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零一章 下水道任务

第二百零一章 下水道任务


                第二百零一章 下水道任务

整个内殿安静无比,不知道是在惊讶于我外表的年轻还是怎么的,包括杰海因在内都一言不发的望着我,而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大胆,见到陛下为何还不下跪。”

我眯着眼睛转头一看,一个典型鲁高因人打扮的中年胖子,一身绣金的白袍披风,包头巾的箍子上面骚包的镶嵌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宽大的鼻子下面抹着两撇奸诈八字胡,看起就像一只浑身金光闪闪的肥老鼠一般,两排大臣之中,他站着右排的最前面,想必地位应该不低。

托克那只瘦老鼠可比他顺眼多了。

我只是轻轻用眼角撇了一眼,仿佛不想再看第二眼般立刻便摆正了眼神,估计这只胖老鼠应该气的不轻才对。

“敢问陛下,这胖子所说的话能代表陛下吗?”

毫不理会对方的挑衅,我不卑不亢的抬起头,眯着眼睛与杰海因对视着。

杰海因当然不能说是,这样皇家的脸面何存,他也只能借助胖子之口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是他本人这样说的话,无疑是对冒险者联盟的挑衅,杰海因还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

“杰斯大臣,不得无礼。”

杰海因不痛不痒的训斥了一句,看他那温吞吞的语气,不出意料的话,胖子肯定是得到了他的授意,我可不认为像他这种能坐到如此高位的人会那么白痴无脑,自个跑出顶撞使者。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到是项链里的小幽灵气呼呼的为我打抱不平起了,身为尊贵的候补圣女大人,在家里也是捧在手心地宝贝,她何曾见过有人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当然。某个经常欺负她的人除外),她咿咿呀呀的在里面指手画脚,不断的虚握着木棍,如击球手一般使劲挥动着,仿佛随时就要冒出敲这胖子一记闷棍。

在杰海因的示意下,我默默的坐在了胖子前面的座位上,经过他身边时,在项链里面的爱丽丝那恶狠狠地示意下。我朝他微微一笑,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杰斯大人,听说最近鲁高因城的治安不好哦,你可要小心一点。”

这位可怜的胖子大臣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冷汗嗖嗖的从那珠光宝气的包头巾里冒了出,似乎能想到我做为长老,完全可以指挥那些该死的冒险者们,让他们给自己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甚至是让自己无声无息地消失……

想是想的没错,但是我暂时还不打算这么做,毕竟这可怜的胖子也只是傀儡,这样说完全是给我们尊贵的圣女殿下消消气而已。

“嘻嘻……活该!!”

看到胖子狼狈的样子,我们地候补圣女大人总算舒颜展笑。

坐定以后。杰海因带着一班子大臣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侃起,一会儿大肆鼓吹年少有为,天资聪颖,一会又是一句成熟老练。机智过人,能用在我身上的,几乎一个都没拉下。

您瞧,屁股还没坐热,这糖衣炮弹就连发轰至,幸好有塔伦提醒,不然我早就找不着北了。

清清嗓子,我打起了太极推拿手。 不动声色的将糖衣添个干干净净,里面地炮弹则是轻轻推过。论勾心斗角,我不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对手,但是说道脸皮厚,我还是有那么点自信滴,你不就问吗?你不就欺负我年纪小吗?得,咱装傻还不行?要么答非所问,要么一问三不知。别生气。我这不年轻,啥都不懂嘛。

“吴凡长老年少有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转职的?”大臣。

“不知道啊,转职以后,师傅为了摆脱我一个人独自出游,于是在后面给了我一闷棍,跑掉了,结果我醒以后,忘记了很多东西。”我故作迷茫。大臣顿时无语。

“吴凡长老那么厉害,想必您的师傅更是出类拔萃吧,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这个荣幸知道他的名字和职业等级呢?”大臣b。

“哎……,自那以后,过去的事情我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说实话,我这次出,除了历练以外,就是想一躺寻找遗失记忆之旅,我观大人十分面熟,尤其是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每每都能触动我心灵深处破碎地记忆,想必失忆以前,我们一定是老朋友吧,请你务必告诉我我的真正名字叫什么,年龄几许,父母是谁,有无兄弟姐妹,妻子有多少个,孩子多大……”

我抹了几把心酸的眼泪,紧紧的咬着大臣b不放,直至他装病倒地,仓皇离去。

“我们对上次罗格营地的怪物袭击事件深表哀悼,不知道吴凡长老能否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大臣c到是挺直接的,我喜欢。

