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你朋友要倒霉”

第七百一十三章 “你朋友要倒霉”


                第七百一十三章 “你朋友要倒霉”

部下有战斗力,战果一个接着一个。

抓获公安部级通缉犯吴新兵,缴获十公斤海-洛-因是巧合,抓获5.18案嫌疑人焦化凯可不是巧合,可以说今晚的大行动就是为他展开的。

死亡两人的命案,从接到群众报警到抓获嫌犯不到24小时,孟卫东很高兴,慰问完成功抓获大毒枭的禁毒支队民警和市局机关民警,决定同韩博一起去萍西分局刑警大队三中队,慰问5.18案的参战干警。

他不是黄忠海,不可能坐韩博的商务车,而是把韩博叫上他的车。

秘书和司机都是信得过的人,孟卫东不需要再唱双簧,一关上车门就问道:“韩博同志,刑侦支队不能一直没支队长,这个支队长不好干,想干的人还挺多。位置空着,人心浮动,再这么下去肯定会影响工作。”

这件事是不能再拖,韩博沉吟道:“马学付同志是一个好刑警,担任支队长还稍显不足。”

“既要懂刑侦会破案,又要有领导能力,而且要能够服众,马学付同志担任支队长确实不太合适。”

“孟书记,您有没有合适人选?”

“冯朝阳怎么样,既会破案,又有领导能力,资历和成绩有目共睹,就是脾气有点倔。”

禁毒支队是东萍市局的模范单位,立功最多,战斗力最强,甚至出过一位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作为这么一个单位的支队长,怎么可能没有点傲气!

韩博可不想让一个不懂刑侦的人来担任刑侦支队长,禁不住笑道:“冯朝阳同志倒是挺合适,关键我们市局跟其他市局情况不太一样,禁毒虽然是从刑侦分出来的,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上上下下看来禁毒支队胜过刑侦支队。让他担任刑侦支队长不是平调,而是明升暗降。”

能把禁毒支队建设成一个风头压过刑侦、治安和交警三大重要支队的人,到底有没有能力不言而喻。

相比韩博,孟卫东才是真正的临危受命。

上级如此器重他,他当然要干出一番成绩,在用人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很明确,必须能者上庸者下。

他权衡了一番,毅然道:“打击是最好的防范,东萍治安之所以存在那么多问题,与一直以来打击力度不够有很大关系,归根结底,就是对刑侦工作不够重视。我们可以调冯朝阳同志担任刑侦支队长,同时让冯朝阳同志进入局党委班子。”

进入局党委班子,成为局党委成员,这就不一样了。

韩博点点头,又问道:“禁毒支队长呢,由谁接替冯朝阳同志?”

“你是主管副局长,在分管单位的人事上有发言权。”

“孟书记,这有点突然,我要好好想想。”

“禁毒支队不是其它单位,支队长人选是要慎重,不着急,慢慢想,不能因为杨文进同志牺牲,冯朝阳同志调离,就让一个累立战功的模范单位走下坡路。”

模范单位出模范,模范单位出成绩,唯独不能出事!

领导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禁毒支队长人选必须慎重考虑,韩博正不知道该怎么说杜总队传达的那些指示,手机突然响了。

“接啊。”

孟卫东以为是什么私事,不方便接,微笑着催促。韩博缓过神,不无尴尬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部小巧玲珑的掌中宝手机,摁下通话键。

“李总,礼物送过去了,我们老板想跟您交朋友,这是他的一番心意。”

“太贵重我可不敢收。”

“礼物倒不贵,但找到这份礼物可不容易,我们老板动用多少年的老关系,折腾大半夜,出动那么多人,花了不少钱,才从青园村的一个出租屋里找到您要找的人。”

萍西分局周炎局长只是说嫌犯已落网,没说是怎么落网的。

没想到搜捕行动没逮着嫌犯,倒是一个想跟自己拉关系套近乎的黑老大逮着了嫌犯,真特么会投人所好,韩博越想越郁闷,似笑非笑说:“你老板挺厉害,快成地下公安局长了。”

“李总,您真小瞧我们老板了,这点小事他才不会亲力亲为呢,活儿是我干的,给他们划区划片,告诉他们应该怎么找,打一晚电话,换好几块电池,我才是地下公安局长。”

这就对了嘛。

黑老大终究是黑老大,不管有多少钱,不管能叫多少人也干不了公安的活儿。而且信息不对称,他只知道公安要抓杀人犯,并不知道杀人犯是谁,要是没内部消息他怎么找?

对手没想象中那么无所不能,韩博心里舒服了一些,笑道:“这么说你老板是地下政法委书记。”

“差不多。”

“行,这个礼物我收下了,这个朋友也可以交交,不过你的朋友马上要倒霉。”

“李总,这全是为了生意,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别为难他们,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正是为了生意他们要倒霉,他们要是不倒霉,你老板会起疑心的。”

“好吧,您下手轻点,等生意做完了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全是因我而起,要是他们因为这事倒霉,我……我……”

“知道了,好好做你的生意,以后没事别随便打电话。”

“明白。”

………

用得是之前从未见过的手机,说得全是暗话。

作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孟卫东能猜出几分,考虑到他刚才谈的事太过敏感,少一个人知情比多一个人知情好,不想当着司机面问什么,装着什么不知道一般闭目养神。

越往目的地走路上车越少,又行驶了大约五六分钟,轿车缓缓开进刑警三中队院子。

周炎等萍西分局领导等候已久,急忙上前开门敬礼。

孟卫东虽然是公安局长,但穿警服的时间并不长,机会并不多,没养成敬礼回礼的习惯,挨个握了一下手,兴致勃勃问:“周炎同志,嫌犯呢?”

