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那一招秒杀精英的风情

第四百二十五章 那一招秒杀精英的风情


                第四百二十五章那一招秒杀精英的风情

“我说老……老兄,你该不会是从哈洛加斯的吧。”

加纳瞠目结舌的看着我问道,另外几名冒险者也是带着相同疑问的跟着点头。

“你看像吗?”轻轻将粘在水晶剑上的鲜血一甩,我笑了起。

“不像,你明明应该比我低级才对。”加纳的脑子显然有些转不过弯了。

“你能不能把武器给我看看?”

想到一种可能性,乘着下一波怪物还没,加纳添着嘴唇,露出心痒难耐的目光,野蛮人对于武器,就像精灵对美的追求一样执着。

“自然是没问题。”

我将水晶剑递到了他面前,这把水晶剑被隐藏了光芒,因此外表看是去如同白板一样,也难怪加纳会有这样的疑问。

“好东西!!”

刚刚摸上水晶剑,加纳两眼就爆发出精光,简直就如同女人看到青春永驻的丹药一样。

“吴凡老弟,你可真会藏拙呀,这是一把极品金色级水晶剑中的极品呀。”

用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大块头能做出的温柔动作,细细的抚摸着这把金色水晶剑,加纳这样喃喃了起。

极品吗?对于我的爆率说,大多数装备属性都相当不错,这把水晶剑的属性也算不得是最好的,而且,它还是我在鲁高因里得到的,一直用到现在,似乎对于我这个暴发户说,也有些不称手了。

不过没办法,金色装备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就算我也是如此。物品栏里不是没有比这把水晶剑更好的金色武器,比如说在库拉斯特那会爆出的金色镰刀。

但问题是我擅长的只有剑,勉强还能将刀也算进去,再下是钉头锤和木棒等单手敲击武器。

其他奇门怪类的,比如说车**地双手斧,刁钻古怪的镰刀,这些武器我虽然能用,但是却根本没有熟练可言。拿在手中,还不如一把蓝色级的剑实用。

“不过,就算是金色水晶剑,也太夸张了吧。”

好不容易从金色水晶剑上面将视线转移开,加纳脑子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他可是亲眼看到我一剑一个,将还剩余半血上下的十多只加罗格给尽数秒杀的。

换成是自己,要多少次呢?加纳估计了一下。就算是只剩半血的加罗格,自己也要砍上十几刀才能干掉,再加上怪物也会格挡躲闪,没有个一分上下的时间别想解决。

微微一笑,我并没有给加罗格解答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很简单,奥妙在于光环。

诚然,金色水晶剑地攻击的确很高,但是四十级以上的野蛮人加纳。力量肯定也比我高,而且是双手持武,这样算下,如果我不施展变形技能的话,单位时间内加纳的输出伤害绝对不会比我少。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因素——圣骑士光环。

一般说,在这种敌众我寡的大型战斗里,为了谨慎起见,就是以好战闻名的野蛮人。也会选择加防御的圣骑士二阶防御系光环反抗,还有增加生命上限地德鲁伊二阶召唤系橡木智者。

毕竟只有保护好自己的小命,才能更好的作战。

可是,我仗着全身极品的装备,生命值超过600,比40多级的德鲁伊变身熊人后,再经橡木智者加持地生命不少,防御也在300以上。比加持了反抗光环的圣骑士也不差。如果再施展变形术,那将是一个其他人无法想象的恐怖数值。

所以。就算在这种大型战斗里面,我也根本无需担心生命和防御的问题,选择方向也就变得多了起。

我所选择地精力光环、祝福瞄准、专注光环三个光环中,别看明面上只有专注光环增加了攻击伤害,另外两个和输出伤害的关系并不大,如果这些想就大错特错了。

精力光环增加耐力和移动速度,只要稍微动脑子想一下,这并不是2d或者3d的游戏,现实中,移动速度加快的话,也就意味着出手快了,躲闪几率高了,攻击次数多了,输出伤害自然会变大。

祝福瞄准增加的是准确力,简单点说就是提升你的战斗视觉,战斗视觉一高,敌人的破绽也就越容易察觉,武器的最大伤害值也更容易发挥出,这不也等于是变相增加了输出伤害吗?

因此,加纳只能选择两个光环,而我能选择三个,加纳选择地光环加的是生命和防御,而我则全部加的是伤害输出,这一拉下,距离能不大吗?

摇头晃脑的加纳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已经轮不到他继续追问,下一波敌人已经了,这回,剩余的百只凝肥兽已经尽数倒下,黑压压朝我们扑过的,全都是三米多高的巨大恶魔巴罗格。

它们手持五六尺长的锯齿大刀,刀锯上面沾满了斑斑地血锈,一看就知道染过了无数地鲜血,那张大的獠牙发出嘶吼声,身后地恶魔翅膀扑腾着,人未到,一股铺天盖地的热浪迎面袭。

“抗火光环!!”

