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追捕(四)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追捕(四)


                香港,中环。

一栋全玻璃幕墙的写字楼里,兴盛投资公司总裁顾思成坐在椭圆形会议桌中央,正同财务总监、公司律师及所控股的宏盛集团总裁刘国栋等人开会。

当年随郝英良从矿区出来打天下的所有人中,顾思成最年轻、最聪明、最好学也最能干。虽然之前只是一个矿工只念过初中,但经过五六年摸爬滚打,已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公司总裁。

来港五年,能听懂甚至会说一点东广话。

英语是短板,但公司有英语水平非常高的职员。用表哥郝英良的话说,一个高级管理人员不需要什么都懂,只需要用对人。

内地出事,表哥此刻正想方设法逃离险境,换作别人或许会有落井下石的想法。几十亿资产全在自己名下,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就能占为己有。

然而,顾思成不会。

他能有今天都是表哥给的,要是没表哥别说移居香港成为公司总裁,早在很多年前就死在阴森森的矿井里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

跟表哥作对的那个警察来过香港,继续留在香港可能有危险,但只是可能,毕竟香港不是内地,就算真有危险别人能走自己也不能走,必须想一切办法在最短时间内把投资内地的资产套现,否则表哥那么多年真白干了。

尽管对香港警方是否会采取行动表示严重怀疑,顾思成依然觉得表哥在电子邮件里顾虑有一定道理,有三十多亿在手,几辈子都花不完,小心驶得万年船。没必要冒那个险。

顾思成不想浪费时间,抬头问:“国栋,王先生是怎么回复的?”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收益那么好的投资项目说转手就要转手,刘国栋很难理解,但资本决定一切,他是大股东,他想转手谁也拦不住,不无惋惜地说:“我们在内地的十七个项目运营良好,可预期的收益很难让人不动心,王生对此非常感兴趣,但这么大交易他需要时间来安排资金。”

“没讨价还价?”

“当然有,但我们的开价并不高,他不止一次去过内地,不止一次提出与我们合作,相信能接受我们的报价。”

接手就有钱赚,大头王那么精明,岂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顾思成点点头,又问道:“他有没有说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最快一个半月,顾生,他跟您不一样,他要对其他股东负责,首先要说服大多股东,然后要按收购程序对我们的所有子公司进行尽职调查……”

规矩多,效率慢。

之前不止一次跟锐星集团打过交道,顾思成对此并不意外,毕竟这是高达近40亿港元的收购,不是去超级市场买东西。

对方要准备,自己这边同样要准备。

顾思成把跟锐星集团谈判的事全权委托给刘国栋,回头问:“陈律师,离岸公司最快要几天能注册下来?”

“我已经委托过一家咨询公司,最迟明天下午。”

“费用方面呢,我是指今后的。”

“这一点您大可放心,”陈律师递上一份中文材料,如数家珍地介绍道:“英属维尔京群岛是仅次于香港的避税天堂。该岛政府于1984年通过的《国际商业公司法》,允许外国企业在本地设立离岸公司,并提供极为优惠的政策。

在当地设立的公司除每年交纳营业执照续牌费外,免交所有当地税项;公司无注册资本最低限制,任何货币都可作为资本注册;注册公司只需一位股东和董事,公司人员中也不必有当地居民;无需申报管理者资料,账目和年报甚至不必公开……”

作为国际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英属维尔京群岛没有外汇管制,保密程度高,资金转移不受任何限制,把套现所得的资金转移到那里最安全。

如果早知道会有个姓韩的警察揪住表哥之前的事不放,当年应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直接注册一个离岸,而不是注册在香港。

顾思成忙得焦头烂额,韩博同样没闲着。

从鸿丰大厦回到局里开了个会,确定完最终收网方案,又率领六名刑警分乘两辆警车上高速,直奔省城而去。

“韩局,他真会走这条路线?”应成文觉得不可思议,放下地图忍不住问。

“他不会跟我们走同一条路线,但方向应该不会错。”

一天一夜没睡好觉,韩博真困了,靠在后座上呵欠连天说:“出来的匆忙,没带几件衣服,等会儿到了新阳一人买一套保暖内衣,一人买一件羽绒服,下午四点的航班,时间来得及。”

“赶飞机来得及,我是担心堵他来不及。”

“是啊韩局,他比我们早出发19个小时,我们最快明天下午才能到,如果真从这个方向出逃,等我们追到口岸他说不定已经过境了。”

“几千公里,他敢坐飞机吗?别说不敢坐飞机,估计开车看见检查站都要绕,他绝对没我们快,我们肯定能抢在他前面赶到口岸。”

“你看过那些照片,余琳会不会起疑心,会不会给他通风报信?”

