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九十八章 调教阿琉斯

第六百九十八章 调教阿琉斯


                第六百九十八章 调教阿琉斯

我这话可不是开玩笑,虽然暂时还是独行侠,不过看阿卡拉的意思,的确是有打算让我们四个组成临时小队,以应付突发**件的样子。

上一次五爷的任务,大概就是阿卡拉的一次尝试,看看我们四个,究竟能不能凑到一块,其实我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三个好说话,最主要是莎尔娜姐姐,这位孤傲的女王殿下,能不能和大家配合,就接过看,阿卡拉还是相当满意的。

唯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五爷给的任务,竟然是抹杀昔日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衣卒尔,虽然最后我们四个还是完成了任务回,不过,阿卡拉可没少因此而在背后嘀咕五爷的坏话,毕竟衣卒尔的天使族第一勇士光环,对任何人说都太显赫了,显赫到比三大魔神还尤有胜之。

肯德基小队下午还有练习,稍稍聊过之后,就和我们道别了。

“我说,看到里肯他们,就心里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默默前行几步,回过头看着全身笼罩在黑色之中的木头般的阿琉斯,我不由抚额长叹。

“老师的话,阿琉斯,不明白!”

阿琉斯微微抬起头看着我,从斗篷阴影中露出一双湛蓝色的清澈眼眸,里面充斥着丝毫没有作假的呆呆疑惑。

“里肯他们可是在练习哦。”

为了让这个满脑子腐物的死腐女,也能稍稍想些别的,我决定用循循善诱的方式让她醒悟。

“嗯,阿琉斯,看见了。”换的是对方重重的一点头。

“看见了,你就没有一点想说的吗?”

“嗯,阿琉斯,想去寻找,灵感!”这家伙很忠实的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啊,你哥哥汉斯会哭的,他真的会哭的。”

看阿琉斯一副紧握拳头,仰望前方,灵魂熊熊燃烧起的模样,我到是比汉斯先哭了一步。

“你以前也是这样的吗?训练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跑出……那个,寻找灵感,呃,是寻找灵感。”

“呜嗯!阿琉斯,以前只是,偶尔这样!”这次,阿琉斯索索的摇起了头。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给我像以前一样认认真真和小队训练呀笨蛋!!”我立刻指着对方大声吼道。

“老师。”没有丝毫犹豫的指头,笔直指着我。

“别说的好像是我把引领到这条稀奇古怪的道路上呀混蛋!!”我将心灵的茶几猛地掀飞,奋力吐槽道。

“老师,要一起,和阿琉斯,寻找灵感,吗?”期待满满的目光。

“……”

不行了,这家伙已经陷入自我的狂热之中,完全就已经把我当成是“革命志士”了,已经什么话都听不下去了。

“我说啊,你这样一整天跟着我也不是个办法,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我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虽然很理解阿琉斯那种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的依赖心情,不过我也不可能老陪着她吧。

“老师,要走?”

呆呆的抬起头,阿琉斯露出了寂寞到让我无法直视的表情。

“是的,你刚刚没有听到我和里肯的话吗?”

“阿琉斯,很失落。”

低着头,阿琉斯将内心的极度失落,通过语言和表情,率直的向我表达着。

“对不起,阿琉斯……”

“失落到,没有,灵感了。”

“……”

啊啊,我刚刚竟然会为你这种靠腐物就能生存下去的死腐女而难过,还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呀!!

“总而言之,你不能老是依赖我,也试着去别人说话怎么样?”

“阿琉斯,和……别人,说话?”

露出硬是让羊吃肉一般的为难表情,阿琉斯胆怯的喃喃自语道。

“没有错,相信我,阿琉斯你也是个美人嘛,一定会有很多冒险者愿意和你说话的,对了,先确立一个目标吧,以交上一百个朋友为目标,你看怎么样?”

“一百……个……?”

阿琉斯看着我,宛如即将要缩进洞里的胆小松鼠一般,怯生生的退后了几步,嘴里不断喃喃自语着。

“一百个……”

“一百个……”

“一百个,**男人……?!!”

不不不,请别擅自脑内补完,没有非要限定男人不可,还有别露出幸福的表情呀!更别喷鼻血呀你这死腐女!!

喝呀!!我打——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自罗格营地上空高高回荡。

收起卷纸筒,此时的阿琉斯已经抱着头,瑟瑟发抖的蹲在地上,用一副快要哭出的样子,嘴里不断喃喃着“灵感,被拍掉了”、“只剩下,五十个了”之类的傻话。

真是的,究竟得有多重的口味,才能想到一百个男人呀,这家伙真有的救吗?看着只能将就的用剩余五十个男人,开始幻想起并不断擦拭着鼻血的阿琉斯,我无语远目。

“啪”的一声清脆声音,再次响起。

“呜呜,没了,剩下的,五十个,也没了~~”阿琉斯的悲鸣接着响起。

“给我认真点,不然的话我可要回去了。”

“阿琉斯,不会,交朋友。”

悲鸣的擦干鼻血,阿琉斯的脸色稍稍一黯,将隐含着几十年孤独,包含在这一句话里面,然后低下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你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交不了朋友了,让我交你秘诀吧。”

“哦嗯!!不愧是,老师,阿琉斯,佩服之极!”

