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龙与人鱼

第六百一十三章 龙与人鱼


                第六百一十三章 龙与人鱼

……

“你这混蛋,竟然让我的宝贝女儿住这种狗窝,死罪!死罪!就算是埃里雅求情也没有用,你就乖乖的当祭品吧!!”

人鱼王埃克西亚咆哮着,随着他的愤怒,整个大海咆哮起,百米高的巨浪一个接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龙卷从无到有,将海水吸起, 形成一条条连接海天的粗大水龙,席卷着整个大海,看起就好像天崩地塌,世界末日即将临。

“这个是……是我的错,哎——”

本想说,这个鱼缸是当初埃里雅自己找的,但是这样说,岂不是好像自己害怕承受埃克西亚的怒火,要拿埃里雅当挡箭牌?

而且,虽说是埃里雅所选择的,但是自己完全可以去找法拉,让他将鱼缸里的空间扩展一下,让埃里雅无聊的时候,也可以在里面畅游一番,而不至于像将一个高贵的公主,安排在只有十平方米的狭隘屋子里头生活。

这对我说只是举手之劳,而我却根本从未想过,所以怨不得别人,自己对埃里雅的关心还不够。

“哼,认错的态度到是挺诚恳,不过,还是饶不了你。”

埃克西亚王冷哼一声,怒火似乎有些消却,不过那头卷发还是像海藻一样,随着他的气势飘荡不已,两条浓密的眉毛瞪成了一字,看起就像一个愤怒的雷霆巨人。

就在这时候,旁边突然传不断的“嘎哦嘎哦”叫声,将三个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了过去。

低头一看,原是那只死狗,走的时候它还在项链里睡觉,到是忘记将它清理出去了,大概是刚刚取出鱼缸的时候,不小心将它连着拖了出吧。

我正想强行将它塞回项链里去,却冷不防一旁的埃克西亚王永打雷一般的声音在我旁边大吼道。

“等等——!!!!”

啊啊!!聋了我的狗耳,你就不能小声点么?

我捂着耳朵,瞪了对方一眼。

可惜,埃克西亚王的注意力完全被死狗吸引了过去,那瞪大的眼睛,和死狗滴溜溜的狗眼互相瞪视着,完美的诠释了大眼瞪小眼这一场景出现的可能性。

不过,能在埃克西亚的气势下,和他毫不相让的对视,我真不知道该说这条死狗勇敢,还是狗傻胆大好。

片刻之后……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猛然之间,一副瞪大眼睛样子的埃克西亚王,嘴巴逐渐裂开,然后,从他嘴里发出的笑声就如滚滚黄河,一发不可收拾,笑的那是人仰马翻,惊天动地。

“喔哈哈哈啊哈哈……这……这也……哈哈哈哈……”

他想说些什么,不过还是很快给自己的笑声所淹没,也丝毫没有理会死狗抗议的“嘎哦——嘎哦——”声,好像想将一辈子的笑声,一次性的爆发掉般,就在那一个劲的笑。

抗议无效的死狗,在我惊奇的目光中,突然停止了吼叫,滴溜溜的两只眼睛,满是出离愤怒的冷静,像被激动的斗牛一般,大力甩甩头,后爪在地上刨了几下,鼻子喷出一口“粗”气,对准人鱼王的方向,俯冲——恶狗扑食——我咬!!

“哈霍霍……哦哦哦!!!”

作为围观观众,我得解释一下,埃克西亚王的笑声逐渐转变为疼痛悲鸣声的过程,很具戏剧化。

“小蕾奥娜哟,别咬了,我的腿都快要被你咬断了。”

被这么一咬,埃克西亚王终于停止了笑声,弯下腰,将紧紧抱着自己小腿猛啃的死狗提了起。

和小幽灵坚硬的牙齿相比,我发现死狗那口锋利狗牙似乎附带着一种特别属性,那就是——无论被咬的是三魔神,还是一个普通人,它的狗牙都无法造成太大伤害,但是同样,无论是三魔神那个等级的高手,又或者是普通人,被它咬上的话,都会觉得很疼,颇让人有一种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感觉。

“埃克西亚王,你认识这只死狗?”

虽然这只死狗的名字,很有可能是埃里雅告诉他的,但是,他刚刚见到蕾奥娜时的爆笑,还有叫蕾奥娜的语气和神情,实在让我无法想象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那种感觉,就仿佛是长辈与晚辈,而且是关系十分亲密的那种。

嗯,有内情!!

“这个……”

埃克西亚眨了眨眼睛,早先的愤怒随着刚刚那一笑,已经被抛之脑外,俗话说有对比才有优越,堂堂的龙族公主竟然变成一只狗,顿时让埃克西亚觉得,自己的女儿睡鱼缸,只要她自己愿意的话,那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埃里雅和埃克西亚聊的时候,到是有和他提起过蕾奥娜,只是并没有说蕾奥娜竟然变成了一只狗,当时听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能将已经达到成长期,拥有准四翼实力的龙族公主扔飞,埃克西亚还觉得蛮诡异的,但是埃里雅却又不会撒谎,如今一看,他才知道原是这么回事。

“埃克西亚王?”