“起疑心有可能,通风报信估计不会。郝英良这个人疑心那么重,不会轻易给余琳打电话。如果我没猜错,余琳都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打算从哪个方向跑。为确保自身安全,他可能要到安全出境之后才会联系在国内的手下。”

马不停蹄赶到新阳,找到一家商场跟抢货似的采购御寒的衣服,拿上就刷卡付账,根本顾不上试穿。

赶到机场冲进大厅换登机牌,林书记亲自打过招呼,一行六人全部把枪带上了飞机,凌晨一点,所搭乘的飞机在海拔3600米高的嘎贡机场安全降落。

没错,韩博亲自率领的抓捕小组来到了青藏高原!

省厅与自治区公安厅协调过,高原同行一直把车开到停机坪,从自治区首府赶到中尼边境至少需要14个小时,路况不熟,只能请高原同行送一下。

三辆越野车连夜出发,藏区对于车速限制很严格,公务车也开得比较慢,而且要经常停下来,等到规定时间才可以驶入下一个区段。

车队驶到喀日则市的时候天色已大亮,从喀日则去木樟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越野车在海拔7千多公尺的冰原上行驶,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巍峨壮观的冰川,可以看到喜马拉雅山银光闪闪的冰峰,但一连几天奔波,韩博太累太困,根本顾不上欣赏喜马拉雅旖旎的风光。

下午3点半左右,车队安全抵达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小镇--木樟!

一路群山峻岭、风景迷人,早上还在高海拔的天上人间,这会就到了海拔2300米的边界小镇,小镇坐落在风景优美的半山腰,云里雾里仿佛到了人间仙境。

从上午10点开始,雨一直下个不停,盘山而下的公路,行车视线很差,公路的一边是陡峭的石壁,公路的另一边是悬崖河流,一车人胆战心惊,顿时车厢鸦雀无声,路面不时还有大块的落石,司机也谨慎的不说话。

过了一个小时的危险路段以后,车内又热闹起来,司机幽默地说:“韩局,应支队,从这条河顺流而下就是尼泊尔,如果选择漂流,你们全部免签证!”

“我们可没打算去尼泊尔,希望我们要抓的嫌犯没这个打算,不然我们这一趟就要白跑了。”

“漂流那么危险,应该不会。”

安全抵达目的地,按理说应该给领导汇报一下,掏出手机一看,结果依然没信号,看样子只能到镇上打。

韩博吃了几根火腿肠,喝了半瓶矿泉水,又靠在座椅上眯了一会儿,再次醒来时车队已经进入镇区。其实早看见了,只是“望山跑死马”,在盘上公路上绕好几圈才绕到。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镇,自然环境非常优美,现代化建筑和一些古老的木结构房屋依山交替地散落在盘山而下的公路两侧。国界以波曲河为界,河上有一条友谊桥,桥的这边是中国,桥的对面就是尼泊尔。

木樟小镇有一大特色,出租车全部是qq,可能因为小镇地理环境的因素马路很窄,也可能从镇上过的尼泊尔大货车太多,小一点的车不容易被堵。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整个小镇的半数以上门面是关闭的。

打听了一下司机才知道,口岸的市场不在镇上,而是设在紧邻友谊桥的一个村庄,且一周只有一次类似于庙会的交易。

从木樟小镇到友谊桥有三个检查站,跟人们想象当中的边界有很大的不同,出了木樟海关,距离中尼界河上的友谊桥还有8.7公里属于中国境内。

手续齐全,又有自治区公安厅边防总队同志陪同,一路畅通无阻,经过三个检查站来到界河。旁边就是“出关不出国,入境不入关”的村庄得斯,居住在这里的全是夏尔巴人。

又小又窄街,只有几个边防战士执勤的一个简简单单的检查站,普普通通的一座友谊桥,一条不起眼的河流,这就是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木樟口岸,河的这边是中国,河的那边是尼泊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