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案中案(二)

第七百二十七章 案中案(二)


                第七百二十七章 案中案(二)

这么大喜讯当然要第一时间跟老领导分享!

程文明顾不上韩博到底在什么地方,抓起座机直接拨通韩博手机,但拨通之后却发现自己太急躁了。

“韩局,我程文明,不好意思,你现在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他跟在丝织总厂看大门的姜科长一样,没特别重要的事不会轻易打电话,何况刚到香港,刚住进酒店,确实不忙,韩博回头看看正在窗前兴高采烈欣赏海景的妻子,笑道:“方便,说吧。”

“水漂案有进展,重大进展!海龙立了大功,帮了我们大忙!”

“什么进展?”

“事情是这样的……”程文明简明扼要介绍完,一个劲儿埋怨起自己:“两个人一起弹棉花,结果只剩下一个人,这么简单的事我早该想到的,结果先入为主,稀里糊涂钻几年牛角尖,一直以为是邹某杀了被害人蒋小红的丈夫耿国庆,或者耿国庆为报夺妻之恨杀了邹某。”

有些警察一生破案无数,有些警察一生只破一个案子,甚至无怨无悔的查一个案子结果一辈子都没能查出眉目。

作为市局副局长,不能光想着一个案子,但韩博却觉得真不能以破案多少论英雄,觉得作为一个称职的人民警察就应该有“程疯子”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何止你先入为主,我也一样。”

回想起警察生涯中遇到的第一起命案,韩博轻叹道:“当年我们确实太主观,以为邹某不住旅馆,不打电话,不去银行存钱,不去邮政储蓄给老家汇钱,是担心带着蒋小红私奔涉嫌重婚。”

“是啊,从当时掌握的情况上看,他跟蒋小红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很深。如果知道蒋小红被人奸-杀,他不可能不站出来;如果以为蒋小红只是失踪,也应该在柳下、良庄附近找找,不可能莫名其妙的一走了之。”

“归根结底,还是当时没经验。后来积累到一些经验,思维又因为之前的判断固化了,至少在这个案子上你我做不到旁观者清。”

“你我做不到旁观者清,别人又不管不问,不然绝不会让邹某逍遥法外到今天!”

“越说越远了,老程,你是老同志,已经走上管理岗位的老同志,应该清楚立案侦查要有依据,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掌握,思岗县局和新庵县局怎么立案侦查?何况这起命案发生在东山,思岗县局和新庵县局对案件都没有管辖权。”

发了一句牢骚,老领导竟一针见血地指出接下来必须面对的事。

查这么多年,当年为查这个案子真是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查出眉目,程文明想有始有终,不想就这么把线索移交给东山同行,看看对面的周素英,愁眉苦脸说:“韩局,我不好意思跟新庵县局开口了,也不好意思跟思岗县局提,你认为接下来该怎么查?”

韩博岂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禁笑道:“向领导汇报啊,老程啊老程,你怎么总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相信我,立即向局领导汇报,局领导肯定会支持你的。”

“真的?”

“不信我们可以打赌。”

抢功劳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这边一挂断电话,周素英便忍不住笑道:“程大,我全听见了,韩局说到对,查到这个份上,离成功只剩临门一脚,不管要花多少经费局领导都会支持你。”

“可是我们没案件管辖权。”

“领导说有就有,再说这个案子当年是思岗县局先立案侦查的。”

一级英模再立新功,锲而不舍地追查,破获六起年前的案中案,这么露脸的事局领导怎么可能错过。

钟小明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咧嘴笑道:“师傅,这是您的案子,全市公安系统谁不知道。”

“我试试,我先向领导汇报。”

……

正如韩博预料的一样,支队长听完汇报不仅当即同意立案侦查,同意从熟悉案情的思岗县局抽调民警参与侦破,而且第一时间向陈局汇报。

一个市局总要树立几个典型,总要破几起具有代表性的案件。

陈局听完汇报很高兴,亲自打来电话,热情洋溢说:“程文明同志,情况我刚了解,正应了那句俗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么多年一直没放弃,一直在锲而不舍的查,不容易。”

“陈局,其实我只是打打电话,留意留意相关线索。邹某极可能杀过人这个重要情况是dn实验室发现的,我可不敢居功。”

“话不能这么说,dn实验室的重大发现,是建立在你锲而不舍调查基础之上的,要不是你去年执意去东山,请东山同行从被害人尸骸上提取检材带回来检验分析,他们能有这个重大发现。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基础信息采集尤其现场勘查的重要性。”

又是这样!

一发生重大案件,侦查就管技术要线索,有没有提取到指纹,有没有足迹,有没有嫌疑人的dn?

破了案,功劳是侦查的,技术靠边站。

陈局声音很高,方海龙站在一边听的清清楚楚,心里真有些郁闷。

刑事技术也好,技术侦察也罢,全是支持全警办案的,作为主管刑事科学技术的副支队长,周素英早习以为常,微笑着拍拍他胳膊。

至少顶头上司知道自己不容易,方海龙心情好了很多。

程文明正在兴头上,想不到这些,紧握着电话激动不已地说:“陈局放心,没线索没办法,有线索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等会儿就联系思岗县局,从思岗县局刑警大队和良庄派出所抽调熟悉案情的民警参与侦破。”

“对,就应该这样,既然有线索就应该快侦快破。”

人走茶凉,别人平时不会想起筹建完刑技中心紧接着又筹建过禁毒支队的韩博,作为“伯乐”陈局却记忆犹新,又叹道:“可惜韩博调走了,要是没调走,这个案子肯定是你们这对老搭档一起组织侦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