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奇特的汉巴格小队

第六百六十四章 奇特的汉巴格小队


                第六百六十四章 奇特的汉巴格小队

事情意外的突飞猛进式进展,让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此时愉悦的心情,踏着轻飘飘的脚步回到冒险者乐园,已经是接近黄昏的时刻。

不知不觉,自己竟然找了一整天,时间还真是不耐用的东西。

天还没有黑,现在就回那个只有自己一个的孤零零小帐篷的话,接下的时间也太寂寞了,还是在冒险者乐园打发一下时间吧。

说起,早餐虽然吃了不少,但是午餐却忘记吃了,现在一想,跟着自己跑了一天的肚子,顿时空虚起。

还是先找个餐馆,填饱肚子再说吧。

这样想着,我到了早上那间餐馆,洋溢着西洋古风的纯木雕饰大门,随着自己的推开,门上挂着的黄澄澄小铃铛,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正靠在椅子上休息的侍者连忙跑了过。

往里面一看,因为还差一个小时左右才到傍晚晚餐的繁忙时间,所以显得特别空闲,只有两三张桌子,坐着十多个无所事事的打着哈欠的冒险者,正在用筷子调戏着可怜的苍蝇。

难怪侍者那么清闲,估计是在蓄足体力以应付晚餐时段的繁忙吧,这种偷懒,店主也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找了一张靠近角落的三人方桌坐下,随便点了杯果汁,就在侍者无语的目光中,将小狐狸的干粮盒子一盒一盒的摆放出。

貌似暗黑的餐馆没有规定不许自带饭菜吧。

我朝瞪大眼睛的侍者白了一眼,拇指轻弹,一枚翻滚的金币落到了侍者面前,他连忙用手接住。

“看什么看,给我端过两大碗白饭过,钱少不了你们。”

侍者一边摸着脑袋,不断的道歉离去,奇怪的客人,他心里下了那么一个定论。

小狐狸的厨艺,和维拉丝毕竟有着等级上的巨大区别,维拉丝一天能给自己准备一个月份的干粮,而小狐狸一晚只能给自己准备四五天的分量,如果像平时那样吃的话,几天就能吃光了。

所以,只能折中一下,将这些干粮当成送饭的菜了,这样大概还能吃上一个月。

“……”

好吧,我坦白,其实……咳咳,该怎么说呢,就是小狐狸这些卤肉烤肉肉干之类的,也不知道是制作匆忙,还是狐人族的口味偏重,总之就是自己吃着有点咸的说。

不过放心吧,我可爱媚人的小天狐圣女,我是不会因为这种小瑕疵就嫌弃你的,哪怕就是你直接塞给我一瓶盐,我也会泪流满面心怀感激的……煲汤喝的说。

一边就着白饭吃下,此时此刻,我已经深深的为小狐狸骨子里藏着的贤惠温柔所感动,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闭了起,睫毛上闪烁起了泪光。

送着饭一起吃,味道……还是有点咸啊,这泪水究竟是感动出的,还是盐腌出的,我已经分不清了,呜呜~~

这只狐狸圣女肯定是手忙脚乱的将盐的分量搞错了没错。

等我擦擦眼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围观了。

“阿尔萨斯老弟,你吃饭时的模样,还真是……呃,悲壮呀。”

围观群众甲——巫师汉斯,困惑的偏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词语形容我刚刚那副模样。

“过奖了。”我不好意思的冲着对方笑了笑。

“……”

咦?我刚刚是在夸他吗?我刚刚夸了他吗?!汉斯一把掀起心灵的茶桌,抓狂式的内心吐槽了一句。

忍着现实吐槽的冲动,汉斯决定转移一下注意力,以缓和自己那颗不羁吐槽的心,目光一转,落到了桌子上。

“咦?阿尔萨斯老弟,你点的什么菜?我怎么从没有见过?”

看着木桌上摆放着的几个带有和风气息的精美黑色四方木餐盒,还有里面点缀整齐的各类肉制品,汉斯不满的说道,当然,这股不满是对着餐馆老板发出的。

“汉斯老兄,你误会了,这是……嗯,是我家妻子给我准备的。”

我笑着解释了一句,将餐馆老板的危机化解于无形之中,不过这厮还趴在长方柜台上呼呼大睡呢,大概是无法感受到我的恩情了。

切,本还想利用这个人情,让他给自己点的这一杯果汁和几碗白米饭打九折的说。

“原是这样。”汉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露出羡慕的目光。

“汉斯老兄成家了吗?”

看到汉斯羡慕的眼神,我不由脱口问道。

“没有。”汉斯很光棍的回答道。

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到第二世界的冒险者,少说也有个五六十岁了吧,没有成家的话不是很可怜吗?虽然两次见面,汉斯都是带着斗篷帽子,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不过光从他身上展露出的,淡然的高手气质,也能吸引不少女孩吧。

“对于一名冒险者说,结婚……是个艰难的选择呀。”斗篷帽子下,宛如传汉斯的微微一声轻叹。

我楞了一下,随即默默点头不语。

或许,在成为冒险者以前,和心爱的人结婚,是想都不用去想的,人生之中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但是,作为一名冒险者,却要考虑许多,如果对方同样是冒险者还好,问题是,如果只是一个平民,彼此能够承受得了分离的痛苦吗?对方能够忍受得了天涯相思,担心受怕的日子吗?

