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边缘世界 / 第507章 新世界灾变

第507章 新世界灾变


                在封闭空间的内部。。: 。

“纳兰宇,你是这个古代文明遗迹的主人吗?”乌索普副队长向纳兰宇问询道。种种迹象表明,他能够完全掌控这一处中央遗迹,其身份便不言而喻了。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可以算是这一处遗迹的主人。“纳兰宇略微思量之后回答道。

“这一处遗迹,还有这孤行星,在古代文明的世界中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提到遥远的古代文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崇敬和向往。

“这一颗孤行星,在古代文明世界中确实曾经拥有过十分重要的地位。”

纳兰宇知道大家的心思,便将那一段往事向众人娓娓道来。

“我们的世界,也就是你们的先辈,并非诞生于这个星域,而是来自于400万光年之外的银河系的人类文明的一支。”

“400万光年!!”

“银河系,人类文明!?”

天灾**,以及绵连数千年的战争摧残,科技文明的缺失,让众人听到这些陌生的名词,皆是无比讶异。

“大约在3500年前,我们通过超级空间隧道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星域,并称之为新世界。”纳兰宇继续说着。

“新世界的开发进展得十分顺利,我们很快就掌控了数十个大小不同的恒星系。类似希望恒星系的重要恒星系统也多达8处,只是部分恒星系统如今已经不存在了吧。”

“改变这一切的,就是你们所知的宇宙大灾变”

说到这里,纳兰宇陷入了沉思。

“那一场宇宙大灾变究竟发生了什么?”纳兰达尔从小就听闻这些故事,此时终于有机会亲身求证,便紧张地问。

“我也还在考证,灾变发生得太忽然了,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应对,超级空间隧道就彻底崩塌了。”

纳兰宇(原晧宸)仿佛看见了超级空间隧道崩塌的那一瞬间,释放出了巨额的能量,将临近恒星系彻底解体。恐怖的能量继续通过作为‘交’通网络的人造虫‘洞’继续蔓延至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可悲可叹,曾经发生在塔塔文明的惨剧,这一次砸到了人类文明新世界的头顶。

银河系那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3000多年过去了,晧日星系的人类世界是否安好?

暗能文明为何没有再次组织修复通往新世界的超级空间隧道?是否与灾变后星际空间变得极不稳定有关系?

如今的新世界要如何再次与遥远的银河系取得联系?

一连串的疑问质询着纳兰宇(原晧宸)。这一次死里逃生,他休眠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久了,这也是为何他会失去记忆的原因。

因为,逃生舰的休眠舱不具备千年以上休眠的技术水准,这次能够活下来,亏得他的身体强悍,这才仅仅只是失去记忆,已经算是万幸了。

“轰隆隆~轰隆隆~”

猛烈的炮火还在持续地敲打着众人所在的封闭系统,但是始终没有获得任何成效,纳兰达尔等人七上八下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慢慢适应了这样的节奏,不顾炮火,只是认真地听纳兰宇讲述着过往的故事。

“按照计划,前后一共会有10批人类文明的舰队将跨越漫长的距离来到新世界。可惜,第六批人类舰队变成了最后一批抵达的人类集团。”细数往事,纳兰宇(原晧宸)心中满是感慨,“而这颗孤行星就是人类舰队在抵达新世界后,最早开发的恒星系统内的主要宜居星球。”

“只是,那个恒星系统在超级空间隧道崩塌之后也被强大的能量逸散摧毁了。我想,这颗原本的宜居行星也就在灾难中被剥夺了大气层,大半个星球的表面也从此变得千疮百孔。”

纳兰宇(原晧宸)仿佛看到了那毁天灭地的一瞬间,无数的山川湖泊,无数的草场森林,无数的高楼建筑,无数安居乐业的人民都在那一刻被无法匹敌的能量蒸发成了气体

幸好他临走的时候听从了工作助理刘依婷的建议,将官邸的防御体系升至最高级别,也庆幸澎湃的能量只击中了行星的另外一面,否则严重的后果将是他万万无法承受的。

想到这里,纳兰宇(原晧宸)又不禁望向休眠舱内沉睡着的陈淑琴。

里边一片静寂,他可以模糊地看到她的脸庞,安详的,平静的

“此刻,你不再和我进行‘交’流了吗?”纳兰宇(原晧宸)心中默念着,期待着。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他的脑海深处并没有再次出现那个温婉动人的‘女’声。

虽然感到失落,但是纳兰宇(原晧宸)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他先前脑海里的声音,不过只是自己的潜意识而已,是自己的潜意识在想方设法地恢复往昔的记忆,而彼时的陈淑琴依旧在安详地沉睡着。

“你亲身经历了那一场宇宙大灾变吗?”纳兰达尔疑‘惑’地猜测道,“这也正是造成你失去记忆的原因?”

“确实如此,当时我正在视察超级空间隧道。却意外地发现了超级空间隧道的工作状态忽然变得十分不稳定,大量的能量强烈地向外逸散”当时那十万火急的情况,纳兰宇(原晧宸)至今历历在目。

灾变前夕,原晧宸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让所有后勤人员立即撤离,然后带领着所有的工程师,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迅速冲进了超级空间隧道控制中心。

“那么,后来,你说的超级空间隧道并没有维修好?”乌索普等人反问道。

“不错,因为那一个超级空间隧道并不是我们人类文明建造的,她来源于另外一个更加强大的宇宙文明。事实上,不光光是人类文明,即使暗能文明的科学家在场也并没有能力应对突如其来的剧变。”纳兰宇可以肯定,在超级空间隧道的另一端,即银心歌塔斯黑‘洞’边缘处,暗能文明也一定在全力抢修空间隧道,沉思了片刻,他继续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伤亡,降低甚至切断超级空间隧道的阈值。”

经过无数工程师的奋战之后,超级空间隧道的阈值确实显著下降了,否则其最终逸散的能量将会更加恐怖,对新世界造成的伤害也将会更加血腥,甚至会万劫不复。

“最后,我们发现空间阈值无法彻底切断,超级空间隧道的爆发将变得无可避免。”纳兰宇一脸遗憾地说着,“残酷的事实,让我们只能放弃,所有抢修人员开始了逃亡之旅。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撤离的黄金时间,所以升级渺茫。想必参与抢救行动的大量科学家和工程师都在这一场事故中殒命了”

纳兰宇并不认为其他科学家和工程师能够像自己这样幸运,拥有强悍的身体,历经漫长的星际漂流,并最终存活下来。

“虽然失去了‘性’命,但是那些伟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却有效地控制了超级空间隧道的爆发威能,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大量的同胞,并为新世界保存下了珍贵的文明火种。”纳兰宇闭上眼睛,面带忧伤地说着。

如果当时没有失去那么多伟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或许,新世界的科学体系也不至衰败至此。但是,如果不是大家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如今残破的新世界还会存在吗?

纳兰宇发现,这是一个悖论。

“可是,如今这残破的新世界已经变样了。”闻言,纳兰达尔一脸无奈地说,“漫长的岁月和战火硝烟中,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科学文明,还有人文素养和价值理念。”

(不管在哪里看到这本书,都请大家‘花’费一些时间帮忙投一下免费票,十分感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