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原来自己身边尽是一些不能招惹的家伙

第六百七十二章 原来自己身边尽是一些不能招惹的家伙


                第六百七十二章 原自己身边尽是一些不能招惹的家伙

从亚马逊姐妹德丝和德娜,还有汉巴格小队那位存在感有点薄弱的刺客格里斯那里,传的消息是,因为这次两队的攻击,我们的尼特先生,已经将外出狩猎的沉沦魔队伍唤了回。

全部召集回以后,整个毕须博须营地里面估摸有万余名沉沦魔在里面,现在行动的话,基本上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看吧。

汉斯朝我耸了耸肩膀,无奈一笑,这废柴王没什么优点,实力也是所有小boss中最弱的一个,就是警惕心旺盛,一有个风吹草动马上就缩到自己的龟壳里面去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看了其他人一眼,两个队伍里面的沙漠勇士和野蛮人佣兵,都各自在小心的擦拭着自己心爱的武器,看这些大个头对战术的热情不高,已经习惯了跟着队长的脚步走。

肯德基小队的法师米基,还有汉巴格小队里的魔神……呃,错了,是圣骑士巴尔,面带着笑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过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看样子都是习惯了让自己的队长出头。

少女喝汤中。

我:“……”

“哈哈哈哈,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里肯拍着我的肩膀,发出他那独特的,有点苍老慈蔼,又带着几分豪迈的笑声。

“毕须博须的分身,智商再高也有限,看着吧,迟则两天,早则明天,它的警惕心很快就会败给肚子,这帮沉沦魔可是从不知道什么叫储蓄食物,很快就会饿翻天的。”

原如此,我拍拍手心,恍然的应了一声。

怪物也是要进食的,特别是沉沦魔这种贪吃的怪物,我觉得毕须博须选择以草原为据点,就因为这里的食物资源最丰富。

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饿着肚子,或者气候太恶劣的话,这些怪物也是会和焉茄子一样,提不起干劲, 连平时一半的战斗力都发挥不出。

“不单止这样,等他们出去狩猎之后,我们可以再次详攻,让毕须博须的狩猎部队,没有一点时间捕猎。”

另外一边的汉斯嘿嘿笑起,语句中的自信,透露出了一股法师应有的睿智之风,嗯,如果能够忽视它那头耀眼夺目的像小丑一般的红色汉堡头的话。

汉巴格小队和肯德基小队,这五六天就是这么做的,也就是说,毕须博须营地里的沉沦魔,已经饿了五六天了。

虽然还不至于影响它们的战斗力,但是精神上也颇为枯萎,我就说刚才那些沉沦魔,怎么一个个踹起那么爽,就好像将主动将屁股凑到我的脚上似的,原是无心应战呀。

这也是怪物和冒险者的区别了,通过一点小小的智慧,利用毕须博须的旺盛警惕心,就将是己方战斗力上百倍的一整个上万数量的沉沦魔营地,陷入困境之中。

所以说有时候懂得动一点脑子,也未必是什么好事,比如说第一世界的毕须博须投影,就根本没有这样的顾虑。

要么就高智商,懂得怎么样谋划,要么就没脑子,凭着一股莽劲,两者都能让冒险者顾忌,反倒是有一点脑子,却有高不成低不就的敌人,最容易欺骗。

在里肯和汉斯身上上了一课的我,总结着最后的结论,很快就产生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以前在第一世界,都听说第二世界的怪物如何如何聪明,已经不能用以前的方法去应付了,现在看,那都是危言耸听,只要策略运用得当的话,有时候,第二世界的分身反倒比第一世界的投影更好骗。

当然,这也是有技术含量的,而且必须包含着对怪物的了解,比如说知道毕须博须的警惕心太强,才能想办法利用。

要是以为还能像第一世界的怪物那样,随随便便动一下大脑就能手到擒,那很有可能你将成为怪物的智商下再一个牺牲者。

“但是——”

在我不断的思考总结的时候,里肯又追加着说道。

“但是,这种战术,必须掌握一个度。”

在我虚心求教的目光中,里肯眯着眼睛笑了起,看的一旁的汉斯嘴巴直吧嗒,很是在忍耐着自己此刻内心,对得正意洋洋的解说着的里肯的鄙视。

这种常识性的东西,营地里混了个一两年的冒险者谁不知道?在新人面前这样显摆,你还真好意思呀?!

