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世界之力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世界之力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世界之力

不得不说,埃克西亚这份礼物真的是太大了,甚至可以硬生生的为领域境界的高手,打开一条光明大道。

人类历史上,有多少个能突破领域境界,领悟世界之力?

不多,扳着指头数一数,塔拉夏那是肯定的,其他六位英雄也应该有这样的实力,除此之外,或许还有几个没有显山露水的家伙,但是,我想全部加起,最多也就比十个指头多几个而已。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已经死了,现在恐怕就是阿卡拉,也不清楚整个联盟究竟还存不存在超越领域级的高手。

因此,在力量层次上,达到领域级的高手,便会陷入瓶颈之中。

伪领域还好说,第三世界的冒险者,都是这个层次以上的高手,留下了许多丰富的经验供后人领悟,有了这些丰富的理论和经验,那些天才级的冒险者,特别是那些敢于将自己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天才级高手,比如说卡洛斯之流,突破起是毫无难度。

领域这条界线要难上许多,但第三世界也并不是没有,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遵循,对于那些天才说,这个等级也并不是梦。

而世界级高手,有多少个?留下的东西有多少?

恐怕没有,就算是有,那也只是只言片句,在一些极为重要的历史文献里面,轻轻勾勒上一笔,这样问题就了,少数达到领域级巅峰的超级高手,便只有在前路独自摸索,纵使从书上知道领域之力后面,就是世界之力,但是世界之力是什么?

就好像在这个暗黑世界,写上飞机两个字,然后让别人看着这两个字将飞机造出一样。

而埃克西亚这个四翼级的超级高手,送给我的礼物,就是一份世界之力的领悟,其中还包含着一些规则之力的门槛。

领域之上,是世界,世界之上,是规则。

短短几个字,穷一个天才毕生之力,也未必能够领悟前一半,更别说后面那一半了,由此看出有师傅就是好,虽然埃克西亚不能算是自己的师傅。

想想自己这一路以,要不是有老酒鬼的魔鬼教导,要不是有加仑老头的指引帮助,要不是有塔拉夏的传承,就算是拥有血熊变身,拥有变异召唤和使用其他职业技能的能力,恐怕现在也还如同无头苍蝇般,在黑暗中彷徨,四处跌撞吧。

如果说维拉丝她们,给了骤然到这个冰冷残酷的暗黑世界的我,一份活下去的光明,一个战斗下去的理由,那么,老酒鬼,阿卡拉这些人,便是光明之中的引路者,一直为我铺平着前路,少走了许多的弯道。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引导一般,自己一个只有不到七年历练经验的普通宅男,能走到现在这个高度,少了她们任何一个都不行。

一边想着这些杂七乱八的事情,将穿越到暗黑这近七年,林林总总的事情理了一遍,而埃克西亚强行给世界之力的领悟,也被我一一整理,然后利用灵魂魔法,将其封印在灵魂深处。

这份境界,对现在的我说根本并无多大用处,自己离领悟这种境界的实力,还差得远呢,至多也只能当做一份开阔眼界,增长见识的东西。

而且,这种境界实在太强大了,如果任其在脑子里储存,估计我的精神会被折腾的够呛,所以只能封印起,无聊的时候取出一丝丝感悟。

好在有灵魂魔法呀,不然的话,埃克西亚这条老鱼,就不是送我大礼,而是在害我了。

彻底封印以后,我不知多少次感叹道,心里对不知轻重的埃克西亚又多了几分鄙视,难怪乖巧伶俐的埃里雅,也会用她的小叉子同她父亲的耳朵,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好吧,该下去,看看其他女孩了,担心我的,并不只有维拉丝一个人而已。

想到这里,我站了起,一个轻跃,从树杈上跳了下去。

“小~~~凡~~~”

人还在半空,小幽灵娇腻可人,并且带着圣洁韵律的清脆嗓音,便传了入耳。

但是,我却丝毫没有欣赏这一道美妙声音的意思,不单如此,额头甚至渗出了汗水。

那一个“小”字响起的时候,还可以听出小幽灵离自己尚有一段距离,而当“凡”字传到耳边的时候,便已经像是在耳边喊起了。

纵使是以我不堪甚用的智商,也能稍微计算出一个结论,“小凡”这两个字间,间隔的时间至多只有两秒,而这两秒内,小幽灵就从一个非常远的距离,几乎到了自己面前,那么,她的速度是……

“噗——”

“咚——”

从第三者角度解释的话,那便是一道黑影从树上掉落时,另外一道白光以迅雷冲了上去,在黑影还未落地的时候迎头相撞,然后一黑一白抱做一团,由着白光所带的恐怖惯性,飞了出去,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水漂,滚出百米开外才停下。

“小凡,小凡~~”

只是几天没见,对于小幽灵说,就像隔了几个秋天似的,那贴在自己怀里粘腻的小圣女姿态,充分诠释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依恋。

只是,能换个普通的撒娇方式么?

当我泪流满面的向小幽灵这么建议的时候,她歪起了脑袋,看着我。

“小凡,你不是曾经说过一句【久别重逢的恋人,那冲击性的相遇】吗?”

