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章 傻了眼!

第六百章 傻了眼!


                第六百章 傻了眼!

……

第二天一大早,一身英姿飒爽的简洁劲装打扮的五个女孩,在库拉斯特冒险者的侧目下,到了海港出口。

从这里出去,就是那浩瀚无边的原始雨林,沿着这条被库拉斯特人亲切的称作母亲河的潘拉因河一直走,大概十里的路程后,便会出现十二道分岔支流。

这时候,在路上结伴的冒险者,便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各自选择一条分岔河流,沿着河流附近继续历练,而那些分岔支流在后面,又会分岔成无数的支流。

简单一点说,潘拉因河就像覆盖着库拉斯特附近方圆千里的森林面积的一颗参天大树,那些无数的支流,就是它交错盘结的根须,而库拉斯特里的大部分河流、湖泊和沼泽的水源,也是潘拉因河,因此母亲河这一称号,是当之无愧。

出了库拉斯特大门——说是大门,其实也是象征性的,因为库拉斯特复杂的地形,根本就无法建造围墙,因此这扇大门两边的围墙,也只是向两边蔓延到河流的位置,全长不足十公里,以德鲁伊的锐利眼睛,从这里看上去,都能看到两边围墙的尽头。

当然,虽然短了一点,但是用料十足,品质有保证,六米高,两米厚的青石城墙,用抵抗一下那些闲着蛋疼,偶尔会发动一小波袭击的小矮人,到还是蛮实用的,也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因为从城墙位置退后几百米,就是库拉斯特防御阵的笼罩范围了。

众人的脚步,就在这里停下。

“行了,大家就送到这吧,以后的路,还得我们自己走。”我拍拍拉尔和野蛮人兄弟的肩膀,笑着说道。

“莎拉,你要小心一点,要多听维拉丝的话,万事不要逞强,遇到什么危险或者不懂的事情,就多问问吴……”

面对即将出行历练的女儿,一脸担忧的丽莎阿姨也避免不了像任何爱操心的父母一样,一边整理莎拉衣服上的每一个细节,一边不断的唠叨道。

“莎拉就拜托你了,吴,你可千万要保护好呀!!”拉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这句话早在我和莎拉结婚……不,是我和莎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就已经有了答案么。”

再次用力的往拉尔肩膀上一拍,仿佛感受到了我的决心,拉尔也冷静下,在我胸口上不轻不重的打一拳。

我咧!!

一个圣骑士不轻不重的一拳,那到底是有多重呀?简单点说,就是能将一颗拳头大的坚硬花雨石打成粉末的力道,这家伙,绝对是嫉恨我将他的宝贝女儿抢走了,在蓄意的报复,想当初还是他自个做主将莎拉许配给我呢。

摸着隐隐作疼的胸口,我朝这条子比了一记中指,才在四人的目送下,领头带着维拉丝她们,沿着潘拉因河缓缓远去。

一路上,莎拉的脑袋左右转动个不停,看着两边茂密的雨林,还有时不时从灌木之中钻出的青蛙、蛇,树上的形态各异的变色龙等各种雨林动物,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眼睛有点不够瞧。

和罗格营地的那小小丛林,或者是迷雾森林相比,雨林还是有明显区别的,也难怪她会好奇。

这个世界,并没有先进的传播工具,或是发达的交通,因此大部分平民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营地平民不知道沙漠究竟是什么样子,鲁高因人不知道森林长着什么模样,而库拉斯特人则是从未见识过草原和沙漠,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缺水”。

