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战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战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战

“莫装b,装b遭雷劈,难道你奶奶没有这样告诉过你吗?”

看到刺客装出一副高手的模样,我就忍不住讽刺道。

化名为丘顿的丘鲁顿,虽然不知道装b是什么意思,但却丝毫不阻碍他感受到里面的嘲讽之意。

“你会为刚才那句话后悔的。”

他终于将两只手从斗篷里面伸出,摆出一个格斗的架势,那把刚刚险些在我脖子上划过的凶器也随之露出了真面目——两把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碗刃!

“嘿嘿……那就试试吧。”

舔舔干燥的嘴唇,我只觉得体内的鲜血已经完全的沸腾起,那是远超越战斗的生与死拼搏所带的紧张和刺激的快感。

“小雪,我们上……”

我的手上拿着的依然那把权杖,因为抵抗光环同样能给小雪增幅防御,而且里面附带的圣光弹也可以随时补血,弥补了小雪无法使用药剂的缺陷,至于盾牌,则是一个蓝色,防御13,抗火+9%的大盾牌。

“喝……”

深呼一口气,我们两个瞬间爆发出速度,以蛇型的路线交错前进着朝敌人冲过去,剧烈速度所造成的后坐力,让步伐所过之处留下一连串的小坑。

身为刺客的丘鲁顿却并未作任何移动,仿佛是试探一般,依然摆着那副架势等待我们的攻击,我们并未让它久等,几个呼吸之间,我和小雪就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我从偏侧边冲过的身影,抬盾护胸,举杖迎击。一副圣骑士标准的冲击模式。

“哼……”

丘鲁顿的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虽然对方地声势逼人,动作似乎也无懈可击,但是等级与敏捷的差距明摆着在那,权杖刚刚落下,他就已经计算到了攻击的轨迹,甚至连后面接踵而至的小雪的攻击,他也考虑了在内。

“什么……?”

正当他打算小幅度的避开这条攻击轨迹的时候。一瞬间出现的意外,让他微微一愣,权杖并未按照他所预想地轨道落下,在离他还有半米之摇时,对方的手腕突然一偏,仿佛故意似的,权杖那沉重稳实的锤顶从他胸口擦了过去。

与此同时,顺着权杖的落下。对方身子也微微一弯,下一刻,一张狰狞的狼脸从那里扑了过,仿佛要挤破他的视线一般,骤然以一个特写镜头出现在离他脸部不足半米的距离。他甚至能在那张开地獠牙里面看到舌头上的猩红倒刺。

哼,雕虫小技……

刚刚的一愣,已经让他不急蹲下或者跃开了,丘鲁顿咬咬牙。一个特技般的后仰,微毫之间,几乎是擦着小雪的腹部躲了过去,不仅如此,手中地碗刃还顺势在小雪腹部划了一刀,只是碗刃划开皮肉时所传的巨大阻力让他眉头紧皱:这究竟是什么怪物,不但速度迅猛,攻击凌厉。连防御都那么高,简直像是毫无缺陷一般。

不过,攻击并没有结束,在小雪从他身上越过的那一瞬间,另外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还没得及仰起的身子地侧空,正是我乘着小雪攻击时一个折身返回攻击。

我和小雪密无间隙的连段攻击,即使是丘鲁顿也大吃不消,看到那迎面砸的权杖。他再次轻哼一声。脚跟轻点,腰身一扭。整个人已经横越在半空,两把碗刃交叉的挡在我的权杖面前。

“碰……”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从三把武器之间震荡开,丘鲁顿也顺着我的攻击力道用力一个远跃,暂时的摆脱了我和小雪地纠缠。

“呜呜……”

小雪也重新回到我身边,朝刺客低沉的咆哮着,它的腹下出现了一道不算很深的血痕,只不过在那雪白的毛发衬托下显得十分显眼,我略微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还好,生命值并没有怎么损耗,身为精英的小雪防御本就已经很高,在加上抵抗光环和橡木智者的加持,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相比起,刺客在格挡我地攻击时虽然也受到了一定地伤害,但是却更是轻微,这还是在我和小雪亲密无间的配合下所造成地战果,哎……

二人一狼又重新回到了对持状态,刚才的只是试探性的接触而已,双方都并未拿出真正的实力,刺客摆明着到现在都没使用过一个技能,而我,除了小雪以外的其他宠物也只是在一旁虎视眈眈,却并未出手,而元素魔法和变身技能也都还没有展现出。

