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力以赴(一以)

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力以赴(一以)


                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力以赴(一)

跟总理合影,上新闻联播,许多国内的亲朋好友以为韩博当多大领导,在国外过得有多么滋润。

事实上韩博的日子一点不好过,中国公民犯罪和针对中国公民犯罪的案件一起接着一起,甚至有旅居南非的中国公民拨打使馆公布的警务联络组电话报警,作为“境外110”,韩博既没执法权又不能不管。

压力巨大,只能全力以赴。

欢送走来南非访问的总理及随行的代表团,警务联络组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

韩博和刘心存马不停蹄地拜访国家警察总局、移民总局、各省警察厅、各大城市警察局官员和负责起诉几起华人遇害案的检察官;曲盛则利用贯籍优势深入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等城市的华人社区,在总领馆和热心侨领的帮助下走访在南非经商、务工的闽省老乡。

了解他们的工作生活,提醒他们提高安全防范意识,收集华人中的害群之马针对自己人违法犯罪的线索和证据,打听潜逃至南非的通缉犯下落……

堂堂的前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副处长,在这里干得却是普通民警的活儿,而且真是冒着生命危险,每次出门都要穿上南非最畅销的商品---防弹衣!

三个人全在外面跑,考虑到办公室电话不能没人接,文件不能没人收发,使馆领导干脆把在领事部打杂的李晓蕾,安排到警务联络组帮忙,使馆的同志们半开玩笑地说:警务联络组是二人的“夫妻店”。

在国内绝不能这样,驻外却很正常。

一些小使领馆,包括大使在内可能只有三四个人,大使太太什么活儿不干,真是秘书、厨师、花匠一肩挑。

“……您尽管放心,我会严格替您保密。”

这是开“夫妻店”以来接的第十二个报警电话,这个报警人与之前的完全不一样,神神秘秘,非要跟丈夫当面说,可能他要反应的情况确实很重要。

李晓蕾放下笔,抬起看看液晶钟上的时间,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说:“吴先生,韩参赞不在大使馆,可能要到下午6点回来。要不您稍等一下,我联系韩参赞,如果韩参赞方便,看能不能约一个时间。”

“好的,谢谢,麻烦您了。”

“不客气,我先联系韩参赞,您五分钟后打过来。”

挂断电话,拨通丈夫手机,李晓蕾像换了一个人,左手跟上学时一般转着笔,右手握着电话懒洋洋地问:“到哪儿了,几点能回来?”

“刚下飞机,在等总领馆的车,大概4点半能到。”

“有个人报案,男的,听口音像江浙一带的,我强调好几遍会保密,他就是不肯在电话里说,非要见你,非要跟你当面谈。”

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可是在南非,真不能轻易相信老乡。

约堡唐人街流传着一句话,老乡坑老乡,坑你没商量。这不完全是自己人污蔑自己人,确实有一定道理,确切地说有血的教训。

比如总理来访前几天遣返的那几个偷渡客,之所以被移民局逮着,就是因为上了华人移民中介的当。

他们初来乍到,既不懂英语,又急于获得合法身份,一些无良的华人中介利用这个机会,吹嘘蛊惑,大包大揽,承诺帮他们申请工作签证,结果上当受骗。

且不说他们遇到的是没从业资格的黑中介,就算证照齐全的移民中介,移民服务收费水平也普遍较高,工作签证是南非当地白人移民公司的三倍左右或以上。

其中有不少华人中介其实自己不经手办理,而是委托给当地的移民公司办理,可以说是中介的中介,在中间赚取差价;甚至有的中介在收取定金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或者联系不上。

相比之下,大多白人中介还是比较认真负责的。

他们会根据你的情况为你提出签证申请类别的建议,比如近期工作签证申请严格,可能会建议你申请退休签证、学生签证、关键技能签证、陪伴签证等。如果你不懂英文,他会建议你找懂英文的朋友或者聘请兼职翻译帮你咨询。

只要他们接了单,你一旦被拒签他们会帮你申诉,甚至会帮你向法院起诉南非内政部。

报警人很谨慎,韩博见怪不怪,沉吟道:“明天不出去,你问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如果有,让他去大使馆。”

“好的,回来路上小心点。”

现在不是拉家常的时候,李晓蕾果断结束通话,等了两分钟左右,报警人果然再次打进来了。

让她倍感意外的是,报警人正好在行政首都,但不愿意来大使馆,想在外面跟丈夫见面,谁知道他是好人坏人,李晓蕾想起经常去的一个商场,约好下午6点在那儿见面。

韩博回来得比预料中更快,很巧的是他刚回到大使馆,曲盛也紧接着回来了,包括李晓蕾在内的“临时工”,警务联络组四个人很难得地聚在一起。

“安排在商场挺好,保安严密,进去都要安检,我们去两个人,安全方面应该没问题。”

确定等会儿和曲盛一起去见报警人,韩博指指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问:“这是什么,柳小洁案的判决书?”

