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政治资本”

第七百六十八章 “政治资本”


                第七百六十八章 “政治资本”

“志高同志,别急,有姜参赞在应该没问题的。”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总理来访。

刚同使馆人员、中资机构和华人华侨代表迎接完总理和随行的中国代表团,韩博便按预案带着中央警卫局的同志和国航的机组人员及安全员快步来到机场外的机场保卫部,办理相关通行证件,以便他们对停在机场内的专机进行安全保卫。

魏参赞拿着大家的护照和填好的表格先去排队,韩博陪着众人在机场大厅等候。

中央警卫局的同志,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果然一个比一个精干,韩博不无好奇地打量他们。

机场候机厅里,黑色、白色、棕色等各种肤色的人们来来往往,行色匆匆。

警卫局的韦志高习惯性地环顾四周,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只见魏参赞面露难色地回来了。

专机停在机场停机坪,安全工作无小事,24小时不能离人!

韩博心里咯噔一下,急切地问:“怎么,有问题?”

“原来说得好好的,答应给我们办8个证件,现在又不同意,只让办4个。”这事魏参赞负责的,节骨眼上出了纰漏,他心急如焚。

只给办8个证件,也就是说只允许4个人在专机上值守。

在场的人不只是要保证专机安全,而且要确保接下来的飞行安全,换言之,警卫局的同志要进去,机组人员一样要留在飞机上,4个名额怎么够?

况且按总理出访的计划,专机要在约翰内斯堡机场停留44个小时,如果只留4个人值班,如果大家两班倒的话,意味着每个人得连续值班20个小时以上!

所有人都全愣了。

魏参赞也觉得不甘心,咬咬嘴唇说:“我跟保安部联络过好多次,他们当时答应得好好的,我们还请吃了饭,送过礼物,怎么变卦了呢?你们再等一下,我去找找机场的朋友,看能请朋友出面去通融一下。”

“我陪大家,您快去吧。”

韩博话音刚落,魏参赞匆匆离去。

警卫局的同志和国航的同志欲言又止,作为使馆的一员韩博尴尬不已,就这么干等了一个多小时,魏参赞再次回来了,一看他满脸挂着失望的表情,就能猜出结果。

果然,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沮丧地说:“机场方面说我们中国使馆的办证名额已经用完,一个不能多发。”

怎么办?

难道因为这点事惊动已抵达南非行政首都,正在会见南非总统的总理?

南非是非洲之行的第五站,前几个机场是办事随意,不讲效率;这个机场是态度僵硬,说话不算数。

韦志高回头看看众人,轻描淡写地说:“同志们,既然没办法,那就面对现实,自己克服困难!”

几名机务和安全员不约而同站起身,异口同声地说:“我来!”

4个人辛苦点没什么,安保工作不能当儿戏。

韩博既不放心专机,也不想给警卫局和国航的同志留下一个驻南非大使馆“办不成事”的印象,下意识掏出手机:“魏参赞、志高同志,要不这样,能办几个我们先办几个,先进去值班。其他同志稍等一下,我们再想想办法。”

“对对对,我们再想办法。”魏参赞点点头。

“那就麻烦二位。”

韦志高很快决定先进去值班的4个人选,韩博把这里交给魏参赞,走到一边拨通前不久刚认识的约堡市政警察局拉穆尔局长电话。

机场保安部不归他管,但作为南非最大城市的警察局长,不可能不认识机场保卫部的人,机场方面多多少少要给他几分面子,如果他愿意帮这个忙的话。

“局长先生,我是中国使馆的警务联络官韩博,一星期前拜访过您的,很抱歉给您致电,您忙不忙,方不方便接电话?”

考研攻读生物化学与分子化学时恶补过一段时间英语,去香港追赃取证时“复习”过。后来被部经侦局抽调去追赃追逃,大多时间在国外,几乎天天说英语,又有英语好的令人发指的妻子当老师,韩博的英语很流利,跟英语同样不标准的南非官员交流基本没障碍。

中国警方派来的警务联络官,前不久刚送过一块漂亮的中国警表,同中国驻约堡总领馆的官员一起询问过几起涉及华人案件的调查紧张,还提出帮警局办一个中文培训班,以便警员们在今后执法时能够与不会说英语的华人交流,拉穆尔局长对韩博印象深刻。

