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六百零七章 交朋友

第六百零七章 交朋友


                第六百零七章 交朋友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大厦天台成了萍盛集团董事长郝英良最喜欢来的地方。

护栏边摆上一张塑料桌,几把椅子,支上一把遮阳伞,抽抽烟,喝喝茶。环顾四周,市区景色一览无余,在普通人看来巍峨高大、庄严无比的市政府大楼都在脚下,令人心胸开阔,有股一切尽在把握中之感。

“郝总,我回来了。”杨勇爬上天台,快步走到塑料桌前,发现遮阳伞有点歪,蹲下身想从下面固定一下。

“坐,坐下喝茶。”

郝英良放下报纸,一边招呼部下抽烟喝茶,一边笑道:“上面风大,今天还算风和日丽,昨天简直不能呆,你不管固定多好,吹着吹着就吹歪了。”

“今天天气是不错。”杨勇笑了笑,结果烟坐到对面。

“怎么样,跑了两天有没有收获?”

杨勇习惯性看看身后,确认天台上没第三个人,点上烟说:“郝总,您猜得没错,鲍双平是冲着钱总去第四监狱的。监狱领导不知道他已经停职,居然应他请求安排一个耳目去套丁长桂的话,这种事瞒得了别人,瞒不过监区的管教。”

姓鲍的,竟然没玩没了!

郝英良暗骂了一句,若无其事问:“套到没有?”

“应该没有,也可能套到却没有相应证据,否则就算鲍双平反应过来不打算再给姓韩的做嫁衣,监狱方面也会追查到底。毕竟丁长桂在他们那儿服刑,他们有狱内侦查权。”

当警察的谁不想立功,监狱警察一样是警察,才不会傻到有功劳不要。

郝英良稍稍松下口气,端起杯子问:“鲍双平现在在干什么?”

“我发现这个人脑子可能有问题,已经被停职了,不想想怎么对付姓韩的,怎么回局里恢复正常工作,反而忙着整您的黑材料。满世界找人询问,明明没侦查权还像模像样的做笔录,您说他脑子有没有病?”

他脑子没病,他是小鸡肚肠,想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当年不知道真正承包凤鸣山煤矿的是他,要是知道才不会惹这个麻烦,梁子已经结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见招拆招。

“他找过哪些人?”郝英良不置褒贬的笑了笑,问出第三个问题。

“他私下活动,搞得鬼鬼祟祟,我想尽办法就了解到这些。以前不知道,以后就好办了,我找了个还算可靠的线人,挺精明的,从今天开始盯着他,再哪些人我们会第一时间知道。”

杨勇从西服内袋中取出一张纸,小心翼翼递了上来。

李丹军、丁贵、苏新童、吴安邦、王世玉、陈思华……这些名字有点印象,有的见过,有的听说过,全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他们可能知道一些,换作别人会很担心。

郝英良不是别人,根本不担心这些人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收起纸条笑道:“不分敌我,整我的黑材料,他脑子确实有病。”

“要不要提醒一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应该跟我们一样想想怎么对付姓韩的。姓韩的一天不下台,他就算官复原职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姓韩的压得死死的。”

“道理没错,关键讲理的人才会讲道理。鲍双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连你都听说过,现在想想他能蹦跶到姓韩的上任简直是一个奇迹。他认不清形势,明白不了这些道理,我们呢也不需要他这种脑子有病的队友。”

郝英良喝了一小口水,接着道:“小勇,公安办案要经费,你张罗这些事一样离不开钱,回头我让余总给你准备10万现金,该花就要花,别舍不得花钱,花完跟我说一声,我让余总再准备。”

“就找了一个线人,花不了多少钱。”

“线人是办事的,但办事不能全靠线人,靠得是朋友!你在公检法和监狱系统有那么多朋友,指不定哪天要求人帮忙,请人吃吃饭、洗洗澡、唱唱歌,谁亲朋好友没工作的也可以帮着安排,总之,多个朋友多条路。”

“交朋友也花不了那么多。”

“你现在是萍盛集团综合部经理,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在大排档请客,就这样了。”郝英良摆摆手,又问道:“知不知道韩博在忙什么?”

