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零四章 小幽灵,小狐狸

第五百零四章 小幽灵,小狐狸


                第五百零四章 小幽灵,小狐狸

由于各自有同伴在,艾露拉和维拉丝也没能聊多久,只能相约好有时间聚一聚,便各自散去。

对了,艾露拉的那个……呃,荣耀之追随者佣兵小队,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她们的一翻心意,但是每次心里想到这个名字,我都会涌起一阵鸡皮疙瘩,该怎么形容好呢?

总之,她们的小队这些年,已经达到了平均三阶二十六级的水准,说不定这次比武大会完了以后,维拉丝她们继续在鲁高因历练,还能再次遇见艾露拉呢,不过即使能相遇也只是短暂的,因为维拉丝她们的升级速度太快了,很快就会超越艾露拉她们到达库拉斯特。

一次次的与熟人见面,让大家的心情都开朗了许多,毕竟在这个战火纷飞的世界,生命如此脆弱,朋友之间能永久相聚在一起只是奢望,能知道对方还活着,就已经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正当我看着维拉丝洋溢着喜悦笑容的俏脸,大叹不虚此行时,没走多远,又是一声耳熟的,娇腻而活泼的女孩子声音从后面传。

“凡凡,凡凡,是我哦,我在这里,等等我。”

“……”

不说依靠声音判断,光听到这种叫法,我就知道是谁了,除了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蒂亚之外,还有哪个丫头会用“凡凡”这样没大没小的称呼,去叫比她起码要大上八岁的人。

莫非在这个没长大的活泼小丫头面前,我更像一个小孩?真是岂有此理,我以后可是会成为一个智深若海,谈笑之间扼杀千万生灵的恐怖人物。

回头一看,果然是蒂亚那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在后面朝我挥手,几年不见了,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变,无论是那张漂亮的脸蛋,还是那不知该用健康乐观还是笨蛋属性形容的烂漫笑容。

唯一不同的是,她现在穿着是一身雪白法师袍,将她那堪称黄金比例的少女纤细身材给遮挡住了,我到是觉得以前那身短皮衣更适合她,更能衬托出她那股健康活泼的气质。

不过她当时穿皮衣也是不得已的事,因为之前赫拉迪克族已经被封闭了上千年,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麻料制作衣服了,整个族也只有那些长老才有件像样的法师衣服。

在我们打开传送阵以后,物质源源不断的送入赫拉迪克族,他们自然也就摒弃了那些皮衣,穿上象征着法师的法师袍,蒂亚也是如此。

也正因为这样,第二点不同的是,她那原本细腻精致的麦色肌肤,似乎也白皙了好几分,一身修长得体法师袍,让她比以前少了几分野性,而多出一些灵动睿智。

“那就是赫拉迪克族的蒂亚哦,我以前跟你们说的那个……”身后的小幽灵在向旁边的维拉丝她们嘀咕着,乱打小报告。

很快,蒂亚就灵敏的挤开了人群跑了过,那动作像猎豹一般敏捷,反倒像亚马逊多过于法师,看虽然丢了那身紧身短皮衣,换上了安逸的法师袍,但她那股健康灿烂的野性还是一点都没有丢。

“蒂亚,你怎么在这里?萨克隆大长老答应让你了吗?”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心想这个丫头也算修长高挑了,有一米七的个头,或许对亚马逊说很正常,但是在大多都是娇小身材的女法师里面,已经是十分突出了。

“凡凡,你好啰嗦哦,干嘛一见面就这样问人家,说的好像人家是翘家出的一样,当然是爷爷同意过了我才能了。”

蒂亚鼻子娇俏一皱,将我放在她脑袋上的手拍开以示不满,但是随即又露出充满活力的笑容,真是个一时也安分不下的小丫头片子。

“我还是第一次出,外面的世界真的好好玩,我还吃了许多水果,鱼……”

这样扳着指头数完以后,她还掏出一个火红的苹果状水果,两手捧着,很是幸福的小咬一口,然后对着我们灿烂一笑。

这一刻,不单是我,连维拉丝她们都为蒂亚渺小的幸福而感动,这样的水果,恐怕是罗格营地的贫民都偶尔能吃到吧,却能让这个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露出那么幸福的笑容,真是太令人心酸了。

“不过……”一边吃着,蒂亚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一皱:“果酱面包不好吃,呜呜~~”说着还像小孩子般呸了呸舌头。

看这丫头的味觉到也蛮正常的,鲁高因的果酱面包和海鲜面包……咳咳,味道的确是比较独树一格。

给维拉丝她们介绍过后,我再问蒂亚:“对了,小丫头,这次比武大会你们赫拉迪克族参加吗?”

