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零三章 月狼vs卡洛斯

第七百零三章 月狼vs卡洛斯


                第七百零三章 月狼vs卡洛斯

偌大的训练场上,变身月狼之后的我和卡洛斯,就宛如武侠小说里棋逢敌手的高手般对峙而立,手中的长剑轻轻低垂,给人一种沉睡中的猛虎感觉。

两道气势凝成的气流,以彼此为中心扩散开,迎面相撞,不甘示弱的激烈摩擦着,让原本风平浪静的训练场卷起了大风,刮起的黄沙甚至将头顶上的天日都遮盖起,如同黑暗降临,风沙迷眼,光线暗淡,伸手难见五指。

很好,就是这种气氛。

很可惜,好不容易酝酿起的高手对决氛围,很快就被场外嚷嚷的老酒鬼给打破了。

“喂喂喂,你们两个到是快点动手呀,又不是一次两次交手了,在那装什么高手对决呀!!”

随后,唯恐天下不乱的西雅图克,也哈哈大笑的起哄起。

啧!!

这两个家伙,迟早有一天我会用月狼的伪领域能力,将你们变成冰冻青蛙。

无奈的看了不为所动的卡洛斯一眼,几乎在视线交错的瞬间,我们两个同时行动起。

伪领域,启动!!

两个鸡蛋壳一般的能量罩,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间隔内,相继爆发出,瞬间就迎面相撞上了。

这还是月狼变身的伪领域,第一次和其他伪领域交锋,想突破伪领域以前,咱都是裸奔和卡洛斯战斗,这一刻,我感动呀。

和以前相比,卡洛斯透明的伪领域中,已经带上了一层淡淡的,几乎难以辨认出的青色色彩,这正是伪领域到达了巅峰的体现,这一屡青色,比离开之前所见到的又浓了一份,看这两个月卡洛斯并没有落下。

可惜的是,纵使能看到一丝丝青色的领域属性,不过伪领域还是伪领域,在没有突破领域之前,这一屡青色无法发挥任何作用,唯一的用处就是用作境界层次上的判断,这就是伪领域和领域的根本性区别。

月狼变身的伪领域刚刚领悟,自然无法立刻达到巅峰的境界,不过和血熊一样的变异伪领域,让月狼的伪领域进入“早熟”状态,已经具备了领域的特征。

所以,我现在月狼变身的伪领域,和卡洛斯达到巅峰极限的伪领域,可谓是各有千秋。

强大的,偶尔浮现出一丝青色光芒的伪领域,和力量上稍微弱一点,但是笼罩之处,却呈现出明显的冰蓝世界的伪领域,两者迎面相撞的瞬间,整个训练场的地面竟然猛地一凹,剧烈颤抖起,仿佛随时都要坍塌一般。

“滋滋滋”的刺耳能量摩擦声,自两个伪领域的交界处不断响起,在最激烈的地方,地面都开始裂出了一道道缝隙。

不过,随着交锋的越发激烈,两个伪领域似乎都没有退缩的迹象,一时之间竟然相持不下。

这种结果,已经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惊喜了,毕竟卡洛斯是伪领域巅峰,在量上,要远远超过我的月狼变身刚刚突破的初级……呃,应该已经是中级伪领域才对,突破之前,月狼变身积累的太多了,在突破的一刹那,就已经跨过了普通冒险者需要花上几年时间才能渡过去的初级阶段。

此时,远处响起了老酒鬼和西雅图克的嘀咕声,无非就是在说我的变异伪领域有多么的赖皮,好吧,先忍着,以后再算账,这种时候要是和这两个家伙一般计较,我就真的输了。

这算是伪领域级以上的高手,交锋的第一个阶段,就是将彼此的伪领域,硬碰硬的相撞,如果某一方的伪领域存在压倒性差距的话,那么这场战斗的胜负,不用打也知道了。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比武大赛和卡洛斯的战斗,虽然血熊的伪领域几乎将卡洛斯的伪领域压的头都太不起,但卡洛斯依然还是顽强的抵抗了许久,这只能说明一般情况,凡事无绝对。

如果伪领域之间的碰撞不分上下,或者差距不明显,那么就要用手中的武器,各自走一着,看看谁才是胜者了。

显然,卡洛斯就是这么想的,在察觉到无法在伪领域上压我一筹之后,他并没有露出惊讶之类的神色,似乎已经对我层出不穷的能力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

手中低垂着的剑轻轻一偏,伴随着他这个细微的动作,卡洛斯的伪领域猛地一个主动收缩,凝聚起,然后,他整个人夹带着缩成五米直径的伪领域,一口气消失在原地。

在他做出动作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有了警觉,但是卡洛斯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从眼睛看到图像到大脑反应过,这么一短暂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整个过程。