随着一声不知是哪个大嗓门的野蛮人怒吼,火红色的鲜艳光环从数十个圣骑士脚下散开,众人也有条不紊的换上抗火装备,面对巴罗格的地狱之火,抗火没有达到70以上的冒险者还是靠后为好。

我看了看自己现在的火焰抗性,恩,71,貌似还可以,换了件加火焰抗性的金色锁链靴,达到了89,貌似已经不用换抗火光环的样子……

“轰——”

无数的魔法从天而降,天空也被五颜六色的魔法染成彩色。耳鸣不已的轰隆声,眼中不断闪烁的各种光芒,还有整个地面悲鸣地颤抖,丝毫不逊色于一场大规模的现代化战争。

法师小队也终于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上空掠过的不再是一阶的小魔法,而是一个个爆裂的火球,一道道连闪不断的连锁闪电……

一声巨大的雷鸣闪电,灰蒙蒙地天空突然狂风大作。卷起一个直径上百米的巨大灰色漩涡,里面不断闪烁着冰蓝色雪花,灰色色调将蓝色的唯美承托成一副动人画卷。

但是,这副美丽画卷却是致命的罂粟花,冰蓝色雪花不断凝结,组成直径一米多的巨大冰冻气流从天而降,砸在巴罗格的头顶上。

这些抗火极强的怪物,对冰冻却是毫无办法。一个冰冻气流就将五米以内的巴罗格冻成蓝色,速度骤然减慢了一半以上,原本狰狞露出地獠牙也冻得格格作响。

然而,巨大的冰冻气流并不止一个,连续不断的冰冻气流从天空上砸落。整整持续了十多秒,漫天的风雪过后,漩涡散尽,它的下方已经变成了一片茫茫地冰雪世界。

这里原本是挤满了数十只巴罗格的地方。现在它们却已经碎成了这片冰雪世界中的一片片雪花,因为巴罗格的到而变得炙热地空气也凉爽了好几分。

法师的五阶冰系技能暴风雪,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其余的法师也不甘示弱,一个站在最前方,身穿火红色长袍的高傲女法师,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法师长棍突然遥指天空,庞大的魔法元素从她身上散发出。

随着元素的波动。巴罗格的上空,灰暗地乌逐渐变成火红色,像鲜血一般的嫣红,十多秒后,红似突然被一双大手硬生生的撕开,中间裂出一条长达数十米的口子。

一个十多米直径,表面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巨大陨石,仿佛地狱而的使者一般。从口子里探出半个身子。

然后。只见那个红袍女法师将长杖往巴罗格最密集的地方轻轻一点,刚刚还慢吞吞的将身子探出地陨石。就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拖着长长地尾巴猛地从天空坠下,落在女法师指向的地点。

“轰隆隆——!!”

仿佛几公斤tnt**爆炸开般,震耳欲聋地爆炸声骤然响起,整个大地剧烈摇摆了一下,黑烟和泥土冲天而起,无数碎裂开的带着火焰的碎石四溅开,眼中所见的尽是梭梭落下的灰尘和石头。

好一会,震动停止,遥看刚刚陨石落下的地方,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几十米宽的巨坑,坑里面,号称抗火力极强的巴罗格连灰也没剩下,而溅出去的碎石又伤了不少巴罗格,所造成整体的伤害丝毫不逊色于刚刚的暴风雪。

火系魔法,果然不愧是所有魔法之中当仁不让的杀伤之王,而火系五阶技能陨石更是王中之王,德鲁伊的熔浆巨岩与之相比,就像是五四手枪和大口径阻击的区别。

当然,还有雷系法师的五阶技能雷风暴,一旦施展,天空能以将近每秒一发的落雷,打击方圆数百米之内的所有怪物,不过并不适合用于现在的场合,让我暗道可惜。

两个五阶魔法的出现,改写了一个人不能扭转一场战争的事实,一千多只巴罗格,仅仅在这两个魔法下,就死了超过十分之一,再加上其他法师和亚马逊的地毯式攻击,能冲到外面面前的,只剩五分之三,而且大多都带着伤。

近战再次拉开帷幕,可惜这次冒险者失去了主动,冲在前排的上百只巴罗格,在双方之间还有十多米的距离时,突然张大了嘴巴,深红色的火焰在喉咙中酝酿,腹腔微微一仰,一串串地狱之火从它们嘴里喷出,每个火团都有足球大小。

上百道地狱之火连成一片,就像滚滚不绝的黄河之水般横跨五六米的距离倾泻在冒险者身上,那铺天盖地的火焰比刚刚的巨型火墙威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啊啊啊——”