“哦,原来是韩先生,我们好像刚见过,在机场。”

“是的,衷心感谢局长先生为我们中国代表团所做的一切。”

中国总理从约翰内斯堡机场到行政首都这一路的安全由约堡警察局负责,总理来访对韩博来说是一件大事,对拉穆尔局长而言也是一件大事。

不仅来过机场,而且一路把来访的中国总理和迎接中国总理的南非高官一路护送到行政首都,此刻正在从行政首都回约堡的路上。

“这是我的职责,很荣幸能为贵国总理效劳,”拉穆尔看看身后,饶有兴致地问:“韩先生,您应该在您的总理身边,应该比我忙,现在联络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一点小麻烦,所以想请局长先生帮帮忙。”

“什么麻烦?”中国总理来访,不能再发生针对华人的劫案甚至命案,至少今天不能,这事关南非政府脸面,包括约翰内斯堡在内的南非各大城市警局,今天都往华人社区增派警力,拉穆尔不认为自己辖区会发生“不愉快”的事。

韩博顾不上再客套,简单说了一下机场这边的情况。

“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这样!”

拉穆尔紧握着手机,惊叹道:“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总统先生去贵国访问时受到最高礼遇,我们也应该对贵国总理表现出最大尊敬。难以置信,这样事居然发生在南非。韩先生,您稍等,我给总监先生打电话。”

“谢谢,拜托了,我在机场等您的好消息。”

他们的办事效率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这一等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众人等得饥肠辘辘,一个腰跟水桶一般粗的黑人官员从保卫部走出来,一脸不情愿地说:“先生们,现在没问题了,请把表格给我。”

真是大佛好找,小鬼难缠。

魏参赞一肚子气,韩博干脆接过表格一个人进去办理证件,陪笑脸、说好话、要联络方式,说不准下次还要求他们,这些人万万不能得罪。

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办成了。

把警卫局和国航的同志送进去,同魏参赞一起驾车回到大使馆,总理已经参加完南非的国宴,赶到使馆接见使馆人员。

回来得早不如回来得巧,在杨大使介绍下向总理及随行的几位首长立正敬礼、握手、合影。外交官看上去挺光鲜,其实收入并不高,能见到国家领导人、能与领导人合影可以说是外交官为数不多的福利之一。

韩博激动不已,李晓蕾一样是使馆工作人员,一样有幸与总理及随行的首长握手合影,一样激动万分。

……

从新闻联播报道国家总理率团访问非洲七国的那一天开始,两个月前“杀”回良庄,已经在良庄新村安家落户的老卢就开始关注总理的行程,刚买的液晶电视从早开到晚,永远是新闻频道。

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了!

他打开数码相机的摄像功能,确认正在摄像,又忙不迭拨通韩总手机。

“韩总,你在哪儿,在办公室啊,赶快看中央新闻,对对对,韩博上电视了,晓蕾也上了,总理慰问使馆人员,亲切会见。”

“汉东,看新闻没有,没事没事,这么大新闻肯定重播。是啊,这小子出息了,跟总理合影,站在第二排,就在总理身后……”

联系完韩总联系焦汉东,给焦汉东打完电话再给远在雨山的陈文兵打,然后挨个联系当年一起在良庄当干部的老伙计,老卢跟过年似的兴高采烈,新闻都播放完了还不忘跟在南-港-市公安局当副局长的常援建和近在咫尺的良庄派出所教导员王燕“通报”。

“卢书记,韩局真上电视了?”

“骗你干什么,我这儿录了。”打这个电话不只是“通报”,老卢是有用意的,意犹未尽地看看电视,起身道:“现在忙不忙,不忙我去所里找你,你不是会刻光盘吗,帮我帮刚才录的刻成光盘,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老领导接受总理接见,上中央新闻,这是大事也是好事。

王燕同样高兴,不过想到老卢的要求不禁噗嗤一笑:“卢书记,现在影碟机都卖不掉了,没人看光盘。”

“不看光盘怎么看?”

“现在用u盘,用移动硬盘,或者直接存在电脑里,在电脑上看。”

什么东西都玩最先进的,一直自认为跟得上时代,现在看来还是没能跟上,老卢挠挠患上白血病之后一直剃的大光头,不容置疑地说:“不管什么盘,你帮我弄一个,韩博和晓蕾不注重这些,我们不能不注重,这都是政治资本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