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章 南非治安

第七百六十章 南非治安


                第七百六十章 南非治安

一家五口被砍,自己人搞自己人,因为强占“地盘”引发的血案,影响太恶劣,陈大使一样重视。

但领导经过一番权衡,建议别急着去。

首先,收到消息之后开普敦总领馆第一时间派员去向当地警署了解过情况,去医院探望过伤者,驻南非使领馆并非对此不闻不问。

其次,此前公安部一位副部长率团访问过南非,与南非政府相关部门就两国开展警务合作、共同打击犯罪等事宜进行磋商,向南非派驻警务联络官就是在那次磋商中达成的。韩博已经到馆上任,应该先去拜访南非国家警察总局的官员。

再就是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设立警务联络组、公安部向南非派驻警务联络官是一件大事,代表着祖国越来越强大,南非几大华文媒体进行过相关报道,在南非华人社区引起轰动,一些华人华侨甚至把警务联络官亲切地称之为“境外110”!

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全非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几大侨社纷纷表示要设宴为警务联络官接风,华文媒体早就联系使馆新闻处想采访。

参加各种应酬,出席各种活动,吃吃喝喝甚至白吃白喝,在国内是不正之风,但在国外却是一项工作,绝不能让心系祖国的华人华侨失望。而且比勒陀利亚(茨瓦内)距开普敦一千多公里,乘坐飞机也要两个多小时,来去并不方便。

既是外交官也是警察,工作性质不一样,工作方式也要作出相应改变。

韩博觉得领导的话非常有道理,第二天一早,亲自打电话向开普敦领事馆了解完最新进展,便同刘心存三等秘书和新闻处的一位随员一起,跟专门抽出宝贵时间“扶上马送一程”的刘公使一起拜访同样位于行政首都的南非国家警察总局。

三十三四岁的处级干部刘公使见多了,但三十出头的三级警监刘公使是第一次见。

履历上写得清清楚楚,身边这位从普通治安民警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干到地级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办案经验极为丰富,甚至组织侦办过好几起涉外案件,而且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堪称公安系统的精英。

他能不能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根本不用为他担心,所需要做的只是尽快帮他进入工作状态。

刘公使看看窗外的景色,微笑着说:“韩博,你是公安,在国内抓过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和毒贩,知道要被外派到南非,对人身安全方面应该没太多顾虑。你爱人就不一样了,一个女同志,愿意随任真不容易。”

“她还好,毕竟是警嫂。”

“一点顾虑都没有?”

“不怕您笑话,来之前上过网,也找在南非经商的朋友了解过,顾虑多多少少有一点。不过我俩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聚少离多,对她而言我来南非工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两口子能在一起。”

“看来驻外不容易,你们在国内当公安一样不容易。”

刘公使笑了笑,看着在路边巡逻的几个荷枪实弹的黑人警察说:“南非治安不好的确是事实,在南非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能知道不少犯罪事,有一些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甚至有不少人自己就是受害者。这里面,南非的几个大城市又是重灾区。

前几年,开普敦的人还担心约堡(约翰内斯堡)人天天水深火热如何生存,最近几年的数字表明开普敦的恶性犯罪数量已经超过约堡。但是要说南非人真的天天生活在对治安的担心中那就太夸张了。”

韩博下意识看看两侧街道,沉吟道:“确实有些夸张,至少在这儿看不出治安有多么糟糕。”

“如果这里都不安全,我们真要跟驻伊拉克使馆一样申请派驻武警了。”

刘公使不止一次亲自拜访南非相关部门高级官员,给在南非的中国公民提供过领事保护,对南非的情况非常熟悉,如数家珍地说:“南非的恶性犯罪案件其实非常集中,全南非一共一千多个警区,有一半的谋杀案发生在其中的一百多个警区,四分之三的谋杀案发生地点只覆盖警区总数的四分之一。

这些区,对于外来游客来讲,或者南非的中高层中产来讲,都是很少接触的地方,属于另一个世界,这些危险的地方平时不去就是了。不去危险的地方,日常生活中略为小心一点,仔细一点,再给家里装上一些安保措施,在约堡那样的所谓高危险城市一样可以很舒服地生活。在大城市之外的很多地方,治安比大城市好很多。尤其在一些偏僻的小镇,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是能做到的。”

“南非犯罪有什么特点?”韩博习惯性地问。

如此专业的问题,真把刘公使给问住了。

作为警务联络组的三秘,坐在副驾驶的刘心存整理过好多资料,立马转身道:“刘公使,韩参赞,我觉得南非的犯罪特点是恶性犯罪率高。我从官方公布的数据上统计过,去年全南非有将近1.2万起谋杀案,1.5万起谋杀未遂,15.3万起伤害案件,4.5万起性侵害,9.1万起恶性抢劫。

对于一个人口四千多万的国家来讲,确实是太多了一些。每十万人谋杀一年达到32起,比非洲平均数量17起高上近一倍,是世界平均水平6.9的四倍多,而与每十万人谋杀低于2起的我们中国相比,更是高出了数量级。

可以说南非发生的犯罪事件,要更加暴力,那些犯罪分子对他人的性命更加不在乎。这当然给居民带来恐怖感,毕竟只要赶上了,就很可能是暴力事件,性命受到威胁。谁能不小心?”