抗火最高的野蛮人和圣骑士顶着前面,在深红发黑的炎蛇之中,身体也变得歪曲起,它们向前一顶,手中武器狠狠向对方地脚下斩过去。试图将要持续七八秒的地狱之火硬生生打断。

在右翼侧,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地狱之火,我轻轻往上一跃,脚尖对准朝自己喷火的把罗格脑袋上踩了下去,可是身后却传一声。

“吴凡兄弟,不能跳呀。”

还没得我从这句话中回过味,眼前的视线骤然一暗,后面那些巴罗格将背后的翅膀张开一振。也借着力道飞腾上半空。

如果只是和一只巴罗格在半空相遇,我自然不惧,但问题是同时飞起的有数十只,而因为我这个出头鸟率先跳出,显得格外显眼。

于是,便有六只同时向我招呼过,庞大的身体几乎遮住了我前面所有地空隙,染血的锯齿大刀也铺天盖地般的迎面砍了下。

晕。难怪没有其他冒险者这样做,果然是跳不得呀。

若是我现在有莎拉那般的灵巧的话,肯定会在半空作一个高难度动作,一剑劈开其中一只,脚尖踹下另外一只。然后借力一跃,以不可思议的灵敏扭身躲过所有的大刀,所谓的绝世剑侠,也不过如此。

可惜。想法是美好地,我毕竟没有经过莎拉那样常年累月的训练,剑术资质也没她那么好,所以,我选择了自己一贯的作风。

长剑直驱,将其中最弱的一只挑下,面对剩余五把砍下的锯齿大刀丝毫不惧,脸色不改地举盾顶下其中三把。在自己坠落的同时,将水晶剑劈向距离最近的一只。

“碰——”

被巴罗格的巨大力道弹了回,轻巧地借着几个打滚卸去力道,站了起,看看生命值,少了11点,对于我600+的生命值说有些微不足道,在劣势情况下以轻伤换两命。这笔交换也算是这样了。不过小萝莉千万别模仿,叔叔我只是皮厚。

眼见我满不在乎的站起。加纳他们眼中又是闪过一道惊讶,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怒吼着朝飞扑过的十多只巴罗格冲了上去。

“tnnd,老子不发威,还真当我好欺负呀。”

眼见不明敌情吃了个闷亏,我心里很是有些纠结,竟然你们不给脸,玩群殴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狼嚎一声,我已经变身成了狼人,9级的狼人变身,让我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那种感觉,就仿佛风儿追逐在自己后面一样,全力一跃,下意识地将爪子迎面划过,停下的时候,我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爪子,身后的两只巴罗格缓缓倒下。

不行了不行了,速度太快了,已经快过自己的反应了,如果刚刚不是长期锻炼的战斗本能发挥作用,我根本就反应不过要出爪。

圣骑士的精力光环就是nb呀,本还想将最近从小狐狸那里地刺客技能加速用上,看是不可能了,要是现在用上,恐怕我就真地变成一阵风,一阵盲目出爪的风了。

强化自己反应地方法有两种,一种自然是经过刻苦的战斗锻炼,另一种更实际的,就是增加自己的各项属性。

一般说,冒险者是不会出现速度跟不上反应这种情况的,只是我我的技能经过bug护身符加成,属性幅度增加太大,又兼之被其他加速技能加持,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犹豫了瞬间,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将剩余的属性点分配一些出去,反正自己的实力已经够强了,大不了就稍微限制一下自己的速度呗。

微微调整片刻,我以三分之二的速度朝其他的巴罗格闪身过去,纵使是这样,其他人也只能看到一条黑影掠过,然后巴罗格纷纷倒下。

“呯——”

当最后一只巴罗格在我面前到下去的时候,我回首一看,加纳他们的战斗竟然还没有结束,其他区域里,冒险者的身影更是和巴罗格混杂在一起,我们这边空荡荡的有些诡异。

这时候,是否能申请去一下小解呢?

答案是当然不能。紧跟在巴罗格后面,第五种怪物浩浩荡荡的迎面扑过,它们有着人类一样的外形,但是**早已经腐朽,只留下一具高大地骨骸被厚实的盔甲所包裹,手中紧握着长剑,一如圣骑士般中规挺拔,但是它们的眼睛却透露出邪恶。

厄运骑士。在原罪之战中堕落的人类战士,他们的灵魂被流放到地狱,在地狱烈火的永恒惩罚下获得重生,身披罪恶之甲,手持毁灭之剑,徘徊于地狱之门,将一切闯入他们领地之中的生命摧毁。

骷髅的弱点在于防御薄弱,可是罪恶之甲却弥补了他们这一缺点。由强大地战士重生而成,让他们的生命不像普通骷髅那般脆弱,可谓毫无缺点。

手中持着的神秘的毁灭之剑,赐予了他们随机的元素伤害,不被它捅上一剑。你永远不知道它攻击附带的元素属性而做出正确判断,对付一群这样的厄运骑士,你最好的选择是装备抗性平衡地装备。