只凭着那些文字,还有一些油画,很难想象那些自己所没有见过的壮丽景色。

就在我们沿着河道走了一个多小时,估摸着已经快要到河流分岔口的时候,后面却赶上了一只冒险者队伍。

对于健步如飞的冒险者说,我们现在的速度,实在是慢了一点。

两只队伍相遇,都各自微笑的打了一声招呼,只不过对方的表情有点诧异。

当然,无论是什么队伍,见了我们这样的怪异组合,一个德鲁伊,五个法师,如果还不露出点诧异的表情,那只能说明对方的队伍很怪异。

打过招呼以后,对方的脚步也慢了下,难得遇到一起出发的冒险队伍,也算是一种缘分,大家增进增进感情,说不定以后大有用处,当然,对方想和我们,准确说,是和维拉丝她们五人,究竟想增进什么样的感情,那是用脚底想也能想得到的事情。

很显然,他们并不认识我和维拉丝,应该是没有去观看比武大赛的少数冒险者之一。

当知道我们的队伍,竟然是一个德鲁伊,一个巫师,四个法师佣兵的时候,他们的表情更加诧异,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这样的队伍,真的能走到库拉斯特?

这样想着,我估计他们也动起了一点小心思,这样略略一算,对方四人,全都是男性转职者,没有佣兵,而我方六人,两个转职者,四个佣兵(外人面前,小幽灵的身份是法师佣兵),一男五女,无论怎么算,似乎都能合成一只队的样子。

普通说,考虑到人心和配合度的问题,冒险者是不会轻易让不熟悉的人加入队伍,特别是初次认识的冒险者,这四个冒险者明显不是什么菜鸟,能生出这般心思,只能说维拉丝她们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大到让这四名冒险者的感情战胜了理性。

因此,在谈话之间,他们或多或少便透露出了一些隐晦的信息,当然,可没有人会傻到大咧咧的说“你们的组合太烂,干脆就和我们合并了吧”这样冒失的话,能当上冒险者的都不是傻瓜,知道什么话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谈话间,小幽灵无聊的躲在了我身后,,打起哈欠,她本就不是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人。

“小凡,那些人在打小维拉丝她们的主意哦。”

百无聊赖的抱着我的胳膊,将丰满柔软的胸部挤压过,小幽灵眨眼美目道。

“无所谓,只要他们不乱,我还没有霸道到不许别人和自己的妻子说话的地步。”

我也打着哈欠说道,维拉丝她们的性格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本就无需去担心。

看了那边一眼,最善于打交道的无疑是大家族出身的琳娅,而维拉丝以前身为酒吧侍女,虽然害羞了一点,但是交流还是不成问题的,莎拉显得有些安静,而三无公主就更加直接的无视了。

就当是训练一下她们和别的冒险者交流的能力吧,作为冒险者,这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打好人际关系是有很多好处的,最重要的比如说情报,还有技巧心得,这些都是要通过彼此的交流互动才能进行,毕竟谁会和一个陌生人讨论重要的情报和技巧心得呀。

这时候,对方的德鲁伊大步走了过,按道理应该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不过因为是冒险者的关系,外表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多岁,有点小帅,不爽中。

“你好,德鲁伊埃克斯。”他微笑着伸出手。

“你好,德鲁伊吴凡。”我回应道。

虽然刚见面的时候,已经互相通报了名字,不过这样的礼节也是常有的。

“吴凡……好像有点耳熟……难道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埃克斯有点迷惑的歪着脑袋。

“大概是吧,这并不出奇,不是吗?”

我忍着笑意道,酒吧里鱼龙混杂,各种消息铺天盖地,因此有一天你听到耳熟的名字,却与对方素未谋面,也不是什么怪事。

“你们的队伍,还真是……恩,奇特。”

想了好一会儿,埃克斯才找到一个比较礼貌的形容词。

“没办法……”

看看河流的分叉口也快到了,我忍不住将嘴角轻轻一勾。

“谁让她们都是我的妻子呢,只能辛苦点了。”

“你……你刚刚说什么?”