“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阿卡拉让我好好历练,其他的事情不用管。”我一副乖宝宝地样子正襟危坐,答地也很干脆。

大臣们侃了个老半天,结果似乎什么都没有套出,见过无赖,但是还没见过那么无赖的,睁眼说瞎话也能说地那么理直气壮,他们也不好翻脸,谁叫我们罗格营地的拳头大。

不过,看杰海因那张刀削般的帅哥脸阴沉沉的吓人,我就十分遗憾的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次鲁高因的远程传送大概是没什么戏了,打从见他和那胖子一唱一和的给我下马威的时候,我就不再抱有幻象。

没关系,咱跟塔伦商量一下偷渡事宜,要真不行的话,大不了快点完成任务坐船去库拉斯特海港,那里的几位掌管者都是自己人,跟阿卡拉熟着呢,想必也不会为难我。

只是这样一,大概有一年两年才能回去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就一阵内疚,占有了维拉丝以后,连蜜月都还没过完,又得让她过上孤守空房的日子了。而且拉尔居家迁移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心情大坏之下,我的脸色也沉了下,再也提不起兴趣和这些大臣虚与委蛇了。

“如果陛下没有什么事的话。那请允许我先告辞了。”

我站了起淡淡地行了一礼。

“长老下不是申请远程传送资格的吗?怎么那么快就急着回去了。”

正当我想转身告退的时候,杰海因的声音缓缓响起。

“哦?”

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冷淡的神色,我都已经放弃了,他到自己提出了,还有这等好事?

“当然,只是今日看陛下脸色不佳,不敢多扰。若是陛下有这个心意,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我抱拳应道,心里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本王身体无碍,只是这个远程传送魔法阵,乃是西部王国花费巨资建成。即使本王知道你有这个资格使用,有心成全,也必须向自己的臣民们有个交代,不好私心破例啊。”

杰海因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看不出他脑子里在打什么算盘。

“这样吧,前两个月,下水道那边似乎出了什么问题,经常有人听见恐怖地嚎叫声,我那不安分的女儿似乎很感兴趣,想去里面调查一下,本王正担心她的安全呢,我想如果有吴凡长老护卫的话。应该万无一失吧。”

说到自己的女儿时,杰海因那紧绷的神色似乎也透露出一丝溺爱。

不是吧,当奶妈,这我可没经验。

我皱了皱眉头。

“不如就让我一个人去吧,这样的小事何须劳烦公主殿下亲自前去。”

“长老你大可放心,我那女儿的天资虽然远不如你,但是好歹也是15级地佣兵,自保能力还是有的。除此之外。本王还会另派两名熟悉下水道的佣兵带路,想必吴凡长老该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

杰海因淡淡的笑道。意思已经很明显,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还想获得使用远程传送地资格?做梦吧。

“那就如陛下所愿。”

我暗自冷哼一声,虽然不明白这个杰海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怕什么,到时候最多就一拍两散,我还真不稀罕你的远程传送呢。

“哼——”

看着空荡荡的内殿,端坐在皇椅上地杰海因沉着脸冷哼一声。

“陛下,这小子水火不侵,不容易对付呀。”

胖子大臣站在他身边,额头冒着冷汗说道。

“不必大惊小怪,罗格长老岂是普通人可以担当的,阿卡拉那几个老家伙人老成精,若是这次派的长老会任由我们拿捏的话,反倒更加可疑。”

杰海因冷静的分析道,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不过眉宇间的阴霾和暴躁却是更甚。

冒险者联盟,你们无缘无故弄个长老过,究竟有什么企图啊……

“暂时先看看他的实力再说吧,好了,你先退下,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

杰海因挥手让胖子退下,脸上再也掩饰不住地露出疲惫神色,自己这个鲁高因王,做的可真是窝囊啊,不过等着吧,总有一天,本王要将所有的冒险者臣服于自己脚下。

空荡荡的宫殿里,响彻着杰海因那疯狂的笑声。

出到皇宫外面,不远处塔伦的身影让我为之一暖,身为公会会长,他也算是日理万机,没想到却能在**辣的太阳底下等上那么久。

“怎么样?”

见我缓缓的从皇宫大门走出,塔伦急忙迎了上问道。

“我们回去再说吧。”

我拉了拉斗篷帽子地下沿说道,在皇宫外面实在是太显眼了,我可不想被熟识地冒险者当场发现。

“保护公主殿下?”沉稳的塔伦也不禁失声道。

“这公主殿下有什么特别吗?”

