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第六百二十四章


                第六百二十四章

虽然让莱娜见到了光明,但遗憾的是,我并无法一直呆在她身边,甚至让别的德鲁伊代替也做不到。

实在是太奢侈了,如果在和平年代,这并无不可,但是现在是地狱一族大举入侵的高峰期,让一个强大的德鲁伊仅仅起代替一双眼睛,这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就像阿卡拉,堂堂的联盟大长老,同样是盲人,收藏着那本记载了德鲁伊的视觉共享的小册,知道可以让一个德鲁伊让自己见到光明,但她也从没有这样做过,以她的地位,其实这样奢侈一下并无不可,我想绝对不会有人说她浪费。

但是她却没有这样做,每次想到这里,我都很佩服这位老人,说她不渴望光明,那绝对是假的,谁想天天生活在黑暗之中,谁不想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美丽的草原,看看平时自己熟识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样?莱娜消极忍受了几十年而已,咋一听到便喜极而涕,忍受了几十年的阿卡拉,心情又是什么样呢?

总之,现在只能由我一个人这样做了,白狼到也是一个合适人选,可惜他比我陪在莱娜身边的时间更少。

这几天,我几乎都是陪莱娜渡过,见识到这个世界以后,她的病似乎都好转了不少,昨天甚至在我的搀扶下,一直走出罗格营地,在营地附近转了一会,兴致实在太高了,竟然没有考虑到保留回程的体力,结果最后被我背着回去,在路人众目睽睽之下,那张略带病态的白皙俏脸,都不好意思的羞了个通红。

可惜的是,也只有这几天而已,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哪几种草药也全都用完了,做出的药剂数量要比预期的多一些,足足有七十多瓶。

这也多亏在最后几天时间里,法拉带领着那四五个炼金术师,终于将改良的暂时治疗药剂研制出了,因为时间匆促,改良的药剂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味道好了一点(依然难喝),而且制作成功率高了许多。

看在这份上,本想利用老酒鬼的爆料,和法拉老头重新商量一下教导视觉共享的费用,最后也作罢,很爽快的付了五颗完整宝石,爽快的甚至让法拉疑神疑鬼,满脸狐疑的面对着我一步一步的倒退着走帐篷,都说人越胆子越小,先不说他自己的实力,难道我还会为了五颗完整宝石在背后袭击他不成,老酒鬼到是有这个可能,嗯嗯。

离莱娜喝下第一瓶药剂,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天,一共七十多瓶药剂,也就说还能支撑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也差不多该出发了,虽然并不是说药剂不能断,一定要在这两个月之内找到,但是给自己这样的懒人定个目标,也是有那个必要的。

所以,当然我和阿卡拉提起这事的时候,她也欣然同意,让我快去快回,别耽搁了,顺便还让我捎上一封信,带给第二世界罗格营地的长老——哈加丝。

不过,前面阿卡拉也解释过,因为这是私人任务,所以她无法动用大长老的权利,直接为我开启世界之石的传送权利,最多只能开个小门,让我直接过了库拉斯特和群魔堡垒,至于哈洛加斯那关,就得我自己去对付了。

这到是好事,我没有丝毫怨言,不,不是没有怨言。根本就是欣喜若狂,如果阿卡拉让我去将库拉斯特的**oss墨菲斯托,和群魔堡垒的大菠萝,也顺便一起干掉的话,那她或许会更可爱一些。

这都可是刷装备的绝佳机会呀。

告别了阿卡拉,我便美滋滋的回家准备历练去了。

“对了,大人。”

按照惯例的为我准备上n个大麻袋行李的维拉丝,在整理衣服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这次大人历练,也将小雪它们带上吧。”

我微微一愣:“那你们呢?”

我们商量好了,大家出去的这两个月,我们就留在营地,哪里都不去了。“维拉丝请笑了笑,然后说道。

“就算留在营地,也未必安全,还是留着吧。”我不放心的反对道。

“大人,我们不是还有小甲吗?已经足够了。”

维拉丝朝我晃了晃小手,如玉一般的指头上面,带着一枚朴实戒指,正是我拜托法拉老头做的,封印小甲的魔法戒指。

“小雪也是通过不断战斗进化的吧,这几年小雪一直跟着我们,也委屈它了,大人你就带上它们吧。”

“嗯……那好吧,你们平时也要小心点,我去和阿卡拉说说,看能不能增派几个士兵保护你们。”

我沉思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些年,自己也的确是有异性,没人性了点,将小雪它们往维拉丝身边一扔,自个逍遥快活去了,老是看着那些等级一二十级的小喽啰在自己面前乱晃,小雪它们的心估计都快压抑坏了。

应了一声,不怎么喜欢有士兵跟在自己后面的维拉丝,老老实实的同意了,虽然麻烦了些,但是心上人的关心,足以抵消任何的不满。

和维拉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的时候,门口探出一个脑袋,这不是我们目光如炬的小圣女么?我招了招手,这个小不点,就想受到主人召唤的小猫一样,轻飘飘的扑到我的怀里。

“小凡~~”

带着浓重鼻音,让骨头都酸麻的娇腻声音自怀里响起。

“不行哦!”

