做】的委屈模样,我的存在价值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可怜了?就算是阿米巴原虫,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也背负着了它的小小使命,有着自身渺小却又高尚的存在价值呀!!”

“我似乎从就没有说过,小凡你的存在价值比阿米巴原虫要高吧。”小幽灵一边咬着,语气显得颇为困惑。

“……”

是……是吗?原我的存在价值,已经被阿米巴原虫比下去了,原是这样啊。

“啊啊啊,竟然是这样,你也跟着一起下地狱吧,让我们一起做一对存在价值连阿米巴原虫都不如的【仿阿米巴原虫】夫妻吧。”

怒吼一声,我反身飞扑,将在自己头顶上乱咬着的小幽灵抱了下,双手在她那柔软的脸蛋上不断揉搓起。

“呜……呜咕~~,谁……谁要和你做夫妻了?就算是【仿阿米巴原虫】,本圣女也依然是【仿阿米巴原虫】圣女,小凡你只是我的奴隶罢了。”

“哼哼,是吗?竟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今天我这个奴隶可就要大翻身了。”

“哇!!”

“哈哈,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用,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那个……”

话才刚刚落音,第三道声音就响了起。

僵硬的扭过脖子,在一身可爱睡衣下衬托的更加修长玲珑的蒂亚,正揉着睡惺惺的眼睛,看着我们。

现在的情形是,我将小幽灵扑倒在地上,坐在她的腰上,两只大手正隔着单薄的牧师袍,将她胸前那丰硕弹性的胸部压得微微变形。

小幽灵则是俏脸酡红,气息微促,看起就像经过了好一番无果的挣扎抵抗之后,露出疲倦和认命神态的无助少女一样。

无论怎么看,这种情形被抓到的话,等待自己的都将是一辈子的铁窗+草床生涯。

“蒂亚,你误会了。”

我连忙一蹦而起,从小幽灵身上跳了起。

“哇哇~~,小蒂亚,小凡他欺负我,明明都说了在这里不行了,至少也回房间里去,但是他却非要……”

刚刚蹦起,小幽灵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蒂亚扑了过去,躲在她后面朝我张牙舞爪。

“……”

话说,这句话让我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才好,你这只好色圣女。

“蒂亚,别听这只笨蛋幽灵乱说,不是那么回事。”

没想对方会恶人先告状,我连忙比手画脚的解释起。

“我知道哦。”

依然一副没有完全从美梦之中挣扎脱的模样,蒂亚眨着睡惺惺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点着头说道。

知道吗?知道就好,要说谁好色,躲在你后面那只幽灵不更加好色吗?家里还有一只公主属性的嚣张侍女,更是色情大王,我充其量只是排第三而已。

”我知道,凡凡就是这样的人,已经没有办法了。”

蒂亚接着,用仿佛对目光饱含希望的病人说出“你已经时日无多了,请节哀,好好享受最后的人生”时的医生的表情,这样对我说道。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