考虑到合作的关系,汉斯总算是将恶言吞了下去,而脸皮厚的刚好可以无视掉汉斯的鄙视目光的里肯,则是继续他的演讲。

“无论是怪物,还是人,心里都有一个忍耐界限的,一旦超越了这个界限,他就会抓狂,沉沦魔也是这样,所以让它们饿着肚子,削减它们的战斗力,这样是好,但是如果一直饿下去,让它们感到绝望的话,反倒会爆发前所未有的士气,以前就有好几队没有把握住这个度,而被抓狂的毕须博须亲自当头率领着上万沉沦魔淹没掉的冒险小队。”

说道最后,里肯的神色,也由得意变得凝重起,这毕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而且这个度,也不是那么好把握的。

人心难测,怪心也同样难测,谁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沉沦魔就会爆发?万一是在战斗中突然爆发,想想沉沦魔带着绝望的表情,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抱上的情景,那时候,就算不团灭,也逃脱不了几个了。

“也就是哀兵必胜的道理吗?”我拍着手心说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见我一言中的,里肯立刻点头说道。

“以前训练营的时候,老师明明教过这个词,但我就老是记不住,还是阿尔萨斯老弟聪明,哈哈哈。”

自然,里肯的大笑声又换了汉斯死命的翻着白眼。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毕竟自己可是正宗的九年义务教育追加七年高等教育走出的三流大学生,要是文化水平连暗黑这里这些以学习战斗技巧为主的战士都比不上,那自己那十六年青春岂不是花在狗身上了?

当然,和法师这些渊博的学者相比,自己又差远了。

“总之保守起见,我们还是不要去挑战毕须博须的极限,稍微再挑衅个一两次,我看也就差不多了该考虑发动最后攻击了。”

实在受不了里肯白痴的行径,汉斯将手中翻着火堆的烧火棍,重重的往旺盛篝火里一刺,给这个话题下了最后结论,里肯没有吭声,显然也同意了汉斯的说法。

接下的时间,都是在闲聊发呆中度过,无论是我,还是作为这里的顶尖冒险者小队的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似乎都不屑于拿这里的其他小怪物练练级打发时间,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毕须博须。

闲暇之中,冰冷之原上阴沉沉的天空,也逐渐暗了下,温度又降了好几度,而且挂起了大风,卷着漫天枯黄的草絮,将深秋的萧瑟和初冬的死寂,都渲染的气氛十足。

空气相对说,还算比较干燥,看今晚应该不会下大雪,这种判断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因为看现在的天气,今晚绝对会刮大风,如果再下大雪的话,那肯定就是一场暴风雪了。

在冰冷之原呆过的冒险者都知道,这里一旦挂起暴风雪,就没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停下。

暴风雪持续的时间一长,这场灭杀毕须博须的计划,就得搁浅了,没人愿意在这种恶劣的气候和带领着数千小弟的小boss战斗,基本上,这是属于自虐行为,严重的话可以上升到找死的程度。

不一会儿,亚马逊姐妹和刺客格里斯的身影,就朦胧的从暗色远处走了回,他们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而且今晚刮大风的话,也没有多少怪物会行动,对于我们冒险者说,反倒能度过一个比较安心的夜。

见三个人回,我的目光不自觉往旁边汉娜坐着的地方看去,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大概是自己刚刚正聊的入神的时候吧,我心里暗暗想到,也没有在意。

“你们回的正好,肚子饿了吧,汤还热着呢。”

里肯和汉斯招呼着三人坐下,篝火上面,中午的肉汤还在热着,熬了一个下午,里面的汤更加浓稠,香味十足。

三人也没有客气,端起冒着香喷喷热气的肉汤大口喝了起,就算是外行也知道,侦查是一项苦活,更何况是在这种阴风呼啸的气候里。

我和里肯他们,刚刚聊到第二世界的强者这个话题。

“对了对了,去年第一世界搞的比武大会,听说是一个叫卡洛斯的圣骑士赢了是吧。”

里肯有意无意的瞟了汉斯一眼, 随后得意洋洋说道,

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信息沟通,还算可以,而且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里肯知道也不出奇,所以我没有任何意外的点了点头,肯定了里肯的信息。

“瞧瞧,又不是你得了冠军,得意个什么劲。”面对里肯的得意,汉斯终于忍不住了。

“哼,至少也是和我一样是圣骑士不是?说明圣骑士这个职业,就算是单打独斗,也是很有前途的。”

里肯心里得意,也没有计较汉斯语气中的嘲讽。

“塔拉夏大人,也是我们巫师一派系的吧。”

汉斯淡淡瞄了里肯一眼,立刻就将对方心里刚刚产生的丁点优越感,打击的无影无踪。

纵使千年过去,作为唯一击败过魔神的存在,塔拉夏的名声也依然无人能及,相对于他的名声说,第一世界比武冠军这个名头实在是太渺小了,里肯也不得不承认被比的体无全肤。

所以基本上,如果对着巫师,以某个例子说明自己的职业强大,那肯定是找批行为,因为巫师有塔拉夏。

就算是野蛮人,也承认了在实力上,自己的伟大祖先野蛮人战神布尔凯索,的确还差塔拉夏那么一点点,当然,勇武那肯定是无人能及。

“那第二世界,有哪些强者?”