原是这样,原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苦果,但是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字眼上钻研的小幽灵,便没有责任吗?

“好了,小粘人虫,对了,莎拉她们呢?”

按照以往的经验,被这只小幽灵赖在怀里,一时半刻是别想将她甩脱了,我只好将她抱了起,拍拍沾满了草屑泥土的后背,然后问道。

“喏!!”

小幽灵指着屋子应了一声,怀里的脑袋不断蹭着,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看模样是打算进入睡觉模式了。

进屋一看,果然,莎拉,琳娅,三无公主,甚至丽莎阿姨都在。

“哟,怎么那么齐,发生什么事了?”见四双目光齐齐击中过,我不由挠了挠后脑勺,傻傻问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带着这种责备语气的,自然是丽莎阿姨了。

“我,我怎么了?”我好奇的看了大家一眼。、

“一个人跑去见人鱼之王,又一副疲惫的模样回,大家都担心着呢。”

“有这回事?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担心的么?”我继续问道。

“哎,我也就罢了,没想到我可怜的宝贝女儿,竟然也嫁给了这种神经粗大的男人,难道这就是我们母女的命么?”

丽莎阿姨白了我一眼,转而怜惜的摸着莎拉的头,状似自怨自艾的感叹道。

喂喂,贬低我没有关系,但是竟然将我和拉尔那马大哈放到同一水平,那就我就不能当做没听见了。

“你们也很担心吗?”

我将目光落到琳娅她们身上,莎拉娇憨的点起了头,琳娅有些脸红,但是也矜持的将脑袋点了点,至于三无公主,她的点头动作和她自身的存在感一样,都是十分薄弱,权当是没有看见吧……

“爱丽丝这几天也没怎么睡哦。”

在我的目光注视下,琳娅红着脸,指着已经在我怀里呼呼大睡的小幽灵,转移注意力道。

“哦?”

我低头看了那张睡的如同小猪一般的精致可爱睡脸,对于嗜睡的小幽灵说,三天不睡,那可是比断了她的零食(钻石)更加难受的事情,真的有这么担心我吗?

见我一脑子的雾水,心软的琳娅终于说出了答案:“还不是因为吴大哥将埃里雅拐走,现在她的父亲找上门了,而且还是强大的人鱼之王,我们不担心才怪呢。”

“……”

说说去,你们总是离不开那个“拐”字码?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她们老是在强调“拐”这个字。

“我不是安然无恙的回了么?”无语一阵,我终于脱力的坐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面,有气无力的应道。

“那样哪能叫安然无恙,听维拉丝说,要不是她扶着,你都快要倒下去了。”

“没有那回事,虽然看起很累,但是干掉一个墨菲斯托绝对不成问题。”

我有些心虚的应道,当时的自己,在看见维拉丝以后,心里一安,还真差点就直接靠在她怀里睡过去了。

那种情景,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悲情配角路人甲的话,估计背后就要多插上一把雪白利剑,然后倒在维拉丝怀里,断断续续的将“我爱你”最后三个字说完后,在维拉丝搂着自己后背的满手热血的触目惊心之中,在她流着泪水,瞳孔放大,呈现出绝望色调的眼睛中,在悲情的bgm中,一命呜呼。

好吧,妄想完毕,这样说起,也稍稍能明白一些她们内心的担忧了。

“而且……”

这样说着,琳娅随手拿起几本书籍,一边翻看一边说道。

“很多故事里不是有这样的情节吗?在卑鄙的人类将美丽而可怜的人鱼姑娘拐走之后,愤怒的大海给他下了诅咒,让他一辈子沉眠不醒,活在噩梦之中……”

这样念完以后,琳娅露出了怕怕的神色,神情紧张的直盯着我的脸,似乎想从上面找出被诅咒的迹象。

“……”

结果我就是那个卑鄙的人类,“拐”了美丽而可怜的埃里雅么。

“这些书是谁拿出的?”

我略为翻了一翻,发现都是一些比较冷门,甚至偏向于阴暗的野史。

结果,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三无公主身上。

果然……罪魁祸首就是你么?

“让大家担心,真是抱歉了,琳娅和莎拉,你们这几天大概也没怎么睡好吧,都去休息一会吧,调整好之后,便回营地。”

站起,我朝眼睛带着明显困意的琳娅和莎拉说道,然后抱起小幽灵,将她安顿在房间里面,顿了片刻之后,返身走向三无公主的房间。

最近这只小萝莉公主老给我找麻烦,该调教一下才行。

她们这几天果然是没怎么睡,这一觉,从中午一直到晚上,中间起吃了一顿丽莎阿姨做的晚餐以后,看看天色,又打着哈欠回去补眠了,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精神爽利的从房间里面走出。

“哟,早呀,维拉丝。”

见穿戴整齐的维拉丝,精神奕奕的走出,我笑着打招呼道。

“早呀,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

维拉丝脸上的温柔笑容,持续到一半,就转变成了惊讶。

“没什么,正在教导小茉莉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侍女罢了。”

