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四十九章 探监(三)

第七百四十九章 探监(三)


                第七百四十九章 探监(三)

郝英良被狱警带回监舍,韩博立即向值班的监狱领导通报他患有癌症的情况。

三十多岁、身强力壮的一个人,如果突然死在监狱里,一些亲属真会过来闹,没问题都有问题,你根本说不清楚。过去几年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监狱万般无奈,最后只能赔钱了事。

总之,罪犯一样是人,就算即将被押上刑场执行枪决的死囚生病,只有条件一样要给他治,不到时间不能让他死。最怕遇到这种情况,监狱领导头大了,当即安排狱警连夜送郝英良去定点医院检查。

人现在归监狱部门管,安保方面他们会考虑到。

韩博不需要操心,更没必要跟着去,再次感谢监狱领导,在附近找了一家招待所先住下。

想到郝英良此刻只是去检查,监狱的经费和公安一样紧张,就是检查出他患有癌症的情况属实,也只能请医生开点便宜药保守治疗,不太可能花几万乃至几十万帮他治,而他的病情已经拖一年多,真不能再耽误,韩博一进房间便打电话联系一年多没联系的杜茜。

“杜小姐,我韩博,很抱歉到今天才给你打电话。”

“韩局长,您回来了,您在东萍?”

“上午回来的,一回来就去第二监狱,这会儿刚二监出来。鳞癌的事他跟我说了,监狱领导已安排民警送他去检查,到底去哪个医院不能透露。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想问问你手里有没有病历,有没有治疗鳞癌的特效药,如果有,最好尽快送过来。”

对韩博夫妇,杜茜是有意见的。

他们压根儿没把英良和自己当朋友,当时去鸿丰大酒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带着不可告人的目标演戏;英良发现不对劲准备远走高飞时,他又假惺惺跑到鸿丰大酒店试图从自己这儿打探英良下落。

当时被所有人蒙在鼓里,虽然不知道英良下落,却稀里糊涂帮他打开电脑,让他看到英良曾自驾游去过尼泊尔的照片。

如果不是那些照片,他怎么可能猜出英良回从木樟口岸走?

杜茜一直很内疚,觉得未婚夫之所以沦落到如此田地,钱中明之所以被判处死刑,宗永江之所以被判无期,思成和余琳他们要么在香港坐牢,要么在内地监狱服刑,全是自己无意中害的。

后来曾想着不管怎么样也算熟人,之前是“各为其主”,之后你应该帮帮忙,结果他的手机怎么都打不通,公安局的人说他出去办案了。

他避而不见就算了,连说起来是好姐妹的李晓蕾都避而不见。先后去过三趟雨山、两趟新阳和一趟东海,找过她的同事、朋友甚至亲戚,可她就是不露面。

真应了电影里那句话:警察信得过,母猪会上树!

尽管韩博说得很诚恳,但在杜茜看来他又是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带着几分愤怒、几分讥讽地语气问:“韩局长,他说什么您就信什么?”

“他应该不会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况且开这样的玩笑对他自己没任何好处。”

“您还真信任他。”

“……”

韩博知道他俩的感情有多深,能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内心深处对她也确实很歉疚,但作为一个称职的警察必须要过“人情关”,不想辩解什么,干脆沉默不语。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杜茜岂能就这么错过,又冷冷地说:“去哪个医院检查还不能透露,韩局长,您这是担心小女子劫囚?”

“他不会逃,你也不会干那种事。”

“难说,我丈夫都成这样了,我什么事干不出来!”

“结婚了?”

“结不结婚不就是一张纸么,实不相瞒,我们在矿区时就同居了,两个人亲热比您和您爱人还要早,不管之后分开多久,不管有没有那张纸,他都是我丈夫,我都是他的妻子。”

经历过那么多事,她变化好大。

能想象到郝英良落网之后,她在外面为郝英良奔走呼号的样子,韩博暗叹口气,五味杂陈地说:“杜茜,别这样,现在也不是嘲讽挖苦我的时候。他的病已经拖一年多,不能再拖,如果你手上有病历有药就赶紧送过来吧。”

天底下没什么比丈夫治病更重要的事,现在确实不是拿他出气的时候。

杜茜擦了把眼泪,哽咽地说:“我就在附近,租的房子,病历、化验单和药全有。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前天刚探过监,不到时间他们不会让我再见的,麻烦你帮我送过去。”

