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边缘世界 / 关于天狼星的花边资料(有兴趣可了解)

关于天狼星的花边资料(有兴趣可了解)


                不同文化中的天狼星

古埃及:每当天狼星在黎明时从东方地平线升起时(这种现象在天文学上称为“偕日升”),正是一年一度尼罗河水泛滥的时候,尼罗河水的泛滥,灌溉了两岸大片良田,于是埃及人又开始了他们的耕种。古代埃及人认识到池该星偕日升起,即正好出现在太阳升起之前时尼罗河三角洲就开始每年的泛滥。而且他们发现,天狼星两次偕日升起的时间间隔不是埃及历年的365天而是365.25天。古埃及把黎明前天狼星自东方升起的那一天确定为岁首。现在使用的“公历”这种历法的前身,最早就是从古埃及诞生的。

金字塔都是从天文学的角度构思建造的。天狼星是少数与金字塔相关的星球之一,不过,恰恰是这种对天狼星的关注倒使人感到相当奇怪。因为,人们要从孟菲斯城观察天狼星时,只有在尼罗河泛滥初始,贴近地平线的茫茫晨曦之中才能见到它。在埃及有一本内容详细的历书——公元前421年的,够让人感到迷茫的!这本历书以天狼星升起(初显为7月19日)为准,并且确定年周期为3.2万多年。

希腊和罗马文化:天狼星在许多的文化上都有特别的意义,特别是代表狗。事实上,他是大犬座中最明亮的星,在口语上最常被称为“犬星“。他也是传统的猎户神话中的狗:古希腊人认为天狼星的光芒对狗有不良的影响,使它们反常的出现夏季热(“犬日“):它们过度的喘气导致过份的干燥和置身疾病的危险中。在极端的例子中,口吐白沫的狗也许有狂犬病,可能导致被咬的人受到传染和死亡。古罗马人知道这些日子是三伏日并称这颗星是小犬(cnicul)。

亚洲文化:在中国天文学,这颗星称为天狼星(天上之狼);中文的罗马拼音:tiānláng;日文的罗马拼音:tenro;韩国的罗马拼音:cheonlng),在中国的星官是井宿。古代的中国人将之与船尾座和大犬座结合想像成横跨在南天的一把大弓,在这种组合下,箭头正对着天狼星。相似的组合也出现在埃及丹德拉(dender)的哈索尔神庙壁画上。在后期的波斯文化,这颗星称为tir,并且被当成一支箭。沙特女神(stis)将她的箭画在牛头人身的女神哈索尔(天狼星)之上。

美洲文化:许多北美洲的原住民也将天狼星与狗连结在一起;在西南方的原住民seri和托赫诺奥哈姆族注记这颗星是跟随着绵羊山的狗,黑足称之为\'狗脸\',柴罗基族将天狼星和心宿二配成一对,做为灵魂之路两端的看守犬。内布拉斯加的波尼族有几种联想;狼族视它为\'狼星\',而其他的部落认为是\'郊狼星\'。到了更北方的阿拉斯加白令海峡的inuit称这颗星为“月之犬”。有些文化将这颗星与弓和箭联系在一起。

天狼星未解之谜:

在埃及,几乎所有宗教建筑和丧葬建筑的朝向都具有天文学意义。被埃及人用准直仪对准的天体之一是天狼星。许多神庙都朝向这颗星(例如:丹德拉的哈托尔神庙)。天狼星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易于寻找。然而,仅此特点并不足以解释全部。建筑师们已牢记这一确切位置:即接近7月15日时天狼星在天空中的方位。在古埃及,天狼星在每年此时重返天际。

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以及地球自转导致夜空中的星象每晚都不同。夜幕降临时,一部分星升起的时间一天天地推迟,直至在夜空消失数周,之后又重返天际。事实是,每年7月中旬,在“逃遁”70天之后,天狼星又重新“现身”。日出前,它出现在熹微的晨光里,闪耀在埃及的天空。然而,凑巧的是,一年一度的尼罗河涨潮——这一埃及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事件也发生在此时。每年7月中旬,当天狼星在黎明前从东方升起,尼罗河便开始泛滥。一些淤泥随河水溢出河床,滋润了周围的土地。等到潮水退却,农民便着手在肥沃的土壤上播种。埃及所有的农业生产都与尼罗河涨落潮息息相关。于是,埃及人便视天狼星为神明,顶礼膜拜,就连所建神庙的朝向都要与天狼星升起之处保持一致。

另外还有一个与此相关的谜题,是与天狼星相关的。古埃及人最爱将天狼星与伊西斯相连结。伊西斯是奥西里斯的妹妹兼配偶,也是荷鲁斯之母。在金字塔经文中有一段话,正是针对奥西里斯所写:

你的妹妹伊西斯来了,你高兴,你爱。你把她放在你上面……因为有了孩子,伊西斯变大了,就像赛普特(sept,指天狼星)一样。

普特(ho—rus—sept)以赛普特居民的名义生了下来。

作为一颗不同寻常的星星,天狼星在北半球的冬夜里格外明亮闪烁。一如金字塔经文所示,它有着双重星球系统身份:我们所见为天狼星。天狼星b则围绕在天狼星周围,只是因为其体积太小,我们的肉眼无法看见罢了。美国天文学家艾尔文·克拉克(lvinclrk)直到186z年才用当时最大、最新的天体望远镜,发现了它的存在。这也是世人第一次见到天狼星b。然而,金字塔经文的撰写者,又是如何得知天狼星为一个双重星球系统的呢?