几百米的范围,对卡洛斯说只不过是一眨眼功夫的距离,当我完全反应过的时候,耳边已经响起了呼啸的破空声。

但是,卡洛斯错了,伪领域的包裹,可以保护他不被我的伪领域威压所削弱,但是,却并不能保护他被我的伪领域,所附带的领域属性所削弱。

这正是领域高手对付伪领域高手,所占据的绝对性优势,哪怕你伪领域真的能凝聚到那种程度,不畏领域的威压,但是却始终无法免疫领域所附带的特殊能力作用。

当然,一部分领域级高手的领域特殊能力,是针对自身的增幅加益,对对手并无压制作用,但就结果说都是一样的,在这种优势下,伪领域高手想赢领域级高手,除非是七英雄那种存在,或许才能做得到。

卡洛斯可能也早有所防备,毕竟已经有了血熊的伪领域这个前例,不过,任他脑子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想像得到我的月狼变身的伪领域能力,究竟是什么。

毕竟,冻结对手的精神力和思维能力,这种能力,在大陆上,后无者我不敢保证,但是前无古人的话,大概吧,这得去问问凯恩才行,至少我这么多年,就从未听说过有。

所以,即使卡洛斯再怎么谨慎,在他冲进的一刹那,还是中招了,面露惊讶的同时,他身形也微微一顿,虽然现在这种能力所造成的影响,对于卡洛斯说作用并不大,但是在这种全神贯注的战斗,就如同踩平衡木般,哪怕是踢到一粒小石头,都有可能影响平衡,卡洛斯现在就是如此。

十分之一秒,不,哪怕是百分之一秒,对我说都已经够了,突破伪领域之后,月狼的速度,已经稳压卡洛斯一筹。

在卡洛斯出现停顿的一瞬间,我也动了,手中低垂的长剑,瞬间平直抬起,上面同时覆盖上一层氤氲冰霜,瞬间就将周围的地面冻结起。

一刹那间,仿佛跨过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手中的冰之长剑的剑尖,就已经出现在了卡洛斯的胸口处,噗一声,毫无阻碍的插了进去。

“爆!”

一声轻喝,上面覆盖着的冰霜顿时爆裂开,化作一道道指头大小的菱形冰锥,将卡洛斯淹没在冰刀之中。

一声爆轰,卡洛斯高大魁梧的躯体,已经伴随着无数的冰锥,像炮弹般倒推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三四十米远,才在落地中,将地面轰击出一个人形的大坑,剩余的冰锥不甘示弱,紧跟其后像雨滴一般打落在大坑里面,不一会儿就将大坑变成了冰坑。

“就……就这样结束了?”

远处的西雅图克,前一刻还在和老酒鬼卡夏吹牛,下一刻看到这种局面,说到一半的话顿时哑然中止,张大着嘴巴,那双牛眼都快脱出眼眶了。

同是和卡洛斯一样,处于伪领域巅峰境界的西雅图克,因为野蛮人的体质问题,在伪领域强度上要比卡洛斯强上几分,但是纵使如此,在日常的训练中,两个人的胜负比率也在四六开,西雅图克还多输了几场。

现在看到这种局面,卡洛斯在刚刚开局,就被爆了,西雅图克如何能不惊讶。

“卡洛斯太大意了,那小子的伪领域有古怪。”

纵使在和西雅图克吹牛中,也没有忘记将战斗的每一个细节尽收眼底的卡夏,显然是发现了卡洛斯那不到十分之一秒的微微停顿。

“就算是这样,也太夸张了吧,西雅图克暗自咋舌,目光逐渐变得狂热起,他现在突然迫不及待的想和对方好好“交流”一下,看看卡洛斯究竟是输在哪里。

“笨蛋,卡洛斯还没有输呢,至少现在还没有,虽然他这场战斗,毫无胜算。”卡夏的目光紧紧盯着战场,手中长枪毫不犹豫的往就想冲上去约战的西雅图克脑袋上狠狠敲了一记。

冰雾弥漫中,啪啦一声,卡洛斯破开坚冰,从浓雾里面走出,身上的轻型铠甲,还带着无数冰锥划过冰冻的痕迹,看起就像一个刚刚被考古队从万年冰层里挖出的中古骑士一般。

“这是……”

一边头疼的抚着自己满是白霜的脑袋,一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对方,此时的卡洛斯,除了苦笑之外,还是只有苦笑。

“我敢保证,领域之下,绝对没有任何人是你的对手,就是当年的塔拉夏复活也不行。”

停顿了好一会儿,卡洛斯才摇着头叹气道,这样的能力实在是太无赖了,简直就好像格斗游戏里面通过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b按出的,一个普通能量波就是全屏攻击防御无效且足以满血秒杀对手的超级隐藏boss一样。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不过我还没有认输呢。”

这样苦涩无奈的说完以后,卡洛斯那双锐利的眼睛,再次燃烧起斗志,哪怕是知道会输,也要知道双方的差距究竟在哪里,然后迎头赶上。

这个世上,不存在从未输过的强者,每一个强者都是从弱者一步一步走出,逐渐超越那些原本站在自己头顶上的人,所以,卡洛斯不会因为一次胜利而骄傲,也不会因为一场失败而气馁,这是成为一个强者的基本素质。

“吧,我会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轻轻闭上双眼,那一点点宛如萤火虫般的实质精神力,顿时冒了出,瞬间就布满了整个伪领域空间,只要等卡洛斯进入里面,他的一举一动就再也瞒不过自己,哪怕是超级瞬步,在这种精神力捕捉,再加上月狼变身的速度下,我也有信心能够躲闪开,甚至是瞬间还击。

缓缓睁开眼睛,此时卡洛斯也重新调整好了状态,深呼吸一口气,单手持剑,平时为了减轻重量而放弃的左右,也握上的盾牌,看样子是打定了防御战术了。

“喝!!!”

