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最终一战来临

第五百四十三章 最终一战来临


                第五百四十三章 最终一战临

在整天的欢呼声中,我和卡洛斯踏着缓慢的脚步,慢慢到擂台上,相隔着百米的距离,注视对方。

心里很平静,我本以为在这一刻,手脚都会兴奋的不自觉打颤,没想到却意外的平静,甚至动作,都比平常缓慢了许多。

我默默的看向对方,卡洛斯似乎也是如此,那双幽深的眼珠,就像一潭冰冷的死水般,古井不波,而又散发出淡淡的寒气。

“卡洛斯兄,终于能如愿以偿和你在决赛上碰面了。”

我微微一笑,发自内心的,从内心喷薄而出的,在全身经脉血液的战意,让身体仿佛着了火一般炙热,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心情并非不激动,反而是太兴奋,太激动了,过了头,反倒显得平静起了。

“是的,虽然我并不喜欢战斗,但是为了赢,这一次,非战不可。”

卡洛斯依然是那副冷淡的语气,仿佛在诉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一般,但是他心中那股强大的信念是毋庸置疑的。

“已经四年了,虽然在擂台外面见识过你的实力,但是我还是迫不及待的亲自感受一下,吧,让我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

深呼吸了一口气,体内涌出的兴奋,让我原本微微勾起的嘴角扩大起,眼睛因为兴奋睁得大大的,不知道在外人看,我这副表情是不是显得格外狰狞,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就开始吧。”

卡洛斯将身上的斗篷一扯,露出他和西雅图克那一战的华丽装备,暗金色的法师铠甲——天堂装束,还有两件扩展级别的金色装备——空间之刃和织网之靴,其余的也是普通级别的顶级金色装备。

一身流线型的金属铠甲装备,穿在卡洛斯身上,暗金于金色的光芒互相辉映,华丽而不俗气,让人升起一股不可侵犯的威压,虽然早在四强赛里就见识过,不过现在真正面对这种强大的对手,心里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就好像一堵巨墙,从侧面看,只能看到一根四四方方的柱子,只有当正面站在墙下,仰望着巨墙的高度,看着它的双臂向两边无尽延伸,就仿佛将整块大地分割成两半似地,那种气势,不是正面观察的话是难以真正体会到的。

“本还以为自己在装备少会有少许胜算呢。”我同样将身上的斗篷解开,漫天的华光散发出,丝毫不逊色于对面的卡洛斯。

说起,这还是自从鲁高因以后,自己第一次露出装备光泽呢,本是本着低调的想法,不过后想想,也不能在装备的气势上输给卡洛斯,也就让琳娅解除了上面的隐藏魔法阵。

好吧,我承认,在让琳娅解除魔法的时候,心里的确还有那么点小小的虚荣感……

这两边的装备一亮相,顿时将周围冒险者的狗眼给照瞎了,恐怕我、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三个身上的装备,已经牢牢占据了整个第一世界的前三位,就算放到第二世界去,也是相当极品的。

“暗金鳞甲——鹰甲?!!”

有识货的冒险者已经先惊讶的喊了出,属性在普通级别的暗金衣服里面排行第一的鹰甲鳞甲的大名,恐怕在冒险者还没有转职,还是训练营里一名菜鸟学员的时候,就已如雷贯耳,上面的每一条属性都能倒背如流,然后天天幻想着自己哪一天穿上,成为塔拉夏一般的绝世高手而直流口水了。

虽然在整体防御上,鹰甲远比不上天堂装束,但是光那一条无法冰冻的属性,就已经足够震撼,意味着卡洛斯的神圣冰冻光环,在对方面前已经完全作废了。

“神语头盔!!”

又有冒险者喊出,高级头盔上淡淡的流萤白光,既不是蓝色,也不是金色或者暗金,也是十分显眼的。

“神……神语水晶剑……”

喊出的冒险者,语气已经颇有点麻木感了。

简单说,我这身装备就算比不上卡洛斯,也相差不了太远了。

“两位,比赛的规则,恐怕你们都已经十分清楚,我就不再啰嗦了,那么,你们现在准备好了吗?”

