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为何恐惧?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为何恐惧?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为何恐惧?

牧师,神圣而伟大的职业,在战争的时候,他们是前方战士最有力的伙伴,他们的存在,给予了勇士们无限的勇气和信心,据说最顶级的牧师,挥手之间就能同时为上千的战士祝福或者治疗。

但是在牧师鼎盛的时期,她们真正的作用并不在于此,教廷一支独大的强大实力让他们并不需要参与到太多的战争里面,于是,她们的任务变成了在整个大陆游走历练,或者在某个村落城镇定居,成为当地的医疗师。

在当时,暗黑大陆的医疗水平极差,即使是精通药物的精灵德鲁伊对很多疾病也是束手无策,面对疾病的侵袭,大多数人只能依靠自身的抵抗力熬过去,如果恰巧爆发瘟疫,那更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在各种各样不可意料的疾病,天灾,猛兽等等的侵扰下,当时的人类平均寿命不过三十多岁,整个暗黑大陆的人口只维持在千万左右。

正是因为有了牧师的存在,暗黑大陆的人类才逐渐繁盛起,伤口,疾病,甚至是瘟疫的难题,在牧师无微不至的力量面前都一一被化解,据历史统计,在牧师出现后的一百年期间,整个暗黑大陆的人类平均寿命暴增,这种增长趋势随着牧师职业的逐渐普及,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直到千年以后,整个暗黑大陆趋向于一个繁盛的平稳期,才逐渐的稳定下,在千年之间,人类的平均寿命由三十多岁延长到一百多岁,暗黑大陆的人口更是由千万发展都最鼎盛的上百亿。

当然,随着寿命和人口的增加,暗黑大陆的人类在医疗等各方面也不断的发展着,就像现在。即使牧师已经完全灭迹,普通人地寿命依然也能维持在一百多岁左右,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推动整个暗黑大陆繁盛的关键,正是牧师,如果没有他们的出现,一些无聊的史学家估计,人类至少要多花上几万甚至是十几万年才能达到那一千年间的效果。

所以。不难想象牧师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即使在将,她们的能力逐渐被各种各样地文明发展和新的事物所削弱,但是他们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教廷的每一届教皇都必须是最杰出的牧师,在平民的心目中,牧师就是神的代言人,这一点从古时候流传下的许多骑士小说中不难看出——几乎每个主角身边。都有那么一位忠诚可靠,任劳任怨地牧师伙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

如果这位牧师角色是男性,那么他一定是个性温和,睿智沉稳,是主角最重要的兄弟或者长辈。如果是女性,则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是性格温柔委婉,心地善良,并且年轻美丽。身份大多是主角小时候的青梅竹马,或者是被主角收养的妹妹,也有可能是在为了拯救公主而踏上讨伐魔王征途中偶遇的迷糊少女(然后在主角生死垂危之刻爆发出无限地力量——“原她的真正身份竟然是某超级大国国王失踪多年的女儿教皇的亲孙女而且是六翼圣天使地转世”之类的情节),是主角心目中地位仅次于公主的情人——之一……

话说,观书可闻,其实暗黑大陆的yy水平也不可小窥呀。

言归正传,正是因为牧师在古时候有着超凡脱俗的地位,所以到了现在也依然受到平民的崇拜。尤其是自地狱入侵以,许多资料和技术都已经完全失传,人口更是由鼎盛时期的上百亿下降到现在的不到十亿,在终日惶惶地恐惧与疾病的重新肆虐下,牧师的重要性似乎又重新提高了起。

因此,在接下的谈话中,商人甲乙竟然给了他们口中的那位牧师,也就是我不下于莎尔娜姐姐的评价。这到是令我颇为诧异。其实我扮成牧师,主要是为了平息因为经常杀人而在心中累积的彷徨而已。

而另外一个被他们一笔带过的身份。其实只是将卓越头盔带上而已,连刻意装扮都说不上,等任务完成以后,估计这个身份也会逐渐被人们所淡忘。

至于他们所说地沙漠强盗,那到地确是我干的,前面也说过,这几个月里死在我手头上地都足有上千人,里面当然不可能全部都是堕落者——估计整个堕落者联盟加起恐怕也就这个数,所以说,其实真正死在我手上的堕落者只有那么百分之一,也就是十多个左右,其余的全部都是一些普通的沙漠强盗而已。

或许会有人问,这些沙漠强盗都作乱西部王国几百年了,为什么别的高手清除不了,那么巧就被我一个人给铲平了呢?这或许的确是出于某种巧合的因素,因为其实这些沙漠强盗的实力并不弱,里面甚至混了几个自甘堕落的佣兵等级高手,但这并不是问题,最令人无奈的还是他们对沙漠的环境十分熟悉,虽然国王系统,佣兵系统和法师公会,甚至是转职者组织起的队伍,都曾不止一次对他们施行围剿,但是每次的收获却并不是很大。

直至两个月以前,当时我正在绿洲之城周围的村落巡视,眼看着天色已晚,沙漠的冷风逐渐肆虐,已经不及回到城里或者附近的村落休息,所幸在正郁闷着的时候,我在附近刚好发现了一块小绿洲,于是便打算就在这儿就着帐篷睡一夜,不过,让我稍稍感到吃惊的是绿洲里面竟然驻扎着一个大商队,再加上一些行人小商,几百个人将这片不算大的绿洲挤得满满的。

