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做贼心虚

第七百六十一章 做贼心虚


                第七百六十一章 做贼心虚

就在韩博前往南非国家警察总局之时,50多公里外的约翰内斯堡市西洛丁大街跟往日一样,本地行人和外地游客渐渐多了起来,一片热闹景象。..

这是一条总长不超过一公里的街,距市中心较近。

前面是商铺,后面是住宅区。

临街是林立的华人超市、商店和餐馆,招牌全是中英文的,在这里可以买到各种中国货,超市货架上摆放的商品与国内无二。可以品尝到不同风味的中华美食,南甜北咸、川辣海鲜、粤式大菜,还有风味小吃。

甚至有卡拉ok厅、中医诊所和好几家美容院!

自南非取消种族隔离政策之后,约堡华人以及后来的华人移民逐渐聚集此地,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中国城”。

区别与华人劳工时代的唐人街,现在的西洛丁大街上由华人当家做主,社会地位今非昔比;但与其他国家的华人聚集地也有所不同,这里同样居住着其他民族、肤色的居民。

许多商铺的老板出于成本考虑,雇佣当地黑人员工。

走在这条街上,余清芳仿佛回到了九十年代的老家,快到常去的超市时,只见一群黑人小伙子围着水果摊,接待他们的同样是一个黑人,华人超市老板雇佣的本地店员。

经常光顾这条街尤其生活在这条街上的本地人,几乎都可以说上几句中文,甚至可以用中文讨价还价。还没等顾客开口问价,黑人店员就在老板提醒下迎上去兜售:“甜,吃,不甜不要钱!”

居然跟他的同胞说蹩脚的中文,余清芳被逗得忍俊不禁。

尽管唐人街的安全状况好于市中心,白天比较安全,但余清芳还是不想在此久留,走进小超市挑了几件生活日用品,买了一点蔬菜,回头看看身后,确认没人注意自己,掏出钱包付账,拿着东西匆匆忙忙往回走。

“您走好,欢迎下次再来。”

老板娘很热情,一直送到门口。

余清芳却不想领这个情,确切地说不想跟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胞打交道。如果有选择,她甚至不想呆在这个无聊透顶的鬼地方。

可是又能去哪儿?

这条街上的华人商铺陆续成立了一些商会、公会,甚至安保公司,安全方面至少白天能有所保证。一旦离开主街不远的地方,治安状况会急剧下降。用房东的话说,走出唐人街,不出20分钟就会遭到抢劫。

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时四处张望。

街对面两个黑人警察又在敲诈勒索,贪得无厌,只要你是中国人,就要拦你的车,查你的证件,其实是要钱。

别说两三百兰特,就算两三千兰特余清芳也不在乎,但她是偷渡过来的,而且绝不能被遣返回去,不敢冒这个险,不敢惹那个麻烦,急忙加快步伐钻进住宅区,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进一间逼仄的小房间。

“宋姐,上街回来了,今天都买了些什么?”

正准备关门,住在隔壁的“老小姐”又不把自给儿当外人,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双眼,大大咧咧地跟了进来。

人是群居动物,不敢跟同乡接触太多,不等于不需要跟别人接触。

不会说英语,许多地方不敢去,生活圈子小得可怜,再这么下去真会憋死人。况且租住到这儿之后,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同龄人帮不少忙,要不是她热心提醒,不知道被那些黑鬼抢劫过多少次了。

“随便买了点东西,有水果,吃一个。”余清芳反锁上门,招呼邻居坐下。

魏珍接过水果,洗都不洗就咬了一口,边吃边用一口纯正的东北话问:“宋姐,知道你有钱,但这么坐吃山空可不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街上找个工作,还是出去打听打听,看能不能盘个店?”

坐吃山空!

余清芳暗想我的钱说出来会吓死你,别说住这个破地方,吃这些东西,就算天天住大酒店、顿顿吃山珍海味,几辈子也花不完。

既然到了南非就要懂得“财不露白”的道理,其它国家有许多华人富豪,南非没有。

不是真没有,而是一个比一个低调。

他们谁也不会说自己有多少钱,从不去餐馆吃饭,跟朋友道别时绝不会说接下来要去哪儿,既低调又谨慎。

知人知面不知心,余清芳不想聊这个话题,一边摘菜一边好奇地问:“妹纸,你都四十好几了,在国内还有一个儿子,怎么还干这个?”