小幽灵什么都还没说,我就点着她仰起的小鼻尖,拒绝道。

“哇!!”

招牌式的呼声,招牌式的困扰表情。

“你在家里,陪维拉丝她们,顺便也将【驱魔】融会贯通,下次有机会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幽灵气呼呼的咬了一口,将我推了个四脚朝天,哼一声溜了个无影无踪。

“唉,这长不大的小家伙。”我坐起身子,溺爱的笑着摇了摇头。

“大人,这样爱丽丝太可怜了。”旁边传维拉丝的轻叹。

“没办法的事,并不是我狠心,而是第一次去第二世界,实在没什么把握,等我熟悉了那边的情况再说吧。”我苦笑着解释道。

维拉丝也知道这种稳当做法,并没有错,但善良如她,就是不忍心看见小幽灵伤心难过。

“下次,一定好好陪一陪爱丽丝哦。”歪着脑袋想了片刻,维拉丝妥协了一般,这样说道。

“爱丽丝,是非常想和大人你在一起的,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想。”轻轻这样说着,维拉丝打断了我正欲开口的话,继续说道。

“和爱丽丝相识这几年,虽然她已经不再对我们保持距离,但是也谈不上内心真正的接纳我们,将我们当成新人,在她心里面,始终只有大人你一个人。”

或许平时看不出,爱丽丝经常和我们打闹成一片,但这都是因为大人你在她身边,我们四个独自历练的时候,爱丽丝是很少说话,空闲的时候也只会一个人躲在角落发呆,这种差别实在太明显了,我和莎拉她们看着都心疼。”

“有这回事?!”

我瞪大眼睛,心里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因为实在无法想象,平时调皮爱闹的小幽灵,躲在角落里发呆的寂寞情景。

“本是不想和大人说的,我们向靠着自己的努力,让爱丽丝的心真正容纳我们,将我们作为依靠,不过这几年不断的尝试,我也终于明白了,这些努力都是白费的,爱丽丝的内心,似乎在抗拒接纳任何人,就算是我们,她也只愿意保持较好的关系而已。”

“……”

“所以,在我们眼里,爱丽丝是特殊的,大人不在我们身边,我们还有朋友,还可以彼此互相依赖,但是大人不在爱丽丝身边,那她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你们……原因是为什么吗?”

我揉了揉额头,头疼的说道,心中自责不已,一直以,看到爱丽丝和维拉丝她们一起玩闹,便以为她已经真正容纳到这个家里,有了朋友和亲人,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心里还暗自为她高兴。

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假象而已,她还是那个她,她的心,自从在大教堂,她哭着从十字架扑到自己怀里那一刻开始,本质上根本就从未变过。

“不知道,这种事情,大人应该最清楚不是吗?”

善良的人,总是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维拉丝就是如此,饱含着了然的温柔目光,轻轻看着我,她这样说道。

“应该知道一点点吧,我去看看她,回头再和你说。”

一边说着,我已经走出房门,径直往小幽灵的房间走去。

“小幽灵,你在么,我进了。”

敲了敲门,我也没等里面的人应,就直接将门推开。

厚实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作响,慢慢的被推开,外头的光线,就立刻迫不及待的从裂开门缝里面,钻了进去,让整个房间呈现出一种黑白交错的色调。

里面是黑的,窗帘拉上,没有点灯,可以想象,我没有开门的时候,里面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才对。

小幽灵就是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发呆。

心里一阵刺疼,我轻轻的走进去,掩上木门,房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不过,就算没有德鲁伊可以夜视的双眼,小幽灵的位置也一目了然,因为,就如小狐狸的话一样,这小家伙本身就是一个发光体,小灯泡。

她坐在床上,背靠着墙,双手抱膝,将自己的身体蜷缩在角落,下巴轻轻磕在膝盖上,平时那双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活力的银色眼眸,此刻却呈现出一种呆滞无神,发着呆,就连我进也没有察觉到。

此时的小幽灵,带着一种陌生和疏远的飘渺气质,存在就如同梦幻一般,明明从门口到床上,也只隔着五米不到的距离,但是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她此时身处在另外一个时空,彼此有着间隔空间和时间的巨大距离,看得见,但摸上去,却只是镜花水月而已。

“小家伙,在想什么呢?”

我轻手轻脚的爬上床,一把就将小幽灵蜷缩起,更显娇小的身体搂在了怀里,触摸到那柔软的实体,我心里才渐渐安心下,刚刚那种面对着镜花水月的彷徨,砰然破碎。

她是在我身边的,她就在我的怀里,哪里也去不了。

“哇哇哇!!”

吓了一大跳的,小幽灵的三魂七魄,被从不知道被我从哪个宇宙空间给拉了回,笨手笨脚的挥动着四肢,被动的接受了我的拥抱。

“放开我,笨小凡,竟然给吓本圣女,死罪,死罪!”

