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红枣……那啥拳?

第三百二十五章 红枣……那啥拳?


                第三百二十五章 红枣……那啥拳?

让过身子,我才惊觉还有衣衫不整的维拉丝在后面,急忙回过头,正欲遮住她们的眼睛,没想到目光一瞄之下,衣装整齐的维拉丝已经笑容满脸的正襟危坐在床上,连凌乱的被子都被折得整整齐齐。

好快,真的好快,不愧是万能型的家务高手。

“,快点过姐姐这边。”

维拉丝向双胞胎笑着招手道,西露丝和艾柯露原本还有点犹豫,生怕维拉丝生气,听她这样一招呼,稚气可爱的俏脸立刻绽放出了花一般的笑颜,抱着枕头蹭蹭的扑到了维拉丝怀里。

“看看你们,真是的。”

维拉丝一边抱着二人,一边拉过被子盖住她们两双冷得瑟瑟发抖的光洁小腿,完完全全的进入了母亲的角色。

“那个,你们三个人睡吧,我到隔壁……”

我挠了挠脸,指着门外说道,话还没说完,西露丝和艾柯露同时回过头,可爱的大眼睛里又浮起了一圈雾水。

“艾柯露,我都说不要了,爸爸会为难的。”懂事的西露丝低垂着脑袋,努力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声音有些哽咽发颤。

“我们让爸爸觉得困扰了吗?”

艾柯露抽着鼻子,泪眼汪汪的看着我,露出一副被遗弃的小动物般的表情。

“没这回事,绝对没有这回事,爸爸错了,爸爸哪里都不去,能陪可爱的女儿一起睡,爸爸幸福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我夸张的做出一副晕晕欲倒的姿态,立刻让她们两个破涕为笑。那如向日葵一般天真灿烂的笑容,晃得我的眼睛直花。

迈着僵直地步伐,我战战兢兢的坐在床上,维拉丝笑眯眯的松开手,怀中的双胞胎立刻得到解放似的扑了过,挂在我身上,用柔软的脸蛋不断在我脸上蹭着,娇小的身体。软绵绵轻飘飘的如同棉花糖一样,让人产生一股搂在怀里呵护,却又不敢用力,生怕不小心将她们弄坏地纠结心理。

“好了,西露丝,艾柯露,不要闹了,要睡罗。”维拉丝一边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直抿嘴偷笑。一边轻轻抬手,魔法灯顿时黯淡下。

西露丝和艾柯露干脆将怀里的枕头扔到一边,一左一右支开我的胳膊,像小树熊似的搂着我,头枕在怀里。脸上带着安心幸福的神情,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

我一动也不敢动。身体就像被酸雨淋过的破陋机器人一般,笔直而僵硬,每动一下就会发出“吱吱”地金属刺耳摩擦声。

五百五十六只绵羊,五百五十七只绵羊……

滴答滴答,半个小时过去了,毫无睡意,这时,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握了过。我僵硬的转过头,微微将头抬起的维拉丝,正用她那满含着笑意的乌黑眼珠将温柔传达过。

“大人,睡不着吗?”

“嗯。”

“有女儿地感觉,怎么样?”

“该说是幸福的烦恼吧。”歪着脑袋想了想,我笑着答道。

沉默了一阵,握着我的小手突然一紧。

“如果,如果是将我和大人的女儿。大人也会这么疼爱吗?”

“当然。将,我一定会为我们地女儿建一座城堡。让她们过上公主的生活。”我反握着那双柔软的双手。

“儿子呢?”黑暗中闪亮闪亮的大眼睛笑看着我。

“儿子呀,儿子不行,得好好经历磨练才行。”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

“呜~~,看还是给大人生女儿的好。”

“只要是我的小露露为我生的,无论什么都好。”

“大人……”

从那紧紧相握地手心中传达过的心醉的温暖,让我紧绷着的身体不知不觉放松下,模模糊糊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大早,从窗外照入的明亮光线让我清醒过,朦朦胧胧的转头一看,身旁睡着的维拉丝的位置,只留下她那特有淡淡地花香萦绕,其实我一直在奇怪,她究竟是如何瞒过过我这个德鲁伊地耳目起床,真的可以连一点声音和动静都不发出吗?