“宋姐,你瞧不起我?”

“怎么可能,我是关心。”

能说说话的人魏珍同样不多,放下水果唉声叹气:“跟那个王-八-蛋离婚了,儿子要我养,不做按摩我还能做什么?”

谁都不容易!

换作半年前,余清芳真瞧不起她这样的女人,但现在不是半年前,尽管有得是钱,但依然觉得跟眼前这位一样是天涯沦落人。

“这儿治安不好,你自己都说被抢过好几次,想想就怕人,怎么不在其它地方做?”

“其它地方,国内吗?”

魏珍反问了一句,振振有词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岁数,我这样的,在国内找工作根本没人要,做小姐人家都要小姑娘。在这儿一个月能赚一两万,要不是来这儿,我儿子哪有钱上大学,哪有钱娶媳妇?”

“一个月一两万,人民币?”

“换成人民币一两万。”

谈起“生意经”,魏珍眉飞色舞:“来找我按摩的大部分是白人,他们一个月收入好几万兰特,不像国内那些专找小姑娘的老板,不在乎我年纪大不大。一次三百兰特,走了还给一百小费。黑鬼的生意不做,给多少钱都不错,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艾滋病。”

白人还真不挑,余清芳觉得很是好笑,鬼使神差地问:“有中国人吗?”

“找我敲背吗?”

“嗯。”

“有!不过中国人的生意不好做,问多少钱,我说三百,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杀人啊!按摩要三百,在国内三百块钱人都给你按死了!所以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白人的钱好挣,黑鬼的钱也好挣,中国人的钱不好挣。这边人都不还价的。在国内,买个菜5毛钱还要还价,怎么挣钱?”

魏珍越说越来劲儿,竟然不无得意地笑道:“我喜欢回国的感觉——去年儿子结婚,钱带了26万,还买了一个钻石,所有亲戚都去机场接我。回去帮他们买了房子,留了点生活费。我儿子别提多孝顺,我儿媳妇也高兴……”

你儿子知道你这钱赚得多不容易吗?

你儿媳妇知道你在南非是给人按摩、给人敲背的吗?

余清芳估计她不会跟家人说,每个人都有隐私,也不会问这个伤人的问题。

“对了,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有居留权啊,跟美国的绿卡差不多,不怕警察来查。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同样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魏珍满满的优越感。

在这个鬼地方,只要有钱没办不成的事。

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只要找对人、给足钱,工作签证不难办,有了工作签证就可以进一步考虑申请居留权。不过办工作签证是需要提供护照的,余清芳不敢冒这个险,真有点羡慕眼前这个老小姐。

魏珍吃了一口水果,又说道:“你是问我最开始是怎么来的吧,偷渡的,这条街上十个至少有八个跟我一样偷渡过来的。哪会儿钱也没少花,连机票一共四万五。自己去公安局办护照,蛇头在我的护照上贴了一张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就这么稀里糊涂坐飞机到了约堡,没签证,人家当然不给你入境。不过蛇头早就安排好了,领头那个女的带我们转机去津巴布韦,然后从津巴布韦坐汽车过来的。过境的时候,警察看我的证件说,你叫魏珍,你是中国人?我说是。他就给我进来了,这都是他们提前买通的。”

一样是通过蛇头,连偷渡入境的方式都一模一样,如果去美国也这么容易就好了!

余清芳暗叹口气,正不知道该聊点什么,魏珍又喋喋不休说起唐人街的新闻:“宋姐,你知道吗,南非也有公安了!常驻大使馆,设了个什么警务联络处,报纸上叫他们‘境外110’,还公布电话,说再遇到什么案件可以打这个110。”

公安来南非!

境外110!

余清芳大吃一惊,下意识问:“妹子,你又不看报纸,你怎么知道的?”

“王老板说的,他不是那么什么商会的会员么,昨天下午同那几个喜欢拍马屁的老板开会,要把福临大酒店包下来,请110来吃饭。”

公安来南非做什么,他们又管不了南非的警察。

追逃,肯定是追逃!

唐人街就这么大,虽然来的时间不长,虽然深居简出,但见过自己的人不少,余清芳惊出一身冷汗,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一边琢磨着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