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开(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开(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开(下)

不久以后,一脸垂头丧气的艾露拉,迈着摇晃的步伐赶回,脸上露出一种仿佛被父母卖到妓院里的悲惨少女般的茫然。

“那个,艾露拉,你还好吧……”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哈…哈哈……大人,请……请务必放心,本人……本人完全,完全一点事情都没有……”

见我还站在那里,大概联想到刚刚的情形被我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艾露拉仿佛绝望了一般,步伐更加摇晃,整个人露出幽灵一般的苍白色。

不,从样子看,你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简直就像是大半个身子被蟒蛇吞了下去,还一边笑着说没问题,自己没事一样。

“哈哈……密拉丝,小鲁拉几个并没有什么恶意,你就原谅他们吧……”

后面的维拉丝走上前,用尽量不刺激到艾露拉的语气安慰着她。

小鲁拉?是说刚刚几个小孩子吗?不过密拉丝是怎么回事?

“密拉丝是艾露拉的小名哦,维塔司村里的每一个人,在小时候都会被取个小名。”

维拉丝一眼看出了我的疑惑,在我耳朵旁边轻轻解释到。

我点点头,不过接着却想到:既然每个人几乎都有小名,那维拉丝的小名又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迫切的想知道,说起惭愧,她照顾了我那么久,我却连这点都不了解。

不过,艾露拉很快就告诉了我答案。

“艾露露,你就别帮他们说好话了,回到去以后,本人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要让他们知道,每一粒粮食都是大家辛勤地汗水,不好好吃饭的行为,就等于是不尊重粮食,不尊重大家辛勤的汗水……”

艾露拉握起手中的拳头,并皱紧了眉头,以m国总统竞选宣言般的迫人气势,滔滔不绝的发表着一些过于老成的意见。以她的年龄外表上看,实在有些不合称,或许,只有她地胸部才真实的反应了其真正的年龄吧。

咦,我可没什么歪念头。只是感叹,毕竟不过是16岁的女孩子而已……

“艾露露……”

我在维拉丝的耳边偷笑,她小巧的脸蛋一瞬间就红了起,慌张的眼神。如同一只被枪声吓坏了的兔子一般,胸前那根发束更是被她不知所措地扯了又扯。

“对了,艾露拉,你的家人还好吧……”我打断了她在一旁越发激烈的“粮食危机”宣言。

“啊,啊,恩,多亏了大人,还有大家的努力。我的家人都平安无事。”

艾露拉一愣,脸上立刻露出了感激地笑容,并深深的朝我,还后我身后的转职者鞠了一躬。

“哪里,这不是也有你一份功劳在里面吗?你的家人,也一定会为你感到自豪地。”

我的话让艾露拉十分不好意思的露出了羞涩笑容,想要掩饰一般,她一个劲的鞠着躬。口里连道“哪里”。

“不过。就是那几个调皮的小鬼,哎……”想到刚刚那一幕。艾露拉又头疼起。

“密拉丝,我认为不是这样哦……”

一旁的维拉丝站了出,脸上露出十分认真的神色。

“我想,他们一定是想到,过了不久以后,密拉丝又要出去历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会,所以才想拼命的想和你在一起,引起你地注意……”

维拉丝轻轻的将艾露拉的手抓了起,轻轻的放到胸前。

“他们都十分喜欢你,舍不得你走哦……”

说的好,维拉丝!刹那间,我似乎从维拉丝身上看到了母性的睿智与光辉,不由自主的暗暗喝彩一声。

“是,是这样子吗?”

思想和行动上看起都很沉稳的艾露拉,在这方面却远远不如维拉丝成熟,此时才愣了下,露出一副深思地表情。

“原是这样子,谢谢你,艾露露……”

似乎想通了什么,艾露拉一脸感激地望着从小玩到大的密友。

“我也很舍不得你呢,马上就要走了……”维拉丝依依不舍地说道。

“艾露露……”艾露拉眼睛已经微微湿润了起。

虽然美好的友情的确很动人,但是紧紧凝视着的两个美少女,而且其中一个还抓着另外一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总会让人联想到点什么吧,注意影响啊,两个笨蛋……

不过,我的担心并未过多久,逐渐冷静下的艾露拉,很快就被别的什么转移了注意力。

她的眼睛由维拉丝的脸上慢慢往下移动,直到自己被抓着的手上,又或者可以说是维拉丝的……

“恩……”

死死的盯住那儿,她的目光变的微妙起,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似乎带着一点怨恨,当然,并不是针对维拉丝,而是仿佛一种怨天尤人的不服和愤慨。

“为什么,为什么艾露露……而本人却,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口里似乎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一副神色恍惚的样子。

“啊哈…哈……”

维拉丝苦笑了起,连忙松开自己的双手,扯了扯我的衣袖。低声地急忙说道。

“大人,我们快走吧……”

“哎,放着不管她可以吗?”