“参加呀,不过没抱什么希望,凡凡你也知道,我们被关在那里已经有上千年,族里最高级的不过三十级,现在也没几个达到五阶。”

蒂亚说着的时候,脸上依然带着灵动满溢的笑容,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族人实力太低而感到难过。

这也是没有办法事情,等级的差距明摆在那呢,连五阶都没有达到,就算是掌握了灵魂魔法,也不可能跃两个阶挑战那些六阶高手吧。

不过没有谁敢小看赫拉迪克人,他们是魔法的祖先,现在只是因为封闭太久而导致等级过低而已,只要给足够多的时间他们养精蓄锐,十年二十年过后,他们将成为一股无法忽视,甚至是主导性的力量。

“没关系没关系,虽然这次没有什么希望,几十年后的下一届努力就行了。”我亲切的再次摸上了她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我们赫拉迪克族,可是从都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蒂亚人小自信可不小,很是有几分气势的将可爱的小拳头从袍子里伸出,朝我们晃了几晃,那纯真烂漫的动作逗得大家忍俊不禁。

“对了,竟然你们赫拉迪克族参加了,也应该是第一次参加吧,为什么公布的只有精灵他们四个族?”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不过爷爷说现在赫拉迪克族的实力还弱,不宜打出旗号,反正我们赫拉迪克人和人类也长得一模一样,参赛的族人也就混入了人类里面。”

蒂亚摇头晃脑的说道,我稍稍琢磨,也觉得有理,以现在赫拉迪克人的实力,若是公然打出旗号,让所有人震惊于魔法第一族出现,然后在比武大赛中拿个鸭蛋分数的话,恐怕萨克隆死了之后都不敢去面对列祖列宗了。

等到下一届,也就是50到100年后,赫拉迪克修身养息完毕,就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届时再打出种族旗号,也有一拼冠军宝座的能力,才算对得起赫拉迪克这个名头。

“那么萨克隆长老也了吗?”我又接着问道。

“了了,要不怎么放心让我呢?真是的,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算一个人出门也没关系。”蒂亚小声抱怨道。

身体虽然不是小孩子了,但是性格和常识还是小孩子级别,这样才更让人担心呢,换做我是萨克隆,也绝对不会放心让蒂亚一个人出外面这个危险的世界,我翻了个白眼,打量了一眼蒂亚。

蒂亚的身材很好,这在四年多前的时候见到她就已经知道了,精致完美的五官,高挑个头,胸前大小适中的凸出格外诱人,那紧身皮衣下裸露出的不堪一握的柳腰,短裤包裹着的挺翘小臀,还有下面一双笔直诱人的大腿,完全就是一个超级美少女。

再加上沙漠女孩子那股野性,而又具有法师的恬静和灵性,带着少女活泼乐观,健康美丽的身体,健康美丽的心灵,纯洁无暇的灵魂,每一样都足以让那些奢侈贵族大流口水,一个人出的话,我敢保证不出三两天就会被人贩子给盯上。

“啊,不和凡凡说了,爷爷让我早点回去,不然以后就不带我出了。”蒂亚吐了吐粉舌,调皮的对我说道。

“这样也好,对了,有时间过玩,我家的维拉丝她们也都是法师,正好可以向你请教几手。”

说到魔法天赋,拥有灵魂魔法的蒂亚可是比琳娅还要厉害,在以前赫拉迪克族封闭的环境里,更是学得快,让她教导维拉丝她们,完全是绰绰有余。

我突然想起那时候和蒂亚闹的大乌龙,也不想多聊,以免被一点都不懂男女之别的纯真小丫头给爆了出,于是点头称是:“竟然是萨克隆大长老说的,那你就赶快回去吧。”

蒂亚嗯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将手中的水果吃完,朝我们活泼的比了一个v字型手势,脸上的笑容比天空太阳还要耀眼上几分,然后转身便匆匆跑开,刚刚走几步却又停下,回过头,我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果然……

“对了,放心吧凡凡,那个承诺我还记得,我的身体你随时都可以要哦。”说完也不待我露出苦瓜脸,便咯咯笑着人群。

放心你妹呀,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放心呀,你不老老实实的给我回去,回过头补充一句画蛇添足干嘛嘞,不是存心想害死我吗?察觉到四双锐利的少女目光落到后背,我顿时打了一个寒战,不好好解释的话,说不定今晚咱就得露宿街头了。

