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零八章 福利

第七百零八章 福利


                第七百零一章-第七百零八章 福利

“哦,是什么样的任务?”

我不由好奇起,阿卡拉说有任务我不奇怪,但是特意指明“只有我才能完成”,那到还是第一次,难道连老酒鬼那种级别的高手都做不到?如果是这样,那我去有什么用?

“这一次我要卖个关子,现在还无法确定下,不过你大可以放心,因为这件任务对于你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总而言之,在确定下之前,我暂时可以在营地里休息是吧。”

阿卡拉决定了不说的事情,那就算就是用千斤顶,也休想从她嘴巴里撬出,与其做无谓的追问,不如确保一下自己的利益再说。

“没问题,这段时间你就自由休息吧,带你的妻子们外出历练也无所谓,只要能及时回就成,不过在我看,这段时间对于一次历练说,时间太过于短暂,没什么必要。”

“我会好好考虑的。”

看天色已经不早,我便想阿卡拉告了辞。

“对了……”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的阿卡拉突然出声,用一种仿佛能洞穿一切的目光从后面看过。

“领域的门槛,你已经摸到了吗?”

“还早着呢,月狼变身才刚刚领悟伪领域。”我回头冲阿卡拉一笑,拉开帐门,迅速闪人。

“但是,伪领域和领域的壁坎,对你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呀。”

许久之后,陷入黄昏的阴暗之中的小帐篷里,传阿卡拉的带着淡淡一丝无奈的轻笑声。

回到家门口,我微微顿足脚步,还是转身往小树林的方向走去,穿过那片茂密的丛林,卡洛斯的小帐篷赫然出现在不远处。

里面透露的灯火,现实着卡洛斯正在里面,或许我的脚步声早已经惊动了他。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躲躲藏藏,大步朝他的小帐篷里走去,刚刚靠近,就从里面听到一阵骚乱。

“叽~~!!”

突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帐篷里面飞出,左右看看,突然用着稚气可爱的叫声,叽一声的朝我迎面扑过。

这位,可是真正意义的小天使,我们的小可爱——卡洁儿。

不断扇动自己那双幼小的翅膀,小天使眨着闪亮的大眼珠,拼命在我怀里蹭着,小脸蛋如同苹果一般,红扑扑的,一副高兴到不得了的样子。

“诶,卡洁儿乖,又打了爸爸是吧。”

轻轻在卡洁儿细腻光滑的脸蛋上揉了一下,我偷笑着说道。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我刚刚听到了一声拳头撞击物体的沉闷响声。

“吴师弟,是你回了么?”

一脸郁郁的卡洛斯从帐篷里面走出,脸上果不其然的带着一个小巧的印记,看我们卡洁儿的小拳头,威力是越越强了。

“你和卡洁儿还是老样子啊。”看到他这副模样,我一边在卡洛斯嫉妒的目光中,和怀里的卡洁儿亲昵着,一边叹声问道。

“没有那回事,有那么一点点~~进步。”

不怎么会撒谎的卡洛斯,将那个“点”字拖得老长。

“你迟一点的话,说不定卡洁儿已经出声叫我一声爸爸了。”卡洛斯张开大掌,郁闷的向我展示了他的作案工具——两颗玫瑰糖果。

“啪!”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卡洁儿在卡洛斯张开大掌的一瞬间,飞速窜了上去,用自己的小小脑袋,往卡洛斯小腹是一撞,撞的是连我都捂着肚子,感同身受的隐隐作疼起。

这完全就是小幽灵的幽灵体炮弹的雏形体呀,若干年后,卡洁儿不会也变得和小幽灵一样吧。

和我一样,爱女心却的卡洛斯,根本不可能会去躲闪这一记,而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撞到身后的粗硬大树上,作为一名优秀的父亲,他默默的承受了这一击,含泪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乘机从自己手中抢过糖果飞速离去。

“啪……啪啪……”

将两颗诱人的玫瑰糖果抓在手心,我们的小玫瑰天使,嘴馋的含着自己的手指,将糖果递到我面前,用她那未发育完全的声线,稚气的含糊道。

“啪啪?”

我满头雾水的看着卡洁儿,不过还是在她满是希冀的纯真目光中,接过一枚糖果含在嘴里,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我不吃的话,小卡洁儿就算再怎么馋,也不会先吃,这种做法,实在是让我想不疼爱她都不行。

虽然我没有听懂,不过知女莫若父,卡洛斯可是很清楚卡洁儿在说什么。

卡洁儿所说的啪啪,分明就是爸爸的意思呀!!