站在正中间的二翼天使,在两边装备的璀璨光芒照耀下,身上那股圣洁白光虽淡,却不动分毫,淡白色的光芒在一片耀眼金光中犹自泾渭分明,如同夜晚的萤火虫般显得格外显眼。

他脸上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看了看我,再看了卡洛斯一眼,明明声音不大,却在整个会场回荡起,清晰的传到每一个冒险者的耳中。

“没问题,随时都可以开始了。”我静静的擦拭着水晶剑,脸色恢复了平淡。

卡洛斯更酷,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唉,不对劲呀。”

特殊席上,小幽灵发出困惑的声音,让大家的紧张目光不由纷纷落到她身上。

“不像是小凡的性格,按道理说,他现在应该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才对。”由于跟在对方身边的时间最长,所以小幽灵的判断总是特别有说服力。

“的确,太冷静了,好像完全变了个样,该不会是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昨晚头头换了一个吧。”卡夏作沉思状。

“啊,我想起了。”小幽灵可爱的一拍手心,做恍然大悟状。

“在库拉斯特,有一次小凡歌兴大发,非要吼上几首不可的时候,也是这种样子,表情十分平静的跳到酒吧中央的桌子上,大家都没反应过他要干什么,就毫无预兆的拿出扩音器吼了起,结果整个酒吧的冒险者都没得及逃难,有几个甚至晕倒过去了。”

这样说着,小幽灵似乎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抱着脑袋,小手紧紧捂着耳朵,神色痛苦的摇起了头。

“也就是说……?!!”众人面面相窥的看了一眼。

“喂,我说西雅图克,你是什么时候的。”卡夏无语的看了站在自己旁边,跟着大家一起发出疑惑声音的西雅图克一眼。

“不要在意这种小事,不要在意这种小事,小姑娘,继续说吧,也就是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西雅图克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头顶,哈哈笑道。

“呜呜~~也就是说,也就是小凡以前说过的【人疯】状态,爆发的前兆吧,这时候的小凡是最可怕的,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

小幽灵微微悲鸣着,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卡洛斯。

“呃——”

众人不禁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顺着小幽灵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擂台上的两个人。

“那么我宣布,总决赛,德鲁伊吴凡对阵圣骑士卡洛斯,现在正式开始。”

这样说完,这位二翼天使,还有站在擂台五个角落的五位准二翼天使,翅膀一张,撒下一地的白色鸟毛,也飞上了天空,只不过这位二翼天使仁兄的动作,到是比前面那位准二翼裁判飘逸了好几分,透露出一股游刃有余的感觉,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哈洛加斯的天气冷,一直都想让维拉丝帮我做件羽绒服呢,看着掉落在地的羽毛,我心里十分平静的想到。

接着,目光落到对面的卡洛斯身上,嘴巴再次咧开,大大的咧开,就好像野兽的嘴巴一样,瞳孔也放至最大。

虽然没有镜子,但是光凭想象,我就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十分恐怖,比吃人的野兽也好不了哪去。

一直潜伏的内心的兴奋和激动,几乎全部在这一刻爆发,暗金色的盔甲里面,甚至发出滋滋的蒸发声,冒出蒸腾的白雾。

这一刻,我的心情,兴奋的无以复加,忘记了比赛以外的一切东西,眼中只有卡洛斯,心里涌出一股近乎残暴的感觉——把对方慢慢撕碎……似乎是个不错的注意呢。

“噢噢噢噢哦————”

随着天使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整个比武空间就回荡起了嘶哑的呐喊声,里面充斥着冒险者狂热暴力的念头,“将他干掉”“砍掉脑袋”“撕成碎片”之类的声音,随处可见,简直就和血腥斗兽场一般。

这一刻,隐藏在人类体内的凶残兽性,通通都爆发了出。

熊人变身!

血熊变身!!!

“吼吼吼————”

突然从擂台里升起的巨大血红色身影,还有盖过数万名冒险者所发出的震天呐喊的一声野吼,让那些原本一脸狂热的冒险者,神色刹那间就呆滞起,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怎么也合不上,脑海一片空白。

这……究竟什么东西?人?德鲁伊?还是恶魔?!

一时之间,整个擂台安静下,只有那一声声的巨大嘶吼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

“吧吧,卡洛斯,让我们好好的战一场吧,将这个擂台,化作血红色的世界吧。”这样狂暴嚣张的口气,充斥着整个擂台。

不约而同的,擂台上的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启了伪领域,两股巨大风暴从彼此身上爆发出。

不同的是,伴随着这股巨大风暴,卡洛斯身上扩张开的,是一个鸡蛋壳般的透明能量罩,而另外一边,却是颜色鲜明的血红色能量罩。

这两股能量罩迅速扩大,最终碰撞在一起,发出咯啦咯啦的摩擦声,令人惊讶的事情却出现了,几乎在两种能量罩碰触的一瞬间,卡洛斯那白色的透明能量罩就真如同鸡蛋壳一般,凡是血红色能量罩所过之处,无不势如破竹,一一破碎。

那道血红色能量罩,真如同它的颜色一般,透露出血腥狂暴的力量,如入无人之地,将卡洛斯的透明一直打压,在双方开启了伪领域之后的不到十秒钟时间,卡洛斯的透明能量罩,就已经被压制至离他身上一米多的范围,才堪堪停止败退,战战兢兢的和外面的血红色能量对峙起。