“报告孟书记,嫌犯正在前面办公室接受审讯,刚开始还狡辩,我们民警把他的内衣扒下来,指着上面的血迹说去做鉴定。把他的鞋脱下来,用鞋底比对现场的足迹,在铁的事实面前,他的心理防线垮了,对入室行窃败露杀害老人和小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细节都能对上?”

“能,跟韩局在现场分析的一模一样!”

孟书记走到办公室前看看背对着窗户的嫌疑人,走进隔壁办公室问:“说说,怎么一模一样?”

周炎敬上根烟,兴高采烈说:“这个焦化凯在监狱服刑期间,结识了一个专门去学过开锁的囚犯,跟那个囚犯学了两手。刑满释放之后,压根没去找工作,一出来就‘重操旧业’,用在服刑期间学到的‘手艺’,自制开锁工具,买暗锁回来试验。

确认可以应用于‘实战’,就开始在安全防范措施薄弱的居民小区踩点,据他交代先后作案11起。之所以选择卢芳家,而不是隔壁哪一家,是因为踩点时见过卢芳的女儿田丽娟,认为这家有小轿车应该有钱……”

从开锁的手法对市内发生的类似入室行窃案进行串并,有针对性的走访询问、交叉比对,进而圈定范围锁定嫌疑人。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

从省厅挖来的这位破案确实有一套,有他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在,以后再发生大案要案基本上不需要再担心了。

上任以来一直很憋屈,一起死亡两人的命案24小时内告破,虽然称不上扬眉吐气,但也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孟卫东心情从未如此好过,哈哈笑道:“韩博同志亲赴现场仔细勘察,缜密分析,确定侦查方向,你们呢不折不扣落实韩博同志意图,上下一心,其利断金,工作就应该这么干嘛,干得漂亮,同志们都辛苦了,等案件办结,市局要给你们评功评奖。”

“谢谢孟书记关心,谢谢韩局关心。”

“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工作是你们干的嘛,有没有准备夜宵,没有赶快去准备,我陪同志们吃顿饭,吃完饭再走。”

领导兴致勃勃,韩博不想扫他的兴。

直到孟书记陪专案组民警吃完夜宵,意犹未尽的坐车走了,才回到办公室问起细节。

“周局,嫌犯是怎么落网的?”

周炎欲言又止,石友峰一脸尴尬,二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实话:“报告韩局,嫌犯是鸿丰公司的几个保安发现的,他们租住在青园村,觉得这个焦化凯昼伏夜出非常可疑,就把嫌犯堵在其租住的民房里,打110报警的。”

“报警时是怎么说的?”

“说嫌犯就是我们要抓的杀人犯,我们发动过群众,我们破案也是要依靠群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接到指挥中心指令我们就组织民警过去抓捕,友峰同志亲自带队的,没想到真是凶手。”

对分局而言,凶手怎么落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凶手落网了,一起死亡两人的命案告破了。

但对韩博而言事情没那么简单,淡淡地说:“二位,我离开专案组也就四五个小时,如果没记错,我们是发动过群众,通知各街道、各居委会和各乡镇、各村组的党员干部以及治安积极分子留意5.18案的线索,并没有通报当时怀疑的三个嫌疑人情况。”

“韩局,您是说?”

“发生命案,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事,人命关天么。但是,知道5.18案的社会群众并不多,就算老农机厂宿舍区的居民和之后通知过的党员干部告诉其亲朋好友,在短短的半天内也不可能传得尽人皆知,更不可知道我们公安机关怀疑谁,要抓谁。”

韩博话锋一转,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当时两个怀疑对象的基本情况和另一个怀疑对象的体貌特征,别说人民群众,就是参与大清查行动的公安民警也是到晚上9点才知道的,二位有没有想过,鸿丰公司保安怎么知道的?”

这重要吗?

不能因为你要收拾萍盛集团就拿这事做文章,要是凶手逍遥法外,我们睡不好吃不香,你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日子一样不会好过。

周炎腹诽了一句,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韩博只考虑郝英良会怎么想,不考虑他们会怎么想,拍拍桌子:“我们是实行准军事化管理的公安机关,保密工作比什么都重要。查,消息怎么泄露出去的,必须查清楚!”

“韩局,同志们刚破获一起命案,我觉得现在查不太合适,会打击士气,打击同志们积极性的。”

“士气重要还是保密纪律重要,周局,泄露国家机关机密不只是违纪甚至违法!”

一点不近人情,这样的人怎么当上正处级副局长的?

然而,跟他对着干没好果子吃,连阳奉阴违都不可以。

你要是不当回事,不认真查,他真会让市局督察支队乃至局纪委介入。周炎面对一脸严肃语气不容置疑的韩博,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