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圣女之歌 纯粹之爱(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圣女之歌 纯粹之爱(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圣女之歌 纯粹之爱(下)

“一定……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定……”

被小雪扑倒在地的耶里斯夫人缓缓的跪了起,双眼已经赤红,被强烈的思念和决心所扭曲的心灵,让她姣好的丽庞狰狞起,我的意思是远超出人类所能表达出的狰狞,因为她白皙的面庞,正如同脱水一般,迅速的干瘪起,不仅如此,全身也开始慢慢的凹了下去,一股黑色的气体从她身上缓缓冒出,如丝带一般逐渐缠绕在她身上。

果然如此……

我就奇怪,耶里斯夫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再退一万步讲,一个普通人,除非被冰封住,不然也不可能做到沉睡几千年还能苏醒吧。

早就应该想到,她的身体其实已经被黑暗力量所侵蚀,只是让人不得不感动的是,即使如此,她也依然保持着那份对丈夫的思念,以至于苏醒以后也没有出现什么破绽,要知道,强如格瑞斯瓦尔德这样的高级圣骑士,到最后也被黑暗力量彻底腐蚀了灵魂,没能保留住自己哪怕一丝的心智。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动的时候,我现在的情况非常的不妙,眼前耶里斯夫人正在变成不知名的怪物,背后亚历山大的骸骨,似乎离挣脱血链的束缚也已经不远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夫妻同心,其力断金?别开什么玩笑了!

我回头瞄了一眼,束缚住亚历山大那原本手腕粗的血链,现在还剩下两指宽的样子,估计他还要一小会才能挣扎出,不过,耶里斯夫人却已经迅速的完成了变异,她原本丰满窈窕的身姿。此刻已经变的如同干柴般粗糙枯萎,黑色的气体腐蚀掉了身上地白袍,上面的黑色肉干和内脏正慢慢的脱落下,露出一副黑血淋淋的骷髅架子,至于脸部,我也只能用惨不忍睹形容,那粘在脸上似落未落的肉块和其他组织,看起甚至比腐尸更让人恶心。除了还保持着人型以外,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无法想象眼前的半肉半骨架的怪物,竟然就是刚刚那个美丽动人的耶里斯夫人,这对一个女人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耶里斯夫人似乎完全无视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在她心目里,恐怕也只剩下拯救她丈夫这样一个念头了,至于自己那引以为豪地美丽。已经不要紧了。

她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虽然全身的肉块已经干裂脱落,露出一半的骨架子,但是的却让人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迅捷与力量……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一瞬间,她的身形“呼”地一声。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未得及消的残影,没等我反应过是怎么回事,她已经出现在我面前,那昔日美丽。如今却变的恐怖的脸庞,离我的眼睛只有不到半米之遥,一股令人作呕地腥臭味直熏过。

“混蛋……怎么可能……?”

带着无限的惊讶与不信,我被重重的击飞了出去,甚至就连一旁的小雪它们也没能及时反应过救驾。

虽然已经估料到她地速度会很快,但这种速度已经完全脱离了“快”的范畴了吧,即使是和32级的刺客丘鲁顿战斗时,我也从没见识过如此可怕的速度。

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从地上站起。抹了抹嘴唇上的鲜血,不但速度敏捷,力量似乎也超高,完全就已经超越了普通怪物的实力。

是罗格营地里的怪物腐尸?别开玩笑了!那么是鲁高因的木乃伊?也远远不可能会有这么恐怖地速度和攻击,我的脑海里迅速的回忆着凯恩的智慧之书里所看到的资料,然后,当我的目光注意到她的双手虚握,一副拿着双手剑的姿势时。脑海里顿时闪过一种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在罗格营地里地怪物。

那是在野蛮人地故乡。整个暗黑世界最寒冷的地方——哈洛加斯里最难缠地怪物之一,它们有着一个十分形象的名字:再生妖!

再生妖——为巴尔服务而获得重生。是从那些最强大,最可怕的战士中挑选出,有着比骷髅更庞大的迅猛的身形与力量,它们会使用圣骑士的3阶技能——突击,刚刚攻击我的那一击,恐怕用的就是这招。更为恐怖的是,它们还有一定的几率重生,杀死它们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它们彻底地粉碎,彻底地!!