见对方发呆,不由加大音量,再次喊了一遍。

“嗯,你刚刚说什么?”

埃克西亚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虽然忍住了笑声,但是不断颤抖的胡子,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我是说,你和蕾奥娜很熟么?”

埃克西亚王正要回答,熟,当然很熟了,想当初埃里雅没出世的时候,自己去龙之乐园拜访老朋友,还抱过许多次呢。

冷不防,被他提着的死狗,突然嘎哦嘎哦的叫了几声,让埃克西亚一愣,眼睛转了几圈,将刚刚的话吞回肚子里。

“咳咳,我也是从埃里雅那里听说过,现在咋一看,觉得蛮亲切的,怎么说呢,她长得像我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嗯嗯,就是这么回事!”

亲切你妹,失散你妹!!

翻了个白眼,但对于埃克西亚露骨到了极点的谎言,我却没有丝毫办法,他不说,难道我还能逼不成?

在我一旁暗自猜测时候,埃克西亚却拎着死狗,闪到一旁说起悄悄话了,一人一狗,你一句我一句,聊的不亦说乎。

“小蕾奥娜哟,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埃克西亚忍住笑意,比了比蕾奥娜的模样问道。

“嘎哦——嘎哦——”

蕾奥娜:还不是那头笨肥龙,不就是撞坏了一个破祭坛么?

破祭坛?那个是神圣的龙族祭坛呀!!埃克西亚抹了一把冷汗,虽然对于蕾奥娜这个小惹祸精的事迹早有听闻,但现在还是不由为她的彪悍而捏一把汗,心里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公主靠近海族祭坛一百公里之内。

“埃克西亚叔叔,你能不能帮我变回原样啊,我就知道埃克西亚叔叔最厉害了。”

眼睛骨碌一转,早就想恢复真身的蕾奥娜,撒着娇说道,只不过她现在的京巴狗形态,撒娇的威力实在有限的很。

哼哼哼,等自己恢复了实力,要干什么呢?蕾奥娜早就在心里演练了一千次一万次了,先要将那个该死的人类抓住,对,将他抓上万米的高空,好好吓唬一下之后,带回龙之乐园里去,用绳子将他拴在自己家门口,每天蹂躏上一百遍呀一百遍,还有,那头笨肥龙的胡子这次一定要扒光……

“哦哦,对不起了,小蕾奥娜,哈迪设下的魔法,我也没有办法破解。”

下一刻,埃克西亚的回答,顿时让在心里yy不止的蕾奥娜如同晴天霹雳,身体僵硬起。

“哼,就知道埃克西亚叔叔没用,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脸色一变蕾奥娜甩着头跳下,头也不回的离去,虽说头也不回,但是眼睛还是滴溜溜的向后转着。

可惜,埃克西亚胡子一抖一抖的,由始至终都没有中她粗陋的激将法。

埃克西亚并不是没有办法解除魔法,只是他心里也有计量——这是龙族的内部事情,身为人鱼族的王,他不好出手干预,而且,埃克西亚可是知道,那头肥龙对于女儿的宝贝,可并不逊于自己,能让对方狠下心将女儿变成一只狗赶出去,为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神族,魔族,甚至现在那头肥龙,似乎都已经有了什么打算,自己是不是睡太久了,也该是时候看看这些家伙,究竟想演哪出戏?

看着闷闷不乐的远远趴在石头上的蕾奥娜,埃克西亚眼睛微微眯着,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却是一笑,和坐在肩膀上的埃里雅聊了起。

“女儿哟,这可是难得的机会,等蕾奥娜恢复力量以后就没机会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心要黑,手要狠,知道不?”

埃克西亚竟然无良的怂恿自己的女儿欺负龙族公主。

“想当初,那头肥龙也一开始就栽倒在我手里,没想到几千年后,各自的后代也历史重演,这就是宿命呀,你就认了吧,哈迪,哇嘎嘎嘎——”

……

“哈欠————”

龙之乐园,高高耸立在群山中间那座直耸霄的山峰顶端洞穴里,传出了龙王哈迪的巨大喷嚏声。

“怎……怎么回事?”

一旁的白龙长老菲克斯,惊讶的看着哈迪,身为龙,更何况是龙王的强大身体,向都是健康的很,打一个喷嚏,那是等于人类吐血倒地那么严重呀。

“不要紧,肯定又是埃克西亚那头猪醒了,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哈迪罢了罢手,郁郁的说道。

“埃克西亚吗,嘿嘿——”

听到哈迪说起这个名字,一向古板的菲克斯,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于哈迪满脸的郁闷,更是了然于心。

“猥琐,那头老鱼真是猥琐之极。”