“咦,卡洛斯老兄,干嘛想不开要用去撞树呀,这种事不是常有的么?”

眼看素沉稳冷静的卡洛斯,哀号一声,然后拼命用自己的额头跟旁边的大树树干死磕起,我不由觉得有趣。

“不同的,完全不同呀混蛋!!”卡洛斯泪流满面。

我指的是卡洁儿从他手上夺过糖果给我的事情,而卡洛斯却是为了卡洁儿刚刚那一声啪啪。

“说起,老是用这种老套的手段,你也不嫌腻吗?”

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用不屑的目光看着卡洛斯,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会讨女孩子喜欢呀,也不知道那么出色的安洁丽尔大嫂,当初是被什么蒙了眼,竟然会看上如此笨拙的卡洛斯,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一张帅哥脸?不可能吧,安洁丽尔大嫂可没有那么肤浅。

这一直是个谜,在我看,简直比维拉丝她们几个会选择我这种平庸的男人更加不可思议。

“那你又能想到什么办法么?”

卡洛斯一口气憋不过,朝我怒瞪了一眼。

“我需要手段吗?”

虽然论讨女孩子喜欢的手段,我并不比卡洛斯好多少,但是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就如同卡洛斯的天赋比我好不知多少一样,我所具备的可以秒杀一切萝莉的奶爸光环,卡洛斯同样也不具备。

因为我一句反问,卡洛斯将额头磕的更加响亮了,好一幕天才圣骑士的苦恼呀,哦呵呵呵呵~~

……

“对了,听说你的月狼变身,已经突破了伪领域境界?”

玩笑过后,嗜睡程度不比小人鱼埃里雅好多少的卡洁儿,已经合着她那只有两个巴掌大小的小小洁白羽翼,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角,在我怀里蜷着睡起了,甜甜的睡相,真是可爱极了。

卡洛斯宠溺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然后在帐篷外面,一套结实简陋的桌椅上坐下,泡上一杯茶,聊了起。

“消息挺灵通的嘛,不知道老兄几个月进步的怎么样,下次练习可别被我比下去才好。”

我淡淡的啜了一口茶,语气中充满了自信,突破伪领域境界后,月狼状态已经真正能够稳压卡洛斯一筹,除非他突破到领域,不然这种优势只会扩大,不会缩小。

“或许是吧。”

卡洛斯无奈的摇了摇头,轻笑一声。

“我还以为你会自信满满的说一声【胜负可不是从嘴巴里说出的】。”

我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卡洛斯,这家伙虽然外表谦和,但是骨子里却依然是高傲的圣骑士,不可能会那么轻易服输才对。

“月狼的能力,说句实话,我可能比你更加清楚,突破伪领域之后的月狼变身,除非是遇到天敌,不然完全就是单挑之王,领域之下无敌手,就算你那几乎已经拥有领域实力的血熊变身也敌不过。”

“是这样么?那月狼变身的天敌是什么?”我想了片刻,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存在,能够压制月狼变身的能力。

“不清楚。”卡洛斯耸了耸肩膀,直接了明说道。

“只是依据一般的判断,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绝对无敌的能力,总会有无需惧怕你的月狼变身,甚至克制的存在,大概是这样……”

“喂喂,你这家伙完全就是在危言耸听嘛。”

听到最后一句,我顿时不满的瞪了卡洛斯一眼,真是说了好大一通废话。

“克制你的月狼变身能力的,我的确是想不到,因为太强大了,不过,要是说完全可以无视你的月狼变身能力,那可就有了,眼下就有。”

“好吧,我知道了,你就是想拐弯抹角的夸自己一夸吧。”我将杯中的温茶一口喝干。

“不不不,虽然我的确无需像一般冒险者那样畏惧月狼变身的速度,不过我刚刚指的不是自己,而是卡夏老师。”

“……”

张大嘴巴,我完全无法反驳,的确,如果对手是老酒鬼的话,我完全找不到她会惧怕月狼变身的理由,就算同样只使出伪领域的力量,我也没有一点信心能够打败她。

老酒鬼就是那么一个人,每次你强大一分,就越是能感受到她那些随手表现出的,看似平淡无奇的招式和身法,究竟蕴藏着何等的经验、技巧和力量在里面。

“明天训练场上见,我也想看看,你的月狼变身,伪领域能力究竟是什么,该不会又是血熊变身那该死的无限恢复力吧。”