刚想坐起,却意外地发现身子比平时要沉上一些,低头一看,两个小可爱枕在我的头上,睡得正香,衬映着两张甜甜的脸蛋,如蚕丝般精致的黑色长发点缀在洁白的床单上,构成如画卷一般的唯美视觉。

这两个小不点,一人枕着一边的胸口,四条纤细的胳膊抱在腰间,连我的大腿也被两双细腿给紧紧缠绕住,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树袋熊地狱?维拉丝,救命啊!

胸口一凉,喂喂,小西露丝,虽然你的笑容的确很幸福没错,但是口水就快流出罗!就快要滴到我的胸口罗!呃……,也罢,反正都已经湿了,看着右侧胸口处的一滩水渍,我无语远目。

还没等这边的西露丝有所消停,左边的脖子又传一阵湿滑温暖的触感,咦咦?艾柯露,爸爸的脖子可不是烤肉哦,你啃一啃没关系,但是千万别用力咬,那里可是动脉处,会死人的,你可千万别跟小幽灵学坏呀。

好不容易等维拉丝做好早餐,进将西露丝和艾柯露叫醒,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朦胧醒的双胞胎,睡眼惺惺的揉着眼睛,就像两朵刚刚绽放开的洁白百合,纤细修长的身姿,白皙滑美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美人胚子。

看以后得防止一些狂蜂浪蝶了,想要娶我的宝贝女儿?行!!经过我的修罗炼狱108式生存大考验再说吧,事先说明,虽然没有具体实例。但根据科学估算,死亡率达到99%,幸存下的,自称自己是内裤外穿的占99%,再剩下地,自称自己是自m78星的又占了99%……

“嗯,爸爸……”

带着浓浓的睡意,仿佛从鼻子里娇哼出的声音。女儿们亲昵的搂了上,像撒娇的小猫似的在我身上蹭了几蹭,才跳下床,摇摇晃晃的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一晃两天过去,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完全地融入了大家庭之中,每日跟在维拉丝屁股后面一起去西区市场逛一逛,或者和莎拉一起帮做些家务,被小幽灵灌输一些古怪的知识。然后再恶斗三无公主的霸道主义,当然,最多的还是腻在我身边撒娇,以外人的角度看,如果我和维拉丝一手牵着一个在大街闲逛。相信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是一家子——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贤淑漂亮的小妻子,还有平凡的德鲁伊大叔。

喂喂!!最后一句是谁说地,给我站出。

这天。我刚从阿卡拉那回,这几天她联合着凯恩。可是费尽了心思想打消我建造城堡的念头,他们给我算了一笔,建造一个城堡,小型的吧,光各种费用就要上百万金币,这还不算,城堡那么大。总得聘请佣人吧,还有士兵什么的也必须弄个派头,还有各种各样的装饰,家具用品,这些都不比建造城堡地费用低,再加上维拉丝她们几个转职以后要出去历练,女儿大多时间也得留在训练营,建造这么一座城堡。完全就是在浪费资源。

好吧。我承认,我被他们说服了。当然,不是因为金钱方面的问题,几百万的,将用不上的金色装备和宝石卖掉一些就能凑齐了,我虽然抠门,但对自己人却大方得很,关键是我并不想家里有太多地陌生人,就如西露丝所说的,一家人挤在一起,哪怕是小了点,也足够温馨。

至于衣服那边,阿卡拉到是答应了下,聘请了鲁高因的高级裁缝师设计,不过制作是由营地这边的主妇动手,按照她的说法,反正谁做都一样,干嘛不为自己营地增加一些就业率呢?可别小看这些主妇,只要有布料和设计图照着做,她们做出的东西绝不会比那些顶级裁缝师差,也就是说我的宝贝女儿很快就能穿上漂亮的缎带小洋装了。

“哟,我们地大堡主下,这是要去哪啊?”