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生死战斗,我想那个刺客也明白,我所持着的是召唤兽大军的数量优势,而他所倚仗的是无可比及的身手和速度,在双方各自的优势下,靠着传统的战斗方式是根本无法分出胜负的,只有出奇制胜才是胜利的唯一手段。

而这方面,我却占着巨大的优势,因为我不但有bug护身符的技能加成,而且还可以使用其他职业的技能,在关键时刻绝对能打他个措手不及,问题是要把握好时机,机会只有一次,等他知道我可以使用其他职业技能以后,恐怕就再也找不到那么好的机会了。

双方都在不断的警戒着,思索着,寻找着制胜的关键,没有把握以前,无论是谁都不想事先露出自己的底牌,场面一时僵持了下,就连那呼呼的高原之风,也无法吹散凝聚在中心酝酿着的风暴。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和小雪突然同时动作,既然无法想到制敌的办法,就在战斗中寻找吧,对面的刺客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在我和小雪踏出第一步时,他也高速的移动起。

火风暴……

在双方之间不到五米远的时候。我右手一挥,一个炙热的混沌火球瞬间便在手中形成,然后沿着地表,仿佛被泼了汽油一般带着熊熊焰蛇朝对方狠扑过去。

“嗖……”

高速奔跑地刺客突然一个诡异的横移,让火风暴扑了个空,我从没有指望火风暴能凑效,只是希望能在刺客躲闪的时候找到破绽而已,没想到对方那灵巧到极点的身法却让我功亏一篑。

近战再次爆发。我和小雪分开左右两边夹击,刚刚耍的小手段已经不再适用了,所以一人一狼都是配合着对方,做出中规中矩的进攻,但是在互相之间心灵相同的默契配合下,小雪那锋利的爪子和我手中地武器,不断的在空间交错而过,将对方所在的地方围的水泄不通。

不过。刺客似乎对自己的身法很有自信,而事实也是这样,明明几乎是一只苍蝇也无法通过的夹击,刺客却凭着那诡异的灵活性,身子柔韧滑溜的像是泥鳅一般。以最顶级地杂技演员也要为之惊目乍舌的动作躲闪过去,甚至还能找到机会频频还击。

不过,如果继续这样维持下去的话,最终的胜利将还是站在我们这一边。刺客再灵巧,也不可能躲过所有的攻击,而他对我们所造成地伤害,纵使要比我们高得多,但是却被我和小雪两个人同时分担,而且无论我还是小雪的生命值,都是刺客所无法比拟的,按这个比例计算的话。我们还是占很大优势地。

刺客似乎也发现了这种状况,下一刻,他攻击过的碗刃上便附着一层炙热的红光。

是武学二阶技能——焰拳,曾见马顿使用过无数次的我一眼就认出了。

二阶焰拳,聚气性武学技能,最多可聚气三次,第一次聚气附加火焰伤害,第二和第三次聚气以后。可以形成火焰爆炸。造成范围性伤害,在初期是一种十分bt的技能。

看他终于也憋不住要使用技能了。

不过。这时候使用焰拳,还真是令我有点头疼,随着对方的攻击,那炙热的红光在碗刃上越越亮,明显是已经蓄足了三次聚气,但是它却并迟迟没有释放出,面对未知的爆发,我们地攻击不禁有些束手起。

究竟什么时候释放出?目标是谁?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对方那冰冷的眼神仿佛微微一动,仿佛直觉一般,我朝小雪下了一个命令。

快闪开……

“轰……”

下一刻,以我的身体为中心,一个巨大的火焰之环爆了开,强烈的焰流将方圆几米的草地都给完全烧成为灰烬,而身在烈焰中心的我更是不好受,仿佛全身流淌过一层滚烫地辣椒汁一般,整个人也被炸飞了出去。

不知道小雪有没有躲过爆炸范围呢,关键时刻,我在卡夏那锻炼出地挨打功夫总算没有白费,顺着爆炸的气流一个翻身,我颇为狼狈地后退了好几步,总算站稳了脚跟。

不过,并不是得意的时候,在火焰扬起的尘土里面,一把带着强烈回旋之力的巨大刃刀,“呼呼”的划破烟尘直冲而出,在我刚刚站稳脚跟的时候朝我直窜了过,避无可避的从肩膀上划过。

