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零五章 李晓蕾的发现

第七百零五章 李晓蕾的发现


                “晓蕾,你现在哪儿,说话方不方便?”

“等一下,我出去接。.”

雨山政府招待所兰花厅,高朋满座,宾主谈笑风生,李晓蕾起身笑盈盈的道了个歉,借故去洗手间走出包厢。韩博同样在饭店里,出来打电话同样是找了个借口。

“好啦,说吧。”

“老婆,我感觉那个宏盛公司有问题,旅游投资风险那么大,要综合考虑方方面面因素,那个刘国栋先生这么快就作出决策,你不觉得奇怪吗?”

真是心有灵犀!

李晓蕾下意识拉开门看了一眼兰花厅,苦笑着说:“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出任董事长吗,我没看出他们有什么问题,但我确实觉得很奇怪。可惜我说不了算,人家是带着钱来的,关书记、王县长、陈县长他们真是见钱眼开。旁敲侧击,跟我打起车轮战,搞得不当这个董事长就对不起六十万雨山人民似的。”

老领导老同事的心情可以理解。

招商引资多难,有客商送钱上门,而且投资得是县里正在大力发展的旅游业,只有傻子才会把客商往外推。

那个港商是带着真金白银去的,老卢又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雨山县委县政府不太可能受骗上当,但这件事极可能跟自己有关,极可能是一个很大局。

对手很狡猾,韩博不敢掉以轻心,更担心吓着妻子,不动声色问:“老婆,你觉得哪些地方奇怪?”

“多了!”

事实证明,妻子比想象中更精明。

李晓蕾轻轻带上门,低声道:“投资决策太仓促是一方面,也正因为他们就这么作出决策显得太儿戏,我留了个心眼,挨个联系上次去香港拜访过的那几位老总,结果谁都不认识这个刘总,甚至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宏盛集团。”

“名不经正传,像是从石头缝里崩出来的?”

“是啊,所以县里不做背景调查,作为把他们引进来的人我要做。昨天给亚男打过电话,托她请那个香港警察帮我调查宏盛集团的底细。”

生怕丈夫不知道那个香港警察是谁,李晓蕾又补充道:“关伟星,你认识的,好像是什么财富情报组的主管,他正在追亚男,天天往亚男学校跑。”

“关伟星督察,我知道,还是我介绍他们认识的。”

“人家挺帮忙,上午就有反馈,说宏盛集团不是皮包公司,在中环和澳门有自己的写字楼,在香港的资金账户也没什么可疑,确实有实力。不过他们的主要搞房地产,在香港炒楼,在国内搞地产开发,之前没涉足过旅游,之前也没有进军旅游业的计划。”

香港同行效率挺高。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办得是私事,为博取美女教授的芳心,他当然要卖力。而且对他而言真是举手之劳,联合财富情报组干什么的,专门打击洗钱的,关注一家在香港、澳门及内地都有业务的公司,在他的职权范围内,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工作。

“还有吗?”

“老公,我感觉他们像是冲我、冲咱家来的!”

家人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韩博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问:“老婆,你怎么会有这个感觉?”

李晓蕾再次拉开门看看兰花厅,低声道:“他们不光非要我担任集团董事长,非要给我200万年薪。发现吴娜跟我关系不一般,发现吴娜是咱家亲戚,又提出请吴娜出任旅游置业公司总经理。”

“吴娜跟你一起去雨山了?”

“在雨山的思岗老乡多,我带她过来认识一下,以后能有个照应。”

李晓蕾顿了顿,接着道:“昨天去东坝考察时,他们总是有意无意跟卢书记和陈副县长打听咱家的事。卢书记一高兴什么话都说,那个刘总早上居然跟我说他们在东广刚开发了一个住宅小区,打算装修之后销售,不卖毛坯房。

说这边签完协议就要去东海,正好可以拜访咱爸,还打算跟咱姐夫聊聊,请咱姐夫去东广帮他们装修,一装就是一个小区。不像开玩笑,几千万的大工程凭什么给咱家做,你说奇不奇怪,怕不怕人?”

韩博几乎可以断定这事跟郝英良有关!