“南非不是只有三千多万人口吗?”

“那是以前统计的,确切地说是估算的,不能跟我们的人口普查相提并论。而且这只是南非公民,到底有多少从周边国家涌入的难免,估计警察总局都不知道,移民局根本管不过来。”

在非洲国家中,南非经济算不错的。

相比连年战乱的一些周边国家,近在咫尺的南非堪称天堂。

边界线那么长,大量难免涌入很正常。提起偷渡,不仅周边国家的黑人源源不断往南非跑,一些想赚大钱的中国人也往南非跑。

南非不是一个移民国家,但这些年来南非的中国人已高达二三十万,能够想象到其中有多少是偷渡的,有多少是非法滞留的。

国内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好,机会那么多,干嘛漂洋过海冒这个险。

再想到那些同胞在南非经营商铺,搞批发零售,从国内不断采购,并源源不断给国内的家人汇钱,韩博的心情格外复杂,也只有来到这里才深刻理解“大家都不容易”的含义。

“相对于南非的高犯罪数量,南非监狱里面关押的罪犯不算多。官方披露的数字显示,去年一共关押了11.6万人,平均每十万人关押两百多个,全世界排到三十几位,只是名列世界第一的美国的40%,是比南非要安全得多的塞舌尔的40%,跟比南非安全很多的台湾地区差不多。”

能被外交部派到国外的一样是精英!

刘心存虽然不是警察,两个月之前对这些甚至不是特别关心,但确认自己将会进入新成立的警务联络组之后,他狠下过一番功夫,踏踏实实地做过一番功课。

韩博眼神流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小伙子仿佛受到某种鼓励,不无兴奋地说:“抓到的罪犯这么少,显然不存在警力不足的问题。南非有16万警察,平均下来,每名警察为300名居民服务。这个比例也不算低,大致是世界平均水平。

有世界平均水平的警察数量,犯罪率却仍然居高,是有些说不过去。而且,南非不仅有警察在和犯罪作斗争,南非的安保行业非常发达,整个行业雇佣了至少40万个保安人员。如果没有如此庞大的民间安保队伍,南非的犯罪率肯定会比现在更高。

虽然各类保安人员没有司法权力,不能和警察起到完全一样的作用,但是对于预防犯罪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这个行业如此发达,既说明民众对治安问题有很实在的担心,也说明警察的效率真有问题。”

到底有什么问题,刘心存没说。

刘公使心知肚明,韩博也不是一无所知。

如果非要刨根究底,问题主要存在在两个方面,一是历史遗留下来的。

1994年政权交接前,南非军警大多是白人,主要维持白人区的治安,镇压黑人区的反抗。

黑人区乱成一锅粥也不会引起警察重视,种族隔离时期,南非的谋杀案数量就非常高。因为绝大多数案件都集中在黑人世界,而种族隔离政策又使得白人世界与黑人世界分离,那个看起来很美好的白人世界就给了人一种非常安全的感觉,尽管当时白人被谋杀的数量和现在相当。

政权交接之后,黑人当家做主。

不管军队还是警察部门,当然要以人口占多数的黑人为主。

换言之,现在的南非警察队伍非常“年轻”,经验最丰富的黑人警察从警生涯也不过十来年。

中国从改革开放时就开始进行公安队伍正规化建设,直到近几年才初见成效,由此可见南非警察队伍建设有多么任重道远。

再就是腐败!

以前南非国家警察总局有一个内部调查腐败的部门,接到过两万多件对警察的投诉,每年平均处理一千多名腐败警察。

结果现在的警察总监上任后,居然把那个部门关掉了!

没人监督查处,警察队伍内的腐败加速,涉及到警察的丑闻越来越多,直接导致这几年治安急剧恶化。

公大老同事的同学黄琴曾有过亲身经历,去年夏天,她停在商铺附近的车被撬开了,车内被翻得一片狼藉,放在扶手箱里的3000多兰特现金被翻走,以为遇到贼。

后来遇到一个老乡,他当时正在事发地点附近,亲眼看到一辆警车上下来两个黑人警察,围着她的汽车转了几圈之后,就开始用手中的工具撬车。他们动作十分利落,很快,车子就被撬开,警察将车子翻个底朝天后,驾驶警车扬长而去。

当然,这跟生活在南非的华人从骨子里非常害怕警察有一定关系,他们对南非法律不了解。而总有那么些不肖警察,利用华人有语言障碍,又不懂本地法律,滥用职权,为所欲为。

想到这些,韩博暗暗决定在接下来与各大侨社的接触中,一定要呼吁在南非的几十万侨胞多学习和熟悉南非法律,增强自我保护能力,当遇到不法警察时,可以胸有成竹,从容应对,或者报警,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