见里肯和汉斯两个大眼瞪小眼,又有爆发口角的趋势,我连忙问道。

“这个嘛……”

两个人思索起,慢慢寻找着心里面合适的人选。

这时候,在我惊讶的目光中,亚马逊姐妹以飞快的速度,大口大口将手上的汤喝光,然后重重将碗口一顿在地,同时站起了起,同时紧握拳头,同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

“那还用说,当然是莎尔娜大人了。”

我当时就一头栽在地上。

当然,不是怀疑莎尔娜姐姐的实力,只是乍一听别人喊出,而且是用无比尊敬崇拜,甚至带着那么点“姐姐大人”的美妙气息的神态喊出,而吓了一大跳罢了。

亚马逊这个以女人为主,强者为尊的种族,还真是发展百合的最好基地呀,当然这只是个人的口胡想法罢了,要是被莎尔娜姐姐知道,估计又要开发比“女王u字箍”更可怕的招式惩罚我了。

不过,记得莎尔娜姐姐到第二世界也不过是半年多一点吧,没想到立刻就有粉丝了,姐姐就是姐姐,走到哪里都如此的耀眼。

我心里暗暗感叹道。

姐姐的消息,在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跟哈加丝打听过了,可惜,仅仅用了半年时间,莎尔娜姐姐,就在自己到达第二世界的半个月钱,朝鲁高因方向进发了。

仅仅是半年时间呀,这对于其他冒险者说,是多么的震撼,也只有少数几个知道她真正实力的人,完全不感到意外。

莎尔娜姐姐现在已经是伪领域的境界了,就算放到第三世界也足以自保,更何况是第二世界营地这种地方。

“话……话虽然是这么说,我也不是不承认莎尔娜的强大,但是比起哈洛加斯那些人,还是会有一定差距吧。”

汉斯有些不甘的反驳道,半年时间通过营地区域,就算是当年的塔拉夏,也未必能够做到,没有人敢怀疑莎尔娜的实力,但是,毕竟只是营地这个水准,和哈洛加斯那些半只脚踏入第三世界的强者比起,汉斯认为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你说什么?!”

“你这个家伙,胆敢小看莎尔娜大人!!”

同时,德娜和德丝一对亚马逊姐妹,就掏出了手中的长弓,怒瞪着汉斯,尤其是德娜手中,有意无意间瞄准着汉斯屁股头上的暗金巨战长弓,更是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汉斯只觉得菊花一紧,看看左右两边,自己这边唯一能抗衡两个亚马逊的刺客,格里斯这个死沉默男似乎并没有表态的意思,汉娜那神出鬼没的小丫头又不知道死去哪里了。

汉斯是巫师,不是笨蛋,面对巫师职业的克星亚马逊,而且还是两个,也只能自认倒霉的服个软,好男不和女斗。

下意识的挪了挪屁股,确认已经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紧贴在了草地上,汉斯这才轻哼一声,撇过头去不和这两个小女人一般见识。

“好了好了,莎尔娜的强大的确是毋庸置疑,虽然阿尔萨斯老弟你没什么大可能的机会会遇上她,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她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千万别招惹……我靠!!”

里肯的话还没说完,耳朵两边就各擦过一道白光,机械的回头看了一眼两根深深的插在自己背后不远处的地上,只留下两根箭尾在不断颤动的箭矢,再机械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两个怒瞪着他的亚马逊姐妹,在汉斯“你也有今天”的嘲讽目光中,里肯乖乖的低下了头。

脾气火爆的亚马逊,有些地方是千万不能去招惹的。

当然,自作自受的里肯,也遭到了我的暗中怒目。

竟然说我和莎尔娜姐姐没有机会遇上,这不是诅咒人么,没机会你妹呀!只要我想见,飞溅不可的话,明天……那个,咳咳,大概就能见到。

“总之,莎尔娜算是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强者。”

感觉到大失队长颜面的里肯,咳嗽几声,打算将莎尔娜这个敏感的话题,就此结束掉。

“对了,另外有几个家伙,你也是绝对不能惹的。”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里肯的神色一肃,认真的对我说道。

“哪几个人,叫什么名字?”

见里肯一脸正经的样子,我更是感兴趣的问道。

气氛沉默了片刻,在里肯严肃表情的烘托下,显得有些压抑,突然,他的头一歪,接着摇了起。

“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

你这家伙,是在戏弄人吗?小心等到夜晚,我偷偷变身血熊揍你一顿!!

“你说的是那两个吧。”

见我神色不善,里肯一时也不知道该什么向我解释好,这时候,对面的汉斯却突然开口说道。

“对对对,就是那两个人。”

说道这两个人时,里肯和汉斯的目光里,都闪过一道恐惧,看的确不像是在口胡作弄我的样子。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特征,总该知道吧?”

“大多都是传闻,真正可以确认的消息,也不多。”里肯看了我一眼,回答道。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圣骑士,一个是野蛮人,他们的活动范围遍布在第二世界五大历练区域里,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他们。”

“还有比较可靠的消息是,那个圣骑士比较另类,速度极快,神出鬼没的,和他交过手的人,连对方的毫毛都没摸着就被打败了。”汉斯接着补充。

里肯:“而另外一位野蛮人,则是常见的暴力型战士,拥有非比寻常的力量和速度,性格更是疯狂,比那个圣骑士还要残暴几倍,听说已经有冒险者死在他手上了。”

汉斯:“依我看,这两个人,绝对已经达到了伪领域的实力。”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逐渐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形象,给勾勒了出。

“……”

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西雅图克,原出没在自己身边的,尽是一些不能招惹的人呀。

我已经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