埃克斯如遭雷击,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嗯?我是的意思是说,作为她们的丈夫,我只能辛苦一点了,有什么问题么?”我故作不解的回望了过去。

“哦……这个……这个……没……没有,我……先告辞一下……”

突如其的消息,显然将有些蠢蠢欲动的埃克斯打了个措手不及,结结巴巴应了两声,连话也顾不得说,就匆匆忙忙跑回自己的队伍,片刻之后,另外三人也骚乱起,一个个都傻了眼。

“诸位,分叉口到了,我们就此别过,以后在库拉斯特再相聚吧。”

在他们一愣神之间,岔路口已经近在眼前,我笑着朝还傻愣着的四人组打了一声招呼,维拉丝她们也很有礼貌的轻轻行了一礼,六人便踏着菲妮曾经带我走过的其中一条支流,沿路而去了。

“小凡真是太坏了。”

将傻愣四人组抛在身后,小幽灵忍不住飞了起,从后面搂着我的脖子笑眯眯的说道。

“我怎么坏了?”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我无辜的眨着眼睛。

“嘻嘻,一开始不挑明关系,等他们动了心思,再给予最后的打击,这不是坏是什么?”小幽灵笑声清脆,搂着脖子的手臂更是着紧力道。

“那你可是冤枉我了,非要说的话,不是因为你们太漂亮了,才让他们起了心思么?”咧了咧嘴,我轻轻一甩,将背后挂着的小幽灵搂到怀里,在她娇腻滑嫩的俏脸亲了一口,说道。

“以后或许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看刚才那队冒险者还算正经,没什么恶念,以后就不知道了,大家也该多熟悉熟悉,不过,第一世界的大部分冒险者应该还是知道我们的,也不怕太麻烦。”

就是像刚才遇到的那队,对外界消息不怎么感兴趣的冒险者,比较麻烦一点,名声大也不一定是麻烦,至少别人不会动自己女人的心思,我在心里感叹着。

“好了,先不说这个,很快就要到达怪物出没的区域了,大家检查一下各自的装备,然后继续出发吧。”

这样说着,我将小雪,还有小二小三召唤出,让它们分散着去前方侦查,而后掏出一枚戒指,大声喝道。

“出吧,攻城兽!!”

其实,我不止一次动了心思,想让法拉将封印小甲的物品做成精灵球形状,以满足一下个人的特殊口味,不过想到将精灵球扔出去以后,很有可能会浮,所以最后只能悻然作罢。

白光一闪,小甲巨大的身体徒然出现在平地上。仿佛出笼的猛虎一样气势澎湃的仰头大吼一声,顿时将方圆千米的森林惊得一片骚乱。

拥有哈洛加斯级小boss实力的小甲,放到库拉斯特这里完全就可以横着走,单挑一只魔王级实力的帝王鳄绝不是问题。

“鬼叫什么,还不快趴下让我上去。”

只是这一声吼叫,直接受害者是站在它旁边的自己,因为我毫不客气的在它大腿的钢甲上踹了一脚。

“呜~~~”

果然,这只胆小鬼立刻原形毕露,很没骨气的趴在了地上,两只委屈的眼珠骨碌碌乱转着。

这时候,维拉丝她们已经检查好了装备,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站在小甲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幕,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琳娅本就是实打实的精英冒险者,自然不用多说,而另外四个女孩,也已经具备了冒险者那股子气势。

“很好,大家应该还记得要注意的事情吧,那么,出发吧。”

大手一挥,五个女孩神色肃然,手中紧握着造型优美的法杖,开始按照平时的阵型散开,掌控着附近三百六度的视角,旁边的河流和左侧的丛林深处,更是受到重点监视,就这样慢慢的沿着河道方向进发。

琳娅是第一次加入,看还得花一些时间磨合才行。

看着五人的队形,怎么说也有六年多冒险者经验的自己,立刻发现了一些不足之处,原因在于多出了一个琳娅,因为其他四人都不知道琳娅的实力如何,位置不好定位,只有等待慢慢磨合了。

“这里是……”

在后面跟进了十多分钟后,敌人并没有出现,不过我却发现了一丝端倪,隐约感觉这里的场景有些熟悉,却总是想不起,只好请教走在前面的小茉莉。

“小矮人营地……”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指着河岸对面的丛林深处。

被她这样一说,我到是终于想起,这里可不是当初菲妮要试一试我的实力,然后让我攻击河对岸那个小矮人营地的地方吗?