考虑得很周到,出手很大方。

你老婆正在帮雨山县拉投资搞旅游开发,我雪中送炭,先投资2000万,再给你老婆开一份一般人难以拒绝的高薪。

这笔钱不会打水漂,协议内容不只是旅游开发,还包括所谓的旅游置业,说白了就是搞房地产。就算旅游亏了,早晚也能从房地产上赚回来。

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跟雨山县人民政府捆绑到一起,结成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跟你的老领导老同事交朋友,让你的老领导老同事一起帮我做你的工作。

老卢的大嘴巴让他们意识到200万年薪对老韩家算不上什么,又抛出一个上千万的装修工程,不就是钱么,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最可恶的是,他们还以此释放出一个暗示,或者说一个赤-裸-裸的威胁!

跟我做朋友,大家一起发财。

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你是公安局副局长,身上有-枪,手下有人,我拿你没办法,但你不可能天天守在亲人身边,这个世界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想报复你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

韩博越想越担心,越想越愤怒,沉默了片刻,不无紧张地问:“老婆,你打算怎么应对?”

警嫂不是那么好当的,何况丈夫不只是一个普通警察。

李晓蕾比想象中更清醒,若无其事说:“关书记王县长他们对这个项目真非常看重,我现在既不能泼冷水也不能一走了之,甚至连这个集团董事长都不能不干,我想好了,可以担任董事长,不过我只拿正常工资。”

“然后呢?”

“别总是问我,韩博,我又不是傻子,人确实是我带到雨山来的,不过他们肯定是冲着你来的,跟我说实话,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到底图什么,到底想从你那儿得到什么?”

“电话里说不清楚,有些猜测我还需要查实。从现在开始你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按刚才说的做。”

“我只问你一句,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关星伟查过,说明他们在香港没犯罪记录,应该不是坏人。但如果他们真是冲着我们来的,那指使他们来的人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人。不过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他们不敢伤害你,也伤害不到你。”

“我不怕,我是担心絮絮,担心咱爸咱妈,担心姐姐姐夫!”

“我会安排好的。”

坏人找上门,威胁到家人安全,李晓蕾急了:“安排安排,你怎么安排,你又不是公安部长。”

“老婆,晓蕾,相信我,没事的,真没事,我会处理好一切,绝不会让絮絮,让咱爸妈他们收到半点伤害。”

公安有保密纪律,或许他真不能说太多。

李晓蕾没办法,只能哽咽地说:“老公,我支持你工作,你也要为我们想想,能解决早点解决,能抓早点抓,别让全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我不想过心萍嫂子那样的日子,更不想絮絮在那种环境里长大。”

王心萍是南港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钱晋龙的爱人,钱晋龙担任禁毒大队长时打击过许多毒贩,被他送上刑场的毒贩不下五十个,有毒贩扬言要报复他,花五十万买他脑袋,甚至给他家寄过子弹!

王心萍担惊受怕,先后搬过六次家。

因为自己,妻子也要面对这样的威胁,韩博很难受很内疚,用尽可能轻松地语气说:“老婆,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过你说得对,有些事宜早不宜晚,我会安排好一切,我会尽快解决的。”

“快点啊。”

“放心吧,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我是韩打击,只有我打击别人的份儿!”

多少年没听人提这个响亮的绰号,想起丈夫当年在良庄平均每天抓三个人,搞得好人跟坏人一样怕,李晓蕾忍不住笑了:“打击吧,狠狠打,我先去帮你稳住他们,等你过来抓,等你过来打。”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韩博怀着内疚无比的心情,一挂妻子电话便迅速拨通雨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电话。

“邓局,我韩博,事关重大,我就不客套了,通报一个情况,也请你帮一个忙……”

前任是什么人,前任是组织侦办过凤仪县那起特大诈骗案去香港追过脏的人,他说政府招待所里那帮港商有问题肯定有问题,何况这涉及到他亲属的安全。

邓光明大吃一惊,不敢掉以轻心,保证道:“韩局放心,我立即抽调精兵强盯死他们,立即安排刑警暗中保护,确保李顾问、吴女士及卢调安全。由陈百川同志全权负责,需要其它方面的协作您尽管开口。”

“谢谢,拜托了,协作肯定需要,我尽快安排民警过去,他们会把相关手续一起带过去。”

“这也涉及到雨山,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