无论是古埃及人还是“诸神”,他们必然都用了大量时间进行天象的观测,特别是对天狼星的观测更加深入。古埃及拥有一份极为方便的天狼星周期历法概念,他们相信这是天神所赐(古代埃及历的周期为1460年,太阳历的周期为1461年)。

所谓天狼星周期,亦即“天狼星再次和太阳在同样的地方升起的周期”。在固定的季节中,天狼星自天空中消失,然后在太阳升空天亮以前,再次从东方的天空中升起。从时间上计算,若将小数点的尾数除去,这个周期则为365.25日。

尤其让人惊讶的是,我们用肉眼能够辨别的2000颗星星中,精确地以365.25日为周期,与太阳同时升起的星星只有一颗,这也正好是天狠星“正确的运动”(propermotion,这颗星球在宇宙中运动的速度)与岁差运动的结果。同时,在古埃及的历法中,特地将天狼星比太阳早升空的那天,定为元旦日。而此前,在海里欧波里斯,这个金字塔经文的撰写地,古埃及人早巳计算出元旦日的来临,并通告了尼罗河上的所有神殿。

在金字塔经文中,天狼星被命名为“新年之名”(hernmeofthenewger)。种种迹象显示,天狼星历至少和金字塔经文的历史同样悠久,而两者的起源,无一例外地都被裹进了遥远的太古迷雾中。这之中最使人难以索解的谜便是,在那无比久远的太古时代,究竟是谁以如此高超的科技知识,观察并记录了太阳与天狼星周期之间,非常巧合地差365.25日?法国数学家史瓦勒·鲁比兹(r..schwllerdelubicz)曾经说过,天狼星的周期为“完全无法料想的意外天体现象”。

对发现这种纯属偶然现象的科学家,除去敬佩之外,我们无话可说。选中这个二重星的天狼星是因为在无数星星中,唯一只有它才以正确的方向,移动了必要的距离。至今我们仍然忘记了,这个现象,人类早在4000年前便已了然于胸,而要发现此一现象,必须通过对天体运动的长期观察。

我们从金字塔经文中能够得到的推论则是:长期正确地观察天体运动,并科学地将这记录下来,是史前埃及人经某种承传而得来的遗产。

部落之谜

居住在马里共和国廷布克图地区南部山区的多冈人,是非洲仍然保持着原始丛林生活的土著民族之一。

1930年,两位法国人种学家马赛尔·格里奥列和乔迈·狄泰伦深入到多冈原始部落中,收集了许多独特的神话和传说。他们意外地发现了天文学家争论了一个世纪的天狼色变之谜,竟在多冈人的神话传说中找到了答案。

天狼星是夜空中肉眼能看到的最明亮的星星之一,尽管它距地球8.7光年--51万亿英里之遥。不少的古代天文着作,都记载着天狼星是深红色的,而现代人眼中的天狼星却是白色的,为什么天狼星的颜色发生了变化呢?这个谜深深地吸引着科学家们。

多冈人告诉法国科学家,天狼星是由一颗大星和一颗小星组成的,小星是一颗黑色的、密度极大而又看不见的伴星,它在椭圆轨道上围绕大星运动。他们还知道小星运动周期的2倍是是100年,他们世代相传,天狼星是天空中最小而又最重的星,有一种地球上没有的发光的金属物质,在一次事故中,天狼伴星突然爆炸并发生强烈的光,以后便逐渐暗淡了。尽管多冈人肉眼看不见这颗暗淡的伴星,老人们却能用手杖在地面上划出这两颗星的运行路线和各种图形。当天狼星出现在两座山峰之间时,就举行一种叫“锡圭”的祭祀仪式,大约每60年一次,是最隆重的宗教活动仪式。

邓波尔认为,多冈人对天狠星的知识既详细又准确。正如我们所见到的,他们也如我们一般,联想到了天狠星有一颗看不见的伴星。多冈人把这颗伴星叫做“谷星”。多冈人所以将其称为谷星,大概正是因为它小得几乎无法看见的缘故。据多冈人说,“谷星”是由现在人们所知道的最重的金属所构成,这种金属甚至比铁还要重。这即意昧着,多冈人知道天狠星b具有很大的密度。

多冈人还画了许多有关天狼星系统的祭礼性图画,这些画表明多冈人了解天狼星b绕天狼星转动的轨道是椭圆的,处于中心位置的是天狼星。根据多冈人的传说,邓波尔甚至绘出了天狼星和“谷星”摆动轨道的一幅图,结果发现,它与现代天文学家所绘的天狼星和b所绘的同一种图惊人地相似。

据多冈人说,他们祖辈关于天狼星b的知识,是一位名叫“偌默”的神传授的。多冈人至今还保存着一张画,上面清楚地画着,他们信仰的“神”乘坐一艘拖着火焰的大飞船从天而降,落到他们氏族来的情景。

多冈人的天文学传统并不仅仅限于天狼星。他们说木星有4个月亮而土星则有光环,他们将这两颗行星在他们所绘的图中表现了出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