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一十八章 交锋!

第七百一十八章 交锋!


                关瑞龙想跟韩博“说道说道”,韩博却没有那个时间,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正在市人民警察学校陪同孟卫东等领导参加一个别开生面的会议。

孟卫东今天的身份是“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名誉理事长”,陈建设副市长是“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理事长”,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政法委副书记等领导是“市义勇为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

市领导在主席台就座,市政府丁秘书长主持会议。

韩博坐在下面第一排靠左的位置,身后全是警校老师和参加业务培训的民警,身穿白衬衫佩戴三级警监警衔,在会场中格外显眼。隔几个位置,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西装革履,气度非凡,同样引人注目。

台下的人大多不认识人,韩博对他印象深刻,因为他正是萍盛集团董事长郝英良!

杨勇获得萍西分局同意去东广“打工”之后,韩博一直在想郝英良会通过什么方式跟自己套近乎交朋友,想好几天没想出个所以然,直到今天陪同孟书记来参加这个会议才搞清楚他的良苦用心。

正如预料的一样,他表现得有点不着急,坐在台下听得很认真,但韩博能察觉到他不止一次用余光观察自己。

“……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弘扬见义勇为精神,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入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一个具体要求。”

郝英良所为何来,韩博心里清楚,孟卫东一样心知肚明。

侦查方案已作出调整,现在只能跟他虚与委蛇,孟卫东的目光从郝英良身上扫过,抑扬顿挫地说:“多年来,我市涌现出一大批见义勇为的先进人物。他们在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侵害时,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正气凛然,挺身而出,与各种违法犯罪分子展开殊死的搏斗。”

“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新时代的正气之歌,为保卫国家和人民利益,维护良好的社会治安秩序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们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敬、关心和支持。为此,经市委、市政府批准,我市于1994年6月成立了见义勇为奖励基金会。值此基金会成立10周年之际,特向全社会发出如下倡议……”

领导在台上讲,同志们在台下听,时不时送上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主持会议的丁秘书长热情洋溢地宣布:“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慷慨解囊,积极向见义勇为基金会捐赠500万人民币的我市杰出企业家、萍盛集团董事长郝英良先生上台讲话!”

捐赠500万人民币,这不管放到哪儿都不是一个小数字,会场气氛达到高氵朝,郝英良整整西服,起身先向后面的民警微微欠身,然后才在雷霆般地掌声中,在一个女民警引导下走上台。

“谢谢,谢谢孟书记,谢谢陈市长。”

跟不约而同起身相迎的领导们挨个握完手,郝英良走到放满鲜花的讲台前,再次回头看看身后的市领导,再次表示感谢,才扶着讲台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诚恳真挚地说:“谢谢各位领导的夸奖,谢谢大家的掌声,其实应该感谢的是我,感谢各位给我这个捐赠的机会。”

既谦虚又不卑不亢,举止得体,风度翩翩。看着台上的郝英良,韩博不禁暗生起“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的感慨。

“正如几位领导刚才所说,见义勇为事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郝英良包含善意的目光看向韩博,抑扬顿挫地说:“弘扬正气,捍卫正义,维护社会安定,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不管作为一个企业家,还是一个普通的市民,我都应该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号召,积极行动起来,摒弃冷漠,燃起热情,慷慨解囊,积极向见义勇为基金会捐款!”

500万,买平安,这点钱可不够。

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但韩博还是送上一个含蓄的微笑,跟台下的所有人一样鼓掌。

郝英良点点头,饱含深情地说:“在此,由衷地希望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同我们萍盛集团一起向见义勇为的勇士们及其亲属伸出温暖的援助之手!让我们携起手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为我们东萍市创造更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

做得很漂亮,讲得也很好,这样的人不当官真可惜了。

孟卫东暗叹了口气,按议程给他颁发荣誉证书,在雄壮的进行曲中跟他合影,该给的荣誉全给了,就差任命他为见义勇为基金会理事。

总之,会议很成功。

基金会成立这么多年,从未收到过如此巨额的单笔捐款。

事实上之前不能募捐,市里发文件要求各级党委高度重视,认真宣传,全面发动,给所属各单位布置任务,要求干部职工积极响应,踊跃捐款。领导、中层干部和党员要带头,要发挥模范表率作用,到最后直接从人家工资里扣。

开完会,吃饭。

人家捐这么多钱,不能不管饭。

市人民警察学校不再招收学员,主要担负在职民警培训任务,相当于干部培训中心,礼堂够大,食堂也够大。

为体现节俭,不能让人家以为善款都被吃了,中午是自助餐。菜品不少,荤素搭配,但全是些家常菜。

郝英良端着盘子跟领导们寒暄完,终于找到坐在角落里用餐的韩博。

“韩局,您是江省人,口味偏甜,吃这些饭菜习不习惯?”

“原来是郝总!”

韩博放下筷子笑脸相迎,招呼他坐下,指指盘子里的辣椒解释道:“口味偏甜那是江南地区,尤其靠东海的几个市。我老家在江北,吃不来甜的。具体到我,不仅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反而喜欢吃辣。”

“习惯就好。”

“郝总,您怎么就取了这么点,难得来一次警察学校,今天又捐那么款,可不能饿着肚子回去。”

比上次见面好说话多了,证明之前的努力没白费!