我随口应道,继续将站在自己面前的三无公主,那张冷漠无情的娃娃脸蛋,轻轻用两只手指捏着,往两边一拉。

手感极好,比起小幽灵也只是略逊一筹而已,而且这张人偶一般没有附带任何感情的脸蛋,被自己这么一拉,摆出一副滑稽的样子,比起小幽灵又多了一分搞笑。

“咚——”

响亮的撞击声顿时响起,看了看漠无表情,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神情的三无公主,再抱着好像要折断了一般的小腿,如果不是只有她具备作案时间、地点和工具,而且曾经见识过她用这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袭击菲妮,我还真会被这张脸给骗了过去。

魔里莎的公主踢,是不逊色于任何神技的技能。

“你这个家伙,就是你踢我吧,又踢了我是吧,撇过头去也没用,凶手就是你,你给我坐下,我要……喂喂,谁让你泡茶了?更不许喝呀混蛋!!用h书贿赂我也没有用!!!……很好,给我坐端正了,这次我非得要……”

从昨天就一直持续进行着的调教和反调教,在今天早晨一如既往的继续着。

“看小茉莉是没有办法过帮忙了,大人和小茉莉的感情真好。”

厨房里面,一边哼着悦耳小调,熟练的穿上上围裙准备早餐的维拉丝,如是笑着对在旁边打帮手的莎拉说道。

早餐过后没多久,我们就将回营地的事情摆上议题,因为埃克西亚的关系,足足拖延了五天,不过时间还算充裕,丽莎阿姨依然会和我们一起回去。

早在几天前大家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因此没过多久,我们一行人就出现在法师公会里面,踏上远程传送阵的白光,刺溜一声消失在了库拉斯特。

……

“哈欠——”

庞大湿地里面,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响起。

“怎么了,拉尔?”

格夫看着不断瑟瑟发抖的紧抱着身体的拉尔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一种被什么遗忘掉了的悲哀感。”

拉尔仰着头做诗人状的叹息道,身穿闪亮密实的铠甲,粗糙的手心里握着的金色水晶剑,上面还沾有怪物热乎乎的鲜血,地上则是一地的绿色羽毛和尸体。

“奇怪了,道格这厮自告奋勇去探路,怎么现在还没回,该不会是被帝王鳄拖到沼泽里去了吧。”

揉了揉鼻子,拉尔小心翼翼的看了四周一眼,那冒着气泡,散发出**味道的烂泥让他一阵恶心,在这种沼泽地形,遇到帝王鳄实在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他的话没有落音,对面就传了道格沉重而急促的跑步声。

“看好像真的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了。”

拉尔大力一抽嘴巴,说道,当然,他现在戴着高级头盔,将除了眼睛鼻子和嘴巴部分以外的整个脑袋都遮盖住,这一巴掌只是打在了坚硬的钢盔上面,让旁边的格夫一阵鄙视——你丫的有本身脱掉头盔以后再抽。

不一会儿,道格那铁塔似的的身影出现在实现之中。

是帝王鳄吗?

拉尔向对方打手势,每个冒险队伍,为了在隐藏身形的时候和队友交流,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独特手势。

全身套在钢铁里面,宛如一座钢铁巨人的道格,一边狂奔着,一边指手划脚的打手势,模样甚是滑稽。

没有帝王鳄,只是……后面跟着一大群有翼噩梦。

从狰狞的野蛮头盔里面,露出了道格的无奈笑容,里面还夹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兄弟呀。

“这头笨牛!”

不约而同的,拉尔和格夫心里都大骂起,帝王鳄还好,虽然艰难了点,但是干掉以后,至少还能享受一阵子库拉斯特的三大美味,那些有翼噩梦,则是近战战士最讨厌的怪物,而且除了一身的绿毛,一个子都不掉,是名列库拉斯特冒险者最不受欢迎的少数几种怪物之一。

手中滴血的水晶剑被换上了一把长弓,格夫也将两把长剑换下,取出一把暗红颜色(应该是附带了火焰伤害)的猎弓,本就较为小巧的猎弓,在人高马大的格夫手中略显得有些滑稽,就像小孩拿着弹弓一样。

将箭翎搭在弓弦上面,瞄准道格背后上空那群绿色秃鹰的时候,拉尔无良的笑了几声。

“虽然我们两的弓术不怎么样,但是比起吴,嘿嘿——”

脑海里面几幅画面一闪而过,格夫也不禁咧大了嘴巴,果然,人就是要有对比,才会产生优越感呀。

“嗖嗖——”

两声破空声响起,沼泽林中顿时响起了几声秃鹰的刺耳鸣叫,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冒险者和怪物的遭遇战,拉开了序幕。

“哈欠!!”

刚从传送阵里出,我打了一个喷嚏。

“果然还是被人鱼之王诅咒了吗?”

一旁的维拉丝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只要我一个点头,估计她会有5%的几率直接晕倒过去。

话说,这个精确到小数点的微妙数据,自己究竟是如何得的?

“不……不是,好像有谁在背后说我坏话而已。”我揉着鼻子应道。

“你们先和丽莎阿姨回去,帮她整理一下屋子吧,我去阿卡拉那里一趟。”说完以后,便招招手,直接向阿卡拉的黑店方向走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