远远的,老酒鬼调侃的声音传,因为这几天那档子事,她便一口一个“堡主”的戏称起,每次听了都让我恨得直咬牙。

“当然是回家哄我的宝贝女儿去,我可不像某人一样孤零零一个。”我撇过头去,进入豁免老酒鬼干扰模式。

“哎哎,别那么冷淡嘛,正好有些无聊,陪我练几手怎么样?”老酒鬼甩着手中的酒壶子,一副“你讨厌啦”的模样,让我好一阵的毛刺悚然,卡夏婆婆,您老都几岁了?

“你无聊关我啥事,我可忙着呢,再说上次被毁地教堂那还没完工呢,去哪练去?”

“这个不用担心,跟我就是了。”完全无视我前面拒绝地话题,老酒鬼笑嘻嘻的往旁边地路口窜去。

“……”

也罢,松松骨头吧,刚好最近练了新招,正好拿老酒鬼试试招,话说这家伙今天的表现有点诡异,那么懒散的一个人,竟然主动要求当我的陪练着了,不妥,得防着点才行。

跟在老酒鬼后面,左转右弯穿过了一片片丛林,大概半个小时后,一片诺大的空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怎么样?这里合适吧,不过我可事先声明,你那啥子能量炮可千万别往那边喷,不然你的小情人和宝贝女儿估计是要被一炮轰上天了。”卡夏指着罗格营地的方向说道。

“别拿我和你那只有酒水的脑子比。”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是这样吗?可是我觉得我要比你聪明一些呀,嘿嘿~~~”老酒鬼这样说着,自我感觉良好的贼笑了起。

小样,让你得意!!

我怒吼一声,直接变身血熊,出的时候将小幽灵带上真是明智之举。

“轰——”

伴随着呼啸的拳风,卡夏站着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个几米深地大坑。

后面。

不及回头。腰身一扭,一个大旋转将手肘刺了向身后。

“动作比以前快了不少嘛。”

意料之中击空,上空传卡夏微微的赞许声音。

哼哼,还没完呢,被你夸我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身子一仰,拳头顿时化作数道黑影,带起凛冽拳风朝整个上空覆盖过去。

“呀哒哒……”

出拳出拳出拳出拳。此时我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一旦捕捉到卡夏那滑溜的身影,便毫不犹豫的一拳轰过去,一击不中,还有第二击,第三击,第四击……

伴随着无数的爆炸声,开阔的空地被一片血色暴风所笼罩。暴风每划过一道影子,便带起一阵狂风,小一点的树甚至被这股劲风连根拔起,好不恐怖。

但是细心一点的话,还会发现。在暴风之中还有一道小小地黑影。仿佛惊涛骇浪中的一敌人,保准会被对方打得满头是包。

“那还不容易,看好了。”

老酒鬼难得豪气大发地站了起,手中地金色长枪平平刺出的一瞬间,突然分做三道枪影向我袭,我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三道枪影击在身上,分别刺在胸口、右臂和左腿处。除了胸口处传一阵刺疼以外,另外两处就如隔靴挠痒一般,轻得很。

这就是暗黑里地虚招了,并不是假动作,而是创造一道或是数道和真实攻击一模一样的攻击,技巧到高时就如刚才老酒鬼所施展那般,甚至虚招所产生的气势和实招一般无二,直到被命中地时候才恍然觉醒。不过那时已经太迟了。

因此,如果我能学会虚招,哪怕只能一分为二,一虚一实,也能将自己招式的攻击范围扩大一倍有余,那将是一个极为恐怖的覆盖范围。

“就是这样,有时间的话找我吧,当然。也得我有空才行。”将武器收回,卡夏又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酒。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那么好心,竟然主动教起我了。”警惕的看着一反常态的老酒鬼,我一阵恶寒。只觉得一个天大的阴谋正在向自己笼罩过。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阿卡拉见你这些日子沉迷在那对双胞胎之中,怕你疏忽了练习,才让我磨练磨练你。看退步了没有,还好,你这臭小子也算争气。”卡夏摇头晃脑地说道。

“原是被拉壮丁啊,我说你这家伙怎么突然那么好心。”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对了,还有个忙要你帮一帮。”话锋一转,老酒鬼嬉皮笑脸的凑了上。

“不干不干,我要回去陪我的宝贝女儿。”我连忙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果然还是有阴谋。差点就着了她的道了。