正当我腾出一块地,连帐篷都还没搭好,寂静的绿洲徒然亮了起,上千把火把将整个绿洲围的水泄不通,这时便有人惊恐的大声叫喊着沙漠强盗的名字,脸上露出了绝望神色,因为这些强盗们抢劫以后,除了漂亮的女人之外向不留活口。

这些沙漠强盗早已经盯上了在绿洲驻扎的大商团,并跟踪已久,直到这里才终于动手。我想这里面应该会有强盗的内奸,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动手地前一刻我竟然凑了份热闹赶过了,别说内奸不知道我的实力,就算知道也不及通知了,因此,接下的情形可以预料……

什么,全灭马贼。怎么可能,脑子秀逗了吧,虽然这上千名强盗我并不放在眼里,这种情况我在罗格营地也能经常体验到——一个人愣头愣脑的冲入数量上千的超大型沉沦魔营地里面……,纯以战斗力而言,上千个强盗还不一定比得上上千个沉沦魔呢。

由于数量庞大,我并没有办法完全阻止得了他们杀人,所以结果只会有两个。如果他们无视我的实力,下定决心要抢这笔货的话,那么绿洲里的商团可能难逃一死,但是这些强盗也会给他们陪葬。

上面那种结果,估计也只有傻子才会选择。因此,在我如入羊群般干掉了上百个强盗以后,他们一呼啦就跑了,他们对这里地环境简直是了如指掌。再加上天色暗淡,强风将起,所以即使我出动了小雪和懒乌鸦也依然没能跟踪上他们。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按照正常发展的话,估计就是沙漠强盗小有损失,修养一段时间后继续出作恶,但是意外总是不可避免的,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片绿洲里,竟然有一个人,一个比较特殊的人,一个脾气古怪怪癖,喜怒无常,对谁也不信任的老头,说到这份上,估计大家也能猜到他是谁了。没错。就是上次在冒险者乐园闲逛时遇到的怪老头雷山德。

我这次挺身而出的举动,竟然意外的得到了他地信任。不过在我看,就算得到了他的信任也没什么,他并不是什么隐士高手世外高人,自然也不会发生收我为徒或者赠予秘籍这种好康的事情,而事实上,这种廉价的信任值,的确也只能让我在他那里优先购得解毒药水之类地紧缺品而已。

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却是,他竟然提供给了我一个将我重新牵扯入各种各样的麻烦事端之中的消息,并且这个消息对我说也是震惊不小,那个曾经骗我买下一把破烂双手剑同时也被我骗了一本黄金级地牧师之书,互相之间打成平手(才怪)的老骗子艾吉斯,竟然有着十分了不得的黑历史——他在金盆洗手以前,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沙漠强盗首领。

我能对这个消息置之不理吗?真的可以吗?辜负雷山德这怪老头的期望我到是没什么所谓,不过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女性到了一定时期就会自然而然的爆发出的那种东西一样,想什么呢?我说地是母爱好不好?

——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最近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点无聊正义感和同情心,就如突发期的母爱一般似乎格外地旺盛,别的小说主角穿越到异世界是越越邪恶和淫荡,混的也是风生水起,我到好,朝反方面发展了,难道自己的未是爱与正义与和谐与牺牲的德鲁伊吴凡?

因此,受到这股该死的正义感驱使,我还是找到了艾吉斯,威逼利诱之下,本因为自己身份被揭发已经大失阵脚地艾吉斯更是招架不住,在答应他绝对保密以后,便乖乖地将沙漠强盗几个据点供了出。

接下怎么办?自然是清剿强盗,找谁清剿呢?其实我一个人也能办到,但是如果能和塔伦(法师公会)或者是格雷兹(佣兵首领)甚至是那只肥猪国王商量一下,或许事情会变得更简单,下一刻,我的爱心又爆发了,算了,反正自己一个人能解决,还是别将其他人牵扯进,艾吉斯说强盗里混着好几个佣兵级地高手,万一不小心出了人命,我估计又得为之内疚了。

好吧,以后请称呼我为爱与正义的德鲁伊吴凡大人。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蚊虫夜的晚上,在一个隐蔽的峡谷里面,四只鬼狼守在出口,我和剧毒花藤和小雪则是潜入里面展开了无情的屠杀,是役,一共斩杀强盗……呃,没数过,反正应该有上千人吧,当然,不可能完全清剿,总会有几个机灵点的能跑掉,不然我这该死的三杰身份怎么可能会传播开呢。

那天晚上杀了人以后,我郁闷了好一阵,看着自己手上,衣服上,甚至是脸上头发上热呼呼的鲜血,脚下踩着遍地的尸体,悲鸣,怒骂,哀号,求饶……,那些绝望的呻吟声不断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我愣愣的在原地停留许久,因为——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罪恶感,恐惧感,失落感,空虚感……,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因为曾经杀过转职者而产生了一种“杀了大象以后,再杀蚂蚁便不算什么”的感觉。

多希望自己能为杀人而恐惧啊,但是再也办不到了,我现在所能恐惧的,也只有无法去恐惧杀人而已。

不过还好,傻呼呼的小幽灵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