好一番说辞,才让她们相信这只是因为送给蒂亚那件法师袍引发的祸根,让小幽灵这小不点出作证,没想到她却说她当时在睡觉,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切,该睡的时候不睡,不该睡的时候偏偏却像条小猪似的。

不过对于蒂亚的纯净到了一个过分地步的心灵,大家也表示惊叹,这年头,竟然还有不知道自己的少女身体代表什么意义的女孩存在,就算是纯朴的暗黑世界,也太超现实一点了吧。

一天一大圈下,熟人都见得七七八八,要说还有谁,就是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精灵女王,叫阿尔……阿尔什么着?上次明明问了阿卡拉,可是问的时候心不在焉,只是为了找个话题,所以也没听清楚,真是失策,早知道应该问她究竟有多漂亮比较实在。

夜幕降临,整个罗格营地由于几万几万的冒险者到,彷如变成了不夜城,数万顶帐篷,便有数万道篝火冉冉升起,星星点缀,竟让我一时有了看到大都市车水马龙的夜景错觉,心想若是飞到天空鸟瞰的话,恐怕会更加美妙吧。

晚餐的香味飘香四溢,篝火的热量将草原夜晚冷风也驱除,这样的景色几十年难得一见,我和维拉丝她们感叹了许久,最后肚子抗议了,才不得不左右顾望着回家。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家门口竟然有几个人影在,我们还以为是遇到小偷了,维拉丝更是紧张那几只被她照顾得营养过剩,体态发胖的小白羊,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上了平底锅,汗一个。

等靠近一瞧,我不禁乐了,不是小偷,而是小狐狸她们几个,脸上的笑容没保持一秒钟,接着又苦了起,因为小狐狸那凶巴巴的俏脸上分明写着“家里没人在,老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等等字样。

这到也不算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她生气,问题是我背后,还有小幽灵在呀。

所以,当小狐狸那比夜空还要明亮的漆黑眸子,刚刚将愤愤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时,下一刻,却像遇到了磁铁般,被小幽灵给吸引了过去,算是暂时解除我的危机,不过也意味着一个更大的危机出现。

小幽灵和小狐狸,一双银色眸子,一双黑色眸子,目光紧紧交错在一起,仿佛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电光,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一股无法描述的“气场”将她们包围起,那些恩怨情仇,仿佛跨越了万年时光,跨越了几代的天狐,重新出现在她们身上。

维拉丝她们是知道原因的,一头雾水的是白狼他们,悄悄绕过两个人的气场范围到我旁边:“凡兄弟,她们是……?”

我苦笑一声:“说话长,以后再慢慢跟你们解释,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才能将这两个人分开吧。”

我曾经就想过,小幽灵和小狐狸见面以后,不是成为死敌,便是成为死党,绝对无平淡可言。当然,无论是成为那种关系,对我说都一样的头疼。

“骚狐狸艾娜,终于出现了吗?哼哼,胆子不小嘛,竟然敢到本圣女的地盘里面,今天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两人对峙着,气势不相上下,就在我们一旁的看戏党要拿出零食消磨时间的时候,小狐狸率先发难,指着对面的露西亚说道。

“艾娜?”

小狐狸一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对对面那个圣洁美丽的女孩,起了一股对抗意识,难道是天狐血脉里面流传下的感情吗?

听到小狐狸竟然叫她艾娜,露西亚一愣,自己什么时候叫艾娜了?不过她熟读历代天狐的史籍,对于万年前那个曾经成为候补圣女的天狐前辈更是崇拜,而她的名字就是叫艾娜,所以露西亚很快就反应过。

难道她是在说艾娜前辈,没可能呀,已经是万年以前的事情了,这个女孩怎么……

小狐狸想不明白,不过口头上却不会落下,光对方一句骚狐狸,就足以让本就燃起了对抗意识的小狐狸有足够理由反击了。

“哼,哪家的小野猫在喵喵乱叫,我可不是你的主人,对我叫也没用。”

她优雅的将耳边的黑色秀发轻轻往后一撩,那股骨子里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妩媚简直是惊心动魄。

“哼,你这只四处勾引男人的骚狐狸,才需要主人呢,本圣女可是从都只有别人恳求当我的佣人的份。”

喂喂,你这只小不点,难道是在说我?虽然没有指出名字但其实就是在说我没错吧,现在先忍你,今天晚上小心自己的屁股。

“没办法,魅力大嘛,总是避免不了一些男人骚扰,这样想,可是真是羡慕你这只小野猫呢,像小孩一样,可以不用整天被男人盯着看,哦霍霍霍~~~”