从汉斯那带着淡淡忧伤的回答,便可以感受得出,他并不是没有爱过,只是,或许自己无法承受,或是对方无法承受,而最终选择了放弃。

对于冒险者说,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不过说起,我也是以一名冒险者的身份,和当时还是平民的维拉丝和莎拉结婚,不过当时自己傻大个一个,没有考虑那么多,就算考虑过,也只是用“大不了就死皮赖脸的混在营地里当一辈子打杂长老”这种天真的想法混淆过去。

“我能一起坐下吗?”

汉斯突然开口向我邀请道。

“哦,当然,请。”

我连忙道,虽然是靠墙的三人木桌,但是这种考虑到野蛮人个头的厚重大桌,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说,就算每边多添一张椅子,坐上六个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那我就不客气了。”

汉斯率先坐了下,对于眼前这个给自己神秘感的德鲁伊,他并不讨厌,虽然他昨天出售装备的行为,间接导致了自己队伍输给了死敌肯德基小队,但作为一名睿智的巫师,汉斯也绝对不会将输掉的怨气,迁怒到对方身上。

“咦,你们只有五个人吗?”

等全部人坐下,我才发现,每边刚刚好两人,也就是说包括自己在内一共六人,显然汉巴格小队少了一个人。

“哦,你是说汉娜吗?她今天一大早就没跟我们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汉斯笑着罢手道。

“你也不要介意,虽然我这个表妹脾气是古怪了一点,而且很讨厌和别人打交道,一年也难得说上一句话,但是心底还是不错的。”

“这……这样吗?”

一年难得说上一句话,这也太夸张点了吧,简直就已经超越了无口的属性,比如说三无公主,虽然也不爱说话,说的时候也是惜字如金,不过一旦涉及到她感兴趣的领域,她就会用不带标点不分段落的语句一口气将你淹没在h知识的海洋之中。

坐了下的汉斯,也首次将他的斗篷帽子放下,让我看着他久久无语。

怎么说呢,火红色的卷毛汉堡头,这种和里肯那整齐的白胡子白头发一样,既视感强烈到能刺瞎狗眼的景象,是何等的让人震精。

“这是祖传的发型。”

见我瞪着他的头发不妨,汉斯习以为常的一笑,解释道。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爆炸性的发型,和巫师那股博学气质十分冲突,从一开始就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

不过,按照汉斯的说法,这是祖祖辈辈经营餐馆流传下的理念,就是标志,一定要树立标志,不光要让人一看到眼前的餐馆,看到餐馆的标志,就会想到这家餐馆,必须做到一眼看到你这个人,也能够联想到,这才是标志。

呃,怎么说呢?虽然在暗黑这种地方说,这的确是很先进,很成功的经营理念,但是……同时也很让人无从吐槽。

“你的表妹汉娜,该不会也是这种……”我突然想到这一点,再次无语看向汉斯。

“那到不是,家族的女孩是无需继承这个标志的。”汉斯微微露齿一笑。

还好,汉斯家的祖先到还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如果给家里的女孩们也弄上这么一个发型,那铁定是会嫁不出去的。

交谈了一会,汉斯,还有另外四个大男人,无一不是用眼巴巴的目光看着桌子上的木盒。

好吧,我知道了,别再用这种恶心的目光看过了。

带着家的味道的食物,对于这些光棍说的确是很有诱惑性,这一点我还是能体会的,因为自己也曾经光棍过呀。

五个大男人二话不说,手中的刀叉化作十道光影,一口咽入嘴里,然后动作同时凝固起。

紧接着,他们再次动作一致的对侍者招手,声音一致的说道。

“小家伙,几碗白饭。”

“……”

看,觉得咸的并不止我一个呀,看着他们整齐一致的动作,我暗自偷笑。

一会儿之后,我突然“啊”一声,指了指门外。

“怎么了,阿尔萨斯老弟?”汉斯咽下一口饭,好奇的看着我。

“不,没什么,今天早上和她有过一次交道而已。”

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我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道,因为的确只是小事而已。

从门外进的,是一个火红色头发的少女,正是今天早上和我了一次gl式的激情碰撞那位。

只不过早上的时候只看了个侧脸,现在却是面对面看上。

的确是个少有的美少女,那秀美绝伦的脸蛋,和她那头绚丽流动的火红色长发一样,是那么的夺目耀眼,就像黑暗笼罩的黎明时分升起的太阳一眼,瞬间就将餐馆上的大部分男性冒险者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让原本呈现出灰暗色调的沉闷餐馆,变得鲜艳明亮起。

这样人与外貌宛若一体的感觉,就和莎拉类似,比如说莎拉的性格和容貌,就和发色相近,处处洋溢着粉红色的可爱天使气质,而她的战斗风格,则是如同瞳中绯焰,炙炙燃烧,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透明的玻璃一样,纯净的一看就能看懂。