“判了,她爱人昨天送过来的,这些是复印件。”

一个本科毕业的女人,今年才26岁,如果呆在国内会有很好的前途,可是她向往更好的生活,想赚更多的钱,同新婚丈夫一起来南非打拼,结果钱没赚到,反而遇上了劫匪。

身中两枪,虽然命保住了,但一条腿没了,今后只能坐轮椅,恢复得好也要靠拐杖才能站起来。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嫌犯是一个来自津巴布韦的黑人,穷的叮当响,根本不可能赔偿,她的医药费都是好心的华人捐助的。

这件事在华人圈影响很大,赔偿没希望,不能再让嫌犯逍遥法外。

曲盛下意识问:“怎么判的?”

“证据不足,法官裁定被告无罪。”

李晓蕾见过受害者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很同情受害者的遭遇,凝重地说:“她丈夫想上诉,又没钱支付律师费。刘公使认为这个官司不能输,一旦输了那些歹徒会更肆无忌惮,亲自给几位侨领打电话,号召华人社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枪击在约堡是很平常的事情,尤其是节假日或是休息日。基本上每个月都有枪案发生。但80%的枪案,即使命案,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柳小洁被枪击后,驻约堡总领馆做了大量工作,总领事亲自去警局交涉。在使领馆的敦促下,约堡警方没不当回事,组织警力在三天内成功抓获凶手,这个办案效率在南非实属不易。

没想到在起诉审理这个环节出了岔子,真要是让劫匪逍遥法外,那不是给外界释放出一个抢劫华人、枪击华人没事的信号吗?

韩博紧皱起眉头,顺手拿起判决书翻看起来。

从形式上看,南非的刑法没有法典化,没有系统规定犯罪、刑事责任及追究或承担刑事责任方法的刑法典,只有大量散在规定犯罪、刑事责任及追究或承担刑事责任方法的规定。

比如《预防有组织犯罪法》、《预防腐败法案》、《家庭暴力法案》、《毒品与毒品交易法案》、《爆炸法案》等等。

并且,南非的刑事诉讼受英国影响很大,采用的是对抗制的审判模式,只是没有英美那样的陪审团。

当事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充分处分权利、主导诉讼,法官不积极参与诉讼,而是作为一个中立的裁判者,对当事人双方积极的诉讼活动消极的加以跟随,评判双方在举证和辩论过程中是否违反有关规则,并据此对案件做出裁判。同英美法系刑事诉讼一样,形成一个极具特色的判决书。

无论是说理之充分,分析之缜密、涉猎之广博甚或是文采、风格皆与英美法系相似。判决书中不仅有对事实的论证、对法律的分析,还有对之前有关判决的引用,对某个问题的理论分析。

判决书中载明法官们的不同意见,通过归纳推理法得出结论。判决书最重要、不可或缺的部分是裁判的理由。由法官个人署名作出,而不是审判庭署名,多数意见将作为判例。

二审法院的法官循例作出的这份篇幅浩大、论证复杂的判决书,内容丰富,厚达七十八页。已不仅仅是一份法律文书,简直是一篇精湛的法律论文!

前面那些论述不看,韩博只看法官们的不同意见和最后的判决内容。

曲盛英文很好但不是法律专业出身,刘心存懂一点南非法律,但法律水平同样无法与法学硕士韩博相提并论,二人坐在一边窃窃私语,交流刚刚过去几天的工作进展。

“虽然没打听到‘明哥’的真实身份,问过的那些人个个说不认识、没印象、没见过,但有一个闽清籍的小老板神色明显不对,他应该知道一点,只是不想说或不敢说,你们这边呢,机场方面帮不帮忙?”

“我们这边进展不大,韩参赞找了几个人,他们开始说没确凿证据不能调看监控视频,不能调查乘机旅客名单。韩参赞找到移民局,请移民局出面,结果内政部正在反贪,比陀总局换了新的移民部门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倒追查最近几个月签发的所有工作签证,没时间管我们的事。”

“反贪,费德勒下台了?”

好不容易交上一个能帮忙办事的朋友,结果那家伙太不争气,刘心存下意识看了一眼韩博,苦笑着说:“内政部反贪局确认,反贪局查抄了签证部门的600多份涉及‘通过伪造文件骗取工作签证’的文件,其中至少有一半涉及华人。如果查实劳工部的信属于伪造,这些人会全部被输入到内政部出入境‘黑名单’系统。在那些人离境时,他们所持的签证就会被机场移民局直接作废。”

“跟我们关系不大,不会大规模遣返?”

“不管怎么样,签证是移民局发出去的,而且消息传开之后,涉及到的人全躲起来了,想抓到他们没那么容易,大规模遣返不会发生,但影响不小。”

“什么影响?”曲盛追问道。

“新上任的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的中国人和印巴人,每天不知疲倦地用伪造的文件骗取工作证,这种行为是不可容忍的!’南非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您说这个影响恶不恶劣?”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