哈迪将这千年,不知被自己叨念了多少百万次的话,再次重复起。

身为龙王,哈迪拥有六翼的实力,而先天上不如龙族的人鱼王埃克西亚,却只有四翼,但是在几千年前,哈迪却在埃克西亚身上吃了不少亏,至今依然让他耿耿于怀。

因为,虽然埃克西亚只有四翼的实力,但是作为人鱼之王,却有一项非常猥琐的技能——海王的召唤,能抽取所有部下的力量——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但是作为大海之王,所有生活在海里的生物都算是他的部下,大海的生命何其多,恐怕是整个大陆的生命几倍不止,这一丝一丝加起,那就恐怖了,可以让四翼实力的埃克西亚,足足膨胀到六翼级别。

不过,这种逆天技能也有限制,必须在水中才能施展。

而在几千年前,龙王哈迪和现在的蕾奥娜一样,还在成长期,而埃克西亚也同是成长期,两个人(?)都还没继承王位。

那时候,哈迪的实力是准四翼,而埃克西亚的实力之刚刚达到二翼。

在龙王哈迪到大陆历练的时候,在海边和同样准备外出历练的埃克西亚相遇,结果,两个年轻气势的准王一言不合,打了起,虽然以龙王哈迪的准四翼实力,完全可以将埃克西亚打得没脾气,但是很可惜,战场是在海中,埃克西亚也刚好学会了海王的召唤。

结果,凭着主场优势和刚掌握不就的海王召唤,埃克西亚的实力提升至准四翼巅峰,刚刚好压了哈迪一头,硬是将形式逆转,打的龙王哈迪没了脾气。

不明真相的哈迪很郁闷,就算这头死鱼占主场优势,但是准四翼和二翼之间的实力差距,那是天与地的区别,怎么自己就输了呢?

因此,虽然不打不相识的两族准王,最后成了朋友,并一同在大陆上历练,但是一有时间,心高气傲的龙王还是想在客场作战中扳回面子,屡屡挑战,结果,海里,湖里,河里,哈迪那是屡败屡战……

在很久以后才熟知大海召唤技能的哈迪,指着大海的方向骂了足足三天三夜。

……

哎哎,这是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好像被排斥了。

看着埃克西亚王和死狗聊完,又和埃里雅窃窃私语起,我心里不禁郁闷的嘀咕起。

究竟死狗是什么身份?神神秘秘的,就算拥有再了不得的身份,它现在也只是一只狗而已,敢给我作乱的话,少不了一顿调教。

好一会儿之后,埃克西亚王才停下话,和貌似有些垂头丧气的死狗一同走了过。

“小子,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委屈我的女儿,也罢,看你身上一穷二白的样子,我也不为难你了。”

说完以后,埃克西亚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

一穷二白?老子要是拿起箱子里的bug剑,一剑就能你这条死人鱼给捅爆菊,吼吼!!

片刻之后,埃克西亚重新出现,手中抱着一个……

“这还不是鱼缸吗?”

我鄙夷的看着他手中抱着的,只比原大上一号的鱼缸道。

“你小子懂个屁,先看看里面的空间再说。”

二话不说,埃克西亚将鱼缸倒扣在我头上,诡异的是里面的水却并没有洒下。

“咕噜咕噜——”

脑袋泡在鱼缸里头,我冒着气泡,眼睛逐渐瞪大。

靠了,无法用语言表达,总之,里面就是一个小型龙宫,塞下一头鲸鱼都够了,特别是珊瑚丛中那一只金黄色的华丽空贝,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贝壳,两个我的都能在里面睡下了,这就是埃克西亚口中所说的万年黄金巨贝么?

从水里钻出,我看着得意洋洋的埃克西亚,伸出手。

“埃克西亚王,我可是每天都给埃里雅吃万年黄金苹果,您这么有钱,是不是稍微……”

埃克西亚:“……”

“好了,我的宝贝女儿就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让她受了委屈。”埃克西亚王唠叨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点头。

“还有,不许打我女儿的主意。”

“好,好!!”我继续点头。

“给埃里雅吃的水果要新鲜。”

“保证,保证!!”

虽然我能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但理解是一回事,能不能受得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好不容易唠叨完,在我将近绝望的目光中,埃克西亚王沉思一会,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许久,才拍了拍我的肩膀。

“说起,差点忘记了,虽然你这小子照顾不周,让我很失望,但多少也算是帮了点忙,不回报一下不行。”

哦哦,还有这种好事?我精神一振,身体像充了气般,迅速又萎缩到振奋。

“这是哪里的话,埃里雅对我说就像家人一般,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不过像我这种一穷二白的人,还真怕照顾不好,埃克西亚王您别太客气,随便给点什么就行了。”

“竟然是这样,你可要仔细体会了。”

埃克西亚眼睛里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意,让我微微一惊,等等,仔细……体会?

下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境界,就像头顶上掉下的万斤重石,狠狠的砸在了自己身上……

海边,埃克西亚王一个人静静的站立,神色漠然的远瞭着自己所统治的大海,海蓝色的世界,被他顺手解除,那原本像时间停止一样定在天空不动的鸟类,突然获得了时间的流逝,重新衔接着上一个动作,悠悠长鸣,仿佛海蓝色世界张开的这段时间,只是一刹那的光华。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