“正常情况下不会同意,但现在应该可以,你直接过去,我帮你给监狱领导打个电话。”

“谢谢。”

“不客气。”

妻子跟郝英良没打多长时间交道,但因为杜茜的关系对郝英良的事一直很上心,听说郝英良被判处死缓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当时真松下一口气。发生这么大事,韩博觉得有必要告诉妻子,挂断杜茜手机又拨通远在东海的妻子的手机。

李晓蕾果然大吃一惊,脱口而出道:“老公,我好像记得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刑执行期间不准保外就医!他想出去治疗首先要减刑,从死缓减到无期才行。他刚判,刚投监,不满两年不可能减刑,他现在的情况能再熬两年吗?”

老婆大人不愧为警嫂,连司法部、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下发的《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都知道一些。

韩博跟刚洗完澡出来的姜学仁对视了一眼,解释道:“根据相关规定,在死缓执行期内的罪犯确实不准保外就医。《刑法》也有规定,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

但是,羁押一样算刑期。

从他被刑事拘留之日起计算,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这是大案,他是主犯,落网之后纪委问、公安审,检察院后来又要求补充侦查过三次,逮捕之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一延再延,所以从他被我拷上的那一刻算,他的刑期再过两个月就满两年。”

“保外就医也要走程序,程序走完他正好能出去?”

“差不多。”

明知道病不能拖,他居然硬是拖了近两年。

难道他真是在等自己的丈夫,真想让自己丈夫看着他大摇大摆走出监狱,真想从自己丈夫身上找一点可笑的成就感?

李晓蕾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喃喃地说:“嫌疑人送看守所不是要体检吗,法院宣判之后你们公安把他送监狱不是一样要体检吗,两次都没检查出来,是不是敷衍了事?”

“体检能检查出癌症?”

韩博坐下身,无奈地说:“看守所也好,监狱也罢,在接收时主要看嫌疑人或罪犯身上有没有外伤,防止侦查期间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搞出内伤到时候他们要负责任。再看看嫌疑人或罪犯有没有肝炎、肺结核、艾-滋-病等传染病,检查得没那么细。”

“你们没检查出来,他自己又不说,他到底怎么想的,他不要命了!”

“恰恰相反,他是要命才拖到现在才说的。小看他了,他比我想象中更狡猾。”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不是没恻隐之心,我是就事论事。”

韩博回想了一下前后经过,分析道:“他是主犯,他犯得是大案,要不是后来确确实实做过一些好事,有不少人为他向法官求情,他这样的人真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而且,你只知道有不少人为他求情,不知道同样有不少人尤其受害人及受害人亲属希望法院重判,希望法院判处极刑。”

“什么意思?”李晓蕾被搞糊涂了。

“就是可以判处他死刑立即执行,也可以判他死缓的意思。你想想,如果法官早知道他患有癌症,那么会怎么判?”

“怎么判?”李晓蕾懂一点法,但终究不是法律人士。

“法院作出最终判决时既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同样要考虑到社会效果或者说判决有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如果你是法官,你会作出一个极可能让罪恶累累的罪犯,在判决生效的短短两三个月内就堂而皇之逃脱法律制裁的判决吗?”

韩博摸摸鼻子,继续说:“当然,保外就医并不意味着罪犯出去就没事了,他依然是罪犯,只是从监内执行变成了监外执行。但这只是法律上的,在现实中、在绝大多人看来,他犯那么大事却不用坐牢,跟堂而皇之逃避法律制裁没什么区别。”

“明白了,要是早说,法官很可能会判处他死刑。不说,反而有一线生机。”

“就这个意思。”

李晓蕾恍然大悟,哭笑不得。

韩博的心情同样复杂,挂断手机,回头苦笑道:“姜局,我们小看天下英雄了。”

在监狱里没想到这一层,走出监狱的那一刻,姜学仁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只是这事跟公安已经没多大关系了,并且郝英良应该不会在有没有患癌症这个问题上信口开河,再深究没任何意义,所以一直没说。

他走到窗边点上支烟,轻叹道:“他可以装疯卖傻,但绝对装不出癌症。一事不能二罚,他没上诉,检察院没抗诉,而且判决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没问题,一罪同样不能二判,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