仅仅是不到十秒,整个擂台就已经被一层血红所充斥,那散发出的狂暴和血腥之气,笼罩在每一个冒险者心头,是如此的强烈,眼中所及的擂台,就宛如真正的血红世界。

血红色的世界,就宛如置身于暗黑破坏神迪亚波罗的老巢,那片火红色的熔浆地狱里一般,由一个人的力量所硬生生创造出的血红地狱。

“血红色的……这种附带属性的感觉……难道是领域?!!但是又不大像……”

法拉不可思议的喃喃着,他觉得自己活了大半辈子,所有经历过的稀奇事加起,也不如眼前这个吴小子带给自己的多。

“不,只是伪领域而已,我那天不说说过吗?这小子的伪领域有点特殊,虽然不是领域,却带着领域的一些特性,而且威力也直逼伪领域,就连我现在也不敢和他正面对抗了。”

卡夏抓着头发解释道,不知该为教出这样的怪胎学生感到无奈还是应该自豪。

“这……这就是领域级的威力吗?”

一旁的西雅图克,惊讶的嘴巴都合不起了,四强赛的时候,他通过超级龙卷风压缩自己的伪领域,创造出了接近领域的极限伪领域,但是无论怎么极限,伪领域还是伪领域,并没有附带上半点属性,就好像蛇还是蛇,无论外形长得多么像龙,也还是一条蛇,而眼前这个威力已经可以媲美领域的变异血红色伪领域,则已经是蛟龙,随时都可以腾而起,两者相比,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那卡洛斯岂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他看着一眼擂台上被压制的几乎站不起的卡洛斯,惊讶的叹道,力量上有着绝对性差距的话,速度和技巧已经发挥不了多大作用,这一点作为力量型野蛮人的他也十分清楚。

“可以这么说吧,但是也不是一份胜算都没有。”卡夏眯着眼睛喝了一口酒,突然师兴大发,在地上捡一根树枝开始比划起,吸引在众人的目光。

“你看,像这样,就比如说,吴小子现在的力量,有100点。”然后,卡夏在大圈旁边划了一个只有五分之一小的小圈。

“那么,卡洛斯的力量,只有20点。”

看到如此大的差距,众人不禁感叹一声,足足五倍的差距呀,胜负几乎已经是没有任何悬念了。

“还有你,西雅图克,大概是30点力量吧,穆拉丁那老头巨神化以后,大概则是有35点,而臭丫头只有15点左右。”

兴致大发的卡夏,不由在地上划了一个个圈,将十六强的五个强者都逐个评价了一番。

“当然,力量并不具备绝度性质,就比如说穆拉丁老头,虽然有35点力量,但是因为没有领悟伪领域,所以应该还不是你的对手。”

卡夏的兴致越发浓烈:“我发现你们五个人,真是处于一个圈子里,比如说穆拉丁,虽然他的速度慢,但是防御却是五人里的最高,因此卡洛斯的速度再快,但攻击力不足,这一点被穆拉丁克得死死,两个人对上的话,占据伪领域优势的卡洛斯,胜率也不过60%左右而已。”

“接着是你,你的攻击高,速度也快,刚好能将穆拉丁吃得死死的,若是你们两个对上的话,只要你不放水,那绝对能将穆老头打成猪头。”

“然后是臭丫头,她的战斗技巧和灵活性,无疑是你们五人中最高的,速度也不慢,又是将你这种大开大合攻击方式的大老粗克制,不过那臭丫头刚刚领悟伪领域,还不数量,力量上也有所欠缺,若是和你对上的话,胜负依然只有对半开而已。”

“然后是吴小子,这小子绝对是臭丫头的克星,各种意义上说都是,这一点我就不多做解释了。”

卡夏略带调侃的语气,让维拉丝她们都抿着小嘴忍俊不禁,只有对此一窍不通的西雅图克,依然摸不着脑袋的不断追问个究竟。

“最后是吴小子和卡洛斯,你们也别被吴小子的100点力量吓着了,虽然这一百点力量,的确已经达到领域级的实力,但是……”

润润嗓子,环视一眼四周,卡夏继续说道:“但是,历练时间短,各方面的不足,永远是吴小子的一大缺陷,这一百点力量,他能将百分之六七十发挥出,就已经不错了。”

“然后,再加上在速度,技巧和经验上和卡洛斯存在的差距,这些也逐一算上的话,据我估计,应该是这个比例才对。”

说着,卡夏将中间最大的大圈,擦掉一大半,只留下四成左右。

“应该只剩下40左右,和卡洛斯的20点相比,虽然依然高出一倍,但是已经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只不过呢……”

这样说完以后,卡夏的话锋却又是突然一转。

“原本,卡洛斯是占据着绝对性的速度,和力量型的吴小子相比,应该能克制他才对,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掌握了伪领域后的吴小子,攻击方式竟然是那么……唉,特别是在这种空间有限的擂台上,卡洛斯恐怕……还被对方所克制吧。”

“空间有限?”