但是继承了骷髅的强大攻击力,它们的物理攻击也不弱。想要克制他们的攻击,就得拥有四魔法抗性,再加上强大的物理防御,在爆率低下地暗黑世界,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所以厄运骑士是整个绝望平原最可怕的怪物,没有之一。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说此刻正期待的看着厄运骑士冲过的某人。

靠。这些厄运骑士地造型似乎有点酷呀,人也就罢了,我最见不得连怪物都比我酷,你们统统给我将脖子伸过。

不用我说,这些厄运骑士已经这么做了,因为我们这片区域的怪物死的最快,留下一片真空,潮水般涌的厄运骑士自然而然的往这边涌。不到好。一就是上百只。

“轰隆隆——”

法师的魔法再次鸣奏,这些厄运骑士的法抗竟然不弱。在地毯式的魔法轰炸下,气势汹汹朝我们杀过地百只厄运骑士,竟然有七八十只冲过了防线。

而在外围,还有源源不断的厄运骑士涌,像蚂蚁一样数之不尽,起码有三四千只,法师们已经有些吃力,再也顾不得涌到我们前面的怪物了。

有过狩猎经验的冒险者都知道,真正残酷的战斗现在才正式开始。

“的正好。”

利爪尽出,我伸出舌头慢慢在上面舔舐着,冰冷眼睛将潮水般涌上的厄运骑士牢牢锁定,四阶的变形技能,还没试过好不好使呢。

当最前面地厄运骑士已经临近不足10米远处,萦绕着神秘光芒地毁灭之剑已经高高举起的时候,幽绿地瞳孔猛然一缩,下一刻,我已经出现在这只厄运骑士身下。

厄运骑士那覆式全盔里面露出的一双邪恶目光,透露着茫然。手中的长剑才刚刚举起,准备向前面的敌人砍下去,可是人呢?

风声响起,它保持着高高举剑的姿势,目光落到身下,一口锋利的獠牙,正冲着自己露出嗜血的笑容,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亮爪,那锋利的爪子上,环绕着一层让从不知道恐惧为何物的厄运骑士,也要拼命恐惧,拼命退缩的浓绿色元素。

带着这种让它绝望的幽绿色,爪子从坚硬的盔甲之中直贯而入。

德鲁伊四阶技能狂犬病。

在爪子碰触到盔甲的一瞬间,这只厄运骑士的身体已经被染成幽绿色,如果这时候它头顶上有血条显示的话,恐怕能看到这么一幕——那本长长的血条,就像被猛地被抽干一样,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下降为零。

不但如此,在这短短的一秒时间内,它身上的幽绿色毒素已经传染给了临近的厄运骑士,这几只厄运骑士的生命值以慢上一点的速度,同样是迅速消逝,时间没超过两秒。

然后,毒素复又通过这几只厄运骑士传播到其他厄运骑士身上……

假设能拉开高度,比如说站在高高防线上的法师,如果注意到这边的话,就会看到,象征着毒素的绿色以一个点为中心扩散开,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迅速蔓延到了上百米开外。

一只只染成幽绿色的厄运骑士,就像被推倒的塔牌似的接连倒下,坚硬的盔甲和长剑也被侵蚀腐化,最前面的数十只厄运骑士就这么悄然无声的蒸发了,而后面那些也只剩下一些血皮。

全场皆惊!

“我说老兄,你的狂犬病究竟几级了?”

旁边的德鲁伊刚刚干掉手头上的巴罗格,和迎面而的一只厄运骑士对上,眼见这种虐杀于无形,威力却丝毫不逊色法师五阶大范围技能的狂犬病,和自己的对比了一下。不禁大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你觉得呢?”我回过头,笑而不答的反问道。

九级的狂犬病,再加上剧毒花藤变成饰品以后,提升35%毒素技能的效果,伤害已经不逊色于12级以上的狂犬病了。

理论上说,德鲁伊升到47级的话也能学会12级的狂犬病,但是又有哪个德鲁伊敢将从36级开始的每一级技能点都加到狂犬病上呢?所以实际上,恐怕也只有在第二世界才能看到12级以上的狂犬病肆虐的场面。

虽然只是四阶技能,但是狂犬病对于那些对毒素抵抗不强的怪物说,就算和同级的五阶法师技能陨石相比,都已经毫不逊色,造成这样的壮观效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剩余的十几只带血皮的厄运骑士,自然是被我们轻松解决,结果又造成了一个怪物的真空带,让更多潮水般涌的厄运骑士转移方向,朝我们这边涌了过。

疯狂酣战的战士并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当中,战场的轴心开始慢慢地由雁型阵的中央区域向右偏移,转到我们这边了。

“天啊,你们看……”

而站在防线上面,居高临下的俯视整个战场的法师和弓手,一些细心点的却发现了这种奇迹般的战场偏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