我被半扯着走开,回头看了一眼尤自发愣的艾露拉。

“应该没什么问题,怎么说呢,老毛病了吧……”对于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艾露拉有点羞红的拨弄着自己的发束。

“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在意这个,真看不出呀……”

“没办法。毕竟是女孩子嘛,而且经常被弟弟们这样嘲笑,即使以前不在乎,也会……”

“所以看你的时候神色才那么古怪呀。”我不经意的看了维拉丝一眼。

“大人,你在看哪里,真是的……”

经过刚刚地事件,维拉丝似乎格外的敏感,发现我的目光以后。立刻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抱着让艾露拉怨恨的丰满胸部。

想到哪里去了,看着她一副防备的样子,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没有乱看,我只是在想……”

“想也不行。大人真是地……”维拉丝的脸色更红了。

“……”

算了,看无论说什么,她也会误会……

在一种十分微妙的气氛下,两个人默默的走着。原本打算视察一下整个村子的念头,也几乎给我忘记了。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前面又是一阵骚动,将我们两个人给惊醒。

又是什么事情?

这次比刚刚地骚动还要大,不但连那些村民,甚至冒险者们都乱糟糟起。许多惊慌失措的战士们,带着满脸的惊恐表情,从某个方向散了开去。

怎么回事?安达利尔攻打过了,看到这个阵势,我不由的胡思乱想起。

“吴凡大人,这次大概只有你出马才能解决了。”几个比较眼熟地冒险者看到我,立刻像见到了救世主般的迎了上。

能将上百个冒险者吓的惊慌失措的东西,让我去解决。是不是太抬举我了?带着疑惑的念头。我逆着惊恐的潮流,到了事发地点。

“……”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如果老天多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像其他冒险者一样,抱头鼠窜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已经太迟了,那些冒险者看我迎了上去,竟然又跑了回,远远地观望着,让我进退两难,究竟是为了面子硬着头皮呆下去,还是在大家惊讶的神色中掉头走人,这是个难题。

因为,站在维塔司那个可怜的训练场上,我的面前的,是罗格营地的两大魔女,一个是即将要单条安达利尔的小魔女,一个是可以秒杀安达利尔的大魔女……

简单地说,一跺脚就能让整个罗格抖上几抖地两个女人,莎尔娜姐姐和卡夏老女人,此时正在训练场上对峙着,气氛十分凝重。

喂喂,你们两个,想将维塔司村给毁掉吗?

从心底里说,我是绝对支持莎尔娜姐姐的,但是直觉告诉我,卡夏那个老女人也不好惹,犯不着为了那点护短地心态而得罪她,所以,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替姐姐打气了——你就大发神威,将卡夏打成猪头吧……

“老酒鬼,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是打着闪了自个的腰,然后赖上我给你养老的主意?哼哼……”

莎尔娜姐姐扬了她那阳光般的金发,出尘绝美的容姿,和强势到简直可以用嚣张形容的高傲,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却完美的糅合在一起,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跪拜在地上大呼女王殿下万岁。

“ohoho……我这把老骨头还硬着呢,到是小丫头你,难道是怀念以前的滋味?想故意找渣,被我打倒在地上,再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钻到我的怀里喝上几口奶……”

卡夏的嘴巴也是毒辣异常。

“老酒鬼,也不看看你那副身体,早在一百年前胸部就干瘪了吧,还想出奶,撒谎也得有掂估一下自己有几分重才好……”

莎尔娜姐姐连消带打的接着说道。然后又是卡夏的反击,气氛逐渐的凝重,两个人嘴角地微笑,也越发的别扭僵硬起,只是碍于面子,谁也没先出手罢了。

“大人……”跟在我后面的维拉丝,再也受不了那股恐怖的气氛,嗖的一声将自己的身子完全的缩在我后面瑟瑟发抖起。

别指望我呀。我找谁发抖去!!我心里暗暗悲号,算了,还是跑吧,贸然的插手“家庭纠纷”是不妥当地行为,已经有了艾露拉的前车之鉴,我安慰着自己,不顾身后那些冒险者期待的眼神,慢慢的拖着维拉丝后退起。