每次想起比武大会时和血熊变身战斗时的情景,卡洛斯就一阵郁闷,那大概是他人生之中最郁闷的一次战斗了,血熊那能量用之不尽的铺天盖地式轰炸,实在太赖皮了,而且那层火之盔甲防御也高,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钢铁移动炮台。

“不是,不过可不会弱多少哦。”

朝卡洛斯轻轻一笑,我站起身,打算回去陪老婆去,这种寒风之夜和卡洛斯这种大老爷们坐在一起聊天,实在太悲哀了。

“卡洁儿你也带回去吧。”卡洛斯突然说道。

“怎么了?”我不解的看着对方。

“托卡夏老师的教导,在营地里一直训练到现在,到达伪领域巅峰的境界,我现在已经是寸步难进了,无论是卡夏老师还是我,都觉得是时候出去走一走了,只有出去走一走,面对更强大的挑战,才会有新的突破了。”

卡洛斯语气缓和,神色平静的说道,只有我们这些和他相处甚久的人,才会知道,在他平静的双眼中,隐藏着的是何等炙热的焰火。

虽然承认现在的自己,有可能已经不是突破伪领域的月狼变身的对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甘心,他依然是那个沉稳之中,有着一颗不屈之心的高傲圣骑士,也依然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妻子,而选择不断变强道路的痴情圣骑士。

“你这样说,不是让我无法安稳的松口气么?”看着目露坚毅的卡洛斯,我只能佩服加无奈的摇头苦笑。

“哈哈哈,那当然是了,吴师弟,只要你稍微放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我抛到后头去。”

卡洛斯一边发出笑声,一边从小帐篷里取出卡洁儿的玫瑰之床,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舒服的蜷在我怀里,睡得正香的卡洁儿,然后将玫瑰之床交到我手上,笑着拍拍我的肩膀之后,回头转身,没有一丝沾泥带水。

就这样,这次拜访卡洛斯之行,我随带领回了可爱小天使一只。

“哼,今晚你去陪其他人就行了,我不需要。”

临睡之前,小幽灵不知道突然闹起了什么别扭,本每次回,如果这小圣女醒着,自己的晚上时间基本上都会被她独霸,不过今天不知道吹那阵风,竟然直接就将我一脚给踢开,嗖一声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将门锁上。

“那我今晚可真的不陪你罗。”凑到门前,我拉高声音说道。

“哼,本圣女才不要你这笨蛋陪呢,我要证明给大家看看,就算没有小凡,本圣女也能好好的过一晚,呜呜~~”

喂喂,最后一声悲鸣,不是将前面那些信誓旦旦的语气全毁了吗?而且“好好的过一晚”是什么意思?仅仅是一晚吗?你就从没有过就算没有我,也能好好生活下去的信心吗?

“这个……”

我指着小幽灵紧闭的大门,看了看维拉丝,不大确信小幽灵究竟是不是在玩口是心非的傲娇把戏,自己是不是应该强硬的推开门进去陪她,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天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抿嘴一笑,维拉丝柔软的小手,轻轻摇了摇头,颇为欣慰的开口道。

“爱丽丝妹妹,也开始学会为大人以外的人着想了呢。”

“哦,是这样吗?”

我恍然的应了一声,看着小幽灵紧闭的房门,和维拉丝一起露出了会心笑意。

不过,被小幽灵赶出,今晚要陪谁呢?

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维拉丝身上,因为回的第一晚,如果小幽灵睡着的话,那么自然而然的,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挣扎着的维拉丝,就会被其他女孩推搡到我怀里。

“咦咦——?!”

直觉和小狗一般敏锐的维拉丝,自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并且明白了其中的意义,发出一声惊叫,如果有两双毛茸茸的狗耳的话,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惊讶的竖直起。

那张原本还笑意盈盈的白皙俏脸,毫无预兆就通红似血起,大脑就好像过载的机器,沸腾的噗的一声,冒出一阵白烟,整个身子摇摇欲坠。

这种行为举止都像可爱温驯的小狗一般,并且十分容易害羞的个性,才是如假包换的维拉丝的可爱之处。

“我……我今天还是不用了,大人……大人陪莎拉她们就行了!!”

