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遣返(二)

第七百六十六章 遣返(二)


                第七百六十六章 遣返(二)

“慢点吃,喝口水,别噎着。”

“别急,这儿还有,上飞机还有飞机餐。”

“崔特,这是你的。张先昊,杨再安,王进……证件和护照全要收好,如果搞丢了在香港就转不了机,上不了飞机回不了家,明白吗?”

都说领事保护提供不了实质性帮助,但是此时此刻,几瓶纯净水、几个面包,对蹲了一个多月南非移民局监狱的崔特等人而言帮助却很大。

一个比一个饿,拿起面包就咬,狼吞虎咽,可见在移民局监狱过得什么日子。

曲盛发完证件和机票,循循善诱地说:“以前没出过国不知道,现在出国了,国外的月亮不比中国圆,在南非的日子不比中国好过。治安那么差,在这儿的华人有几个没被抢过,好多人连命都丢了,真是有命赚钱没命花。”

张先昊心中一酸,眼泪直流。

崔特和杨再安等人也吟着泪水点点头。

“回去之后找份工作,或者学个手艺,安安分分过日子,别再想着往外跑。”曲盛拍拍年龄最小的王进肩膀,又叮嘱道:“上了飞机好好睡一觉,送饮料就喝,送飞机餐就吃,别来回走动,都安生点,不要给机组人员添麻烦,已经把我们闽省人的脸丢到南非来了,别再把脸丢给香港同胞,别让同机的其他国家旅客看笑话。”

他们老家偷渡成风,甚至形成了“偷渡文化”,没人认为偷渡是一种违法的事。

相反,偷渡出去打天下的人反而被人们所赞许。

那里的人们热衷于攀比财富,炫耀财富,而在当地只有偷渡这种致富的渠道最顺畅,也最有说服力,于是有更多人去偷渡,进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在他们那儿要做点小买卖,亲朋好友是不信任的,甚至不怎么瞧得起,根本借不到一分钱。而当你鼓起勇气要“出去”,即使你昨天还不名一文,背着一屁股烂债,很快就会有人愿意资助你几万乃至几十万。

在他们老家甚至盛行这样的民谣:“日本人怕闽清,英国人怕江连,美国人怕乐长,全世界怕闽省。”

但是,全世界“怕”闽省人的结果是闽省人不容易通过欧美、日本的签证,甚至难以在本地办理护照。而偷渡情况所造成的后遗症远远不止这些,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偷渡行为,其背后隐藏的是肮脏的交易、黑恶势力的蔓延,以及各种不易被察觉的社会问题。

更高层次的问题是违背了国家的法律,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谁也不知道他们为偷渡有没有借高利贷,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半路上后悔,航空安全无小事,曲盛语重心长地做起“遣返教育”。

韩博不认为他们有胆在飞机上闹事,真要是有胆会像那个仍在移民局的家伙一样“宁可死在南非也不回国”。

时间太紧,不能耽误。

韩博跟曲盛对视了一眼,将他们中的王进带到候机厅角落里,示意他坐下。

“王进,我跟你们县公安局联系过,县公安局民警去你家走访过,所以对你们家的情况知道一些。你父亲去世了,你母亲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为了让你出国,她砸锅卖铁甚至向亲朋好友借了好多钱。为了让你平平安安地回家,又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借贷,欠下一屁股债。”

自己家的事自己知道,为什么冒险偷渡,不就是想出国打工赚大钱替家里减轻经济负担么。

可是天不遂人愿,花那么多钱出来,不仅没赚到钱,反而差点把命丢在南非,王进心如刀绞,泣不成声。

韩博递给他一张纸巾,说道:“偷渡违反了国家的法律,非法出境、入境,伪造、涂改、冒用、转让出境、入境证件的,公安机关可以处以警告或者十日以下的拘留,可以并处罚金。

也就是说回去之后公安机关要处罚,行政拘留对你而言没什么,国内的拘留所条件比南非的移民局监狱好多了,至少不会让你冻着饿着,但是罚款呢?

杨再安有海外关系,他叔叔和他姑姑全在美国,他家想借点钱不难,不在乎那点罚款。你家跟他家不一样,你母亲已经欠那么多外债,你下面还有一个弟弟要念书,能借的她全借遍了,你让她再去哪儿借钱交罚款?”

“韩警官,我……我不回去了。韩警官,求求您高抬贵手,让我留下打工,我要赚钱,我不能这么回去……”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轻叹道:“就事论事,偷渡来南非的不只是你一个,非法滞留的没一万也有八千。不可否认,他们中有人赚到钱,甚至有了合法身份。如果你能留下,找份工作好好干几年,如果不被抢劫,或许能赚到一点钱。

关键你运气不好,别人没被抓着,你被抓着了!就算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还能走出机场?要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等会不上飞机,只能在机场滞留,要么让你自生自灭,要么强制遣返,到时候回去可不是行政拘留这么简单了。”

“韩警官,我……”

“你的心情我理解,我向你们县公安局了解过你的情况,知道你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除了偷渡没干过其他违法的事。只要你态度好,只要你有立功表现,我会跟国内的公安边防部门沟通,看能不能争取不用罚款。”

上次来这个机场时,虽然同样不能入境,但有“蛇头”安排,可以转机去津巴布韦,到津巴布韦后从陆路来南非。

现在跟上次的情况不一样,既没有会说英语且熟悉非洲情况的“蛇头”,身上只有一张联程机票又没钱,想走上一次的路都不可能。

没钱,不懂英语,在这儿真是寸步难行!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选择?

能省一点是一点,能替含辛茹苦把自己抚养大的母亲减轻一分压力就减轻一分,王进点点头,哽咽地说:“韩警察,我听您的。”

“好,那你先说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