当然,这只是纯粹给人的感觉,这个有着一头耀眼的火红色长发的女孩,在容貌方面和莎拉相比的还是有一段差距的,虽然这个较大的差距,并不影响她获得绝色美女的称号。

事实上,光论容貌的纯美可爱,我至今还没有见过能和莎拉比肩的,每当看到莎拉,惊艳于她的美丽的同时,更是让人期待,如果再稍稍长大一些,那这张举世无双的绝色容貌,还将达到什么程度。

只不过这个期待,对于七年只长高了不到五厘米,无论身材曲线还是气质容貌都萝莉十足的莎拉说,的确是个不小的奢望。

这个耀眼的女孩,就在餐馆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中,头也不回的直接上了楼,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受了今天早上的事件的影响,总是觉得这个如同公主般耀眼的红发少女,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虽然努力的抬头挺胸面对这诸多目光,但是还是不自觉的散发着一股如同兔子般胆怯气质,并不如同她表面的气质那样强势耀眼。

等她的美丽身影消失的楼梯转角的时候,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用手肘顶了顶一旁的汉斯。

“汉斯老兄,刚刚那个女孩的发色和你一样诶。”

但是发型方面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这话我忍住没说追加上去。

“是……是吗?”

目光从红发女孩身上挪开的汉斯,继续和碗里的面饼白饭奋斗着,含糊不清的应道。

“我也觉得那女孩怪眼熟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一张面饼吃下去,汉斯优雅的用餐巾将嘴巴抹干净,突然像是终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全身猛地一颤,连手中的餐巾都颤抖着掉落了下去,他这才露出满脸震惊的表情,这样开口说道。

难道说……这家伙脑子里那根感情神经,要比其他正常人粗大上一百倍?

看着足足用了一分十三秒才反应过,露出震惊表情的汉斯,我再次陷入了无声的远目之中。

不过,另外四人却习以为常,刺客不说话还好,另外三个,圣骑士巴尔,还有沙漠勇士和野蛮人佣兵却都是大胃口,很快就将盒子里的肉制品一扫而空,连渣都不剩,看的我暗自心疼。

“汉娜了。”

一直没有说话,没多大存在感的刺客格里斯,突然这样淡淡的冒出一句,吓了我们一跳,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片刻,才恰好看到一道黑色身影,从格里斯背对着的餐馆外门里走了进。

这家伙还真够敏锐的,即使是背对着大门,也能比其他人早上几步发现队友的到。

汉斯的表妹——刺客汉娜,是一块大冰山,不同于莎尔娜姐姐蔑视众生的无情高傲的冰冷,她全身散发出的是一种隔绝于世的冷漠,明明站在眼前,却仿佛身处另外一个漆黑冰冷的世界,拒绝所有的人接近,让人根本就没可能渗透到她的世界里面。

她就像没有重量的黑色幽灵般,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以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飘到我们眼前,然后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桌子上,让我觉得汉斯那一句“一年也难得说一句”并非夸张之言。

“刚刚从外面回吗?今天一整天去哪里了,少了你,大家训练的时候缚手缚脚的,又被那卖腐肉的家伙给狠狠嘲笑了一番。”

大概是身为表哥,汉斯一点儿也不被汉娜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气质所镇住,张口就抱怨起。

在我饶有兴趣的注视下,汉娜以一个量角器也量不出的轻微角度,笼罩在阴影下的头微微摇了摇。

“原是这样,算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汉斯,还有其他几名队友,却是像了解了什么一般,点起了头。

请问,你们刚刚是在用什么奇怪的电波对话吗?

“算了,我已经吃饱了,你们继续。”

看了汉娜一眼,我将位置让了出,她也没有客气,不用我说,就直接飘过,一屁股坐在我刚才的位置。

总觉得……

我死死的看着汉娜,心里头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换做普通女孩,早就被我的目光盯的害羞或者是愤怒了,但是汉娜却像丝毫没有察觉到般,微微低下头,将汉斯给她点的炖肉汤,动作机械的用调羹一口一口送入帽子下的阴影之中。

“怎么了,阿尔萨斯老弟?”汉斯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有点……还是没什么了。”

我迟疑的再次看了汉娜一眼,最终还是将心头的疑惑压下,看汉斯他们的表现,应该没什么可能才对,是自己多心了。

“那么我告辞了,对了,我现在在法师公会东南边的一片小丛林附近暂时落脚,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找我。”

我挥着手向众人告辞。

“法师公会?”

汉斯轻轻一愣,随即愤愤起。

“那里可是个好地方呀,好个哈加丝,当时我想在那里找个地方落脚,她却不肯。”

“看,这位阿尔萨斯的身份不简单呀。”刺客格里斯淡淡说道。

“哼哼,要是他的身份简单的话,昨天哈加丝就不会亲自给他带路了。”汉斯啜了一口茶,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过这些都与我们无关,这老弟的性格不错,值得一交。”

“哈——欠——!!”

法师公会的路上,远远的传了某人的喷嚏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