猛地一点头,阿琉斯投过崇拜的目光。

没想到我这个不善交往的宅男,也有交别人如何交朋友的一天,哈~~

想及于此,我一边发出脱力的笑声,全身已然苍白化。

不过,就算是交流苦手的宅男,也会有自己的秘诀呀:“阿琉斯,你给我仔细听好了!!”

猛地一个全身燃起,我居高临下我指着阿琉斯,紧握拳头大声发出宅男的无责任救赎之声。

“哦哦!阿琉斯,听着!”

宅人组合的另外一名成员,腐女阿琉斯,也跟随着对方的气势,紧握起了拳头。

“想要识交朋友,就得先学会吐槽,你懂吗?阿琉斯!!!!!”

阿琉斯沉思,气氛沉默片刻。

“啊!!!”

突然惊醒的阿琉斯,猛地抬起头看着天空,仿佛在那里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基情。

“原,是这样,阿琉斯,懂了,嗯!!”

“吐槽,上次我也跟你说过了吧,不过,你现在样子,啧啧……”

左看右看阿琉斯,我摇起了头,说实话,这死腐女现在的吐槽水平不怎么样,到是全身充满了让别人吐槽的吐槽点。

而妨碍她发挥的最大因素,就是四字真言,所谓的吐槽呀,大多数时候就是要一气呵成,不能中途打断,像这种说到第五个字就会咬舌头的家伙,除非是另立门道,创造出新的吐槽方式,不然希望渺茫。

“别小看,阿琉斯,只要,认真起,阿琉斯,也是,很厉害的。”

对于我目光里一闪而过的轻视,阿琉斯爆发了,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哦?那就姑且让我看看你认真起以后的水平吧。”用着带上一丝挑衅口吻的语气,我挑了挑下巴,对阿琉斯说道。

先前几步,和我拉开两米的距离,然后回过头,扯下自己的斗篷帽子,正面对着我,轻轻鞠了一躬。

“阿琉斯,要开始了!”

似乎为阿琉斯惊人的气势和信心所摄,一瞬间,时间的流动仿佛变得缓慢起,只见她向自己的方向曲起左臂,然后用右手指了指手肘。

“这里,弯曲了~~”

一阵冷风吹过,气氛沉默了片刻。

“噗——!!”

阿琉斯自己先忍不住,背过身子,捂着小嘴笑弯了腰。

“……”

谁能告诉我,这句话的吐槽点究竟在哪里?

似乎还没有完,自顾自的对着她刚才表演的“笑话”,笑够了以后,阿琉斯的神色一正,再次信心满满的正对着我,露出严肃的目光,然后,用双掌,将自己白皙圆润的脸颊,高高托起,不断往上挤着,做出一副可爱的鬼脸,然后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

“这里,掉下了~~”

冷风再次吹过。

“噗噗——”

这一次,阿琉斯笑蹲在了地上。

谁能告诉我吐槽点在哪里,究竟在哪里,谁能告诉我呀混蛋?!

我真的要哭了。

总之可却确认的一点是,这死腐女对搞笑的理解,不是一般的奇怪,笑点也不是一般的低。

“总而言之,在学习吐槽之前,你要先将自己的毛病改过,四个字的毛病。”

“首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先跟着我念,一二三四五。”

总之,教导就这样开始了。

阿琉斯:“一二三四哈唔啊呜~~~”

我:“……”

完了,这家伙真没得救了。

“这样吧,你集中精神,数着自己的手指头,一个一个算,像这样,一二三四五。”

我像傻瓜一样,一一的扳着自己的五个指头数过去,幸好附近没有冒险者,不然我真得羞愧的一头撞死去了。

阿琉斯低下头,张开五指,愣愣的看着自己五只娇嫩可爱的指头,然后扳着慢慢数了起。

“一、二、三、四……,五~~”

“很好……个屁呀混蛋!!”我再次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啊!这就是,吐槽吗?太厉害了!”阿琉斯啪啪的鼓起了掌。

“别想转移话题,还有别给我在练习中再耍小聪明,不然我就用这可怕的卷纸筒,打的你忘记自己的喜好为止。”

用卷纸筒的末端,重重的压着阿琉斯的太阳穴,我咬牙切齿道,感觉到从卷纸筒上传的可怕魄力,阿琉斯忙不迭的点起了头。

结果,想尽方法,练习了一遍又一边,知道挂在天空中的刺眼太阳,变得红澄澄起,阿琉斯依然一点进步都没有,要么就咬着自己的舌头,要么就在第五个字停顿太长的时间。

“阿琉滋,滋败了。”

终于挫败的跪倒在地上,阿琉斯用着已经发麻的舌头,含糊不清的发出悲鸣。

刚刚一番练习所说的话,大概比她前面几十年加起的还要多吧。

“你这家伙,真的是冒险者吗?该不会是因为不想学才故意这样的吧。”

难以相信,阿琉斯竟然会在语言上表现出如此笨拙的一面,甚至让我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被什么人给诅咒了——永远无法连续说出第五个字之类的无聊诅咒。

“阿琉斯,想让老师,一直教,下去。”

轻轻嘀咕一句,阿琉斯偷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又沮丧的垂了下去,那一头似火焰般的绚丽红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这是不可能的,你我又不是同一个队伍。”无奈的苦笑一声,我开始思索起。

“这样吧,我先教你两句五个字以内的吐槽方式,你回去给我好好练习,知道吗?”

