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零四章 有问题!

第七百零四章 有问题!


                老婆不愿出任雨山旅游集团董事长自然有她的道理,做工作,开什么玩笑,自己这边的工作还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做呢!

更重要的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已正式调离雨山,再过问这些事不合适。.韩博既不想也没时间帮他们劝妻子,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

孟书记正在“火头上”,他继续呆在市委只会激化矛盾。

目的基本上达到,黄中海不想弄巧成拙,又说了几句场面话,找了个借口把韩博拉下楼,在众目睽睽之下乘车而去。

车刚开出市委,黄忠海便急切地问:“有没有进展?”

“进展不小,但想以此拿下郝英良比较困难。”自己开车来的,车里就两个人,不用担心泄密,韩博坦诚相告。

“能不能再快点,经费不是问题。再这么拖下去,我担心孟书记扛不住。”

“我也想快侦快破,但那些事已经过去四五年,好多当事人都联系不上,更不用说收集证据。而且这个郝英良非常狡猾,设置了一道又一道防火墙,对付这样的嫌疑人,我们只能深挖细查,从外围一道一道突破。”

“我们手里不是有钱中明么,能不能想想办法,一举突破其心理防线。”

“钱中明不同于一般嫌疑人,他与郝英良的关系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韩博扶着方向盘,解释道:“我安排专人去他们老家调查,我们民警在调查中发现,钱中明是死过一次的人!他以前跟郝英良在同一个煤矿工作,干过六年采矿班长,在一次带队作业时发生坍塌事故,他和十四个矿工被困井下。

地面出现150多米长,15米宽的塌陷区,采矿区内出现多条很宽的裂缝,宽的大概有十多公分,除了裂缝宽之外,还有一个下沉,也有十多公分。巷道堵死,地下水大量涌出,许多人都认为他们生还的希望不大。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郝英良挺身而出,率领搜救人员进入另一个巷道,冒着坍塌危险在100多米深的地下掘进作业,挖了29个小时,终于打通钱中明等人被困的巷道,成功营救出十二人。”

“他救过钱中明的命?”

“不光钱中明欠他一条命,鸿丰公司总经理余琳也欠他一条命,余琳的父亲余西远当时已经因为缺氧休克了,命在旦夕。他让能走的人赶紧撤,自己则留在井下抢救,做人工呼吸。就在他把余西远救过来,把余西远带上地面后不久,现场再次发生坍塌,出现一个直径30多米、50多米深的大坑!”

难怪钱中明和余琳对他死心塌地,原来有这样的隐情。

他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黄忠海若有所思。

韩博缓缓踩下刹车,一边等红绿灯,一边接着道:“他们那个矿是国有的,储量不小,但经不住那么多年开采,加上国有企业的运营成本又高,继续开采下去只会亏损,于是承包给了私人。

包括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在内的许多老职工,一夜之间成了下岗职工。他既懂管理,又懂技术,在工人中又有威信,承包矿井的老板高薪聘请他留下担任矿长。当时煤炭价格正在低谷,工人待遇不高,许多工人找他诉苦。

他去找老板,想请老板提高工人待遇,结果没谈拢,一气之下辞职,带着一帮老部下去另一个矿,之后承包过一个矿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赚取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后来呢?”黄忠海追问道。

“后来摇身一变为大老板,通过招商引资来到东萍,再后来的事您知道的,从两个矿变成四个,从四个变成八个,借当时兼并重组的机会,吞并全市有且仅有的那十几个小煤矿,再转手卖给国有大矿。”

“很难撬开钱中明的嘴?”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一个人。现在撬不开,不等于将来撬不开,只要能掌握丁长桂受其指使故意压死吴俊的证据,那么,钱中明不是担心要不要坐牢,要坐几年牢,而是担心小命能不能保住。好死不如赖活,我相信他会开口的。”

韩博回头看了一眼,又说道:“相比钱中明,我更担心余琳。女人有时候比男人更坚强,认死理,钻牛角尖,为了报恩,搞不好真会把所有事往自己身上扛。”

那样的女嫌疑人黄忠海见过,微微点点头,又问道:“这么说一时半会儿拿他没办法?”

“这倒不至于。”

韩博挠挠脸颊,解释道:“他刚到东萍时并没有现在这么狡猾,或者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什么,最初经营的两个煤矿他是法人,那两个矿先后发生过三起重大安全事故,死亡多人,而且全瞒报过死亡数字。”

“我们可以从这个方向着手,先控制住他?”