最后一个字落音的时候,维拉丝已经用着十分恐怖的速度,一头冲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

左右看看,存在感薄弱的三无公主,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神隐,琳娅脸蛋俏红,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指了指旁边的莎拉。

“竟然维拉丝姐姐都说了,吴大哥就陪莎拉妹妹吧。”

说完偷偷看了我一眼,捂着她那快要撑爆胸衣的巨无霸胸部,羞笑着离去,从她不经意的动作就可以看出,这小妮子洗完澡之后一定又没有缠胸了。

最后只剩下莎拉一个,呆呆的站在我面前,恍惚的左右看了一眼,才“咦”的惊叫一声,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所以就是这样。”

我无奈的朝莎拉耸了耸肩膀,可怜兮兮的望着对方。

“小莎拉该也不会和其他人一样,将我一脚踢开吧,那我只好在帐篷外面,将就着草地睡一晚了,虽然是寒风凄凄的冬天,不过以冒险者的体质,我想应该一个晚上应该能熬得过去才对。”

“不会不会,莎拉怎么能让大哥哥睡外面呢?”

纯洁的如同天使一般的莎拉,立刻拼命摇起了头,紧握着小拳头,一副就算自己睡外面,也绝对不会让我睡在外面的坚定表情,让我感动万分。

“只要……只要大哥哥不嫌弃的话……就莎拉的房间好了。”

说到最后,莎拉的声音已经细弱蚊吟,低着头,不知所措的揉搓着自己的衣角,通红的俏脸,简直不比刚刚的维拉丝差多少。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是那么放不开,这大概也是因为在暗黑大陆的缘故吧,女孩子大多都比较保守一些。

没有丝毫犹豫,我一个公主抱,将这只迷人可爱的小天使抱在怀里,进了她的房间。

莎拉的房间,就如同她最真实的写照一般,处处点缀着粉红色的少女气息,简单可爱的女孩装饰,整齐的出轨桌椅摆设,加上几朵粉红色插花的点缀,淡淡的少女暗香浮动,就勾勒出了莎拉的全部。

“啊,还是小莎拉的被子最香。”

让莎拉坐在床上,我自己先一头扑了上去,在香喷喷的少女洁白床单上打起滚。

面对我如同小孩子一般的举止,莎拉只是带着淡淡羞红的微笑,如同最贤惠的妻子一般,将我的鞋子和外套一一脱下,整齐的摆好。

从外表看,实在很难看出这种只有在漫画动画里才会出现的,集纯洁,美丽,善良,可爱为一体,如同天使一样的完美化身,同时也应该为自己的容貌,而具备高傲个性的可爱女孩,竟然会有着如此贤惠的一面。

我紧紧的将莎拉搂在怀里,亲吻着她那灼红色的艳丽眼眸,只有在这时候,这双纯净的瞳孔里面,才会流露出一丝让我心醉的妩媚,证明怀里这只小萝莉,已经是一个水灵灵的,可以一口咬下的去成熟果实。

事实上,刚刚遇莎拉的时候,她将近十三岁,现在八年过去,也已经是二十一的少女年纪了,就算放在原世界,也是可以结婚的年龄。

只是她的萝莉体质,很难让人想象她竟然有那么大,看起似乎最多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说起第一次见面,我不由轻轻笑了起,打趣的向莎拉问道。

“呜呜~~大哥哥,那时候的事情就不要再想起了。”果然,莎拉立刻不好意思的将粉红色脑袋埋入了我怀里。

因为第一次和莎拉见面的时候,莎拉就像那些四五岁小孩一般,正在和她的父亲,拉尔那条子,玩骑马的幼稚游戏。

“有什么不好的嘛,这不更显得我的莎拉宝贝纯真可爱吗?”我呵呵笑了起。

“呜呜~~总之,不许大哥哥再提起了,就算想起也不行,太丢脸了。”

素乖巧听话的莎拉,少有的用着霸道的口吻说道。

“不过,对于拉尔说,这是值得纪念的事情吧,你这样说,他会在你面前哭出的。”

“就算爸爸哭也没用,一定要彻底忘掉。”

莎拉皱着可爱的鼻子,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却总是无法抹杀她那一丝对父亲的感情,虽然不想以前那样粘着拉尔,甚至带着一丝丝欺负冷落的意味,不过父女之间的感情依然没有减少,这种态度转变大概是少女的叛逆期表现,一种针对性的叛逆期。

“好吧好吧,不提就不提,那我的小宝贝,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轻轻一吻之后,我在莎拉耳边,回忆起以往那温馨的一幕幕,轻吻逐渐变成了深吻,大手轻轻穿过洋装包裹着的娇小柔软的身体,那似牛奶,却比牛奶更加香甜的体香,不断涌入鼻间,刺激着作为一位宅男的**。

“莎拉……一点都没有长大呢,大哥哥喜欢这样的莎拉吗?”