露西亚发出女王式的笑声,分明就是在嘲笑小幽灵屁大孩子,吸引不了男人。

两人你我往斗了几句,口头上的功夫可谓是不相上下,让我们在一旁看了直冒汗,马拉格比还在用羽毛笔刷刷的记录下,我说你就得了吧,就你这样说话不经大脑的大嘴巴,记了也学不到什么。

“哼,万年不见,你的狐狸嘴巴还是那么尖,没办法了,竟然这样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眼看自己引以为豪的嘴皮子功夫攻不下对方城池,小幽灵当下立断的说道,然后在我们紧张而好奇的视线,掏出一根……

逗猫棒?!!!

众人:“……”

一手捏着加大型的逗猫棒状玩意,不断甩甩去,另外一只手捏着记忆水晶,小幽灵发出得意的笑声:“吧吧,骚狐狸艾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喜欢这玩意了,房间床底下藏了许多,以为我不知道吗?看看,很好玩吧,快点扑过吧,让我将你的丑态记录下,呜嘿嘿~~~~~(>。<)”

露西亚不为所动的:“……”

一阵凉风吹过,我顿时举目远望,小幽灵,你在房间里捣鼓了几个晚上,就弄出这样的玩意吗?

手中的逗猫棒摇了好一会,小幽灵见露西亚不为所动,似乎也察觉到了此天狐非彼天狐,这招并不一定适用,小猪哼哼几声,将逗猫棒收了起。

“哼,竟然不上当,你这只骚狐狸长进不少嘛,不过别以为这样就赢了,再接我一招。”

说着,小幽灵又掏出一根鱼竿,下面吊着一块鱼肉,在露西亚面前晃动。

又是一阵寒风吹过。

我说,是不是搞错了点什么,搞错了点什么吧,小幽灵,圣女大人,爱丽丝公主,你绝对是将狐狸和猫的习性给搞错了吧。

“吧,快吃吧,我知道你这只骚狐狸最喜欢吃鱼了,以前在教会聚餐的时候还骗我说吃鱼的孩子长不大,害我不敢吃,后才发现你把我那份鱼给偷偷吃掉了,竟然敢这样欺骗本圣女,哼呜~~现在就是你受天罚的时候了,快点扑上把鱼吃掉,让我记录下你的丑态吧。”

小幽灵显得很振奋,握着记忆水晶的小手紧紧的,似乎觉得自己一定能成功一般。

“你这只小野猫,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不知何时,小狐狸已经出现在小幽灵旁边,伸手摸向她的额头。

“哇哇哇!!别碰我,你这只骚狐狸。”

受惊的小幽灵将鱼竿一扔,下意识的一记重拳过去,落了个空,而头顶上放着的手却依然没有消失,小狐狸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经转移到了她的另一边。

“呼呼~~”

又是几记划破空气的重拳,小幽灵就像机敏的拳击手一样,不断呼呼的打出自己的小拳头,声势到是十足,可惜在37级几乎全敏加点的刺客露西亚面前,却显得不大够看,那只放在她额头上的手片刻也未曾离开过。

本只是随意的动作,可是露西亚却发现这样别有乐趣,而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体内的血液在喜悦的脉动着,那种陌生而熟悉感觉,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就仿佛……

就仿佛在几千上万年前经历过一边,像姐姐一样,无数次这样欺负这个可爱淘气的小女孩,一时之间,她的眼睛有些恍神,灵魂似穿越过了无数年,回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到处都耸立着庄严神圣的粉白钟楼神殿,清脆的双子钟声响彻天空,身穿雪白袍,神色温和端正的教士在回廊之间穿梭,彬彬有礼的彼此寒暄着,四处都充满了温暖安详的气息,彷如人间天堂。

这些都只是模糊的轮廓,视线最清晰的地方,是一座安静的后花园,四处怒放着鲜艳的花朵,一条光洁幽深的小径连接着雪白色小亭,小亭被花海所包围,亭子里三个倾城绝色的女孩却又让遍地的鲜花黯然失色。

女孩们一身后摆拖地的洁白礼袍,坐在雪白色的哥德式拱形躺椅上,手中端着精致的饰金花纹瓷杯,谈笑着,悦耳的声音让在花丛之间徘徊的蝴蝶和鸟儿也不禁飞了过,众星拱月的围绕在她们身边侧耳倾听。

其中一个女孩头上长着一双狐耳,和自己有几分相像,而坐在她对面的女孩的面容……却不正是眼前这个会发光的奇怪女孩?!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