“别这么说嘛,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造纸厂那边,过两天就是新一轮的轮班护卫,但是原本该接班的哈洛加斯冒险者却因为队伍里有事,要隔天才能到,所以出现了一天空白,本是我去补充这一天的。可是那天我也有点事。就拜托你去意思一下吧。”

哦,这到地确是个轻闲的活。听说造纸厂自建成以还没遭到什么怪物魔兽的袭击,去那里守卫纯粹是公费旅游。

“好吧,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了。”看在她平时教导的份上,就帮个小忙吧,我拍拍屁股站起,准备走人。

“记得将那恶俗的名字改掉。”临走之前,老酒鬼不放心地再次提醒。

知道了知道了,改就改呗,叫红枣萝卜啊什么的的确不大妥当,嗯,改成西瓜柠檬拳怎么样?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菠萝,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两天过后,我应老酒鬼地请求,踏上了造纸厂之路,同行的还有凯恩,他是去视察进度兼记录账本的,除此之外便是四个随行保护他的冒险者,可恶啊,为什么同是长老,我和法拉他们就没有护卫呢,不过还好,能蹭一蹭凯恩的马车坐坐,一路上,闲着无事便让凯恩给我说一说造纸厂目前的情况。

现在造纸厂一共招聘了近千人,光是这一点,就让营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正式运营之后,现在每个月都能盈利十万金币,这个数目在将还有待提升,不过很可惜地是,尽管已经将价格压的很低了,但是商人们冒着重重危险穿越迷雾森林做买卖,自然是不愿意只赚一点点,所以转手后,他们依然以较高的价格卖出去,导致现在的书籍并未出现大幅度降价的局面,不过,当优化远程传送阵完成以后,路途和和危险度将缩小至零,那时候才将是书籍普及的开始。

或许有人会说,不就是本书吗?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即使书本的价格降下了,又有多少平民会买,这样说是因为你还没有意识到书籍在暗黑大陆人心目中的地位,我曾说过,暗黑大陆是一个严重缺乏娱乐地世界,简单点说就是精神文明极度缺乏,而作为能最大量满足自己地精神需求,开阔见识和眼界的书籍,自然是受到人们地喜爱,有很多平民甚至宁愿饿着肚子也要省下钱买上一本,不识字便叫识字的人念,小小一本书籍,便是平民之间互相炫耀的资本。

聊着聊着,大概到了下午,我们终于进入了造纸厂的范围,不过这里是伐木区,一群一群光着膀子的大汉,甚至是身强力壮的妇女,正抡着斧头将一颗颗大树砍倒,卖力的吆喝声,树木倒塌的震地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没走多远,造纸厂的轮廓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靠,看看那坚实圆木插成的围墙,还有频密往返巡逻的士兵,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型的罗格营地呀。

刚刚走进大门,一座几米高的铜像便耸立在我们面前——摆着一副思考者的姿势,手里还托着一张白纸,看上去和坐在马桶上刚解决完大号准备擦屁股走人的姿势没什么两样。

“……”

我默默的由上至下扫了雕像一眼,便欲哭无泪的抓着凯恩的肩膀摇晃起。

“凯恩爷爷,我不是说了吗,像不像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样子帅气,姿势霸气,你雕得那么像我干嘛?”

凯恩:“……”

和凯恩分开后,我找到了现在仍在厂里面轮班的护卫——自哈洛加斯的62级野蛮人巴扎克,这个牛高马大,光小胳膊就比我大腿还要粗的大块头性格十分豪爽,刚一见面就亲热的拍上了我的肩膀,拍了又拍,差点没把我整个钉入地下。

“小伙子,你咋那么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吧。”这是巴扎克见到我之后的第一句话。

见面第一次到是没错,但是大门那座雕像你不是天天见吗?

巴扎克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按规矩,在我接班以后,他明天就要回哈洛加斯了,说到这里,他颇有些遗憾,假期结束了呀。

不过野蛮人天生便是屁股坐不热的性格,这不,他刚刚感叹完,又高兴了起,能回到哈洛加斯跟朋友吹吹牛,打打架了,这里的怪物太弱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汗,你不是想告诉我方圆千里之内的怪物和魔兽都已经被你虐过了吧。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