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的边缘世界 / 第四十九章 老歌德的故事

第四十九章 老歌德的故事


                离开瓦特院长办公室后,天体物理特别项目组科研组长弗兰克正行步如飞地朝着特别项目组的方向走去。

原晧宸也不禁加快了脚步,紧随其后。

一路上弗兰克没有说过半个字,甚至头都没有回一下。

“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特别项目组。”原晧宸心里正思量着贾斯汀出门前说的那些话,“同为科研组长,这弗兰克和贾斯汀的性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ie(星际探索联盟)太平洋基地的各个主要部门和分枝机构都由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网络串联在一起。

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要想自如地穿行在基地的每个角落里,那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不过还好,每个通道里都会有详尽的指示标识和电子地图装置,即使不幸迷了路,还可以通过每个门禁关卡处的通讯工具申请援助。

原晧宸越发开始佩服这地下基地的设计建造者起来。

一刻钟后,在穿越过一扇较大关卡之后,原晧宸跟随着弗兰克到达了特别项目组所在地。

整个特别项目组的办公及科研区域总体呈现为一个两边长中间窄的巨大梭型,占地面积约数十万平方米。

特别项目组区域靠左侧是各科学家的独立办公室和实验室,而靠右侧则是公共区域,包括项目组共有的超级实验室、会议室、资料室、娱乐休闲区等。

“跟我来。”进入特别项目组的地盘之后,弗兰克终于惜字如金般地吐出了这三字。

原晧宸一边四处观望,一边紧跟着弗兰克的步伐。

随后,两人来到特别项目组区域最左侧的一间办公室前。

“以后这套办公场所就归你了。”弗兰克转过身,再次打量了原晧宸一遍后说道,“旁边还有独立的配套实验室,储藏室,如果还有疑问的话,一会去问你的助理秘书。”

“助理秘书?”原晧宸有点摸不着头脑。

“对,他现在应该在办公室里,你不想进去认识一下吗?”弗兰克轻笑了一声说道。

“好的,弗兰克组长,谢谢您。”

“明天早上项目组有个讨论会议,记得准时参加。”说完这些,弗兰克便立刻转身离去。

看着远去的弗兰克,原晧宸叹了口气,到现在他还是觉得一头雾水。

“不管了,先看看我的办公室吧。“原晧宸心里想着,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您好,我能够为你做点什么吗?”

门一打开,并听见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

原晧宸循声望去,是一个鬓发花白的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的头顶中间光秃,看上去像个小球场,周围是一圈发白的银色头发,脸庞滚圆,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十分和蔼。

“您好,我是特别项目组新来的成员,以后我就在这里工作了。”原晧宸朝老人微笑着说。

“我的上帝,您看起来可真年轻。”老人一边推着自己的老花镜,一边仔细地端详着原晧宸。

“我叫原晧宸,以后还请您多关照。”

“欢迎您,原晧宸先生,您可以叫我老歌德。“老歌德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走向原晧宸,一边说着,”哦,话说这名字还挺难发音的。”

“我来自中国,也许您还不习惯中文的发音。”原晧宸听着老歌德的发音也觉得十分搞笑。

“哦,那是一个很神秘的东方国度。”老歌德讶异地说道。

“歌德先生,您可以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吗?”

“那是我的荣幸,原晧宸先生。”老歌德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先生您看,您的办公室一共划分为四个区域,最里面的那间是属于您的私人办公室,旁边还有会客室和休息室。”老歌德兴致勃勃的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做着介绍,“相信您一定会对这间书房感兴趣的,以前约翰就特别满意。”

“歌德先生,您可以和我介绍一下约翰是谁吗?”原晧宸疑惑地问道。

“那是当然的,约翰就是这套办公室的上一任科学家。”老歌德一脸笑容地继续介绍到,“他可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我们两都来自德国,他一直都很照顾我。”

“那约翰先生现在去了哪里?”原晧宸感兴趣地问道。

“哦,约翰先生可是个好人,他本不应该这么早离开大家的。”说道这里老歌德的神情变得有些忧伤起来。

“抱歉,歌德先生,让您想起了伤心的事情。”

“不,原晧宸先生,请不要介意。距离那次事故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希望约翰在天堂过得开心。”

“冒昧的问一下,是什么样的事故?”

“约翰先生在两年前参与了一项空间探测项目,不幸的是,航天飞船在太空中发生了事故,所有人都付出了生命......”

“我感到很抱歉。”

“从约翰离开以后,他的办公室和实验室便一直空置在这里。”老歌德调整了情绪后继续说道,“也许是我年纪太大了吧,其他新来的科学家都没有选择我作为助理秘书。”

“原晧宸先生,您真是个好人。”说到这里,老歌德眼里几乎闪烁着光芒。

“啊~,不,您真是过奖了。”原晧宸虽然客套地说着,但是心里却忍不住在吐槽,看来老歌德并不知道自己也只是一个被人随意安排的角色,老歌德和他搭档这事完全只是个意外。

“对了,您作为后勤人员,服务满10年后不是可以申请返回家乡吗?”原晧宸疑惑地问道。

老歌德听到这个问题,叹了口气后娓娓地述说起一个关于他的老故事。

“我出生在上个世界80年代的德国,那时柏林墙还没被推倒,整个德国被分为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就在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合并的前夕,动~乱的社会让我失去了所有亲人。从此我沦为一个孤儿,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对生活愈加万念俱灰。大约是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我意外的得知ie组织,然后就申请加入ie成为一名后勤人员。我的10年服务期限满之后,我发现我并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于是我就申请长期留在基地。后来我就遇到了约翰......“

“原来如此。“原晧宸点头说道,“对了,歌德先生,每个科学组的成员都有助理秘书吗?”

“是的,每个科学家都有专职的助理秘书。此外,特别项目组里还有很多公共岗位的后勤人员。”

“好的,谢谢歌德,您告诉了我很多有用的信息。麻烦您继续带我去看看实验室。“

“愿意为您效劳,请走这边。”歌德伸手示意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