回过神的小家伙,立刻不甘心的在我怀里挣扎起,状似威风凛凛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浓重的娇憨鼻音,听的更让人想欺负她了。

“好了,小家伙,别闹了,我可是为了正事而哦。”轻轻在手脚并用,小嘴乱咬的小幽灵翘臀上,拍了一下,我严肃的说道。

“谁管你,我咬~呼嗯(咬着的鼻音)!”

我靠,别咬鼻子呀,再往下一点咬会死呀!

最后,我只好祭起绝招——拿出一块钻石塞到这小不点的嘴里,这才安分下,半眯着眼睛躺在我怀里,就连钻石也要我拿着,只肯张开嘴巴小口吞嚼。

简直就好像喂幼猫一样。

钻石似乎没剩多少了,看了一眼物品栏,我暗暗想到,虽然咱的宝石多,但是也经不住小幽灵每天吃呀,看这次去第二世界,除了收集草药以外,钻石也要列入收刮的行列之中。

等一块钻石吃完,小家伙也平静下,眯在我怀里,睫毛一颤一合,眼看就要睡着了。

我捏!!

一时恶作剧心起,我轻轻捏住了小家伙的鼻翼,虽然实际上幽灵并不需要呼吸空气,但是小幽灵却依然还保持着活着的习惯,这些捏着鼻子,虽然不会感到气闷,但依然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梦呓的轻摇了摇头,发现甩不掉那只捏着自己鼻子的作怪大手之后,这个小笨蛋喃喃几声,樱唇微启,发出“呼~呼~”的纤细呼吸,竟然改用嘴巴了。

这么懒,该调教!

我二话不说,嘴巴凑了上去,轻轻将那色泽光润美丽的唇口堵住。

不一会儿,小幽灵微颤颤的睁开眼睛,满是迷糊气息的银色瞳孔里面,充斥着困扰的神情。

我这才轻轻松开,抬起头和小幽灵对视着。

“小家伙,别想用睡觉这招蒙混过去,我可是听维拉丝说了。”

“哼~~本圣女才没有想过要装睡蒙混呢,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本圣女听着。”

气势十足的这样说完以后,小幽灵还是下意识的撇过头去,没有正视我的目光,显然,她知道我要问什么,现在心虚着呢。

果然是个笨蛋,我只是说蒙混,她连装睡都加进去了,完全就是在不打自招。

我在心里暗暗好笑,不过很快就调节好心情,神色变得肃然起。

“ 我已经听维拉丝说了,你到现在还没有融入带她们之中,维拉丝,莎拉,就算是小茉莉,都是善良的女孩,我相信并不是她们在排斥你,而是你不愿意接纳她们,能告诉我原因吗?”

“哼,反正她们都是善良的女孩,就我是恶毒的圣女就是了。”小幽灵敏感的抓住了字眼,凶巴巴的朝我皱着鼻子哼道。

“小家伙,又想转移话题了是不?这次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紧紧追着小幽灵不断躲闪的目光,直到她无路可逃为止。

“我不可能做到时刻都陪在你,所以一直希望你能和维拉丝她们好好相处,就算没有我在也不会孤单,本以为是这样……”

说到这里,我带着强烈的失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被我紧紧注视着的小幽灵,好像怕冷似的,单薄的身体在我怀里缩了又缩,最后只露出那双银色的眼睛和我对视着,过了良久,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而睿智。

“果然,是你在作怪么?”

我再次叹了一口气,应该说,眼前的小幽灵,是她为了掩饰自己而埋藏起的真实面目,还是说第二人格比较恰当呢?总之现在是圣女全开模式。

“小凡~~”

轻轻叫了一声,和平时同样的称呼,但是我却再也没有从里面听到满满的撒娇成分。

“你真的愿意接受孤独,愿意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吗?”我问道。

“不是还有你在吗?”爱丽丝圣女回答。

“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偶尔总会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吧。”我露出无奈的表情。

“你说过要以后要一直一直守护者我,成为我的骑士。”虽然圣女模式的小幽灵,少了平时的毒舌吐槽,但是感觉却更难以应付。

“好吧,就算如此,我也希望你能多一些朋友可以依赖。”

“有你一个就足够了,我将所有的爱和希望都倾注在小凡你身上,作为男人,不应该高兴才对么?”

“私心说,的确是挺高兴的,不过站在为你着想的角度,我却高兴不起,为什么不接纳维拉丝她们呢?”

“原因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原因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作出改变。”

气氛沉默了片刻。

“父亲和母亲死去的时候……”

时间不知流逝了多久,黑暗的房间里才再次响起爱丽丝带着淡淡的沧桑和漠然的语气。

“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被所有人抛弃,父亲,母亲,虚伪的天堂,堕落的地狱,都无我的容身之处,只有小凡你陪伴在我身边……”

“我已经累了,很累很累,被天堂,那些天使,足足欺骗了几千年,我究竟做些什么?或许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沉浸在那虚伪的满足之中而已。”

“所以,从你向我伸出手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这一辈子,我会将所有都牵系在你身上,这样,我只想这样,为一个人而简简单单的活着。”

顿了顿,最后,爱丽丝如是说道。

“以前不会改变,以后……也绝对不会。”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