“还知道那个小矮人营地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吗?”

我再次询问,这种小事对于过目不忘的三无公主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果然,三无公主再次指向一个具体的方向,甚至连离岸边大概多少米,都给出了具体数字。

“琳娅,你先试试吧。”得到答案以后,我朝旁边的琳娅点了点头。

微微一笑,琳娅走了出,凝神的看着河对面,核算了刚刚三无公主给出的方向和距离以后,手中握着的法杖一紧,散发出炙热的气息,眨眼的功夫后,便冒出一个黑焰滚滚的火弹向对面飞射过去。

法师的火系一阶技能,火弹。

火弹是单体攻击,就算有小护身的+7技能加成,至多也只能干掉一个敌人,因此,在火弹发出的一瞬间,琳娅丝毫没作停留,法杖再次闪烁起蓝光,一道寒芒毕露的菱形冰箭紧随着火弹后面跟了上去。

一阶冰系技能【冰弹】的改良,冰箭,因为空气阻力的关系,冰箭的速度更快,而将圆溜溜的冰弹改良成锐角的冰箭,对于法师说并不是很难,所以这种改良很受欢迎,几乎历练了几个月的法师,都能学会。

冰箭的速度要比火弹快上一份,但是火弹却要快一步发射,此消彼长之下,几乎在同一时间,两道呈弧线射击的法术,落到了同一个点上。

这种对速度和准确的控制,就不是一般法师所能做到了,就算是库拉斯特法师,也没几个敢保证自己能做到,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琳娅的能力。

冰与火的相撞,并不是抵消那么简单,关于这一点,在莎尔娜姐姐对付衣卒尔的时候,我就已经亲眼见识过了,因此,在冰箭和火弹相碰撞的刹那间,对面立刻就传了一阵巨大爆炸,威力比三阶的火球还要强上几分。

将两个一阶技能制造出超过三阶的威力,这就是技巧运用的魅力。

另外一旁的维拉丝四人,看着琳娅对魔法的运用,眼睛一眨不眨,却是在心里感叹原这样结合,会产生如此大的威力,魔法的奥妙,并不是她们这些只学了几年的新手能够完全理解的,她们,包括琳娅在内,现在也不只不过是刚入门的初手,往后的路还长着呢。

不过感叹归感叹,她们却无法做到这一步,这正是转职者和佣兵的区别,在初期,法系转职者可以通过不同系魔法的搭配,制造出更大的威力,佣兵却不能。

看着面露沮丧的维拉丝几个,我不由轻轻一笑,安慰着说道:“大家也别沮丧,虽然你们单独一个人的确无法做到琳娅那样,但是两个人互相配合的话,也一样能做到不是吗?”

这样说完以后,她们都是眼前一亮,思索起这个可行性,我也并未再作提示,有些东西,就是必须自己去思考,去探索,才有意义,才能算真正掌握,否则的话只能算是应试教育。

我要告诉她们的,只是团体的作用,并不仅仅是互相配合攻击掩护那么简单。

一招简洁的冰焰混合爆炸以后,从对面河岸冲出了三只全身乌漆抹黑的小矮人,显然是刚刚爆炸的漏网之鱼,琳娅二话不说,一记凝缩冰弹射向三个小矮人的上空,在它们头顶上突然化作七八道冰箭落下,瞬间就将三个愤怒叫嚣的小矮人打成了筛子。

这又是看似简单,其实极为细腻高超的控制技巧,想到琳娅能作为爱德华的内定继承人,天分肯定不简单,我也就麻木了,自己身边的,如莎尔娜姐姐,卡洛斯之流,哪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就是拉尔和野蛮人两兄弟,虽然无法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相比,但也是冒险者中的佼佼者。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