我啜了一口热乎乎地清神水,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在的坐在躺椅上。

“正是因为这个公主没什么特别的,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呀。”塔伦苦笑道。

“她是杰海因陛下唯一地女儿,15级佣兵,擅长冰系魔法。性格沉默寡言,平时总是带着黑面纱,即使是皇宫里面也没多少人知道她长的什么样……”

“就这点情报。”我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位公主殿下实在是……,呃……,让人没什么印象呀,若不是你提起。我说不定都要忘记了。”

塔伦似乎也比较郁闷。

“算了,反正实力的差距明摆着,我就不信杰海因能搞出什么名堂,到时候看着办吧。”我一口气将清神水喝光,烫的舌头直打咧。

“对了,这位公主叫什么名字?”

离开之时,我突然回过头问到。

“似乎叫茉里莎。”

还似乎?看这法师公会还真没有什么情报意识呀,我苦笑的摇头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我早早的起床,在一名士兵带领下往城西方向赶去。

“还真是积极呢,公主殿下哦,说不定又能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了。”

爱丽丝那酸溜溜地语调传了过。

“别胡思乱想。还不知道长的怎么样呢,万一是个满脸麻子,性格娇蛮的公主呢?”

“哼哼,不知道昨天是谁在嘀咕皇家无丑女之类的话。再说,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公主吗?小说里也是,尽是英勇帅气的英雄打败邪恶的魔王,然后获得美丽动人的公主倾心,呜~~”

这小幽灵,又再为一点小事情开始闹别扭了,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

“小幽灵,你似乎把自己给忘记了吧。想一想,随便哪个小国的国王女儿,都能叫公主,这暗黑大陆也不知道有多少公主,但是候补圣女却只有三个,所以说,放着你不要,我去沾惹那些公主干什么?”

“这个。好像也有道理耶。哼哼——”

我仿佛能想象找到自信地小幽灵抬头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娇憨可爱模样。

“哇!!你的心里是不是有“项链里那只笨幽灵还真是好哄”之类的失礼想法?”

正当我得意的时候。小幽灵却杀一个回马枪,猝不及防地我差点就要下意识的点头应是了,幸好反应快,咬了咬舌头,连忙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你说地什么话呀,我是这种人吗?”

心里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真是大意不得,看上次在海滩里赢了一次小幽灵以后,自己已经开始得意忘形起了,完全将她那“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的称号给忽略了。

在士兵带领下约莫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此时已经有四个人在那里等候。其中两个是沙漠佣兵打扮,另外一个比较特殊,满脸的络胡,长的高大结实,柔韧坚固的铁皮盔甲将他一身彪悍的肌肉紧紧裹住,肩上挂着一条火红地披风,头顶上的则是尖耸铁毡帽。

最后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毫无疑问就是我这次要保护的对象——茉里莎公主。

“小子,你似乎迟到了。”

那个高大的络胡大汉发出雷鸣般的粗声,威力丝毫不比道格弱多少,若是两人携手一首我是北方的一条狼,估计整个鲁高因都要震上三振。

“我叫格雷兹,是鲁高因的佣兵队长,塔伦那老家伙跟我说过你。”

格雷兹用力地拍了拍我地肩膀,见我丝毫不为所动,不由露出赞许的神色。

“不错,不错,地确是个勇猛的战士。”

就凭这个判断对方的实力?要是对方是法师怎么办?对于格雷兹的做法,我大感汗颜,不过似乎塔伦并没有将我的身份告诉他,也好,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能封住嘴巴的人。

“我的手下,凯伦和霍特,这两个小子经常往下水道里转,都快成老鼠了。”

格雷兹转过身指着后面的两个佣兵说道。

“你们好,我是德鲁伊——吴。”

我朝他们点头示意,二人似乎比较腼腆,连忙表示恭敬,还好,要都是格雷兹这种性格,那我可就头疼了。

“你好,茉里莎公主殿下。”

最后,我朝一直站在那里默默不语的娇小女孩说道。

她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看不出有什么冷漠的地方,也说不上热情,看的确如塔伦所说的那样沉默寡言。

“在下去之前,能不能将你们所知道的情报告诉我。”

打过招呼以后,我立刻问道。

“吴大人,是这样的,几个月前,我们很多兄弟还经常去下水道里历练,因为那里的怪物稀少,对于实力较弱的队伍说是个再适合不过的地方,可是就在某一天,里面的怪物突然多了起,我们有好几队的兄弟都不小心死在里面。”

凯伦一脸黯然的说道。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