眼前的怪物,名字叫邪气尸,我微略一愣,凯恩书里的介绍顿时便清晰起,邪气尸,再生妖的四阶形态,等级一般为40~50级……

为什么,为什么我老是这么倒霉!看着朝我直冲过的耶里斯夫人,我的脸色可谓精彩万分。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胜算,虽然等级看起有点骇人,但是只要多分析一下久可以知道,一她刚刚完成变异,手上连一把最基本的双手剑都没有,二,她生前并不是强大的战士,只是因为被黑暗力量侵蚀了几千年,才能进化到如此程度,和哈洛加斯真正的邪气尸比起,她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想到这里,我才暂时抛却了掉头跑人的念头。

“等等我,等等我,很快就行了……”

从朝我直扑过的耶里斯夫人那腐烂的嘴唇里所透露出的,严重嘶哑漏风的言语,让我不禁狠狠的打了个冷战,等个p呀!即使你老公真的复活,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宁愿立刻死去。

“耶里斯夫人,住手吧,若是你的丈夫看到你这个样子,即使复活了,恐怕也只会更加伤心。”

我大声怒斥道,希望她能清醒过,不过只是白费口舌而已,她的脑子里大概已经被复活亚历山大的念头所填满,又或者说,除了拯救丈夫以外,她已经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理由了。

看到她疯狂的样子。我无奈的向小雪它们示意,虽然我很佩服耶里斯夫人执着的爱情,但是总不能为了顾虑这份感情,将自己地老命葬送出去吧。

很快,她就被鬼狼围了起,身体不断的被利爪划过,很可惜,身为高级怪。邪气尸的防御绝对不是盖的,小雪它们的物理攻击收效并不是很大,只是她身上残留着的那些肉干被抓的“唆唆”往下掉,战斗看起似乎很惨烈而已。

脚步为小雪它们所拖,耶里斯夫人着急的发出一声已经完全脱离人类范畴地嘶吼,双手虚握,身子在旋转一周中迅速的完成了360度的全方位扫荡,一只没的急躲闪的鬼狼立刻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横扫出去。发出疼苦的悲鸣。

“吼……”

其他四只鬼狼见对方的力量和速度如此骇人,顿时放慢了攻击频率,小心地围在耶里斯夫人周围低声咆哮,愤怒之余也不禁多了一份谨慎。

耶里斯夫人并没有将眼前这几只几乎有她那么高的鬼狼放在眼里,她无视一切的俯着身子朝我直冲过。挡在她前面的鬼狼躲闪不及,立刻被撞开了好几米远才刹住身子。

这也正是小雪它们唯一的不足之处,眼前地邪气尸虽然不能说是力量型的怪物,但毕竟等级摆在那里。鬼狼与她的力量相差实在太多了,面对这样的敌人,纵使包围起也不见得能凑效。

白光一闪,我已经变身狼人——如今这个情况,熊人地力量似乎也没什么作用,到不如依靠狼人的速度还能战上一战,只是要万分警惕她的突袭。

面对耶里斯夫人凶猛而的攻击,我一个大步横跃躲了开。后面的鬼狼在我的指示下,狠狠地叼在她后面轮翻攻击,耶里斯夫人不耐烦的挥着右手,赶苍蝇一般向后横扫过去,幸好这次大家有所准备,她的攻击扑了个空。

等她回过头,我全身已经被寒冰装甲所覆盖,而后一丝丝白光在全身闪耀着。白色地狼毛无风自动。看起竟然也带着一丝法师的浩瀚与神秘,呃……狼法师……

静态立场——

我右手(爪)轻轻一挥。一道雷光迅速的在耶里斯夫人头顶上爆开,无声无息,无影无踪,耶里斯夫人只是顿了一顿,似乎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愧是号称法师杀手锏的静态立场,可惜因为等级相差太大的关系,并没有达到削减25%生命的效果,大概只百分之十几左右。

静态立场过后,毫不停顿地,一团炙白的氤氲气团在我爪间聚集,慢慢的翻滚着,膨胀着。

冰风暴——

我轻喝一声,双爪托住完全成型地冰风暴向前一抛,篮球大地白色冻气顿时划过一条直线向耶里斯夫人射去,只听见一声冰裂的清脆,耶里斯夫人直冲而地枯尸已经被冰块所包围,冰冻时间看并不会太长,光听冰块所发出的“喀拉喀拉”的痛苦呻吟就能判断出。