西雅图克摸了摸脑袋,擂台那么大,自己和卡洛斯战斗的时候,可丝毫没觉得狭小,究竟是怎么样的方式,才能用“空间有限”去形容呢?

“你待会就知道了。”卡夏吊了一记胃口,然后继续用树枝比划,给擦掉一大半的大圈,补上了一些。

“综上所述,卡洛斯和吴小子的实力对比,应该是20点比60点才对,三倍的差距,已经构成了绝对性的差距,所以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卡洛斯的胜率便只有1%左右。”

再次看了众人一眼,卡夏无奈的摸了摸脑袋:“虽然不像承认,但是那个整天摆着一张脸傻乐呵的笑容而且没有一点高手气质和风度性格又吝啬小气兼之毒舌腹黑的臭小子,在整个第一世界,除了几个老家伙以外,的确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了,以貌取人小看他的话,可是会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拍拍呆愣的西雅图克的肩膀道:“加油吧,傻大个,可别被拉的太远了。”

然后看了一眼莎尔娜,却发现对方毫不为所动,不由郁闷了,这臭丫头不是最为争强好胜的吗?本以为这样一说,心里波动最大的应该是她才对,没想到自己一番口水,却什么效果都没有。

“哼,那当然,他可是我莎尔娜的弟弟。”莎尔娜似乎看透了卡夏的想法,冰封一般的美丽面庞上带着骄傲的神色,同时不屑的朝对方哼了一声。

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女王变成了重度弟控,众人都不由无语——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呀。

“啊,开始了,小凡开始要人疯了。”一旁的小幽灵并没有忘记注视擂台,此刻突然发现什么一般,大声的说道,脸上带着兴奋的俏红,让其他人看到又是捏了一把冷汗,才将目光放到擂台上。

……

切,本是想用伪领域的力量,直接将卡洛斯的伪领域压垮,没想到对方的伪领域,在压缩到一米多的时候,意外的坚固呢,可惜,自己领悟伪领域的时间太短,还不知道该怎么压缩伪领域,哪怕现在只要稍稍压缩一下,增强一点点威力,恐怕也能将对方最后那层方向压垮。

我心里暗暗惋惜着,那差之分毫的距离,总是会让心情微妙的感到不爽,还不如将距离拉大一点。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嘛,如果卡洛斯直接被我的伪领域压垮了,这样暴露在伪领域的威压里,实力再减个两三层,这场让我期待已久的战斗,也太没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再次兴奋起,熊脸上露出兴奋狰狞的笑容,没有再在伪领域上和对方磨蹭。

吧,这场战斗,和你的战斗,可是让我足足期待了一个月,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吗?就用火红的祭奠,为这场战斗拉开帷幕吧。

我再次咆哮一声,宛如实质性的音波,将整个血红色的世界,像水波一般一波一波的荡漾开,看似唯美,但是当波纹扩散到擂台边缘,余波从保护罩上渗透出去以后,却突然爆发出巨大的爆流,当场将靠近擂台上的数千名冒险者掀上几十米的高空。

这时候,场外那些惊呆了的冒险者才回过神,那些靠近擂台,侥幸没有收到波及的冒险者,如同潮水般纷纷向后退了起。

开赛之前,一切对德鲁伊实力的质疑,支持卡洛斯,或者打赌德鲁伊能支持多长时间的声音,通通已经消失不见,那些曾经叫嚣德鲁伊只是靠着关系进入决赛的冒险者,看着眼前一幕,脸上不由火烫起,恨不得挖个坑,在里面躲上一两年,让大家都忘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才好。

眼前的形势,怎么看都是卡洛斯能支持多少时间的问题呀。

吼声过后,被血红色笼罩的擂台里面,再次波动起,染红的空气,如同火焰一般波动起,然后逐渐靠拢,聚集在那头宛如魔王一般的巨大血熊身上,片刻间,那头巨熊就如八强赛的法师亚洛一般,全身被一层鲜艳火红熔浆的熔浆所覆盖。

“嗤——”

从覆盖和熔浆,已经化身成火焰巨熊的背上,突然展开一双惟肖惟妙的巨大火焰翅膀,然后腾的一声,火焰巨熊高高跃起,翅膀一扇,化作火红色的流星直冲天空。

天啊,这头火焰巨熊竟然飞起了,他究竟想干什么?

不约而同的,所有冒险者心头都涌起一股危险的感觉,好像等会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