于是,看看即将落下的夕阳,教了阿琉斯两句以后,我就将她带到汉巴格小队的旅馆,终于将这个大麻烦扔回给了汉斯。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外面的骚乱所惊醒。

“阿琉斯,你这个家伙——!!!”

顾不得梳洗,带着散乱的头发和糟糕的睡惺脸,我像一头愤怒的雄狮般,一手握着神器卷纸筒,怒气冲冲的冲出帐篷,结果一愣。

人并不是阿琉斯,而是教主……咳咳,是她的哥哥——巫师汉斯。

“阿尔萨斯老弟,汉娜从昨天回之后,就变得怪怪的,你们究竟是怎么了?”

见我冲出,汉斯焦急的说道,也顾不得让我回答,就一把拉着我直向他们的落处飞快奔去。

“究竟是什么奇怪法,你到是先跟我说说呀。”一边整理着雄狮般的蓬松发型,我大声问道。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这样回答完以后,汉斯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他们队伍落脚的旅馆。

“诺,你站在这里看着。”

上了楼,指着过道最深处的一扇紧闭木门,汉斯小声说道,然后放开我,上前几步,敲了敲门把,将声音放柔放轻,才开口说道。

“汉娜,你在里面吗?”

“搞毛呀!!”

话怪怪落音,从门里面,就传了阿琉斯那独特的,缺乏感情波动,却出奇的干净利索的声音。

“……”

深受打击的汉斯,泪流满面的蹲在过道角落,划着圈圈,口里不断阴沉的喃喃着什么话语。

“那个……汉斯老哥,你没事吧?”

看着整个身影似乎都已经苍白化的汉斯,我不怎么肯定的出声问道。

“没事,没事,这种小事,怎么能击溃我汉斯呢?!”

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站起,汉斯用一种输红了眼的赌徒的表情,狠狠说道。

然后,拍拍紧绷的脸颊,努力放松下,让自己露出哥哥式的温柔笑容,汉斯再次上前敲门,和声悦色的开口说道。

“汉娜,是我呀, 我是你的哥哥汉斯。”

“你是好人!!”

话刚刚落音,门里面又传阿琉斯斩钉截铁的声音。

“……”

捂着自己的心口,汉斯脸色苍白的摇晃着走回,对我露出迷茫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话,我那颗单身五十多岁的男人的心,都会隐隐发疼,喘不过气,阿尔萨斯老弟,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不,这很正常。”

我用怜悯的目光,拍了拍摇摇欲坠的汉斯,这样安慰道。

“汉娜就交给你了,我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好好休息一下,或许,这一休息,就再也起不了……”

用着失魂落魄的神情和语气,这样喃喃说完以后,汉斯便踏着蹒跚的步伐,苍老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自己的房门之中。

对此,我只能默默对着对方的背影祝福,汉斯老哥,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处,好人也有好人的幸福,你要挺住呀。

话说回,是因为巧合还是怎么其他的原因?昨天我仅仅教过阿琉斯的两句话,竟然发挥出了如此大的威力。

没有错,我教给阿琉斯的五个字以内的吐槽语气,就是这两句。

搞毛呀!

你是好人!

结果,汉斯全部中招。

真是个悲剧的家伙,说不定他也是有希望觊觎菲妮的悲剧帝宝座的候补人选之一呢。

“阿琉斯,是我,我要进罗。”

感叹的摇了摇头,我上前几步,敲门喊了几声,便径直推开门,进了阿琉斯的房间。

里面的布局……中规中矩的死板吧,因为这是旅馆。

阿琉斯就呆呆的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昨天教她的那两句话。

这家伙,该不会是昨晚一晚没睡,一直练习到现在吧,看着阿琉斯熟练的从床沿的柜台上,拿起一个装着具有滋润喉咙功效的果汁的大木杯,咕噜噜喝几口,然后继续练习的样子,我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阿琉斯!!”

到床前大喊一声,阿琉斯这才惊觉过,连忙转身面对着我。

“啊!老……”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气势十足的笔直指向我。

“搞毛呀,你这混蛋!”

“不,我想现在并不是吐槽的时机。”

“你是好人。”

“拜托停下吧,你已经练习了一晚了吧,该不会已经只会说这两句了吧?”

“搞毛呀!”

“停下听到没有!”

“你是好人!”

“啪”一声清脆响音响起。

“现在应该清醒过了吧。”

收起卷纸筒,我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看着阿琉斯。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这句话了。

“啊!”

这才清醒过的阿琉斯,用迷茫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低头苦苦思索起,最后恍然的一拍掌心,神色认真的指着我道。

“你是毛呀!”

我当时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