可恶,是刃之守卫,曾经在擂台上看过一次刺客使用,我立刻便认出了这是刺客陷阱系的二阶技能——刃之守卫。

所以,在站稳脚跟以后,我毫不犹豫的一个横越,果不其然,在我跃开的瞬间,那把刚刚从我肩膀上划过去的旋转巨刃,如同回力标一般再次掠回我刚刚所站的地方。

正当我暗自侥幸着躲过刃之守卫的阴招时,却不妨一道身影又从飞扬的尘土里面直冲而出,手上两把锋寒的武器朝我狠狠的刺了过。

不好,被算计了,我心里暗自一惊,但是身子还在半空之中,而且在躲闪刃之守卫的时候,起跳的比较匆忙,现在在半空中的身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平衡可言,看要面临一翻暴风雨式的攻击了,我勉力的将盾牌挡在自己前面,无奈的看着对方那奸计得逞的阴笑逐渐朝我逼近。

关键时刻,另外一道庞大的身影也从尘雾里冲了出,朝刺客的背后直扑了过去。

是小雪,看我的提醒让它成功的避开了爆炸的波及范围,所以它才能如此迅速的反应过。

“切……”

丘鲁顿狠狠的啐了一声,如果他执意要攻击我的话,那么自己也不可避免的被后面那条白色怪狼所攻击,衡量得失,他还是放弃了这次机会,两把碗刃一收,头尾换向的一个空中180度翻斗,两脚在我身上狠狠的蹬了一脚,然后借着这股力量反迎向了后面的小雪,至于我,自然是十分没有形象的被他狠狠一脚踹出战场。

一人一狼的身影混战在一起,少了我在一旁协助,小雪应付起颇为有点吃力,而丘鲁顿则是称着这个机会加紧攻击。

“太慢了……”

一道让它全身凉飕飕的讽刺声音突然从脑后响起,随着声音传过的,还有一股仿佛连空气也要被撕裂的强烈劲风。

不可能,怎么会那么快!!

丘鲁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想道,警惕的他,一刻也没有忘记后面那个被他踹飞出去的德鲁伊,但是,为什么,按照他的速度,应该不可能那么快返回才对呀……

前有小雪那森寒巨爪,后有直袭脑勺的凛冽劲风,突然其的意外,已经让他不急躲闪了,不过,丘鲁顿不亏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一瞬间,他就已经做出了最明智的判断,只见他的身形突然一个前冲,仿佛送货上门一般,自动的迎向了小雪的利爪。

“撕……”

小雪锋利的前爪毫不留情的在他胸口上划过一个十字,留下六道互相交错的血痕,下一刻,他的身体仿佛被什么强横的力量打飞一般,有点夸张的高高飞了起。

而实则他是借着小雪的攻击一跃而起,不但可以借势躲开后面的攻击,而且可以反客为主的在那个德鲁伊的背后发动攻击。

以灵巧的姿势轻轻跃过在自己身后发动偷袭的德鲁伊的头顶时,顺着余光,他终于发现了背后袭击的,并不是刚刚的德鲁伊,而是一头高大的狼人。

原是乘着被踢飞的功夫变身了,不过,速度增幅的也太夸张吧,难道说他是专精狼人变身的德鲁伊?空中的丘鲁顿纳闷的想到,不过手上并未停留,乘着在那狼人的头顶上交错而过时,他的碗刃狠狠的朝他的脖子扎了过去。

古语有说那个啥,铜头铁尾……呃……豆腐腰,,所以,千万别小看狼的头和尾,如果你认为它只能用爪子和嘴巴攻击,那就大错特错了。

丘鲁顿很快就体验到了这个事实,因为在他还正得意的看着自己的碗刃刺入对方脖子的一瞬间,一条感觉上是毛绒绒的,却像铁棍一般坚硬的东西,狠狠的扫在了他的身上。

“碰”的一声,半空中的丘鲁顿大吐了口血,仿佛全垒打一般被高高的击飞了出去,身子华丽的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肯定比我刚刚被踹飞时的镜头精彩。”

我目送着那道优美的弧线,咂了咂自己的狼嘴巴说到,这一记灵光一闪的尾巴攻击,毫无疑问应该被评为本年度最佳攻击奖。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