“回来路上遇到以前的一个同事,我捎了他一程,他说老农机厂宿舍区发生一起命案,韩博亲自过去了。他刑警出身,现在上级又要求命案必破,我觉得不会有假,他应该会去现场。”

“死了几个人,怎么死的?”

“好像两个,一老一少,应该是他杀。死亡两人的命案,他不可能不过问,而且他本来就是刑侦专家,懂刑侦、会破案。”

发生命案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他不可能跟之前一样把精力全放在萍盛集团上。

雨山那边进展不小,昨天签的投资开发协议,今天已经把2000万打到雨山县政府的指定账户上。

雨山是国家级贫困县,穷得揭不开锅,有多少钱也不够他们花的,估计用不着三五天,这2000万就被雨山县委县政府巧立名目花到其它地方去了。

不怕他们花,就怕他们不花。

只要把钱花掉,他们就会知恩图报,就算不知恩图报也会出于利益跟宏盛集团交朋友。更何况他老婆已走马上任,成为筹建中的雨山旅游集团董事长。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已经做到这一步,你还想怎么样,你还能怎么样?

郝英良相信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深信他这种与地方党委政府合作,跟地方党委政府把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发展模式最安全也最高效,想到一直不给他面子甚至不给大领导面子的韩博将会成为朋友,不禁笑道:“你呀,要学会交朋友,学会利用资源。分局的朋友不能忘,市局的朋友一样要交,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成为聋子瞎子。”

这家伙太厉害了,如果在体制内干,他升官速度绝对不亚于韩局!

杨勇点点头,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郝英良居然语重心长地说:“小勇,我们共事时间虽然不长,但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不是一个喜欢找事惹事的人,只是因为朋友的事常常身不由己。”

“我知道,要不是因为钱总,您也不会跟姓韩的对上。”

“对上归对上,对上不一定非要分个胜负。有句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有可能,我愿意跟韩博做朋友。而且这种不打不成交的朋友,往往比一些在平时生活中交的朋友更铁。”

“郝总,我……我……”

“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转不过这个弯,你从一个打击犯罪的刑警副大队长变成取保候审的嫌疑人,这一切确实跟韩博脱不开干系,但我们不能总埋怨别人,要更多地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错了就是错了,这一点不可否认。”

有没有搞错,居然帮死对头说话,难道察觉到什么了?

杨勇真有那么点紧张,装出一副很难理解的样子,欲言又止。

郝英良很享受这种给人指点迷津的感觉,微笑着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应该反过来想,要不是他韩博,你就不会加盟萍盛集团,我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天。警察这个职业很神圣,但终究只是一个职业,干其它职业也不见得比当警察差,你说是不是?”

“当然,跟您干比当警察有前途多了。”

“既然这样,那又有什么好怨恨的?”

从钱中明出事第二天,就托人打听韩博的底细。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不仅有背景,而且真有本事,之后的一系列反应更是令人刮目相看,跟罗子军、黄忠海、宋文等人完全不一样。至于鲍双平,根本没资格跟他相提并论。

萍盛集团发展到今天,郝英良真有股“高处不胜寒”之感。

对咄咄逼人,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的韩博,对硬顶着上级压力非要查自己的韩博,真有那么点惺惺惜惺,能做朋友最好,做不成朋友当对手也很有意思。

对,就是有意思!

好久没这种斗智斗勇,令人刺激心跳的感觉了。

郝英良遥望着市公安局方向,沉吟道:“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他上任之后遇到的第一起命案。破案我不懂,但我知道一个初来乍到对东萍并不熟悉的人,想在很短的时间内破案没那么容易。”

干什么,难道你想帮死对头破案?

杨勇有点跟不上他跳跃的思路,小心翼翼说:“郝总,他是领导,他只要听汇报作指示,破案是下面人的事。”

“那他想不想破案?”

“肯定想,死亡两人是大案,省厅刑侦总队估计都要来人。”

“这就是了,他对东萍不熟,我们熟!我不会破案,你会破啊!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可以暗中查查,如果能查出点眉目,就当一份见面礼,表达我们愿意跟他交朋友的诚意。”

“郝总,您是说我们……我们帮他查那起死亡两人的命案!”

“不可以吗,钱不是问题,可以找几个人一起查查,可以暗地里发悬赏,细想起来干这个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郝英良越想越有意思,脸上流露出会心的笑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