“是的,我已经安排专人找当年在那两个矿干过的工人核实情况收集证据,同时安排专人去监狱提审在他授意下顶罪的人。他的注意力这会儿应该集中在鲍双平和丁长桂身上,想不到我们会虚晃一枪,调查他认为算不上大事的事。”

郝英良一天不落网,包括钱中明在内的所有嫌疑人都会心存侥幸,都会认为只要有郝英良在,从看守所乃至监狱出去是早晚的事。

只要能对郝英良采取强制措施,那些人就会慌。

“主心骨”自身难保,又有谁能在外面帮他们奔走,他们会从担心变成失望甚至绝望,而对付一个绝望的人要比现在容易得多。

一环套一环,不怕他们不就范。

黄忠海暗赞了一个,正打算问问鲍双平的事查得怎么样,韩博突然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黄局,旅游局您有没有熟人?”

“有啊,几个正副局长几乎都认识。”

“我想咨询点事,您能不能帮帮忙?”

“一个电话的事,举手之劳,谈不上帮忙,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就是想帮我爱人了解一下旅游项目投资运营的一般流程。”

“你爱人搞旅游投资?”

“怎么说呢,她也是给人帮忙。隔行如隔山,以前在银行上班,我怕她好心办错事,最后给人帮倒忙。”

“两地分居,委屈她了,直接去旅游局吧,正好顺路。”

“您上午不忙?”

“都10点多了,再忙也要吃饭,约几位局长出来坐坐,顺路联络联络感情。”

……

黄忠海很帮忙,旅游局领导很给面子,事情办得很顺利。

打几个电话,人家就出来了,在旅游局附近找了家饭店,关上门边吃边谈。

跟公安局一样,好几位领导是半路出家,最专业的只有谢副局长,专业的问题自然问专业人士。

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怎么会对旅游感兴趣,谢副局长尽管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笑问道:“韩局,你是说从民营企业投资的角度?”

“嗯。”韩博微笑着点点头。

“旅游投资开发跟投资建厂不一样,从投资兴趣产生到项目建成交付使用,必须经历一个完整的开发过程。这个过程由若干个环节组成,每环节相对独立,却不孤立存在,它们之间相互联系,环环相扣。”

不愧为专业人士,聊起头头是道。

谢副局长夹起一颗花生米,眉飞色舞说:“在整个工作流程中,各项工作必须遵守客观规律的基础上形成先后次序,不可人为逆转或任意颠倒先后次序。从旅游行业特点和项目开发建设的客观实际情况,基本可以把旅游项目开发建设过程划分为三阶段五期。

按时间分为开工准备、工程建设、开业运作三个阶段;按具体的工作内容分为:投资决策与合同签订期、管理架构与运作策划期、开工准备与政府审批期、资金运作与建设工程期、开业准备与运作期,五个工作期各自独立,却又相互起承,形成一个完整的工作流程。”

说了一大堆,没说到点子上。

韩博不好意思打断,只能微笑着洗耳恭听。

所幸的是谢副局长很快就说到重点,一脸认真地说:“投资商对一项旅游资源或项目感兴趣,到决定进行旅游投资,需要一个投资决策的过程。这一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对旅游资源的评价、及对旅游项目开发价值的评价。

毕竟资源不等于市场,资源的好坏并不是决定项目运营好坏的唯一标准。所以对旅游资源的考察,要重点考虑运营的可行性和获取收益的客观预见性,目前国内对旅游资源评价用的比较多的‘三三六评价法’。”

“三三六?”韩博饶有兴趣地问。

“三大价值,历史文化价值、艺术欣赏价值、科学研究价值;三大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六大条件,景区的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旅游资源景物和景类的地域组合条件、景区旅游资源容量条件、旅游客源市场条件、旅游开发投资条件和施工难易条件……”

这就对了么,一个投资高达两亿五千万元的旅游项目,怎么可能在短短两三天内拍板?

两三天时间根本来不及聘请旅游投资专家,通过初步的资源、市场、交通、环境、政策考察,提交一份客观全面的《旅游项目投资可行性研究报告》。

连可行性研究报告都没有,又怎么能对拟投资开发的旅游资源进行科学客观的诊断,决策的依据又是什么,难道有意投资雨山旅游的港商钱多到没地方花?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