乘着这几秒的功夫,我迅速的换上了权杖,上面附带的3级圣光弹在我的准备和操纵下,准确无误的打中了正欲破冰而出的耶里斯夫人。

“呜……”

“啪啦”一声,紧紧将耶里斯夫人裹住的冰块化为碎末,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看圣光弹对不死物的确是十分有效。

我冷静的迅速切换回神语法杖,迈前几步,将耶里斯夫人纳入攻击范围以后,与刚刚相反的,燃烧着浓烈的黑红色火焰团慢慢的聚集在我胸前,几秒过后,一团吞噬万物,能将灵魂融化的地狱之火终于准备完毕,在我的竭力控制下,如同火焰喷射器一般,将几米开外的耶里斯夫人整个吞噬。

“呜啊……”

即使是四五十级的邪气尸,也受不了狂暴的地狱之火所烤炙,再加上刚刚受到冰风暴的影响还未过,泛蓝的身子突然又被烈火所袭击,可谓充分的体验到了冰火二重天的滋味,她狂怒一声,顶着地狱之火一瞬间冲了上,即使这次有所戒备,她那夹杂着巨大力量的攻势也依然将我踉跄撞退了好几米远,技能不可避免的被打断了,该死,又是突击,为什么冷却时间会那么快?

我刹住后退的脚步,受到身上寒冰装甲的影响,耶里斯夫人刚刚也被冻结了那么一小会,所以没能及时赶上,又被后面的鬼狼重新抓住小尾巴拼命的抓咬着。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亚历山大的骸骨,此时束缚他的血链几乎已经细的如同一根小绳子般了,还不知道它的实力如何,所以现在绝不是讲同情心的时候,我必须尽量在它解开束缚以前将耶里斯夫人干掉,免得到时候两面受敌。

想到这里,我咬咬压根,吞下几瓶中型生命药剂后正面的顶住了耶里斯夫人的攻击,爪子毫无目地的在她身上拼命刮着,换的是那仿佛打木桩一般,一击比一击沉重的攻击,小雪它们也适时的围上,耶里斯夫人的身体比较小,根本容纳不了五狼一人一起围攻,但是擅长群体协作的鬼狼自然有它们的办法,利用攻击后的滞留动作,小雪它们灵敏的进行换位攻击,一个轮着一个,将群体的伤害输出最大化。

技能冷却以后,我立刻跳开一步,将刚刚的几个技能重新施展出,除了静态立场以外——耶里斯夫人刚刚已经被静态立场削减过一次,而且剩下的生命也不多了,静态立场对她的效果已经是微乎其微。

终于,在最后一个地狱之火的侵蚀下,耶里斯夫人连第四次突击都没得及释放(刚刚围攻的时候又释放了一次),原本灵敏的动作就突然僵直起,她并未像其他怪物一样发出临死前的悲鸣,只是那双从眼眶里凸出的泛白眼珠,紧紧的盯着对面挣扎的亚历山大,迸发出浓烈感情,不舍与不甘,爱慕与眷恋,又似解脱一般,最后整个身子骨终于“啪啦”散了开,黑色的骨头飞溅的满地都是。

解决了吗??

我小口的呼一口气气,仰头灌下几瓶法力药剂,然后静静的打量着地上四散的骨头,等待刚刚消耗的法力回复。

果然是不可能呢!

还没等我松口气,地上的骨架就已经慢慢的挪动着,然后迅速的结合成一团,一股股黑色的气体从里冒出,仿佛是灵巧的手指一般,将这些碎裂的骨架拼合在一起。

都已经碎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复活?我极度怀疑,哈洛加斯的勇士们在对付再生妖的时候,是不是都随身都带着个磨钵,等再生妖一死,就立刻将它的碎骨收集起磨成粉末,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将它消灭吧……

看着逐渐成形的耶里斯夫人,还有离挣脱血链只有一步之遥的亚历山大,我头疼的捂着脑袋,好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待会是不是也该将跑路的选项列入战术里面呢?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