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探监(二)

第七百四十八章 探监(二)


                “开庭时,检察官念起诉书念了近一个小时,你们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估计也有几十页,一件件一桩桩,时间、地点、人物应有尽有,真是罪恶滔天、恶贯满盈。 当时扪心自问,那些事是我郝英良干得么,好像是,好像又不是。”

郝英良顺手拿起打火机,点上第二支烟。

韩博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紧盯着他依然清澈的双眼沉默不语。

“当时真怀疑自己患上了精神病,精神分裂。为赚钱不择手段的那个是‘坏英良’,看见老太太过马路想上去扶一把,看见流浪汉饥肠辘辘塞几百块钱的那个是‘好英良’,全在这里,他们共用一个身体,一个出来时另一个就沉睡了。”

郝英良很夸张地指指额头,突然一脸坏笑:“我不是为自己辩护,如果想以此逃脱法律制裁,早提出去做精神鉴定了。当然,去做鉴定也没用,我怎么可能精神分裂,怎么可能是疯子。”

不疯怎么会说这些疯话!

韩博越想越不对劲,正琢磨这番话到底什么意思,郝英良竟轻描淡写地问:“韩局,你绞尽脑汁、想尽办法、顶着压力收集到那么多证据,辛辛苦苦跑到喜马拉雅山那边把我抓回来送上法庭,结果我还坐在这儿跟你吹牛,并没有被枪毙,你是不是很失望?”

“坦率地说,对‘坏英良’没被执行死刑我确实有些失望。‘坏英良’应该庆幸,他之所以能活着,可以说是‘好英良’救了他。”

一语双关,这才是自己所了解的韩博。

郝英良笑了,笑着问:“韩局,如果‘坏英良’和‘好英良’在不久的将来,一起走出这里去呼吸自由的空气,你是不是更失望?”

他说得不是疯话,原来埋伏打在这里。

一个被判处死缓的重刑犯想走出电网高墙,在别人看来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然而,韩博不是别人,对眼前这位太了解不过,他既然能说出这番话,说明他至少有七八成把握。

如果没猜错,他在看守所时总嚷嚷着要见自己,就是想以“胜利者”的姿态亮出底牌,想证明他并没有输,至少没输得一败涂地,想以此在自己身上找到一点成就感。

“郝英良,别做梦了!”姜学仁最看不惯这种嚣张的囚犯,拍拍桌子:“不久的将来,什么叫不久,二十年,还是十五年?想早点出去,就要端正态度,认真反省,接受改造,争取立功减刑!”

“姜副局长,二十年太久,十五年太长,我只争朝夕。”

“保护伞”已经被打掉了,就算有漏网之鱼,谁敢在这个风头上干预司法,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地给监狱管理局打招呼,让监狱部门放人。

他这个谨慎到极点,越狱风险太大,搞不好会被当场击毙,所以越狱同样不太可能。想通过立功减刑倒是有可能,但最多能减多少年刑期是有相关规定,想以此“只争朝夕”无异于痴人说梦。

精神分裂,精神病。

韩博沉思了片刻,猛然反应过来,紧盯着他双眼问:“到底什么病,杜茜应该知道吧,她去年就是因为你的病回国的吧?”

居然要通过这种方式出去,想想就丢人,但只要能出去就是一个胜利。

郝英良很想看到对手失望的样子,很平静地说:“鳞癌,一种比较罕见的癌症。从03年春节开始经常牙疼,对于生在农村从小吃苦长大的我来说,牙疼根本算不上什么,每次都吃止痛片来镇痛。后来牙齿突然肿的整个脸都僵硬了,不得不去医院。

市人民医院没检查出来,我也没在意,输了几天液,拿了一点药,就出院去香港喝思成儿子的满月酒。到香港又复发了,疼得很厉害,去玛丽医院做全面检查,结果被确诊为下颌骨鳞状细胞癌,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癌细胞会蔓延到脑部和呼吸道,但要是能够接受科学的治疗,是有治愈希望的。”

患有癌症,有生命危险,而且是罕见的癌症,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姜学仁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没听说过什么鳞癌,很直接地问:“牙疼,口腔的病,是不是口腔癌?”

他不懂,韩博懂,猛地抢过郝英良刚送到嘴边的烟,冷冷地问:“管教民警知道吗,监狱领导知道吗?”