“嗨……”

没退后几步。两个人几乎就同时出手了,刹那间,一股强烈的风暴,在两个人交战的地方刮了起,气势与实力的碰撞。让整个训练场仿佛是地震中的危房一般,剧烈地颤抖起。

在我看,无论哪方面说,莎尔娜都不可能是卡夏那个老bt的对手。但是一这人多,卡夏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自然不敢发挥,二,嘴上说不在乎,卡夏还是将莎尔娜姐姐视如己出一般,未必不带着试探或者教导一下她的意思,所以两个人一开始的时候到是打地有声有色。

“啪啪啪……”

连续不断的碰撞声。如同暴雨一般在场中响起,每一招都夹杂着恐怖的力量和气势,训练场上的尘土先是在剧烈地碰撞中高高的扬起,然后在下一刻又被凌厉的气劲吹散,不一会儿,整个训练场就被吹的一层不染,啊,不。似乎连地上的泥土都被刮掉了一层。阿门……

两人手上拿着的都是白板木枪,那暴风雨刺出的枪头。还有呼呼抽过的棍影,甚至连我,都看地模糊不清,此时我才明白,在招式和技巧上,我和莎尔娜姐姐相差的是那么多,对上她,我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只有自己的召唤,或许还有……

我出神的看着两个人的战斗,默默的想着,不过,姜还是老地辣,即使卡夏将力量和速度压抑在莎尔娜姐姐之下,两人地技巧和经验也有着泥的差距,不到一会儿,卡夏就不知用了什么招式,一枪将莎尔娜姐姐地木枪挑开,然后一棍抽在她那丰腴的屁股上。

“叫你这个小丫头嚣张,卡夏如同电影里那些神枪手般,吹了吹自己的枪头(此枪非彼枪),得意的说道。

“……”

莎尔娜姐姐默默的从地上站了起,一言不发的愣着。

“ohoho……”

看到莎尔娜呆呆的样子,卡夏笑的更是开心。

我在场外也不禁替姐姐担心起,高傲的她,能忍受的了卡夏的嘲笑吗?想到这里,我就打定主意,即使自不量力,如果卡夏再挑衅下去,我也要甩个熔浆巨岩给她。

不过,莎尔娜岂是那种轻易沮丧的女人?真要如此,她恐怕早已经不存在了,很快的,我就发现,自己错的厉害了。

莎尔娜姐姐呆了一会之后,突然将手中的棍一甩,不是向卡夏,而是朝着她放在一旁的木瓶,也就是她平时一直挂在腰上的酒瓶。

汗,原她刚刚不是再发呆,而在思考着怎么打击嚣张的卡夏啊。

即使卡夏多厉害,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阻止下,脆弱小酒瓶怎么可能受得了莎尔娜全力的一击,“碰”的破裂声,刹那间,一股酒香味散了开,漫天的酒雨,如同装水的气球破裂一般在空中撒下……

汗,一个酒瓶怎么可能装的了那么多酒?这个酒瓶,绝对经过了法拉那个老头改良。

“啊……我三天分的酒……”

卡夏一把扔下手中的木枪跑了过去,看着慢慢被泥土吞噬的酒水,仿佛被吞噬的是自己的血液一般,抱着头,不可置信的大喊道。

莎尔娜可不管那么多,乘着卡夏还没反应过,她一把迎了上,拉上了我的手,原她早就已经发现了我到。

“恩,姐姐,我们现在是干嘛去,卡夏大人那不要紧吗?……”

被她一把拉上,措手不及的我有些踉跄的跟上她的步伐,好奇的问道,金色的头发,轻拂在我脸上,和莎尔娜姐姐手拉着手在大道上跑着,一路上,那些冒险者避恐不及,迎面吹的烈风,无羁无束的肆意奔跑,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青春的激扬与张狂,我想,莎尔娜姐姐一定也正在享受着这种感觉,因为此时她的脸上,露出了轻松而畅快的笑容。

“我知道她在帐篷里还藏着一个备用的酒瓶,乘着她没反应过,我们一起去敲掉吧……”莎尔娜姐姐回过头,经过微风和阳光修饰的俏脸,那自信与飞扬的神采,让整个天地都黯然失色起。

“咦咦……?”

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察觉到她话里面的意思,两脚顿时一软。

以后千万别惹莎尔娜姐姐……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