在我的爱抚下,全身不断轻颤着的莎拉,呼着甜美的气息,这样在我耳边柔声问道。

“不……不会……怎么会呢,大哥哥我啊……最喜欢这样的……咕噜,这样的莎拉了。”

“其实莎拉一直有一个心愿。”

糅合了纯洁和魅惑两种气质的莎拉,完全忘记了羞涩,灼红的瞳孔中流露着阵阵的妩媚雾水,让她的气质从纯洁无暇的天使,转变成了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神魂颠倒的魅魔。

“这是莎拉自私的心愿,大哥哥不要生气哦。”

一边说着,便搂着我的脖子,然后轻轻凑在我的耳边,呼着炙热的气息说道。

“莎拉……莎拉一直在想……哪怕有一点……只有一点点……能胜过维拉丝姐姐她们,如果能比她们,先一步怀上大哥哥的孩子的话,莎拉……莎拉……”

“……”

不控萝莉的家伙不是人啊啊啊啊啊!!!!

……

现在是多少点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看从窗外投入的白光,不由的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将蜷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紧紧一搂。

昨晚太疯狂了一点,也不知道莎拉受不受得了,不过没办法,谁叫这个小天使这样诱惑我呢,而且还是处处直击自己那颗宅男的**之心,想停也停止不了。

虽然一早就知道,其实和小幽灵一样,莎拉也是属于内媚的女孩,只不过两者少少有些不同的是,小幽灵是外圣内媚,圣洁的外表下有着一颗h之心,而莎拉则是外纯内媚,如天使般纯洁的性格里,隐藏着诱人的媚骨。

只不过,实在没想到莎拉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实在是太gj了,那种让宅男之心膨胀欲爆的引诱手段,甚至比小狐狸的三尾魅惑威力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天天如此,迟早有一天我会心甘情愿的精尽而亡。

等等……

心里一边想着,大脑也逐渐清醒过,这时候,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不由再次将怀里的女孩紧紧一搂,终于发现是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

乳量对不少。

那紧贴在自己胸膛上的胸部,实在是太丰满太柔软了,根本不是莎拉所能够拥有的。

低头一看,一缕月色长发映入视线之中,不用将那散乱的美丽月发从对方脸上拨开,我都已经能猜出究竟是谁,也只她,除了琳娅和莎尔娜姐姐之外,才能拥有这种过人的乳量。

没有错,虽然暗黑人都像原世界的老外一样,有着包括黑色在内的各种五颜六色的头发,但是放眼整个暗黑大陆,至少自己所见过的人当中,月色这种特殊发色,也只有小幽灵一个人拥有。

“小凡抱抱~~,呜嘻嘻嘻~~~”

大概是受到我的微小动作影响,小幽灵在怀里微微翻了个身,换个更舒服的姿势趴在上面,轻轻梦呓一声,发出看起十分幸福的撒娇笑声,口水都快要将我的整个胸膛打湿了。

“……”

这小圣女,是什么时候潜进了,话说,是谁在昨晚信誓旦旦的说就算没有我也能过好好过上一晚的,你的誓言就只有肥皂泡沫的坚硬程度吗?

看着一脸甜甜睡容的小幽灵,我无奈又溺爱的,轻轻在她光洁的脸庞上轻轻一吻,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小圣女的睡容更沉,更欢了。

对了,莎拉呢?

搂着小幽灵,我突然想起昨晚和自己一起在**之海中沉沦的小天使莎拉,不由抬起头,顿时看到了哭笑不得的一幕。

大概是真的被自己折腾的累了,此时的莎拉,被小幽灵在睡梦中一脚踹到了床角落里去,尤然不知道的蜷着自己娇小的天使身体,两只手抱着小幽灵一跳雪白诱人的大腿当枕头,沉沉睡着。

这些小可爱……

我无奈的半躺起上身,突然定定的愣了起,仔细看着眼前这一幕。

小幽灵的睡相其差,那身本就十分容易走形的牧师袍,此时更是因为她的睡相,而一直卷到腰部,将少女最诱人的地方都暴露出了——这家伙,又没有乖乖听话穿内裤了。

莎拉更是不用说,昨晚和自己欲生欲死,早就被剥的精光,那洁白无瑕的幼小娇躯,就像一团美玉般,散发着让人视线无法动弹的美丽光辉。

问题是,现在莎拉正枕着小幽灵的大腿。

“噗——”

虽然和百合有一段距离,而且我也知道这只是两个人无意识的行为,不过这已经是自己到暗黑大陆以后,所看到的最紧接的一次百合图画了,擦着幸福的鼻血,我如是想道。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