“得癌症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迄今为止只有杜茜和你们二位知道。不怕二位笑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再拖下癌细泡真要扩散。如果韩局你再不来,我也打算过几天跟管教说,杜茜和我请的律师也会向监狱方面提出申请。”

“你一直在等我?”

“我朋友不多,这么大事当然要先告诉你。”

“你不要命了!想看我笑话,想看我知道白忙活一场之后的表情,想在我身上找那点可笑的成就感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想想是挺可笑的,你居然一点不失望。”郝英良默认了,不无自嘲的笑了笑。

“韩局,鳞癌到底是什么癌症?”探监探出这个结果,姜学仁彻底懵了。

“外行很容易把某个部位发生的恶性肿瘤看成一种单一的疾病,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机体某个器官或部位存在很多不同类型的细胞,它们恶变后,形成的‘癌’是不同的。恶性程度不同,治疗手段不同,结局也不同。”

韩博推开郝英良又想拿香烟的手,接着道:“他不是牙疼,其实是喉咙疼,喉部发生的恶性肿瘤,鳞状上皮起源的癌。照理说他这个年龄不应该得这个病,可能与长期吸烟、饮酒有很大关系。”

“医生也是这么说的。”郝英良点点头,仿佛是在说一个跟他不相关的人。

“在看守所羁押那么长时间都没事,到现在都活蹦乱跳,这病没那么严重吧?”姜学仁紧盯着郝英良,似乎想从他身上找出装病的迹象。

当年一起考研的三个同学,一个在香港大学任教,在搞基因研究,一个从事临床医学,只有自己没往科研上发展,不搞科研不从事医学不等于一点不懂。

韩博耐心地解释道:“评估癌的恶性程度,必须考虑其组织细胞起源,即组织病理类型。而肿瘤的组织病理类型明确后,如果要预测患者的生存情况,则要看分期。肿瘤分期是根据其扩散程度确定的,扩散范围越大,分期越晚,生存期越短。

他能坚持到今天,说明他很不幸同时也很幸运,癌细泡扩散范围不大,在进看守所前可能还接受过治疗,暂时控制住了,至少控制住扩散速度和范围。不能再抽烟,不能再喝酒,也不能嚼槟榔,否则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其实我很久没抽,说起来要感谢你,以前明知道不能抽可怎么戒都戒不掉,总想着反正没几天好活的,与其憋着难受不如抽个痛快。被你送进看守所,宣判之后又到这儿来了,想抽都没得抽。”

“那你刚才还抽?”

“这不是没忍住嘛。”

病情直接决定他能不能保外就医,姜学仁忍不住问:“韩局,这个病好好治疗,生存几率有多高?”

“我不肿瘤专家,不是很懂,但我觉得好好治,5年生存率在50%-60%还是有可能的。”

5年生存率,不是治愈率。

一个快死的人根本没什么好怕的,难怪他落网时那么从容,难怪落网后认罪态度那么好。

遇到这种事,遇到这样的疯子,姜学仁彻底无语。

郝英良却很精神,把玩着打火机,慢条斯理地说:“韩局,之所以一直没说,其实不完全是为了等你。我的案子那么大,法院一天不宣判我一天别想安生,与其折腾来折腾去,不如等法院宣判。”

“如果不是死缓,是立即执行呢?”

“执行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死得没那么痛苦。出去治疗在你们看来我郝英良是逃脱法律制裁,对我而言简直是一种煎熬,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这番话别人不会信,但韩博信。

杜茜和他的感情那么深,绝不会允许他放弃治疗,不仅不会允许他放弃治疗,甚至要跟他结婚。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他不能让深爱的人失望,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坚强地活下去,而这种病彻底治愈、完全康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意味着本来就很痛苦的杜茜会更痛苦。

韩博长叹口气,起身道:“你想见我,现在见了,那就别再拖。杜茜不容易,好好珍惜吧。”

“我会的。”

“我接下来要出一趟远差,没两三年回不来,回来之后估计也不会太闲,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有什么话赶紧说,别等我走了后悔。”

知道自己患有癌症时他的态度跟姜学仁完全不一样,尤其他把香烟抢走的一刹那,郝英良真有那么点感动,迟疑了一下,不无尴尬地问:“韩局,我只想知道如果没以前那些事,我们会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

“不会。”

“为什么?”

韩博敲敲门,一边示意管教民警进来帮他戴上手铐,准备带他回监区,一边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没以前那些事,我不太可能去东萍。不去东萍市局工作,我们也就不可能认识,根本不认识怎么做朋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