郝英良油然而生起一股成就感,站起身,极其夸张的比划了一下:“不怕韩局笑话,我不是不想吃,也不是客气,而是不敢吃。人过三十就容易发福,喝凉水都长肉。我跟韩局您不一样,到现在还没成家,为保持这个体型,又是节食又是锻炼,以至于人家经常笑我赚那么多钱干嘛。”

“是啊,不享受赚那么多钱干嘛?”

“在外人看来我郝英良钱多到没地方花,其实我赚钱的速度真赶不上花钱速度。人活一世,总得做点事,总要留下点什么,这儿投资个项目,那儿建栋楼,再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力所能及的捐点,也就没多少了,过得跟工薪阶层差不多。”

“郝总,提起捐款,这次真要感谢您。”

韩博不再开玩笑,紧盯着他双眼很认真地说:“见义勇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代表着社会良知和道德,是社会道德的风向标,是社会风气的晴雨表。您满腔热忱地支持见义勇为事业,大力弘扬扶正祛邪、惩恶扬善,勇担责任、崇尚正义的良好社会风气,让更多的见义勇为者得到及时鼓励和救助,也激励和引导更多的人加入到见义勇为的行列中来了。”

评价很高,不过全是场面话。

郝英良不想听这些,直言不讳说:“韩局,实不相瞒,钱中明是我朋友,多少年的老朋友。该提醒的时候没提醒,该告诫的时候没告诫。回头想想,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很大责任,没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

“祸不及父母,罪不及妻儿,何况您只是一个朋友。再说这是新中国,不是旧社会,不兴搞株连。”

答非所问,但所答的内容却是郝英良最想听到的。

韩博表情丝毫不作为,郝英良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明确的回复,想了想又说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钱中明要,我郝英良同样如此。韩局,我知道您是一个好警察,所以我想找个时间向您交代一些问题。”

“交代问题,开什么玩笑?”

“韩局,我没跟您开玩笑,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们等会找个清静点的地方谈谈?”

一出接着一出,又想耍什么花招。

韩博抬头看看正谈笑风生的孟卫东等领导,干脆放下筷子:“既然郝总想谈,那我们去楼上找个房间,反正下午没什么事。”

“吃完吧。”

“我吃饱了。”

“我也吃饱了。”

二人不动声色走出餐厅,来到二楼的一间小会议室。

韩博请服务人员沏来两杯茶,带上门招呼他坐下。

郝英良环顾四周,一脸懊悔地说:“韩局对我怎么起家的应该有所耳闻,当年经营煤矿,我确实打过不少擦边球。经营过的几个煤矿,甚至不止一次发生过安全事故。死了人,没上报。”

原来是避重就轻,承认点问题,给你一个查处的机会,省得你大张旗鼓最后却不了了之。

韩博故作沉思了片刻,抬头道:“郝总,感谢你的信任,我也能理解你内疚的心情,更能想象中到当时的大背景大环境,尤其在矿产资源开采方面,法律法规不健全,管理混乱。发生安全事故,到底上不上报,上报死亡几人,也不是一个矿主能决定的。”

“不能把责任归咎于大背景大环境,错了就是错了,有问题就是有问题,我不想一辈子背着这个包袱,只是一直担心有人借题发挥、落井下石,迟迟不敢去面对。韩局,您跟其他领导不一样,你精通法律,坚持原则,能够就事论事,所以这些话我只能也只敢跟您说。”

“郝总,你把心里憋着的话说出来痛快了,但却把我给难住了,你让我怎么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那是渎职;上纲上线,严厉查处,那今天的会议就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刚给见义勇为基金会捐赠500万的杰出企业家成为阶下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上级解释。”

“可事情总得要解决。”

“郝总,你让我想想,这不是一件小事,也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如果只追究你,不追究别人,那不成选择性执法了!”

郝英良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韩博不想再跟他绕圈子,意味深长地说:“郝总,我觉得吧,试探来试探去没意思,我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对于钱中明与你的关系,对于你及萍盛集团有可能存在的问题,我确实受到鲍双平的一些影响,有那么点先入为主。但我很快发现,这个人自己却存在一些问题。”

真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郝英良微微点点头,细细咀嚼他的每一句话,生怕理解错误,生怕有所遗漏。

韩博看看身后,接着道:“前段时间,市委聂书记给我上了一课,谈到企业及企业家的原罪,结合郝总你这些年所做的一切,我觉得聂书记的话非常有道理。既然无法厘清那就割舍,让历史遗留的问题成为历史。”

这才是真正的态度,偃旗息鼓,他不打算穷追猛打了。

得偿所愿,郝英良不仅没哪怕一丝快意,反而觉得有些失落,觉得本以为很强大的对手不过如此,精心准备的底牌甚至都没机会打。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不管背景有多硬也只是一个副局长,省领导来视察过,市领导发了话,直接领导态度鲜明,自己又做到这个份上,他除了鸣金收兵还能又什么选择。

当官的,全这样,只唯上,不唯下。

郝英良沉默片刻,突然苦笑道:“韩局,过去的事你想让它成为历史,我不能。过几天找个机会,以其它方式来回报社会,就当赎罪。”

太嚣张了,语气居然隐隐带着几分讥讽。

想稳住你就不能让你起疑心,韩打击这个绰号也不是白来的,韩博脸色一变:“郝总,说句不中听的话,正因为你想到并能做到这些,我才会坐在这里跟你心平气和的聊天。如果你没想到更没做到,我想我们的关系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融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