随着同时响起的大喝声,我和卡洛斯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两大伪领域激烈碰撞的能量冲击,顿时让整个训练场像是被几百门大炮连续不同的地毯式轰炸一般,剧烈的爆炸声,可以将上吨重的大石掀起的气流席卷,从相碰撞的那一刻起就从未停止过。

卡洛斯已经有了防备,再次进入我的伪领域范围以后,身形并未有片刻停顿,看自己的伪领域能力所造成的影响,卡洛斯这种高手说,还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已经足够了,就算伪领域能力没能发挥出作用,这场战斗的胜负,在卡洛斯进入自己的伪领域范围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

从贝利尔那只死乌鸦那里学的精神力侦查,此时已经完全将卡洛斯的身形捕捉,此时的卡洛斯,就好像一个摄像头里面蹦跶的小贼一样,再也无所遁形。

“碰……碰碰碰……!!”

连绵不断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在短短的几秒时间内,自己手中的冰之长剑,就和卡洛斯的长剑和盾牌,磕碰了不下百次,无数的冰沫横飞,泛起雾气,瞬间又被强大的气流所吹散。

“太慢了,卡洛斯老兄。”

凭着精神力侦查的捕捉,卡洛斯的一举一动完全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当他长剑刺出一般的时候,我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声音响起的同时,手中的冰剑已经化作无数光影,毫不留情的朝他吞噬过去。

卡洛斯就是卡洛斯,在经验和反应方面,的确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料及,就算是在这种自己看不可能的情况下,他硬是收回招式,甚至不及完全回过头,腰扭到一半,手中的长剑和盾牌,便开始了盲格挡。

盲格挡,就如字面的意思,在闭着眼睛或者其他突发状态下,不及仔细判断,仅仅凭着经验,直觉和本能进行格挡,是一项高难度的技巧,理解成盲目格挡你就输了。

对于卡洛斯这种天才而言,掌握忙格挡的高难度技巧,简直就是再稀疏平常的事情,这势在必得的一招,被卡洛斯一记盲格挡就抵消了九成以上,剩下几记将他击飞出去,刚刚好拉开了一段距离,为他取得喘息时间,真不知道是攻击了他还是帮助了他。

不过,我并不打算就此停止。

身影一分,下一刻,三个“我”,已经同时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卡洛斯冲了过去。

嗖嗖嗖的三道破空声响起,让卡洛斯无法判断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不过,早有对付这招的经验的卡洛斯,并不慌忙,手中的剑盾连连以一个高难度的技巧,组成一片剑盾之网,虽然这样一,防御面积大了,防御能力自然就薄弱了,但是卡洛斯相信自己的反应。

果然,在对方的攻击,与卡洛斯组成的剑盾之网碰撞一瞬间,通过力道的判断,卡洛斯瞬间就分辨出了哪个才是实体,防御网一收,立刻无视掉了另外两道幻影的攻击,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前面那一道实体身影上。

“卡洛斯要倒霉了。”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卡夏,轻轻摇起了头。

就仿佛验证她的话一般,另外两道被忽略的幻影,在一左一右接近卡洛斯的刹那,突然发生了剧烈爆炸,将卡洛斯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回过神,迎接他的,是从头顶上以万顷之势砸下的巨大冰之斩首剑。

“轰隆隆————”

这一记可不同上次,被自己目前月狼变身最强大的招式——冰之斩首剑……呃,的简化版,毕竟是时间有限,两个融入了实质精神力,其本质就如同贝利尔的精神能量球一样的幻影的爆炸,也就只能阻碍卡洛斯一秒左右的时间。

就算是简化版的冰之斩首剑,威力也不可小瞧,直接砸个正着以后,卡洛斯的身体变成一块巨大冰坨,笔直的飞出十多公里之外,落地之后,在森林深处擦出一条近公里长的大沟,在训练场侧那片大好森林的身上,无情的划出一条显眼“疤痕”。

伴随着轰隆隆的撞击声,还有老酒鬼那一声无比悲情的惨叫。

“我的秘密据点呀你们这些混蛋!!!!”

卡洛斯的身体一路撞过的地方,正是老酒鬼在这片森林里的那个藏酒据点的位置,看这种情况,那个据点应该是直接变成大沟的一部分了。

这场战斗是你挑起的,责任也就应该归由你身上,反正我是不会赔偿的。

避开老酒鬼愤怒的目光,作为罗格第三抠门的我,如是远目着想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